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j1rr非常不錯小說 璀璨王牌討論-第兩千一百一十七章 目標和戰術熱推-9663w

璀璨王牌
小說推薦璀璨王牌
“特别是今年成宫前辈的直球更进一步强化了,想要瞄准直球来打击的话,或许我们需要承担更高的风险。”
一旁的春市也是摇了摇头说道。
想要击败某一个投手。
要么就是实力全面压制,直接从正面击溃。
要么就是抓住某个空隙,先是撕扯开来一个小口子,然后加强力量,将这个口子无限扩大,从而拉扯出一条攻略道路而来,面对着成宫鸣这样的顶尖投手,你想要实力全面压制,从而直接在正面击溃的话,这几乎是想都不需要想的事情,哪怕是成宫鸣还比较青涩的一年级时期,这都是比较难以做到的事情,更加不要说现在了,纵向和横向来看茂野、成宫这两位目前堪称是全日本最强的两位投手,截止至目前位置,他们各自丢掉的分数,比绝大多数投手在一年里丢掉的分数还要少,这绝对是真实的数据,也是可以证明他们强大的地方,要知道茂野和成宫登板投球的次数绝对不少。
即使是如此。
致命遊戲
这两年半下来。
他们两个丢掉的分数也是堪堪超过两位数,而且还是最低的两位数,从这一点上,你就可以看的出来,茂野和成宫有多强了,面对这样一名王牌投手,而且还是三年级时期几近于完全体的存在,正面压制,不是说百分百不考虑,而是切实一点的角度来说,还是选择某一点来集中力量突破比较好。
瞄准直球,是可行方案。
但同样。
想要抓住这一点。
难度有且仅比全面压制要小那么一丢丢而已。
东京王子殿下的华丽投球艺术。
可不是一般打者可以企及的高度啊。
“所以还是要抓变化球吗?”
金丸眉头微微一皱说道。
和自家王牌前辈一样。
这位王子殿下的变化球控制能力也是达到如火纯青的地步,尤其是变速球,那简直就是成宫鸣最犀利的决胜武器了,即使是去年的夏季大赛的西东京决赛舞台上,可以适应并且达到一定程度压制的,也就哲队、茂野两个人可以做到,剩下的纯桑也只能算是半个,亮介前辈、增子前辈就不用说了,一个失于技巧,一个失于力量,着实够呛,去年尚且如此,今年的夏季就更加非凡了。
“初始目标最好还是定在滑球、曲球这样的球种上,特别是在初盘时刻,那位成宫君,亦或者说稻实的投捕,是很喜欢利用这两个球种来赚取好球数,相较来说,比赛的前几局里,变速球和指叉球的频率反而不会很高,这两个球种,哪怕是成宫君的控球,也一样会有失误率存在,所以在前期里,稻实投捕必定不会投的太多,当然,这其中的界定,还是需要看临场之上的反应和判断,只是我个人认为,前三局,可以尝试只抓这两个球种来试一试。”
左侧上首处,站在片冈监督身侧位置上的落合博光双眼微微一眯,看着记分册里某些比较敏感的数据,八字胡微微一抖,带着一抹懒洋洋的神色如此说道。
而落合博光的话语也是瞬间吸引了底下所有人的注意力。
“的确,鸣那家伙还是比较喜欢利用滑球和曲球来诱导打者的,虽然滑球也会作为决胜球来投出,但今年的配球大概率还是作为诱饵球来使用。”
一样是对配球数据极其敏感的御幸眉毛也是微微一挑,轻声说道。
身后位置上。
小野暂且不说。
同样身为捕手的双捕。
奥村和由井也是互相对视一点,瞳孔里浮现出一缕了然的神色而来。
超級模仿
这是作为捕手该有的敏锐性。
虽然不可以担保后天的决赛里稻实投捕一定会按照这样的模式进行投球,但这终究是一个有效数据,是可以起到必要程度上的参考作用,最重要的一点是。
“我们好像也只能先尝试抓一下鸣的曲球和滑球,毕竟在开盘之初全盛状态下的鸣,不管是直球,还是变速球,亦或者是指叉球,恐怕都不是那么容易抓住的啊。”
茂野的瞳孔里浮现出一缕淡淡思索神色,接着御幸的话语如此说道。
“嗯!”
