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fn0o優秀都市小说 正派都不喜歡我笔趣-第六百六十九章 海上奇襲-7c9am

正派都不喜歡我
小說推薦正派都不喜歡我
东海。
怒涛咆哮,浪潮纷起。
從長阪坡開始
女狀元 淩禎
在夜幕下有一座造型怪异的大岛。
在嵯峨峥嵘的礁岩环绕里,这座岛的中间部分凹陷了进去,形成了一个内湾,两旁的礁岸像是一对蟹螯状伸展半环如抱。
岛岸四周,全布满了奇形怪状,犬牙交错般的黒褐色礁石,锋利突锐,大小不一,或是层叠,或是竖立,或是斜伸,或是像叉刺一样朝向天空。
地势怪异而又险恶。
毒劍劫 東方玉
还不止于此,岛屿周围的海面上还浮凸出了些尖锐的礁石,急浪汹涌,冲荡翻旋,浪头拍在礁石之上,又化作了万千点水珠,在月光下闪烁着点点光芒,又落回了海里。
可以想见,在水底,也是嶙峋的暗礁密布。
狼系帝女妃:魅王狠難纏
但在岛的高处,却是富丽堂皇的楼阁林立,加上有氤氲而起的淡淡水雾笼罩,于如霜雪的月光照耀之下,仿似人间仙境一般。
这是座易守难攻的岛屿,岛外全被错落隐现的明暗礁石所包围。
浪涛如此湍急涌荡,若不熟悉航路的船只,在这等凶险恶劣的海潮中,只有撞礁覆沉一个结局。
这岛在武林中也是大有名气,东海劫余岛!
戮魂 醉臥紅塵塌
岛主便是名动江湖的“劫余老怪”严苍茫,三正四奇里的四奇之一!
任哪个门派帮会也不敢轻易撩其虎须,攻打这里,因为劫余岛弟子都是精于水上作战。
凭借天险之利,敌人想要拿下这里是难之又难。
可偏偏今夜就有了不怕死的人!
五艘奇异的大船远远的停泊在海面上,与劫余岛遥遥相对。
每艘船的船边上都有四个轮桨,每个轮桨上都有八个桨片,船上巨硕的两柱桅杆上都挂着风帆,现今已收卷了起来。
他說離婚不可以 安大向
这是可以用轮桨和风帆来驱动的船只。
此时,五艘大船就只是静静的停着,任凭惊涛拍击,仍是稳如山岳,岿然不动。
“对酒当歌”帮会的副帮主映江河正站在一艘大船的船头,衣衫被凛冽的海风吹得猎猎作响,目光死死的盯在远处的劫余岛上。
几艘船上的玩家们都是严阵以待,似在做着开战前的准备,有许多人都是装束统一,一水的黑色紧身衣,其上还有细密的鳞片在月光照射下泛着淡淡的光芒。
他们穿的是鱼皮水靠,在水下行动,那是如鱼得水,可以免去许多阻力。
映江河心中有几分紧张,这是一场豪赌!押上了整个帮会的资金,也押上整个帮会的命运,要是失败,人心肯定更为涣散。
人心再要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
十二连环坞覆灭,被五泽盟驱赶得如同丧家之犬,激战了好一段时间,帮里人都退了不少,仗剑高歌却在风雨飘摇的这当口,下了个重要的决定,不再与五泽盟纠缠,倾尽全帮之力,到处收集材料,打造了四艘破浪神舟,要趁严苍茫率着门下大批精锐去了北方,把劫余岛攻下来,洗劫上边的资源。
这个决定无疑是非常的大胆。
至于为什么才打造了四艘船,这里会有五艘,就是由于有一艘本是十二连环坞的,在朱大天王身死之际,仗剑高歌正乘着那破浪神舟准备去搜寻灵药,发现朱侠武死亡,返航回去已是难挽狂澜。
要不是码头都被烧了,他获得的船只应还会更多些。
骤然间,帮会频道里响起仗剑高歌的声音,“得手了!所有人攻上来!”
映江河登时大喜,迅即发出了号令,“出发!”
仗剑高歌已是身先士卒,带着帮里部分精锐好手泅渡过去,清理岛上的哨塔,他这一顺利成功,不让哨兵发出信号通知岛上的人,大可以打他们个措手不及,免去要在海上船战的许多麻烦。
五艘破浪神舟齐齐驶出,快疾的劈开波涛,驰往劫余岛所在。
一近水流旋涌,暗礁密布的水域,映江河披上水靠,纵身而起,当先跃向海面。
人在空中离海水还有段距离,映江河一扬手,一艘船首狭细的轻舟就突兀的凌空而出,砸在了浪涛上。
做出这动作的不止他一人,瞬息功夫,海面上就多出了数十条轻舟。
对酒当歌的玩家们下饺子般往下跳,按照提前的布置各自搭乘上了小舟。
为了这场大战,做了很多准备,水路早探明了。
逆天戰神 忘記過去
到了这片水域,巨大的破浪神舟反是没那么方便,要避开暗礁前往岛上,行进要缓慢许多。
却是极为适合这些轻舟发挥作用。
数十条轻舟在水面上划出了道道白浪。
能够通行的航道狭小蜿蜒,处于错落嶙峋又叉叠横竖的暗礁间隙里。
要不知道这些航道的,船只只会撞礁沉没。
可找到了正确的路线,避开礁石,前行一段,因为海流的激荡冲湍与每座暗礁怪岩的阻挡,产生了相对作用,形成了股天然的推旋力道,只要把控好船只的方向,轻舟还行驶得更发快捷。
快得如箭矢激射般的数十轻舟沿着水道,回绕驰于众多利礁坚岩边上,没花多少时间,就穿梭了过去,直达内湾岛岸边。
两边礁岸上矗立着的哨塔没有发出一点动静。
仗剑高歌已带着二十几个“对酒当歌”的玩家在岸上等候。
已有人在回报损失,虽是清楚了水路,仍是有两条轻舟触礁了。
重生之一品庶女 夜吉祥
用身體說愛 暗夜流光
但人员没有伤亡,原本都是在盘踞长江流域的十二连环坞厮混的,水性都相当好,就是要游过来要花费多点时间。
“不用等了!我们走!”
仗剑高歌手一挥,“对酒当歌”的玩家们如潮水般涌向岛上。
劫余岛的一片建筑群是筑起了高墙拱卫,可这夜深人静时分,劫余岛的门人弟子都已进入了梦乡。
两座岗楼上的守卫虽有发现,敲响了警钟,却已是迟了,集合人手总需要些时间。
“杀!”仗剑高歌一声暴吼,飞身而起,直上城头。
血族修神
一众玩家齐齐响应,“杀!!!”
喊杀声仿佛千百记焦雷齐鸣,那种铁铮铮,火辣辣,宛如撕破喉头似的“杀”字,便带着暴烈的意味激荡在夜空里。
“对酒当歌”的近千玩家如同猛狮出柙,黑压压的一片,朝着城墙上蜂拥跃扑,壮观之极。
血淋淋的大战就此展开。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