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rwyd熱門言情小說 三國之化龍 ptt-第754章 西涼事了展示-7wrif

三國之化龍
小說推薦三國之化龍
如今的天下,河北风云莫测,几方势力虽然暂时偃旗息鼓,但硝烟味道却是丝毫不减,各家都在磨刀霍霍,只要一个引子,随时都可能掀起一场大战。
司隶一带,李郭残暴,不过在与李易达成了一定的默契之后,两人的行事作风,尤其是在对待百姓方面,有了很大程度的收敛,开始为将来攒名声和人品。
九鼎記
两人都很清楚,他们想要依附李易不难,难的是如何善终。
網遊之永生傳奇
谁叫他们的名声太糟糕,干的恶事实在太多了,天下无数人都想让他们不得好死,李易为了大局,应该不会为难他们,可一旦犯事,或者被人抓住什么把柄,绝对是会被往死里整,而且也不可能有人为他们求情。
于是,他们也需要为将来准备,最起码稍稍经营一下司隶,只要司隶情况差不多,就算未来真的有难,李易应该也会拉他们一把。
推倒
奧術神座 愛潛水的烏賊
所以,两人在行事方面收敛了很多,甚至两人之间的一些矛盾也在无形之中化解了,没有如同历史上那般不死不休,也让司隶百姓少了几次战火的肆虐。
不过,对于朝堂上那些达官显贵,两人依旧是该不客气还是不客气,反正这些人基本都跟李易不对路,就算将他们全砍了,李易多半也是偷着乐。
很快,时间到了二月底,刘璋向李易派出了一名使者,恭贺李易成为大将军,以及青州凯旋。
这份恭贺来的有点晚,不够李易却非常高兴。
因为使者名为法衍,本身不算是名人,但他有个很厉害的儿子,叫做法正。
不管是为了法正,还是为了刘璋的面子,李易都没道理怠慢法衍,很热情的接见了他,并亲自设宴,而且是连着款待了法衍三天。
然而,三天的相处虽然愉快,李易心里却满是疑问。
國色無雙
法衍此来似乎真的是为他来道贺的,三天下来,法衍没有谈及任何要害的事情,聊的话题不是吹捧李易英明神武,麾下兵马雄壮,就是围绕着刘璋说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甚至小到了刘璋喜欢吃什么,喜欢穿什么衣服等等,相当的婆婆妈妈。
这种套路李易还是头一次见,非常不适应,直到郭嘉向他道喜,李易才终于明白了法衍的目的。
按照郭嘉的推论,法衍和李易说那些,自然不是扯淡,而是试探李易对刘璋的看法,试想李易如果不喜刘璋,甚至厌恶,岂会容法衍如此絮絮叨叨?
但三天下来,李易虽然不解,却也听得津津有味,这充分的说明了李易对刘璋的好感以及善意。
盜墓太子妃
而李易的对刘璋的感官,很可能就是法衍此行的最终目的,并以此来判断益州今后应该以什么态度来对待李易。
如果李易对刘璋恶意满满,甚至不把刘璋放在眼中,那么刘璋纵然畏惧李易,但为了自保,也只能想办法拉李易的后腿。
可李易既然对刘璋有好感,那么只要李易别做的太过分,以刘璋那本就不算强势的性格,很可能老老实实,磨磨蹭蹭,任由李易将天下推平,再来与李易讲条件。
至于刘璋主动与李易为难,可能性非常小,因为刘璋舍不得冒险坏了李易对他的好感。
被郭嘉点明之后,李易不由想起了曹操。
历史上刘璋派张松去见曹操,本就有着示好服软的意思,只是曹操瞧不上刘璋,张松又是个反骨仔,最终让双方关系恶化,被刘备钻了空子。
试想曹操若是好好对待张松,纵然不用张松出卖,以曹操的强大,只要给予刘璋善待,未尝不能和平拿下益州。
想明白这一点的李易,在接下来与法衍相处中,更加热情,等到法衍准备告辞的时候,双方已然到了依依不舍的地步,最起码表面看上去是这样的。