“的确。”
“似乎也只能这么试一试了啊。”
“嘁!”
四周位置上的青道一军众人在微微一怔之后,也是各自缓缓点了点头。
不需要否认成宫的恐怖和强大。
更加要明白的是从这位王子殿下身上大面积拿分是断然不可能实现的事情,那么青道要做的事情就非常清楚,抓住一点机会,全力进行爆破攻击,只要有一丢丢的希望,就一定要倾尽一切力量去尝试一二。
“成宫前辈的变速球(指叉球)么?”
而也是在前面茂野、仓持、御幸、春市众人在商讨着如何攻略这位王子殿下之际,坐在茂野后面的双投,泽村和降谷则是将注意力放在不一样的地方,在这一点上,泽村和降谷倒是和三高的天久有点相似,专注于自己的投球,纵使是降谷这位打击能力偏强的投手,现阶段下还是希望强化自己的投球,而非打击,虽然说因为自家王牌前辈的存在,双投对王牌的定义要比原著里更加清晰,更加宽广,但也是因为如此,他们对自己的定位也更加明了,什么时候该做什么。
这个夏季。
他们想要做到的事情,就是进一步磨练自己。
让自己的投球实力更上一层楼。
不仅在这一次的大赛里成为队伍坚定的战力。
更是可以拥有在秋季大赛里接替自家茂野前辈,成为队伍新一届王牌投手的存在!
“啪啪啪!”
底下青道众人继续讨论一小会之后。
上首处的片冈监督也是轻轻拍了拍手。
将自家选手们的注意力全部吸引过来。
“先将目标定在滑球和曲球之上,以跑垒守备(模拟卡尔罗斯上垒的情况)和这两个球种的模拟打击为主,距离决赛还有一天的时间,在保证自己状态的情况下,做到必要程度的劳逸结合同样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希望每一个选手都可以时刻牢记这一点,决赛的名单在明天晚上公布,以上,解散!”
片冈监督的目光从底下的茂野、御幸、仓持等青道选手的面容上各自扫过,用着一副肃穆的表情如此说道。
“是,监督!”
高声应答而出的青道众人。
旋即而后。
便是在片冈监督的示意之下。
底下的青道一军等人也是各自三三两两的散去,大部选择返回自己宿舍里,仅有少部分选手继续去体能训练里做出一些基础的训练,当然,这些选手都是今天没有登场的,只要有登场的选手,晚上的训练可都是被严厉禁止的,某些热身运动除外(比如投手的站立,非正规投接球训练。)
就比如此时此刻的青道王牌大人。
“要稍微活动一下肩膀吗?阿信?”
非常有“眼力见”的正捕手——御幸一也。
几乎就是在散场之际。
便是立即靠了过来,笑眯眯的看着茂野如此说道。
看着御幸一副‘我断定你肯定会投球’的表情。
茂野露出一抹好笑的表情,但还是点了点头。
“就稍微活动一下吧,毕竟今天也的确没投什么球啊,肩膀都有些不太习惯了。”
茂野活动了一下脖子,轻声说道。
“那么,就走吧,王牌大人!”
御幸嘿嘿一笑,继续说道。
“嗯。”
不需要穿戴护具。
就是套上自己的球套就可以的投接球。
劍魔 然仔的哀傷
一如前面所说。
閃婚強愛,嬌妻送上門
这并非训练。
只是热身活动。
茂野更加没有说要全力投球的意思。
最多就是控制在六七成力度这样。
投个三四十球来活动一下肩膀,保持自己的手感就可以了。
当下时间里。
茂野和御幸也是各自回到宿舍里拿了自己的球套之后,便是朝着室内训练场位置走去。
宽大的室内训练场里。
偏左位置上。
“咻”
“啪!”
茂野和御幸这两位青道的攻守核心。
此刻就宛如是在游戏一般。
轻松甩动臂膀。
互相扔球。
半是戏耍性质的投接球。
原本就是一种热身活动。
顶多算的上是控球训练。
因为茂野投球时刻,御幸会按照九宫格的顺序来移动自己的球套位置,让茂野逐步按照顺序来投球,不需要事先商量,这都已经是茂野和御幸这对投捕早就养成的习惯,现在的他们几乎就是各自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几乎就差不多可以明白彼此内心里的思绪了,这也是需要多年的配合才可以培养出来的默契。
“咻”
“啪!”
