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6tx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網遊之王者再戰討論-1676 插旗推薦-bzgsp

網遊之王者再戰
小說推薦網遊之王者再戰
“好了好了都瞧过来看过来了兄弟们。”
这一天是自由世界新历796年的风1月3日,属于朝日东升的那道独臂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呼伦族与临时营地之间的草原前方,越过了焦土分界线的他用自己仅剩的独臂举起了一支绑有白色帆布的大旗,耳边却是响起了同样站在这个地方的格德迈恩略显低沉的提示声音:“喂,你这样确定不会挨揍吗?”
“嘘,小声点,我这情绪都酝酿好了。”撇着嘴巴用不屑的表情回应着自家的队友,朝日东升随后再度摆起了自己原本的高昂状态:“咳咳——呼伦族的混蛋们!你们都给我出来!我朝日东升有话要说!”
“这样真的管用吗?”脸上的无奈之色渐渐褪去,定眼望着前方一整座巨大营地范围的格德迈恩随后也皱了皱自己的眉头:“别说是他们现在正处于警戒状态,就算根本没有人管,我们这么喊也吸引不到几个人的吧?”
“你这么一说好像没错。”后知后觉地点了点头,转过头来的朝日东升眨着眼睛将自己怀中的一块石头取了出来:“既然如此,那么——唔,我记得是这样设定的吧?先这样,然后这样……”
“好了。”
四周不断从远近不同的草坪上经过的骑兵们齐齐望向这边的景象中,将旗子竖在自己肩膀上的朝日东升将石头举到了自己的嘴边:“给我听好了,你们这些不长眼的混蛋!”
透过他手中的石头上蕴含的某种魔法能量的放大,宛如扩音器一般的粗犷震耳声随后也如同风暴一样向着前方偌大的呼伦族聚落内刮了过去:“我们是青灵冒险团!是之前庇护了你们遗弃的娜希娅、现在又受到娜希娅庇护的冒险者小队!”
“你们这几日以来的态度实在是太过恶劣,我和我的队友都看不下去了!”一旁格德迈恩被迫用力捂着自己耳朵的景象中,他举着如同扩音器一样的石头继续向开始露出脑袋的灰白帐篷群喊话:“如果你们和你们上面的人还不打算重新与我们友好协商,那就不要怪我们不留情面,进行下一步的——”
铛!
時代巨子 狂花非葉
清脆而又沉重的撞击声随后响起在了这位独臂战士的前方,那是格德迈恩骤然举盾将其中一个方向的骑兵射来的利箭挡在盾牌之外的时候所发出的声音:“嘿,很好,看来你们的态度已经表达得很明显了。”
“你们的话事人在哪里?给我出来!”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度大喊出声的朝日东升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愤怒的表情:“那苏族与瓦布族的护卫在此!苏尔图的护卫在此!”
天才兒子囂張媽咪 堯木
“巴纳玛!呼莫卑!你们敢不敢露面!”他鼓足了自己的嗓音,那眼中充满的血丝仿佛也随着这中气十足的嗓音而变得更多:“呼兰巴托!呼伦族的族长何在!敢不敢正面回应我的话!”
“闭嘴,狂徒。”清脆的金属鸣响声音随后横在了两个人的面前,与之相伴的还有属于呼可汗不知何时站在两个人面前的身影:“你们在干什么?你们这是在公然挑衅吗?”
“哈,你以为我们现在在干什么?”拧着鼻子发出了一声冷笑,利用扩音器放大自己音量的朝日东升气势上也变得狂放了很多:“还有呼伦族已经没人了么?怎么派了你这么一个小兵来应付我们?”
“我并未收到任何消灭掉你们的命令,站在这里只是我个人的行为。”呼可汗的声音也变得如同他的眼神一样锐利:“我也不是什么小兵,身为里北军一部军团长,我认为我已经有足够的资格处理你们这些不法之徒。”
“说什么蠢话,明明是你们先把我们拒之门外的。”举着“扩音器”的朝日东升斜着眼睛不屑地说道:“我眼前的这位队友自‘神迹’之后不知道跑了你们大本营多少趟,最后却是一次又一次地被你们拒绝回来了,你还想让我们怎么好好谈下去?”
