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42q4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天道發動機》-第0733章 最不想看到的意外閲讀-j49ek

天道發動機
小說推薦天道發動機
第0733章最不想看到的意外
在另外一座圣人墓之中,齐天的收获相当的丰厚,除了各种宝物之外,各种各样的典籍也是收获颇多,若是换成书籍的话,足够填满好几个书架了。
齐天虽然是一名修仙者,一目十行对他来讲是很稀松平常的本事,可是要在短时间内把这些典籍全都翻阅一遍,依旧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于是他干脆让鬼脸和他一起来翻阅这些典籍,想看看能不能从中找到灯柱上的这些符文。
鬼脸们和齐天一起行动,他们翻过了一本又一本的典籍,查看了一块又一块的玉瞳简。
醫妃養成記
一开始什么发现都没有,就在齐天差点儿就要觉得这次不会有任何收获的时候,他在这一本薄薄的书籍上,看到了一张夹在里面的兽皮纸,在兽皮纸上竟然有几幅图画,它们竟然是一张灯柱的施工图,图上画的灯柱,和他眼前所见到的灯柱实物竟然一模一样,就连灯柱上的符文花纹等各方面,也没有任何的差别。
兽皮纸上除了图画之外,还有文字,但是这种文字和齐天所知道的任何文字都不一样,齐天直接就询问九个鬼脸,想看看他们是当中有没有知道这种文字的。结果还别说,真有这么一位鬼脸。
無敵儲物戒 明日復明日
齐天把兽皮纸交给了这个鬼脸,鬼脸马上就开始向齐天解释兽皮纸上的这些文字到底代表着什么意义。
鬼脸翻译的时候,齐天一开始一脸平静,可是当鬼脸翻译的越多,齐天的表情开始发生明显的变化,兽皮纸上的文字非常详细的描述了这种灯柱到底有什么作用。
齐天的目光重新落到了灯柱之上,这个时候他已经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陈掌柜应该是无意当中发现了灯柱上的机关,把这里当成了避难所,躲在里边想清静,可是,这只能是陈掌柜一厢情愿的看法,这两个灯柱可不是用来让人当避难所的,它们两个实际上是献祭用的。
献祭需要有其他人把需要献祭的灵兽或者修仙者塞入到灯柱的内部空间之中,然后,圣人墓的主人或者墓主人预先留下的后手,就会将被献祭的活物,通过布置在灯柱中的阵法,将之困住,然后再通过灯柱中的传送阵,将被献祭者送入到圣人墓的内地宫中,供圣人墓的墓主人或者其他什么存在食用。
说的形象一点,这两个灯柱实际上就是两个饭盒,圣人墓的墓主人要用这两个饭盒吃饭,谁进到这饭盒里边,谁就逃不了成为食物的结果。
齐天了解到灯柱的秘密之后,用怜悯的目光看着灯柱,陈掌柜一世英明,竟然稀里糊涂的成为了圣人墓墓主人的祭品,也不知道现在陈掌柜到底死没死。
太後要逆天:將軍請上榻 梅果
齐天想了想,决定把灯柱打开,确认一下陈掌柜是否已经死掉了。于是齐天找到了陈掌柜曾经触碰过的那个符文,用手轻轻的触碰,灯柱的后面果然裂开了一个口子,齐天第一时间就将天道发动机的感应功能给探了进去,希望能够找到陈掌柜,可是抢先一步躲到灯柱里面的陈掌柜已经消失不见了,没有了踪迹。
齐天还有些不甘心,担心灯柱内部是不是有他不知道的地方,可以将天道发动机的探查给切断掉,出于谨慎期间,齐天弄了几只蝗贼蜂出来,让它们进入到灯柱的内部,对里面进行探查,结果依旧是一无所获,陈掌柜确实是消失不见了,如果兽皮纸上的记载没有错误的话,那么陈掌柜已经成为了这座圣人墓墓主人的祭品,被吃掉了。
齐天叹了口气,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野心勃勃的陈掌柜竟然会落得如此下场,简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陈掌柜已经死掉了,找也找不到,除非是将内地宫的墓门打开,不过就算是这样,等找到陈掌柜的时候,陈掌柜应该已经是被人吞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下了。
