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fj56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極品貼身家丁 txt-第2540章 造勢相伴-i2kdm

極品貼身家丁
小說推薦極品貼身家丁
夜玫瑰甚至于想把巴塔给杀掉。
巴缇娜对巴塔特别憎恨。
巴缇娜的母亲,可是被巴塔活活打死的。
巴塔名义上是把巴缇娜的父亲,但与禽兽何异?
但是,燕七特意交代过,巴塔另有重大任务,所以,夜玫瑰才留着巴塔一条性命。
夜玫瑰盯着巴塔:“速速下去,将财产充公,若是拖延怠慢,敷衍塞责,耽误了众将士的抚恤,我定斩不饶。”
“是!”
巴塔意兴阑珊,步履蹒跚,走出了大帐。
站在大帐之外,寒风吹拂。
巴塔冻的一缩脖子。
“哎,大势已去,大势已去啊。”
……
夜玫瑰霸气的坐在虎皮椅上,冷厉的眸光巡视众将:“现在,由我来主持大局,营救父王。你们若是愿意听我号令,那就留下,与我共进退。”
“若是不愿意听我号令,认为我是个女人,没有能力、没有资格主持大局,那就请出去休息,我,夜玫瑰,绝不会强求。”
众人高举手臂,大声欢呼。
“玫瑰郡主,我们跟定你了,你才是文武全才的领袖,我们不跟着你跟谁?”
“巴塔根本不行,却要装大头,害死我们突厥多少军兵?他走了才好,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就是,就是,一介商人,哪里会用兵?也就泥洛夫和卡尔亲这等愚忠之人才会跟着他!我们不一样,我们要跟着真正的强者。玫瑰郡主便是真正的强者。”
……
众人山呼,为玫瑰郡主造势。
甲尔巴大喜过望:“各位兄弟,根着玫瑰郡主,保管吃香的喝辣的,还能打胜仗。你们的选择没错。”
小小精靈掠愛記 -祭奠、曾經
库里查道:“甲尔巴兄弟说的对,你们看我,比你们的部落强多少?我们部落比你们大多了,一个顶两个!为什么呢?因为玫瑰郡主有钱啊。”
结班道:“早跟着玫瑰郡主,早享受,疑神疑鬼的,千万别投靠玫瑰郡主,那是傻缺!”
……
三人这么一呼吁,大家更加兴奋的嗷嗷直叫,呼啦啦一大片,夜玫瑰跪下。
……
这一切,都在夜玫瑰意料之中。
因为,夜格的心腹都死光了。
剩下的战将,一部分本来就亲于自己,另外一部分,则是随风倒。
现在,自己的势力无比强悍,加上巴塔的势力已经彻底消
亡。
这叫什么?
这叫一家独大。
都一家独大了,他们肯定会跟着自己混。
甲尔巴三人的为夜玫瑰造势,也是夜玫瑰告诉他们的。
夜玫瑰对他们三个有承诺。
什么承诺?
炮灰攻 莞爾w
就是,日后夜玫瑰若是上位,就封他们三个做贤王。
甲尔巴三人为了王位,自然也会极力呼吁夜玫瑰壮大实力。
巧妻鎮宅
夜玫瑰接收了这些势力。
她没有急着出兵。
而是先整编。
这些新来投靠的将军,全部打散,进入甲尔巴、库里查、结班三人的队伍中。
这样,他们没有独立成势,也就稳定了。
……
翌日!
某科學的火影忍者 紅葉知玄
夜玫瑰行军布阵,开始攻城。
流氓藥師 樂逸
夜玫瑰立于城下,一身戎装,英姿勃发。
“父王,我来救你了。甲尔巴、库里查、结班,兵分三路,一路城前,一路成后,一路弓箭手,全方位攻城。”
“是!”
甲尔巴、库里查、结班三人接到军令,立刻开始攻城。
仙運無雙(桃運無雙)
夜格远远看着英姿勃发的夜玫瑰,心里又是激动,又是焦躁。
激动的是,自己还有被救出的希望。
焦躁的是,他眼睁睁的看着夜玫瑰指挥大军。
这可都是他的军队。
现如今,夜玫瑰指挥大军,如臂使指。
这是什么?
到底是山中无老虎,猴子当霸王。
还是……新的狮王接替了老狮王?
夜格的心态,那叫一个复杂。
尤其是,他眼睁睁的看着许多战将编入了甲尔巴、库里查、结班三人的大军中,被甲尔巴三人指挥,一时间,更觉得思绪万千。
夜格真的很想哭。
一代强人,也免不了如此悲伤。
哎,泥洛夫死了、卡尔亲死了、立乌台死了,阿古烈死了,莫布雷、莫布雪死了。
终于自己的粉丝,一个个全都死去了。
余下的这些人,对自己究竟有多忠心?
哎!
夜格患得患失,心情极为抑郁。
但是,他还是希望夜玫瑰能救下自己。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
燕七很配合夜玫瑰,与夜玫瑰展开‘激烈’的战斗。
麒麟舞 乘龍翺九天
城前,城后,打的
一团热闹。
刀石按照燕七的指令,适当放水。
第三天!
燕七终于‘支持’不住。
魔技科的劍士與召喚魔王 三原みつき
“战线收缩!”
燕七下了军令。
夜玫瑰高举弯刀:“小的们,冲击,燕七顶不住了,咱们一鼓作气,救出王爷。”
“是!”
云梯架设五百副,开始玩命了。
深山夕照深秋雨 一得
夜玫瑰身先士卒,几个纵身,顺着云梯爬上了城头。
燕七一见,大事不妙。
他冲破铁笼,要把夜格带走。
夜格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挣断了绳索,一躬身,闪过燕七的军刺。
燕七一拳击出。
打在了夜格的肩膀上。
咔嚓!
夜格肩膀断了,痛得呲牙咧嘴。
“父王小心,玫瑰来也。”
夜玫瑰凤凰展翅,一个飞扑,偷袭燕七后心。
燕七急忙闪开。
夜格痛不欲生。
但危急关头,爆发潜力,急忙跑开。
夜玫瑰和燕七叮叮当当一顿打。
看着激烈。
实则,在眉目传情。
燕七一看火候差不多了,使个眼色。
夜玫瑰抽身就跑。
燕七大叫:“往哪里跑,你死定了。”
夜玫瑰抓着夜格的后颈。
嗖!
一下子,跃下城墙。
夜格吓坏了。
这还不得摔个粉身碎骨啊。
半空中。
夜玫瑰抓住了云梯,顺着云梯落下了城墙。
突厥大军一阵欢呼。
“玫瑰郡主威武霸气,如凤凰展翅。”
“救出来了,玫瑰郡主救出来王爷,太厉害了,玫瑰郡主是我的偶像。”
“玫瑰郡主万岁!”
……
夜格如惊弓之鸟,连滚带爬,滚出了城下好远,这才松了一口气。
“终于逃出来了,终于逃出来了。”
夜格想到这些天被囚困于铁笼之中,像是一只狗,怎一个难受了得?
不过,听着众人狂喊夜玫瑰万岁,又不禁悲从中来。
我这头老虎还没老呢,竟然就被小老虎给顶替了。
这局面如何接受?
我该是如何的心酸呀。
夜格的思绪,似落花飘零,无比落寞。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