“我不知道你们在族内遭遇了什么,但你们现在的行为无异于挑衅。”举起了自己手中的长枪,呼可汗面带杀意地低声警告道:“若是你们执意用这样的方式站在这里,我们呼伦族将会把你们当做敌人,从你们的身上碾碎过去。”
婚碎愛已涼 紫千紅
穿越之王爺的娃娃妃
“哈,这正是我们想说的。”四周正在不断汇聚的马蹄声与前方的聚落内探出的越来越多的身影中,朝日东升冷哼着将自己面前的格德迈恩推到了一边:“你们给我看好了!”
“我们现在要发起挑战!”
他一把将竖在自己肩侧的大旗倒插在了草地上,然后再度举起了手中的魔石扩音器:“向呼伦族发起神圣的挑战!”
“‘巴里什’!”
四周的风带动着破烂的旗帜呼呼作响,残破不堪的末尾上方则是同样显得残破不堪的天空,迎着这股寒风屹立在草地上的朝日东升此时也睁大了自己不怒自威的双眼,仿佛这一道单独的身影足以比拟无数来自四面八方汇聚的大批骑兵一般。风雷的轨迹随后也带动着这些骑兵包围在了这片草原的边缘附近,连带着那林立在四周的长枪仿佛都遮住了原本黑压压的天空颜色,似乎早就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鼓足了气劲的他们随后也用同样凶狠的目光紧盯着眼前的两只待在的羔羊,以及那深深地嵌入草地之间的刺眼旗帜上:“——什么?”
聶先森,請止步 墨雲歸
“巴里什?挑战?就凭他们两个?”
“简直是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蝼蚁!一个残疾,还有一个喜欢龟缩到盾牌后面的懦夫!”
“你们等着!老子只需要用一刀就可以——”
“你们是代表谁来发起挑战的?”
逐渐激愤的人群声音被一道深沉的叹息全部按下,众人齐齐转过了自己的头,映入眼帘的则是不知何时走到这边来的呼莫卑满脸平和的模样:“那苏族?瓦布族?”
“我们代表我们自己。”一旁的格德迈恩伸手扶住旗帜的景象中,朝日东升满脸不屑地回答道:“怎么?不可以?”
“虽然不知道你们在打什么算盘和主意,但我这是为你们着想。”无数双视线齐刷刷汇聚而来的景象里,呼莫卑回答的声音此时也显得无比低沉:“仪式决斗可是不死不休的,如果只有你们几个人参加的话——”
盛世溫婉
原來是惡魔:仰望45度の幸福 歐若
“我们的死活不需要你们来关心,既然是我们这边主动提出的挑战,那就代表着我们有信心打得赢。”拍打胸脯的声音因为扩音器的存在而放大成为了砰砰的震响,朝日东升不屑地回望着对方的脸:“怎么,你们不会连这点胆量都没有吧?我们这边可是连五个人都出不起呢。”
“不,我不是在说这个。”举手打断了朝日东升的话,面露自负之色的呼莫卑一脸淡然地继续说道:“巴里什仪式是非常神圣的仪式,它所代表的意义你们也应当清楚得很,如若我们呼伦族决定响应你们的挑战,那就等于将我们呼伦族整个部族的价值放在了与你们相等的天秤上。”
“我不认为你们拥有这样的价值。”说到这里的他嘴角露出了淡漠的笑容:“我们输给你们会承担什么样的后果,我们赢了你又有什么样的好处——这些东西你们不会没有考虑吧?”
“这,这个嘛……”似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朝日东升的气势明显弱了几分:“总,总之只要能决斗就可以了!赌注和条件随便你们决定!”
“这可不像是你们这个冒险团一直以来的行事作风……唔,那位名叫临渊断水的人,他没有来这个地方么?”似乎意外于自己面前这两名玩家的反应,呼莫卑用淡然的目光观察起了他们的背后:“这个所谓的决斗邀请,难道只是你们两个人单方面的决定?”
