2ytnx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極夜玩家》-002 廢墟·決策·傳承相伴-r62wb

極夜玩家
小說推薦極夜玩家
天穹之上,李想独自屹立,天空中落下无数血雨,在离地面数十米处开始焚烧,化为晶莹光华。
那是数名9级死后的血,天恸之景浮现,底下的战士们呆呆看着他,满心震撼,难以言说。
稍微晚到了一步千齿虚影和海德拉藏匿在阴影中,千齿虚影神色复杂地看着李想,以及终结的战局,最终没有现身,也不再打算将白莉莉赐予的诡异糕点带给那些溃军。
大局已定,死了九个9级,还有两个被李想封印囚禁,玩家联盟经此一役元气大伤,再也不可能和五大王座对抗。
李想安静的站在那里,看着天空中落下的金色鲜血化成道道烟霞,流逝于长空,让人心颤。
“极夜已至,黎明可期。”李想回头,面对着月家族地下的众人,披散着黑色微光薄纱的身上满是血迹,晶莹剔透,无比辉煌。
他的声音穿透一切,进入到每个人的耳中,唤醒他们身体里的热血和希望,却没人敢打破这种寂静,发出欢呼。
但他们知道,所期盼的东西即将实现,困扰他们许久的列王纷争迈向了终结。
神途
綜漫不死的西比爾 驚夢時
这一战注定载入史册,成为玩家纪元结束的里程碑之一。9级玩家俱是一个纪元的积累,一役就陨落九个,如此恐怖的战斗十分罕见,而李想也借此杀出了绝世风采,震慑南陆。
大战过后,是夜。
南陆月家族地已然化作一片废墟,漫步在断壁残垣中总有种梦回昔日灾厄长城的错觉。
李想一袭黑色风衣,在月媚儿的引导下行走在火焰通明的废墟里。
四处都是各种忙碌的身影,他们是月家幸存的族人,这一场大战是惨胜,月家供奉的男性外族玩家们死伤殆尽,无数家庭破碎,面对着浩浩荡荡的玩家联盟大军,不少月家少女战死,或是被俘,结局惨淡。
而她们许多曾是这些家庭的妻子、母亲、女儿,族人的痛苦将会百倍反馈给身为王的月媚儿,承载着这些压力和痛楚,这些也是她堕落母树形态的根源,她达到9级巅峰后演变神话生物形态时没能变成最纯正的世界树形态也正是因为这个。
触目惊心的伤亡字数笼罩在每一个月家人的头顶,纵使获胜,也没有什么庆祝和欢呼,大地上一片沉寂和静默,大家在忙碌,在重建家园,偶尔有几声笑语,也是来自不谙世事的孩童,很快就会被父母抓走训斥。
“真的不考虑一下吗?南陆经过这几场战乱,文明倒退厉害,生产力大幅度下降。而且我和他们必有一战,说不好又会波及到这里,现在重建的意义不大。”李想迎着晚风轻声说道,他的声音温柔动听,辨识度极高,一下子就引来了不少月家少女注目。
对于这个救命恩人,少女们心思细腻,不少倾心于他,早在他一战力斩数名9级后便将他视为偶像般的存在。
撿個老公宋仲基
不过现在跟在他身旁的是月王,没人敢贸然上前。
月媚儿苦笑,随后摇头说道:“还是算了,寒陆那里也有我的领地,但不够容纳一个偌大的月家,而且月家就是月家,不能像威赛克斯和军部一样彻底并入新极夜联盟。”
这是她的坚持,昔日王座,即便跌落尘埃,也是一个超级大家族,没有道理和其他势力合并,她奋斗一生,为的就是将月家推到顶端。
就算明白这是李想的好意,她也只能拒绝。
理解个中缘由,李想也没有多说什么,既然月媚儿有了决断,他也会尊重她的选择。
“那好,如果有什么需求,可以向王博提,也可以向野瞳求援,新极夜联盟永远都是月家最好的盟友。”李想点头。
他已经知道白王打算传位给野瞳的事情,说实话,这个信息还是很震撼人的。
白王之位象征着第一玩家的归属,自从白师利以白王为号后,他就一直牢牢占据着第一玩家的名头,以至于无数人都默认了白王等于最强玩家这件事。
