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za2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氪金劍仙李太白-第149章 工聖鑄造斷龍石看書-25t12

氪金劍仙李太白
小說推薦氪金劍仙李太白
“正是!”
十方巫主跟圣女几人齐齐点头。
“可是我对你们封印那恶龙的阵法,一窍不通啊。”
李白苦笑。
如果这恶龙真的有六诏先民传说中的那般可怕,他自然是责无旁贷的,毕竟这是关乎几十上百万生灵性命的事情,再去计较什么得失就有些不像话了。
“这个太白兄弟你无需担心。”
见李白语气松动,十方巫主几人皆是松了口气,皮逻阁大王更是一脸恳切地亲自向解释道:“工圣他老人家离开时,曾专门留下一卷关于洱河水城的图谱,里面不但详尽地说明了那水下城池外城之中的各式机关,同时也详述了内城那用来封印那恶龙的断龙石机要所在。”
闻言云葭圣女附和着点了点头,然后跟着补充道:“若不是如此,就凭我们六诏,也没办法困住这头恶龙一千多年。”
惡魔的戀愛咒語 離小別
李白闻言先是一脸恍然,继而又觉得有些奇怪道:
“可既然如此,你们应该有很多选择才是,找一个实力不错的修士帮帮忙不就好了?”
“哪有那么容易。”
十方巫主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解释道:
“修补封印,除了给外城的阵法补充灵石之外,最重要的还是内城与外城连接通道中的那块断龙石。”
“依照我辈先祖留书所言,这块断龙石的原料取天外陨星,铸炼之时工圣他老人家借了火圣玄微子丹炉神火,又请来武圣掌锤锻造,铸成之后更是让书圣老以春秋笔书写了一道丹书镇龙符,本身就是一件旷古烁今的神器。”
听到这里李白忽然有种“击掌”称赞的冲动。
邪惡小郎中
心道不愧是工圣,一道断龙石,武圣掌锤、火圣送火、书圣题符,差一点就将五圣凑齐了。
这等手笔,说是旷古烁今前无来者后无古人毫不为过。
“而这断龙石中最关键的,也正是书圣他老人家留在断龙石上的那道丹书镇龙符,没有这道符断龙石根本承受不住那恶龙没日没夜的不停撞击。”
“只不过经过千余年的岁月洗刷,刻在断龙石上那道丹书镇龙符字迹逐渐变浅,浅到会被水中垢石覆盖,每隔十年便要向其中灌注灵力,清理掉其中的垢石,否则长此以往下去,断龙石终有一日会被那恶龙撞断。”
就在李白心中惊叹之时,那十方巫主却是没有停止述说。
“所以修复那封印,其实就是修复这道丹书镇龙符。”
李白问道。
“没错。”
十方巫主点了点头,然后继续道:
“但那道丹书镇龙符,即便是被污垢侵蚀,其威力也远非普通修士能够承受,就算是我们六诏的巫主之中,也曾有人因为法力太浅无法承受那镇龙符的力量,直接形神俱灭。”
说到这里时十方巫主停顿了一下,然后一脸苦涩地看向李白:“所以这件事,当真不是寻常修士能做得了的。”
因为害怕吓跑李白,他这话其实已经说得非常委婉了,
全能修真農民
“的确。”
李白深感认同地点了点头,然后若有所思地沉默了起来。
他想到前些日子自己只是随意用春秋笔写的那四个字,便能让师父青玄他们这等高手神魂受到冲击,更何况是书圣亲手以春秋笔写的这道镇龙符?
“太白天师,就凭你今日那最后一剑,便不在这寻常修士之列!”
见李白沉默,十方巫主有些急了,赶紧补充了一句。
豪門禁愛:吃定小情人! 迷途千年
“巫主过奖了。”
李白笑了笑,然后略显担心地问道:
他們說我是害蟲 來不及憂傷
“我对书圣的丹书符也算有所了解,其成符之时所消耗的灵力不是寻常符箓所能够比拟的,单靠我自己的元力只怕万万不够。”
萌寶寶:爹地別碰我媽咪
“这一点太白天师你不用担心。”
这次回答李白的是云葭圣女。
“工圣他老人家在建造那座水底城池时便已经考虑过这个问题,因而在那断龙石的后方布置了一道聚灵阵,只需要在阵内放入灵石,便有源源不断的灵力汇聚到断龙石前供我们调用,否则光以我们六诏巫主跟圣女的灵力是万万不够的。”
她接着解释道。
“我们六诏的灵矿内出产的灵石,多数也消耗在了这里。”
韓娛之大 殘花葬
十方巫主这时也是笑着补充了一句。
“居然设想得这般周全,不愧是工圣他老人家建造的城池。”
李白笑着感慨道。
“所以太白兄弟你这算是答应了?”
皮逻阁大王一脸欣喜地看向李白。
这件事情,关乎整个六诏存亡,甚至比起一统六诏还要紧要。
“既然是工圣他老人家建的城,我这个后辈既然到了这里,自然该得前去观摩一下。”
李白点了点头。
其实除了他口中所说的这点原因外,他对书圣老人家留下的镇龙符也很感兴趣,毕竟如今春秋笔就在他手上,说不定能从那镇龙符的字迹上找寻到什么灵感跟机缘。
“太好了,我这里便先代我六诏子民,谢过太白先生了。”
十方巫主闻言大喜,起身便以唐人的姿势向李白作了个揖。
“巫主言重了,举手之劳。”
李白手一抬将其隔空托起,然后又补充了一句道:
“不过丑话说在前头,若是修补之时出了什么岔子,可就怨不得我了,毕竟我对这些真的不是很熟。”
他提前给众人打好预防针。
“太白天师放心,修补封印一事若是失败,那只能说我六诏气数已尽,怨不得旁人。”
皮逻阁拍了拍胸脯道。
“到时候我也会过去,太白天师你只需依照我的指引行事,出不了什么岔子的。”
十方巫主跟着补充道。
“这自然最好。”
李白笑着点了点头。
“我还有一件事情很好奇。”
從鎮長到市長的官運亨通路:獨步官場 漢唐明月
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开口道。
“何事?”
几人皆是一脸奇怪地看向李白。
“就是当初工圣他老人家既然能够困住那恶龙,为何不直接将其击杀?”
李白问道。
“先祖所留书卷之中还真提过这件事。”
十方巫主想了想然后道:“一开始六诏先祖们只以为是工圣杀不了这头恶龙,不过后来无意提起此事时,工圣他老人家只对我们先祖说了一句,‘汝之厄运,彼之福运,汝族代我族看守此恶龙千年,也算是还我一份人情’。”
听到这一句,李白浑身打了个激灵,心中颤声道:
“难不成,这恶龙,跟书圣老人家的春秋笔一样,也是工圣刻意留下来的?!”
而在李白满心惊骇之时,十方巫主又补充道:
“工圣留下的这句话我们六诏先祖一直没弄清楚有何深意,再问时工圣他老人家已经绝不口提此事,后来六诏先祖便只觉得这应当是工圣在提醒我们,只需要在这洱河看守千年,这头恶龙便会死去。”
“不成想,一千多年过去了,这头恶龙依旧还活着。”
“所以我觉得,这句话想来只是工圣随口说说的。”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