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jfq9熱門言情小說 我要做超級警察-第八百二十章:鎖定展示-wtv1p

我要做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要做超級警察
“这个情况,为什么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们?!”
钟天正“唰”的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皱眉看着他:“你不知道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线索点嘛?”
“我怎么知道?!”
謝謝你贈我情深一場 木瓷枔
黄文涛很理直气壮的看着钟天正:“拜托,你们是警察还是我是警察啊?我只是一个每天混吃等死,只知道打游戏的废柴,我怎么知道哪些线索对你们有用哪些线索对你们没用?”
“在我的认知里,就没有线索两个字眼,你懂我的意思吧?一开始我也不知道阿询是谁,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说到这里。
黄文涛理直气壮的看着他:“黄珊珊嘴里提到的阿询,对我来说是一种莫大的讽刺,我怎么可能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
“当初,也正是这样,她每次在发病的时候,嘴里都会这么叫着这个叫阿询的人的名字,所以我也越发的对她越来越烦了,我讨厌黄珊珊这个样子,原来在她最痛苦的时候,她脑海里下意识想到的人不是我,而是她的前男友。”
“我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我从来都不会去在乎她的过去,我在乎的只是她的过去有没有过去,现实告诉我,她的过去好像从来都没有过去,我很烦,渐渐地,我也不爱她了。”
黄文涛的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看上去非常的不爽。
“……”
钟天正蠕动着嘴唇,倒也没有继续反驳他,他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跟黄文涛有过多争执:“阿询,你只知道这个人的这个称呼,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跟长相?”
“是。”
黄文涛挑眉看了钟天正一眼,点了点头:“从来没有见过,也从来没有进一步了解过这个人的信息。”
“好,我知道了。”
钟天正闻言应了一声,低头快速的在笔记本上书写了起来,龙飞凤舞的,也不知道在写些什么。
一个小时后。
啊香从外面回来了。
钟天正给她分配的任务是去走访调查一下,黄珊珊死亡的那天晚上,十点钟以后离开安家公寓的那三个人。
“阿正,我调查回来了。”
啊香拿起桌上的水杯,“吨吨吨”一口气喝下了大半杯子水,白皙的脖颈上沁出一层淡淡的细汗,看样子是来去匆匆。
她颇为解渴的擦了擦嘴角,视线落在了正低头看着手机的钟天正身上,他压根没有搭理自己,又再次说到:“阿正,我回来了。”
“好。”
霸占新妻:總裁大人太用力
钟天正这次总算是回应她了,但也仅仅只限于点了点头然后就没有再搭理她,视线专注的看着手机屏幕。
“额..”
阿香簇了簇眉头,折身走向钟天正的身边,好奇看着他的手机屏幕,看看他在看什么。
走进了钟天正的身边。
啊香听着手机里发出的声音,看着屏幕,脸色不由有些不开心了,不由沉声呵斥了一句:“钟天正!你在干什么啊!”
她说话的声音还比较大声,顿时钟天正周围几个工位的同志立刻就扭头看了过来,瞟见了啊香怒气冲冲的样子,都非常识趣的没有继续往这边看。
“怎么了?!”
钟天正抬头挑眉看着啊香:“怎么生这么大的气?”
“钟天正组长,我说我从外面调查回来了!”
啊香语气一沉,板着脸继续说到,一字一顿的:“反倒是钟组长您了,不询问我的调查结果,反倒是在这里玩起了手机游戏,你到时很了不起嘛!”
说着。
她越发的生气,手指指着钟天正的手机:“请问您,上班时间在这里玩手机游戏是什么意思?”
大明茅山宗
钟天正的手机屏幕上。
王者荣耀手机游戏正在运行当中。
“我没有玩啊。”
钟天正无辜的摊了摊手,示意啊香小声一点,压低着自己的身子伸手去拉啊香示意她坐下来:“我只是在观战,观战而已啊,这个跟案子有关!”