“怎,怎么可能?我们其他的队友只是还没有过来而已!”朝日东升依旧逞直了自己的脊梁:“我既然敢把这旗子插下,我自然也是得到了全队一致的认可!而且——”
“而且我们背后还有娜希娅的支持。”终于看不下去眼前这名队友的慌乱,一旁扛着旗帜的格德迈恩将自己的话音凑到了魔石旁边:“如果我们自己这几个人的性命不值得你们呼伦族来争夺的话,那我们背后的神使应该足够了吧?”
“如果我们这方战败,我们便不再插手贵族与神使之间的任何事物。”这位大盾战士沉下了自己的头,那声音中也充满了磐石一般的坚定:“你们想要怎么对待娜希娅,是要请回去当神明供起来还是要举起屠刀,都与我们没有任何关联,这个条件怎么样?”
“那要是我们输了呢?”挑了挑自己的眉毛,呼莫卑一脸淡然地继续抬起了自己的手:“你们的条件是什么?”
“当然是我们先前提出的那一系列要求了。”格德迈恩一脸理所当然地回答道:“放过我们那苏族和瓦布族的迁徙队伍,让我们平安度过此地,继续沿着风道向前移动——”
“这个要求应该不过分吧?”
将最后的这句话说完,他将自己凑近魔石旁边的脑袋重新移回到了眼前的盾牌后方,一直看着眼前这两名玩家的呼莫卑随后也动作轻微地点了点自己的头,似乎正在用心考虑着对方的这个提议:“唔,听上去的确是非常合适的砝码,相对于你们的付出,你们提出的条件也非常轻微,符合我们双方各自的价值对比。”
“不过即便如此,这件事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面对着一众汇聚而来的目光,他的话锋又随着低语声的消失而重新变得清晰响亮:“‘巴里什’啊……身为呼伦族的一员长老,真的是很久没有听说过这个词汇了。”
“怎么,你们需要长老会来决定?”同样沉下心来的朝日东升随后也瞪着眼睛嚷道:“真是麻烦,敢不敢派一个真正可以话事的人出来?你们的族长呢?那个叫呼兰巴托的——”
轰!
沉重的爆炸声由北方的阴沉天空边缘闷闷地响起,带动着轰隆隆的地面震动将在场的注意力齐齐地吸引向了那边,背负着双手盯着那番升腾云雾与能量波动的呼莫卑随后也收起了自己转过的视线,满脸恍然地点了点自己的头:“原来如此,看来你们的行动是同时进行的呢。”
“这算是一种造势?”
他微笑着望向了朝日东升,带着重新变得愤怒的呼伦族包围圈共同注视着眼前这两个冒险者的脸,后者则是微微地后退了一步,那隐藏在盾牌与旗帜后方的脸也变得阴晴不定了几分:“喂,我可没听说过还有造势这一环节啊。”
“我也没听说过,那边应该是发生了一些意外……别慌,我们正好可以利用这一点发挥一下。”
“发挥当然是好发挥了,但问题在于我们要不要接这个茬,要是接过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我们可就莫名其妙地又成了背锅侠了呢。”
“那又怎么样?”犹豫的感觉在脸上持续了一瞬,再度板起面容的朝日东升把心一横:“有什么锅能比我们现在所打造的锅更大更黑?壮一点的草原牛还不怕身上跳蚤多呢!我们怕什么?”
“没错,那就是属于我们的力量展示和武力威慑。”不顾格德迈恩不停向他递出的眼神,这位独臂战士再度扬起了自己高高的头颅:“怕了吧!怕了就老老实实承认,在我们青灵冒险团面前低个头可不算丢人!”
“不要着急,给我们呼伦族一点点的考虑时间。”向着还在骚乱的周围骑兵们下了几个命令,呼莫卑随后也在身后一部分战士分头向着爆炸来源地方向奔去的背景中转过了身:“我代表长老会向你们保证:呼伦族会给你们一个你们需要的答复。”
“好啊,小爷我就在这里等着。”趾高气昂地回答着这样的话,朝日东升随后也将自己的手臂向着高高的天空当中甩去:“就等到中午。”
後宮之君心叵測
穿越生存手冊 瞬孤雪
“中午若是再没有什么回应的话,你们就等着吃下这份耻辱吧!”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