而这一代白家人才济济,中生代也有一群高阶玩家,新生代和最新一代里更是有着无数青年才俊,只要他们成长起来,都有机会接下这根接力棒。
其中白冬雪是最有机会,最被看好的。
在李想远遁星海后,他也进入了最后的闭关,准备冲击8级。白冬雪是当下为数不多实力能和李想接近的同时代人,并且已经和其他同时代天才割裂开,最有希望突破9级。
胭脂血:兩朝艷後太勾人 端木搖
没想到白王最后还是选择了野瞳,虽然不知道具体经过和原因,但是自然公布,那就是获得了白冬雪的认可。
对于这个妹妹,前世今生,都是李想最珍视的人之一,她能有如此好的归宿和目标,也是好事,他也希望借此能推动她更进一步。
“放心,就算你不说,我们也不会客气。新极夜联盟现在掌握着最强的兵力,最高的科技和最完善的制度与人才储备,不从你们身上榨点油水怎么行?”月媚儿笑靥如花,“我还打算让孩子们从你们那里找点好归宿呢,月家的传承可不能断,不过只要没有死光,月家的繁荣不过是一两代人的事情哦。”
李想愕然,随后轻笑着点头。
确实,月家人最恐怖的地方在于她们生生不息的繁衍能力和基因完美继承能力,只要不死,就能有无数后裔,慢慢发展,重返巅峰。
至于新极夜联盟和月家可能出现的大批联姻他倒是不怎么在意,这是好事,只要拿捏得当,其实也是变相的两大势力融合。
“你呢,下一步有什么打算。”月媚儿带着他随意逛了一圈,面对着四周灼灼目光,又气又笑,“唉,这些丫头片子……”
“先去找黑王救回辛夷,然后终结这个时代。”李想成就9级之上后,感知力达到了巅峰,很轻松就锁定了黑王的位置,辛夷也没事,他们血脉相连,只要出了问题,李想能第一时间感受到,并且迅速降临到她身边。
自从觉醒了属于至暗本源的力量后,他差不多知道了一些辛秘,难怪当初极夜魔法师会说这是自己唯一的翻盘点。
那一次被白莉莉操纵的灾厄女神系统召回调查时,正好被他看到,那一抹并非来自这个宇宙的真相以及自己是至暗本源的事情被极夜魔法师知晓。
在他看来,三原柱神必然能击溃白莉莉,但贸然说出来,可能会被提防,因此只能这么隐晦的提示。
古代地主婆養成攻略
至于多元宇宙和万物之主的事情,他的层次无法理解,只以为是永恒存在级,自己无法窥测。
作弊人生
现在回头看,能让李想一直隐瞒至今,不曾被白莉莉觉察,甚至连同为三原柱神的尤格·索托斯的全知全能也失效,全部靠的是那位神秘的万物之主啊。
李想感觉到自己的层次还不够,也许到了永恒存在级,他才能知道万物之主为什么将自己投入到这里,让他来到这颗昔日的蓝星。
“终结……是啊,也该终结了。”月媚儿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那就祝你好运了。”
……
某处小世界。
黑王抬头仰望类似星空的天穹,神色飘忽不定,他的身下,那一块被抓来的北陆大地已经成为了一方新的天地,有生命开始孕育,汲取着刚成型的世界树输送来的养分,贪婪的生长。
这种刚从世界雏形幻化过来的小世界在整个浩渺宇宙内数不胜数,不断经历着破灭与重生的循环。它们被某些永恒存在随意创造出,之后便不再管理,任其自生自灭。
而刚诞生的世界雏形只有一颗世界树种子,那是宇宙至宝,是无数修炼者梦寐以求的东西,不少宇宙巨兽种族也以它们为食物。
想要平安度过这个阶段,种子生根发芽,孕育成完整的世界树,必须要有一定的守护力量,否则很容易就被宇宙中游走的游行者发现,最后惨遭吞噬。
女總裁的異能保鏢
实力到黑王这个层级,离9级之上无限接近,拥有了漫游宇宙,穿梭位面的能力后,只要愿意花时间,就能找到类似的世界雏形,世界树种子对他的修炼也有莫大好处,但相对而言,更重要的是有一处栖身场所,因此他才会留在这里,看着它成长,甚至为其保驾护航。