“观战不也是打游戏?!那不是一个概念?!”
啊香翻了个白眼,不相信钟天正说的,但好歹也是坐在了凳子上,声音也小了几分:“那你说说看,看别人打游戏怎么就跟案子有关了?”
“你看你急的,你一直都说让我不要着急办案子,但是你看看你老人家自己,比谁都着急好吧。”
钟天正拿起自己的保温杯,揭开盖子打来,把冒着淡淡热气的菊花枸杞茶递给了啊香:“您老人家辛苦了,我茶都给你泡好了,您喝着听我说好吧?”
肥婆當自強
“哼!还不是你压根就没有关注过我的调查结果。”
啊香脸上的表情还是板着的,但是眉角却已经带着点点笑容了,面无表情的扫了眼保温杯里绽放的菊花跟泡开的红枸杞:“那你说,我姑且听听,再决定举不举报你上班玩游戏的事情。”
“好嘞,谢谢您。”
钟天正捧哏的说了一句,然后进入正题:“我呢,之所以没有没有第一时间询问你的这个调查结果,其实是我已经猜到了你的调查结果。”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三个人,应该当天晚上都是正常的出入安家公寓,他们到这里来也只是朋友之间的串门而已,跟案子没有什么关系的,对吧?”
“猜到了?!”
啊香小心的喝了口枸杞菊花茶,不明白他的这句话什么意思:“你既然早猜到了,那为什么还要我去调查?”
“一开始我是没有猜到的,在你外出调查的这段时间中,我根据最新的掌握的线索推测出来的。”
“你掌握了重要线索?!”
啊香一听钟天正这么说,直接就明白过了味来。
钟天正含糊其辞的说到,也没有一下子把话给说死了:“差不多,应该是,还在核实调查当中。”
“差不多?应该是?”
啊香化身暴躁崽子上线,眉头一下子皱在了一起:“差不多应该是是什么意思?作为一个警察,你用这种含糊其辞的话,非常的不严谨好不好。”
“我这不是在追查么?!”
钟天正理所当然的指着自己的手机屏幕:“但是您老人家走进来就是不由分说,也不问问也不听我解释直接就开始质问起来了,那我能怎么办呢?!”
“额…”
啊香听到这里,语气一下子软了下来,弱弱的看着钟天正,有些不好意思的捏着自己的手指头:“我这不是太着急了么,那啥…你继续,继续。”
“哼,小样。”
钟天正轻哼一声,把手机从游戏中退了出来,关掉手机:“算了,不看了,差不多了,该掌握的线索都掌握了。”
“没想到,有一天游戏竟然也能成为破案的重要线索。”
啊香有些感叹的咋舌:“那咱们现在就去抓人?!”
“莽夫!”
钟天正毫不客气的教训了她一句:“这是一个重要的线索,但是最主要的线索,还是要等一下,等师心语那边。”
“心语姐?”
啊香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她现在在钟天正面前,就跟做错了事情的小妹妹一样,大气都不敢出。
有眼無敵
正说着呢。
“阿正!”
师心语拿着一沓资料出现在了两人面前:“你让我调查的人我已经给你调查出来了,这次耗费的时间有点长,但是得到的信息也有点多。”
她说的时间长,是相比起自己以前的进度。
但尽管是这样,效率也已经非常不错了。
“可以。”
钟天正扫了眼她手里的那几页A4纸:“辛苦心语姐了,心语姐霸气,效率杠杠的。”
“剩下的交给你们了。”
师心语无所谓的摆了摆手,放下资料就走了。
钟天正拿起桌上的资料,快速的翻看了起来,啊香好奇的凑过来一个小脑袋,看着上面的照片跟名字:“邹泽询?真的是他么?”