独自一人将内地宫墓门打开,这对齐天来讲还是很有诱惑力的,但是想了想,齐天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齐天很有自知之明,陈掌柜已经被献祭掉了,这也就意味着在内地宫之中,应该是有活物的,说不定就是圣人墓的墓主人本人。
墓主人需要祭品,只有两种情况,一种就是墓主人根本就没有死,还活在世上,另外一种就是墓主人虽然死了,但是他的死亡和普通修仙者的死亡是两回事儿,普通修仙者一死,就彻底烟消云散,什么都不会留下,最多就是转世重修,可是这种需要祭品的死亡,这里面的可能性可就多了,形式上也更加的凶残。
无论是哪种情况,都意味着一件事,就是躲在内地宫里面的圣人墓主人,现在肯定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存在,齐天要和他过招,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胜算,哪怕他的手中掌握着好几个元婴期的存在。
齐天当机立断,他马上让琉璃砂将所有的浓雾收起来,直接转身,带着琉璃砂,还有所有的鬼脸以及搬运旋风,要在第一时间从这里撤出去。
就在齐天即将走到外地宫的墓门的时候,外地宫之中突然想起来一阵桀桀的笑声,笑声非常的恐怖,阴森,充满了凶残和霸道。与此同时,外地宫之中的温度迅速的下降,光线也变得阴森起来,这里仿佛就在一瞬间,直接掉入到了阿鼻地狱一般,成了另外一个世界。
齐天暗道一声“不好”,连忙加快速度,他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了起来,朝着外地宫的墓门那里拼命的跑去。眼看着墓门在望的时候,墓门那里突然一阵晃动,一道巨石从地下突然冒了出来,“唰”的一声,就顶到了墓门的最上面,将整个墓门堵了个严严实实。
这块巨石,齐天虽然没有见过,但是对它的材质却是非常的了解,它和他在另外一座圣人墓之中发掘的那些墙壁,是同一种材料,隔绝神识,隔绝天道发动机的感应,同时又非常的坚固耐用,需要用元婴期的飞剑,才能够一点一点的切割开来。
紅顏淚之藍郁 小水一夢
齐天想在短时间内将这块巨石打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狼性囚愛:總裁不可以
齐天没有就此认输,他依旧用最快的速度朝着外地宫的墓门跑去,他准备停留到距离墓门最近的地方,然后让琉璃砂出手,琉璃砂只要指挥着它的那几个拥有元婴期实力的黄沙沙砾,转化成为砂轮,全力切割这一扇石门,就有可能在石门上切割一个洞出来,到时候齐天就可以从这个洞里面钻过去,逃掉。
齐天计划的非常好,但是当他真正将这个计划付诸实施的时候,却发现意外频频,而且,是那种他最不想看到的意外。
眼看着琉璃砂就要接近石门的时候,石门上突然泛起了一阵涟漪,一个狰狞的头颅从涟漪中钻了出来,然后一点点浮现出他的身躯,他的手搭在石门上,身子往外一跃,从石门之中跳了出来。
琉璃砂紧急刹车,迅速后撤,心有余悸的停留在了齐天的肩头。
重生之天才神棍
从石门中蹦出来的这个家伙,竟然和陈掌柜有七分相似,但是他的身上再没有一点活人的气息,散发出来一种尸体腐烂的臭味,他裸露在外的肌肤,也是露出可怖的死人斑,他的面目狰狞可怕,嘴唇消失不见,牙齿变得参差不齐,锋利无比,上面挂满了血丝,两只眼睛也有一只从眼眶中掉了出来,只有一条红色的血管一样的东西连在掉出来的眼珠上。
看到齐天之后,这个陈掌柜冲着齐天发出了愤怒的咆哮声。他对齐天有着无比的恨意,如果不是齐天带着元婴期的鬼脸来堵他,他就不会钻到灯柱里面,无意当中成为了圣人墓墓主人的祭品。