最后,李易亲自将法衍送出城外,还回了刘璋许多的礼物,是刘璋送来的数倍之多,而且,李易还让南阳的印书局加班加点,赶出了五千册的线装书,赠与刘璋。
寻常那些礼物也就罢了,收下这些线装书的时候,法衍激动的都忍不住手抖。
这些东西实在是太贵重了,而且,法衍更是听说,许多荆州世家想要求一本而不得,李易却一口气送给了刘璋这么多,就算这份诚意是装出来的,但李易能下这么大本钱,他们也都认了。
只是法衍没有注意到的是,那五千册线装书,其中有一半都是李易自己的著作,前后都有李易署名不说,还夹带了许多的私货。
剩下的一半则是先贤作品,不过其中注解虽然是李易找的大儒级枪手,但署名全都是李易。
所以,这五千册线装书送到益州,往小了说是提升李易的知名度,往大了说,这就是文化入侵,绝对能给李易养出一批脑残粉出来,而且还都是世家出身的脑残粉。
这笔买卖李易绝对赚大了。
在法衍离开之后没过多久,西凉那边终于传来了消息,韩遂与李傕郭汜,三方共同设计,在马腾去接聘礼的时候故意刁难引起冲突,使得马腾怒而发兵,结果却落入三方早就准备好的包围之中,最终,马超于乱军之中战死,马腾被生擒,现在的马家只剩下了马铁马休等小辈困守陈仓,而且人心惶惶,只要韩遂等人愿意攻打,破城不过就是旦夕之间。
韩遂向李易请示,后续应该怎么办,是彻底斩草除根,还是逼迫马休马铁等人投降。
虽然韩遂在书信中说的隐晦,但李易看得出来,韩遂是想要将马腾一家灭门的,毕竟韩遂与马家算是结了死仇,马家人不死干净,韩遂不安心。
李易想了想,无视了韩遂的暗示,让韩遂按照原计划逼迫马家的小辈投降,然后将马腾父子连同家眷一起送到荆州来,由他给予马家安置。
李易这么做,一方面确实是有些狠不下那个心,还有一部分是做给韩遂和李傕郭汜等人看的,让他们明白,自己其实不是那么心狠的人,对马家都用不来绝户的手段,更何况他们?
郭嘉与蒯越等人也觉得李易的处置很好,没有问题,将马腾的一家人养上二十年,与其富贵,消磨其意志,就算是英雄,出来也变成了狗熊,自然不可能再对李易有威胁。
可是,李易的后院却是开始不太平了。
这么大的事情自然不可能瞒着马云禄,也根本瞒不住,李易索性让伏寿将消息告诉马云禄,之后不出所料的,马云禄与韩遂的女儿翻了脸,被人拦着才没打起来,马云禄没办法,只能哭哭啼啼的求伏寿和李易为她做主。
負君心 施夷光
李易很头痛,过去他的后院里虽然不时的也会有一些风波,但内部矛盾并不尖锐,而且因为他的地位越来越高,许多妹子也开始有意识的在处事方面变得“矜持”起来,所以后院一直都是很平和的。
直到这一次,李易的后院终于起火了。
但李易也很无奈,这件事真正的幕后黑手是他,韩遂是给他办事的,他总不能把韩遂,或者韩遂的女儿给卖了。
最终,李易能做的也只是安慰马云禄,表示会去信威胁韩遂,让他不敢伤害韩遂伤害马家的其他人,不然一定会让韩遂好看。
可实际上,李易却是上书天子,让天子给韩遂封了侯,缘由是守卫西凉有功。
马云禄虽然不清楚李易做的那些事情,但也大概明白了,李易对付韩遂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毕竟韩遂能派长子到荆州,马家在这方面却什么都没做,他们在李易心中的地位肯定不如韩遂。
于是,马云禄消沉了数日之后,就开始刻意的奉承伏寿与李易,显然是想通过讨好李易,来加重她说话的分量,伏寿也就罢了,她并不知道李易干的龌龊事,可李易心里是真的不是滋味,寻思着等马腾被送到荆州之后,先做一做马腾的思想工作,然后在让马腾去说服马云禄了。
不过,让李易意外的是,他还没有等到韩遂将马家人给他送来,长安李傕却是先行传来了消息。
