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95ll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諸天樊籠-第51章 斬名之筆分享-3tn7w

諸天樊籠
小說推薦諸天樊籠
“那又如……”带着不屑的笑容,蓝染刚准备说些什么,就被骤然间一软的手臂给打断了。
没有丝毫的伤口,也没有任何鬼道的气息,但是蓝染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自己的左臂变得前所未有的虚弱。
“我的笔不斩肉,斩的是‘名’!”
看着一脸惊愕的蓝染,兵主部一兵卫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道:“你手臂的‘名’刚才被斩为两半了。”
“没错,它现在只是“手”了。”兵主部一兵卫眼神突变,一双惨白的双眼牢牢的盯着蓝染,道:“你的手臂变重了吧,力量减半,能力减半,你的这只手臂只能做到以前一半的事情。”
说着,兵主部一兵卫再一次挥动毛笔朝着蓝染左侧斩去。
看着根本来不及反应的左臂,蓝染只能挥刀前去格挡,但是他却发现,明明没有被斩到的右臂居然也变得十分无力。
“斩名之后只要是同一部分都会被连带么……”
蓝染勉强挡下这一击,立刻抽身而退,但是兵主部一兵卫的速度更快,直接欺身而上,从下至上将蓝染斩了一刀。
“你看,一半……”
兵主部一兵卫脸上露出喜悦的神情,看着被击飞半跪在地面上的蓝染,道:“只剩下一半的‘蓝’啊,削去一半力量之后的死神叛逆啊,被死神首领打的一塌糊涂的感觉如何?”
“心情如何?”感受着自己体内削减了一半的力量,蓝染脸上却是没有丝毫失落,反而显得无比的喜悦:“连你这位给世界命名的人都畏惧我的力量,都需要将其减为一半,难道还有比这更令人愉快的事情了么?”
蓝染缓缓站起身,看着胸口那颗与自己融合的越发紧密的崩玉,笑道:“不过很可惜,恢复被你削去的那一半力量,对于崩玉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嗯!”
看到气息骤然恢复的蓝染,兵主部一兵卫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但是他并没有做出多余的动作,只是死死的盯着蓝染胸口那颗闪着荧光的崩玉。
“理解不了吗?”蓝染的身体缓缓升起,周围空气中大量的灵子飞速的朝着蓝染汇聚而来,然后汇聚成灵子束朝着兵主部一兵卫冲去。
啪!
“真是个不懂温柔的家伙呢,明明长着一张睿智的脸。”
兵主部一兵卫松开了轻松拍散蓝染灵子束的双手,无奈的挠了挠头,道:“原本想着难得有个死神敢冲上灵王宫,为了给你留点面子特地将你的力量减半……”
“你说什么!”
听到兵主部一兵卫如此目中无人的话,蓝染眉头微蹙,但是并没有再随意出手。
能够轻松的拍散如此高密度灵子束,一般的攻击对他恐怕也没有什么用处。
“本来还想击败有着全部力量的你你会太没面子。”兵主部一兵卫脚下一顿,肥大的身躯仿佛炮弹般朝蓝染冲去,“算了,死人也不需要什么面子!”
盛世醫香
兵主部一兵卫左手在空中虚化一圈,一根根光棒在空中成型,朝着蓝染飞去。
“百步栏杆!”
“紧紧只是六十三的缚道就想要束缚住我吗?看来你是真的没有关注过下面的战斗呢~”
看到兵主部一兵卫居然试图以如此低等的缚道来对付自己,蓝染眼神闪过一丝失望。
明明是尸魂界的守护神一样的存在,却对下方的一切好无所觉,果然,这些“神”都该被取代呢……
“低等级的缚道连闪避都不屑了吗?”兵主部一兵卫看着明明困住了蓝染,但是随时会被对方震碎的百步栏杆,脸上露出了笑意。
“那么,这个又如何?里破道·三之道!”
“铁风杀!”
一道仿佛巨龙般的气劲从兵主部一兵卫手中呼啸而出,直接震散了蓝染周身的灵压,直冲蓝染本体而去。
重生英國當文豪
“缚道之八十一断空~”
看着气势凌人的巨龙气劲,蓝染依然没有闪避的意思,直接释放出了他最习惯的断空,挡下了兵主部一兵卫的攻击。
“只有零番队才能掌握的鬼道,的确不错,可惜,你的灵压似乎还不够。”
鬼皇的狂後
无论是死神还是虚,他们所掌握的一切技能威力都是和灵压成正比的,同样的鬼道,灵压越强,效果就越强。
刚才的里破道的确很强,但是正在快速进化的他此时的灵压已经在兵主部一兵卫之上,所以对方还是无法打破自己的防御的。
“喝啊!”
就在蓝染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原本横亘在两人之间的透明墙壁突然崩碎,露出了朝自己飞来的兵主部一兵卫。
醫傾天下
猝不及防之下,蓝染直接被兵主部一兵卫捏住了喉咙,并且被这巨大的冲力朝后方推去。
“真是强大的体魄,这是打算直接捏死我吗?”
感受着脖子上那越来越强大的压力,蓝染却丝毫没有反击的意思。
崩玉的进化过程需要一些外来的因素刺激,然后才能进化出最完美的状态,而现在,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周身的抗压能力正在飞速提升。
重生之文曲界
“捏死你吗?不错的主意。”
兵主部一兵卫眉毛微调,全身突然青筋暴起,手掌上突然爆发出远超之前的力量,直接捏碎了蓝染的喉咙。
看着一脸惊愕跌落下去的蓝染的头颅,兵主部一兵卫往后一跃,双手紧握着那支巨大毛笔,道:“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隶属于灵王的零番队,真是的,骗人也要有个限度。”
“我要惩罚你!”
看着再一次破碎消失的蓝染身体,以及出现在地面的蓝染本尊,兵主部一兵卫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
“染黑吧,一文字!”
兵主部一兵卫将巨大毛笔在空中一划,原本笔尖的部分在眨眼间化作了利刃,变成了一柄斩马刀的形状。
“毛笔变化成刀刃了吗?十分厚重,但是却察觉不到丝毫力量……”
蓝染看着那柄似乎只是改变了外貌的一文字,还未察觉到其中的特殊之处,却是突然一愣。
刚才的一瞬间,似乎……
“怎么了,分不出是笔还是刀么……”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