这张资料上,包括了关于邹泽询的详细信息,个人信息依次往上由下罗列了下来,非常详细。
钟天正快速的提取着自己想要的信息,最终视线落在了最后一页上面:邹泽询,曾经应为吸*被捕,后来在戒%所强致戒读。
这是六年前的事情了。
“走吧。”
钟天正把这叠资料放进了抽屉当中,嘴角上浮起一个弧度,这份资料跟他的预期猜想大差不差,他招了招手:“啊香,走吧,咱们去这个邹泽询的前公司询问询问情况,差不多就可以抓人了。”
“走走走!”
啊香兴奋的挥舞着拳头,拿上车钥匙跟在了他的身后。
这个案子。
她是真的一点头绪都没有,全程都在钟天正的支配下进行着配合性的调查,但是具体的重要线索,她是一点都没有发现。
邹泽询的前任公司,是上南市的一家金融贷款的公司,他在公司里面担任的是业务员的职位,负责的工作就是各种贷款业务的推销,乃至于地推啊上门推广啊之类的工作。
“你好。”
钟天正啊香两人出示了相关证件,见到了邹泽询的前领导组长:“我们这次过来,主要就是想了解一下关于邹泽询的个人情况。”
“可以可以。”
组长陪着笑脸,主动摸出香烟来给钟天正派了一根,被钟天正挡下了:“有什么问题想问的,我们肯定配合,当然了,他已经从我们这里离职三个多月了。”
这一个个的都是人精。
表面上看着非常配合,说话又赶紧补充了一句,这个人已经离职了很久,有什么事情肯定跟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
“当然。”
钟天正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我们这次来就是想问一下,邹泽询的个人情感问题,你们有谁知道吗?有没有他的好朋友之类的。”
“呵呵,咱们这个行业,朋友的话这些同事都是他的朋友,但要说非常要好的,倒也没有什么人了。”
组长笑着解释了一句,跟着说道:“不过他的情感问题,我倒是知道一点点。”
“那你说。”
钟天正示意他继续,啊香则拿出本子开始记录。
腹黑狂妃:王爺別亂來 莫棄
“阿询啊,是一个非常专情的人。”
组长裹了口香烟,侃侃而谈:“他之前在我们公司待了也有两年多的时间了,他的业务能力还是不错的,每个月开的单都属于公司业务的上游水平,而且长相也不错,咱们公司人事部有好几个单身的妹子,我们都给他介绍过。”
“但是呢,阿询好像对感情上面的事情没有什么兴趣,那人事部的妹子长得都不错的,但是他直接就拒绝了,连试着接触的机会都不给,一开始我们以为他是看不上,但是后来,有一次跟他喝酒的时候,我算是知道了怎么回事了。”
钟天正听到这里来,立刻就猜到了怎么一回事了:“你看到了他手机里有其他女孩子的照片?”
“是的,你怎么知道!”
组长吐了口烟雾,连连点头:“不愧是警察,一下子就猜到了。”
钟天正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那天嘛,他那个月业绩很好的,拿到了全公司的业绩第一名,除去工资外还有额外的奖金,然后我们就抓他请客吃饭,他也没有拒绝。”
组长说起这件事来,带劲的很:“阿询也是一点也不吝啬,直接请我们上饭店吃饭去了,完了我们喝酒喝了很多,他喝的也挺多了,那天晚上,咱们部门有个妹子喜欢他很久了,估计也是喝醉了,然后就给他表白了。”
“结果你猜怎么着?阿询直接摸出了自己的私人手机摆在了桌面上,点开了桌面指着上面壁纸里的女孩子说,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就这么个情况。”
“啊。”
钟天正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点了点头以后,摸出自己的手机来,打开相册翻出黄珊珊的照片:“你们说的那个女孩子,是不是这个人?!”
这张黄珊珊的照片,是钟天正在黄珊珊的手机里传送出来的。
“我看看。”
组长拿过手机,仔细的看了看,然后点头肯定:“对,就是这个女孩子,怎么了?!”
“那没事了。”
钟天正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跟他打了个招呼然后离开了。
“走吧。”
钟天正坐在副驾驶:“安家公寓!”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