袁绍上书天子,直言李傕郭汜是董卓余孽,乃是国贼,天子不能沦于贼人之手,他袁绍愿意提十万铁骑,杀入长安,迎天子入邺城。
这消息一出,整个长安震动,许多人欢欣鼓舞,直言袁绍不愧四世三公,乃是国家栋梁,纷纷请天子做准备,等袁绍大军一来,大家伙一起去冀州。
但还有一少部分人认为袁绍此人居心叵测,看似忠良,实则奸诈,不过是想利用天子与李易争斗罢了,劝天子千万不能去冀州,不然李易与袁绍打起来,朝廷就危险了。
只是持反对意见的人很少,而且地位普遍不高,于是,便陆续有朝臣开始做李傕与郭汜的思想工作,让他们放天子北上。
如果是早两年,李郭二人肯定不惧袁绍,袁绍敢来,一拳打回去就是了,可几年折腾下来,两人手下的兵马已经不剩多少了,长安内部又到处都是反对他们的人,欺负一下马腾还可以,真的对上袁绍这样的强手,肯定要吃大亏。
于是,两人便发信向李易求助,请李易出兵,帮助他们阻拦袁绍。
这个事情也确实引起了李易的重视,他自己不稀罕挟天子以令诸侯,却也万万不愿意看到天子落入袁绍手中,不然三天两头一个圣旨过来,也是非常恶心人的。
考虑到袁绍路远,且兵力肯定不会真的有十万,一番商议之后,李易给徐晃下了一道军令,让他就近调集兵马两万,屯于酸枣,等袁绍进入河内之后,就向西进军,于后尾随,袁绍退兵也就罢了,若是继续进军,断其退路。
李易的反应不算激烈,他想让袁绍看到威胁,但也不至于威胁太大,彻底断了袁绍的念想,如果袁绍脑子一热,真的继续进军长安,那么徐晃前脚堵住袁绍的后路,李易马上就会抛下所有杂事,调集一切可用的兵力,将袁绍消灭在司隶,提前结束三国乱世。
然而,并非所有事情都能让李易称心如意,在李易明里暗里布置了半个月之后,河北传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让李易的一些布置落空。
原来,袁绍在河北调集兵马是真,也确实是向着河内发兵了,可是,在快到河内的时候,袁绍忽然对前来汇合的麴义发难,麴义对此完全没有防备,被杀的打败,从麴义本人到家眷,以及军中亲信,全部为袁绍所杀,前后约有三千人丧命,剩下的部曲则被袁绍打散吞并。
这一次内斗让袁绍的实力稍稍损伤,更是失去了麴义这员大将,但对于长久来说,袁绍这一次却是赚了,因为在他的形势越发糟糕的时候,麴义也是越发跋扈,袁绍杀麴义,不仅不是嫉贤妒能,反而是众望所归。
李易听说之后,很是郁闷,本以为袁绍昏了头,主动跑过来让他打,却不想袁绍这一次却是将天下人都忽悠了一通。
同时李易也是暗骂麴义不争气,都告诉他袁绍要干掉他了,不寻思着与袁绍撕破脸,反而还一直磨磨唧唧,结果把小命给磨没了。
李易心里不顺,被袁绍晃点了他一通,他也必须要恶心袁绍一把才甘心。
女權世界裏的鋼鐵直男
于是,李易写信给李傕,让李傕以天子名义责问袁绍,问问袁绍明明说好了接他去冀州,朝堂文武百官都已经做好了准备,为何中途折返,难道是故意戏耍,眼中还有没有他这个天子了?
同时,李易自己也上书天子,说袁绍忠心可昭日月,建议天子召袁少进长安,担任司徒一职。
李易这是纯粹的恶心人,不光恶心袁绍,也顺手恶心了一把王允。
对此,袁绍也不敢示弱,同样上书天子,怂恿天子移驾荆州,甚至还上书劝天子赐李易王爵。
李易与袁绍的隔空骂战持续到了五月底才结束,因为李易要将他的大将军搬到定陶去了,自然顾不得继续与袁绍扯皮。
袁绍那边更是紧张的厉害,因为李易搬迁的可不仅仅是他的大将军府本身,更是代表着李易麾下主力兵马的北上,在定陶落脚之后,只要李易一声令下,数日之内黄河南岸就能集结十万大军,这对袁绍而言,自然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