发展到现在,世界树已经长成,加上他带来的这一方大陆,足以开始生命的孕育和文明的演化,未来能走到哪一步,已经不是纪宁可以决定,但他和辛夷的气息也被这片世界所铭记,拥有任何其他生命无法获取的特权。
辛夷很是苦恼和无聊,她在这里,每天被逼着各种修炼,对于一个才十岁不到的小女孩,新奇的世界可比这种枯燥的修炼有趣多了。
她不断和纪宁斗智斗勇,可惜每次都功败垂成。
在此期间,纪宁已经彻底恢复了元气和实力,原本他承诺会带着辛夷返回七大陆,但事与愿违,几次准备动身前,这片世界都好巧不巧的遭遇了宇宙巨兽和一些游行者的攻击,他只能留在这里为幼小的世界树抵御外敌。
一来二去,时间飞逝,过去了一个月,辛夷也痛苦了一个月。
此刻看到他对着星空若有所思,辛夷又有了逃逸的念头,悄然行动,打算尝试破开一条虚空隧道,寻找回家的路。
只是她刚刚打通虚空,就听到了纪宁低沉而淡漠的声音。
“你最好别进去,以你的实力,区区低阶玩家,不要说漫游虚空寻找坐标,就是应对四周的虚空裂隙和虚空生命体都难,不想死就别去。”
李辛夷睁大眼睛,看着他,鼓着腮帮怒气腾腾:“哼!你不是说只要能打通虚空隧道,就能回家吗?!”
“道理没错,但打通虚空隧道后还要有能在里面生存的能力才行,这起码得到6级,才可以试试。”纪宁低头看她,冷漠回应,“你觉得你距离6级还有多远?”
李辛夷扳手指数了下,顿时脸色一垮,对着他气愤不已:“你又骗我!”
木葉之東野橓 今天三歲半
“我不骗你,你会乖乖修炼,提升实力吗?”纪宁叹气,“明明有着全天下最好的天赋,却是个惫懒到极点的小丫头,你要是有你父亲十分之一的努力,突破到6级也不过是十一二岁的事情,没几年了。只有到了6级,你才能学会我大部分的本事。”
“呸呸呸,谁要学你的本事,我爸爸妈妈可比你厉害多了,我干嘛要和你学,哼!”李辛夷苦着脸,她也知道自己有很多好老师,这方面从来不愁资源,可她就是提不起太多兴趣,出生就具备1级玩家实力的她现在却还是3级水准,还是多亏了这些天纪宁的督促才精进神速。
要不是他无意提到了虚空隧道,她才不会这么努力修炼呢!
没料到最后居然还是被摆了一道,就算打通了虚空隧道,她也没办法离开这里。
其实不用纪宁说,在感受到里面那种狂暴的虚空力量后,她就怂了。
除非是弟弟阿尼纽斯那种天生的虚空生命体,否则一般生物都很难在虚空生存。
以她现在的实力,贸然进入,一定会被狂暴的能量绞得粉碎。
“一个人的修炼历程漫长到可以用百年为单位计算,你又不会只有一个老师,既然你有资质传承我的衣钵,为什么不学?把我的一切修炼到极致,并不会比你父亲弱,起码也是顶尖的五王境。”纪宁循循善诱,劝阻着这个小家伙。
在几次和宇宙巨兽的对战中,他意外瞥见了李辛夷那惊人而恐怖的战斗天赋,这是梦寐以求的种子,他绝不会放过。
两次圣决,膝下无子无女,连后裔都寥寥无几的他有了莫名的寂寥和落寞,终于明白了当初得到圣决秘术时帝族之人意味深长的笑容了。
他们早就知道,这种以一切为代价换取来的力量不会让人快乐,只有沉重到无以复加的枷锁,会一辈子拷在他的身上。
每一次动用这份力量,他都会想起曾经的纪家。
而现在,有了传承的机会,他怎么可能放过。
纪宁还打算开口劝说,反正以他的耐心和能力,不担心驯服不了这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可话语尚未出口,那道被李辛夷随意打通的虚空隧道里居然传来了一阵阵恐怖到极致的力量波动!
“有至强者?小丫头,快到我身边来!”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