他永远都忘不掉,在刚刚过去的一小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叔,你真迷人
他钻进灯柱之后,都没有来得及喘一口气,就被灯柱里面的传送阵给传送走了,还没等他意识到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一个瘦的只剩下一具骷髅架子的活死人,瞪着一双鲜红的眼睛,从棺椁里面爬了出来,没有给他任何的机会,枯瘦的一只手就按在了他的头顶上,直接就对他开始进行夺舍。
陈掌柜的意志还算坚定,但是在那个骷髅架子的跟前,他的坚定根本就是个笑话,骷髅架的不是要对它进行通常意义上的那种夺舍,它只是简单的想活下去,想把自己的生命延伸下去,至于夺舍的质量高不高,根本就不在骷髅架子的考虑范围之内。
陈掌柜的抵抗没有发挥出来任何的作用,仅仅坚持了两三秒钟的时间,骷髅架的就成功的完成了对他的夺舍,之后就开始对他的身体进行改造,在他的万般痛苦之中,陈掌柜就变成了现在的模样,人不人鬼不鬼。
陈掌柜虽然被夺舍,但是他的记忆并没有被完全抹掉,大部分记忆都还保存了下来,这自然就导致陈掌柜将他的所有遭遇都归结到了齐天的身上。陈掌柜要将齐天扒皮抽筋,吃齐天的肉,喝齐天的血,将齐天作为他新生的祭品,如果可以的话,他不会让齐天的魂魄消失,他会将齐天的魂魄拘禁在齐天残破的身躯之上,让他无法转世重修,让他成为一个和他一样的活死人,永远的活在愤怒和仇恨之中。
齐天看到陈掌柜的模样,浑身汗毛倒数,陈掌柜的样子十分的可怕,但这更多的是一种视觉上的冲击,比陈掌柜的样子更可怕的生物,齐天见过不止一次两次,说不上是习惯了,但也没什么好怕的陈掌柜真正让他感觉到恐怖的地方,是陈掌柜的修为境界竟然在过去的那点时间之中,突飞猛进,不仅仅成功的晋升到了元婴期,而且还在元婴期之中,狂飙猛进,达到了元婴期第二层的初级阶段。
这是一个对齐天来讲非常骇人的修为境界,要知道齐天这边,虽然有不少的元婴期存在,可无论是鬼脸也好,琉璃砂统御的黄沙沙砾也罢,全都是元婴期一层,就算是其中有几个鬼脸,已经达到了元婴期一层的巅峰,但是一层巅峰和二层初级之间依然有着天壤之别。
在修仙界,发生对峙的时候,对峙的双方质量上的差距往往要大于数量上的差距,一旦质量上出现了差距,往往会需要很多的数量才能够填补这个差距,现在齐天和陈掌柜之间出现的就是质量上的差距,齐天想凭借他拥有的数量去填补这个差距,难、难、难。
相府醜女,廢材逆天
陈掌柜的双眼直勾勾的看着齐天,就算是那只从眼眶中掉出来的眼珠,也抬了起来,死死地盯着齐天。变成了活死人,陈掌柜话都说不利索了,但他依旧要向齐天表达他的愤怒。在看到齐天的第一眼,陈掌柜就把齐天给认了出来,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把他逼到齐天这个地步的,竟然会是齐天,这个他原来用正眼都不愿意多看一眼的小子。
更让他愤怒的是,他都变成了这个样子,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可是看看齐天,竟然毫发无伤,不仅如此,他的身边还有整整九个鬼脸,其中有好几个都是元婴期的修为境界,他肩头上的那个琉璃砂,也散发着极其强悍的气息,就算是齐天本人,竟然也晋升到了金丹境,而且是金丹境四层的修为境界,这小子运气实在是太好了吧,让人嫉妒的发狂。尤其是和自己相比,陈掌柜就更加无法容忍齐天这种人继续活在世上。
我的老婆不是人 老蝦
“齐天,我知道你,你自从进入到皇室秘境之中,就在皇室秘境之中,搅风搅雨,把皇室秘境弄得乌烟瘴气,乱七八糟,我本来是不打算理会你的,可是你非要死皮赖脸地往我的跟前凑,甚至把我逼到了这种程度,你自己说,我该如何的惩罚你?是将你生吞活剥,还是将你丢到油锅里面,炸一炸好?”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