非常稳健的控球。
自高到低。
从左到右。
茂野几乎就没有出现太大的偏差。
偶有半个球位的偏离。
这也是属于正常范围里的控球偏差。
根本不算是失误。
还是那句话,最顶级的职业选手都无法做到每一球都精准投到标点位置上,就更加不要说区区一介高中生了,况且茂野的控球还不是高中生里最强的存在。
不提杨舜臣。
队内的川上,还有帝东那位小太阳控球就都要比茂野强上一筹了。
而以着他们的控球。
在多投几球之后。
都会出现不可控制的弧线跳动和偏差。
这在投手身上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只要不是爆投和失投(明明投的是内角,变成正中央这样的球路。)
于投手来说。
一点偏差是百分百可接受范畴。
除非是每一球都有这样的偏差。
那才是不可饶恕的罪过。
十几球里,偶尔有那么一两球出现偏差。
这是基准范围里的正常误差。
当然,也要说,这样的误差一样可能成为被对手抓住的空隙。
而可以抓住这样空隙的打者。
基本都是当代最顶尖的存在了。
“啪!”
“阿信,你觉得如何?鸣的变化球,或者说,我们可以尝试一下他的直球?”
反手再次接住小球的御幸。
目光直视着面前的茂野,瞳孔里流露出一缕征询的神色,轻声问道。
“直球吗?我是有这样的想法,但鸣那个家伙的直球,虽然不是很沉重,一般力量足以抵抗,只是这个家伙的直球弧线太犀利了,有的时候,我甚至都会产生一种是高速疾驰折射的变化球的错觉,一旦被鸣带入到这样的节奏里,前半程对抗里,咱们就都别想要有破分的机会了,而后半程里能否抓到得分机会,还要看咱们前面几局里可以逼迫鸣投多少球!”
茂野先是一怔,沉吟一小会之后,轻轻摇了摇头,似是有些可惜,又有些忌惮的如此说道。
“的确是这样啊。”
御幸也是点了点头说道。
沙蛹
“还是按照落合教练的建议来吧,至少滑球和曲球还是有迹可循的。”
茂野微微用力甩动自己的臂膀。
瞄准着左下位置。
“咻!”
那所飞闪出来的球影。
于空中耀现之际。
“啪!”
稳稳窜入到御幸球套里时刻。
茂野的瞳孔里浮现出一缕淡淡寒芒,沉声说道。
“我想!鸣也会给我们这样的机会的,不是吗?一也!”
那眉宇间流露出来的一缕淡淡笑意。
御幸一愣之后,旋即反应过来,也是露出一抹坏笑神色。
“说的也是呢!”
絕品護花使 大漠黃沙
长夜漫漫。
唯风轻响。
各自所需要做好的备战适宜。
这距离夏季决赛还有最后一天的时限里。
青道高中也已经是做好了最基础的准备。
然后。
迎来的次日。
7月27日。
两支队伍最后的备战时刻。
清晨,青道高中,A面操场。
“唰”
終生制職業 最後的遊騎兵
“乓!!”
“左侧位置!”
“哒哒哒哒”
“啪!”
从一早上开始。
便是进入到最佳状态训练的青道众人。
“要时刻记住自己的位置和跑者的位置,不管是投手,还是内野手要确切掌控自己可以了解的所有情报!不能够让跑者轻易起跑,明白了吗!?”
一垒板凳席面前。
片冈监督双手插在腰间,表情非常严肃的大声喊道。
“是!”
最先开始的往往是守备训练。
越是底蕴深厚的名门高校。
就越发重视自家队伍的基础守备。
名门和一般队伍的差别在哪里?
就是在于前者有足够的时间去训练!
而守备训练就是最需要时间的一项训练。
不同于投球和打击。
还可以依靠个人天赋。
守备就是扎扎实实的基础体现。
哪怕是炫技的守备,那也是需要大量的时间堆积训练才可以使用出来。
这也是为什么。
每一支高校队伍最重要选手们的守备练习。
若是无法将这一点做到极致。
不要说先发。
连一军的板凳席里都进不了!(一年级的天才选手才刚入部时期除外,不然按照这个标准,一年级几乎别想要在夏季进入到一军里,守备根本不可能合格的。)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