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ep7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txt-第三十三章 鍾小艾展示-b1vvw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与此同时,东来庄,一队的全体队员齐聚一堂,今天既是庆功宴,又是接风宴。
虽然之前侯亮平说随便大家选地方,但是大家都是自己人,谁还不知道谁的收入,即便领导工资高一点,也高不到哪里去。
因此,众人一致选了一家平价饭店。
月上柳梢头,饭局已经临近结束,今天一起聚会的除了自己人之外,还有各自的家属。
李杰也是第一次看到了侯亮平的妻子钟小艾,对方接人待物,言行举止看起来很热情,然而骨子里却透露着疏远。
饭局上,李杰和吴爱可分别同她喝了一杯酒,钟小艾的态度不冷不热,拿捏得恰到好处。
一个很难接近的女人!
表面温和,实际上却有点霸道,当然,在丈夫下属面前,她是不会把这些东西表现出来的,但是她偶尔和侯亮平之间的小动作却出卖了她。
虽然原著中钟小艾的戏份很少,但是她的出现却给观众们带来了无限遐想。
四十左右就能在纪委担任实职副厅,考虑到她女性的身份,产假肯定是必不可少的,再加上孩子满三岁之前适当减少的工作量。
升迁速度比侯亮平还要快,而且听她说话的口气也不小,当她得知梁璐利用父亲的权力打压祁同伟时,只是居高临下的说了句,权力的一次小小任性。
这种语气,一般人只怕是说不出来的,毕竟那时的祁同伟可是一个根正苗红的大好青年,名校毕业的学生会主席,祁同伟的前途本该是一片光明,却因为‘一次小小的任性’改变了一生。
结果,钟小艾听完之后只是轻描淡写的揭过了。
纵观剧中的表现以及今天的见面,钟小艾肯定是高干子弟出身,但具体有多高却不好说,李杰猜测她的父母大概率是司局级(厅级),封顶是部级。
至于有人猜测的副国,那纯粹是瞎扯淡,如果钟小艾家里真有副国,高育良干嘛放着侯亮平的资源不用,反而舍近求远的去投靠赵立春?
另外,剧情最后高育良还用手段诬陷侯亮平,如果钟小艾的后台真的那么强,高育良再怎么狗急跳墙也不敢这么高。
不管怎样,钟小艾的后台再硬,和李杰的关系也不大,他只想借一下侯亮平的势就行了。
聚会散场后,劳累了几个月,大家也没有兴致第二场,纷纷各回各家。
李杰和吴爱可住的是单位的宿舍,离吃饭的地方不远,两人索性直接选择步行回去,正好吹吹晚风醒醒酒。
燕京的秋天远比平康要冷,风一吹,吴爱可不自觉的身子一颤,将李杰抱得更紧了,走了一阵,身子暖和了一些,吴爱可感慨道。
唯有愛你不可欺
“哈,终于可以休息了,老公,等到休息天咱们去好好逛一逛,长这么大我还没去过天安门呢。”
升旗,李杰以前不知道看过多少次,这个副本倒是第一次。
“好,不过要看升旗的话早上四点钟就得起来,你爬的起来吗?”
吴爱可把头一偏:“哼,别小瞧人好不好,这段时间哪天不是早不早就起来了?有时候还要熬通宵。”
这次案件的涉案人员较多,一队的人手不太够,不仅一线审讯人员经常熬夜,就是吴爱可他们这些文职人员也经常通宵加班。
“好,明天还有事要去单位,后天正式放假,你是打算后天去,还是休息一天再去?”
“后天吧。”
到底是年轻人,底子好,恢复的很快,吴爱可直接选好了日子。
“行,到时候我喊你。”
另一边,出租车内,侯亮平正和钟小艾聊着新来的两位同事,电话却忽然响起。
掏出手机一看,却是案件审理一处处长路风。
案件审理室隶属于监察局,主要负责案件的报批(备案)、复议复查等工作。
这个点了,他打电话过来干嘛?
涿鹿 夢vs紅顏
侯亮平眉头一皱,难道案子出了什么问题?
不管了,先接了再说,侯亮平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情绪,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热切一些。
“喂,路处长,有什么指示?”
陸小鳳刷劍神刷爆了道袍 伊萊紋
至尊霸愛:火爆召喚師太妖孽 蘭幽墨
“哈哈,候队,恭喜,恭喜,你们二处又破一件大案!今年评选你们组肯定又是遥遥领先。”
“哪里,哪里,223案哪算得上什么大案,路处过奖了。”
……
滿堂嬌
两人又寒暄了一会,路风觉得火候差不多了便邀请侯亮平明天去他办公室一趟,侯亮平自然是一口答应了下来,和监察局的人多走动走动总归不是坏事。
电话挂断,钟小艾好奇道:“老公,路风找你什么事?”
侯亮平摇了摇头:“不清楚,电话里没说,不过明天见了面就知道了,听对方的语气应该不是坏事。”
翌日,晨会结束,侯亮平应约来到监察局路风的办公室。
刚一进门,路风便站了起来,态度显得非常热情。
“亮平,快坐。”
入座后,路风主动给侯亮平泡了一杯茶。
“来,尝尝,我老家的茶叶,正宗的祁红,外面买不到的那种。”
路风过分的热情引起了侯亮平的警觉。
这是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啊。
侯亮平仔细想了想,自己好像没什么能帮到对方的?
论级别,对方比自己高。
论部门,人家是监察局的,权力大。
面对这种情况,侯亮平决定来一个‘敌不动,我不动’,先看看情况再说。
两人一边喝着茶一边聊天,半个小时过去,路风仍旧没有说明来意,反倒是说着说着就开始追忆往昔。
对方不说,侯亮平自然愿意装着糊涂。
“对了,亮平,你们队是不是来了两个新人啊?”
侯亮平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心里暗道,来了。
难道是打招呼让自己多照顾一下他们俩?
这也不是不可能,‘江阳’和吴爱可是来自同一个地方,两人又是情侣关系,能够一起调进最高都察院,背后肯定有点关系。
“对,路处,你这消息够灵通的啊。”
路风听出了侯亮平话中的不悦,哈哈一笑:“哪里,我也是昨天刚知道的,我的一个朋友找到我,托您好好‘关照’一下他们,年轻人就应该多加加担子。”
“哦。”
侯亮平若有所悟的看了眼路风,他听出了对方话里的弦外之音,然而,他并不打算买账,面不改色的点了点头。
“行,既然路处都发话了,我肯定会好好照顾他们的。”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