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vfup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起點-第一百六十七章 傾訴交心展示-ww2pr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
深夜里,冷月下,灯火辉煌的金陵城前,少年少女们面对面,两手相握,少年含笑,少女羞涩,又有微风拂面,吹动寺里的花树,如同少年少女们在小声说着情话,喁喁私语。
那提着灯笼的丫鬟兰儿也很是知情识趣,看着如此亲近的张进和王嫣,她就立刻低下了头,然后往后退了七八步,将这地方留给了张进和王嫣,不在这里当闪亮的电灯泡和背景板。
张进见状,心里轻笑了一声,更是紧握住了王嫣那柔嫩湿润的小手,笑道:“我和我爹他们是今天傍晚到的,来不及进城安顿,就只好来这广福寺借宿了,又听待客的知客僧说今天寺里有女客,让我们不要随意走动惊扰了女客,当时我就想着这女客会不会是嫣儿你们,却不想真的是你们,这还真是巧啊!哎,对了,嫣儿你这深夜里怎么会来这里?”
王嫣的手被张进紧握着,本就觉得羞涩,此时又听他如此询问,那羞涩更甚了,不知该如何回答了。
可是,王嫣又有一种冲动,想要将自己的喜欢表白表白,于是也顾不得羞涩矜持,低着头小声道:“我也是和我娘白天上午来的广福寺,给我大姐祈福的!这夜里想着一些事情,只觉得心浮气躁的,辗转难眠,我这就起身和兰儿一起在这寺里闲逛起来,然后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这里,在这里看了一会儿金陵城的夜景了,又不由想到了去年我们在这儿遇见的事情,我没想到,居然真的在这里再次与你相见了,这真是有些出乎意料!”
越说到后面,王嫣声音越低,更是羞涩地低下了头,耳根双颊都是通红通红的,双眼却是湿润透明的,这动情的少女却是如此格外的动人。
親愛的鬼小姐
惡魔三公主的復仇遊戲 依綺玥
张进都看的呆了呆,随即又伸出一只手拉住了她的另一只手,两双手相互牵着,他神情认真的笑道:“这不是什么出乎意料,嫣儿,或许这就是缘分,上天安排好的缘分!”
闻言,王嫣越发羞涩了起来,不过她还是轻轻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嗯!”
显然,她也是觉得这就是他们之间的缘分,上天安排好的缘分,不然如何会让他们这么巧的在一个地方两次偶遇见?都是如此突然,如此毫无准备,就这么相遇了,这不是缘分又是什么?
夜风吹拂,少年少女拉着双手,英俊挺拔的少年低头含笑地看着少女,水灵娇俏的少女羞涩地沉默以对,他们虽然沉默以对,可紧紧牵着的手却像是心心相印一般,无需交流,就觉得如此满足,如此契合,夜月下两个人的影子几乎重叠在一起,融为一体。
不知过了多久,那张进却是主动打破了这种颇为暧昧的沉默,放开了王嫣的一只手,只右手牵着她的左手,笑问道:“嫣儿,刚刚你说夜里烦闷,这才出来走动闲逛,你有什么烦闷之处,可能与我说说?”
爹地,媽咪要轉正
“这,这”王嫣听了却是有些为难了起来,她的那些私下烦闷和想法只和亲近的贴身丫鬟兰儿说过,别人可都没说过,就是亲爹亲娘亲姐妹也一样。
现在,面对心里喜欢的少年,她是否应该诉说自己的烦闷,告诉他自己的所思所想呢?可如果他知道了她的一些不同寻常的想法,甚至是离经叛道,又是否能够接受呢?这让王嫣犹豫迟疑了起来。
张进见状,好似又不经意地笑道:“可是有什么让你为难的吗?要是你为难不愿说的话也就算了,我只是见我爹娘平日相处的时候,都彼此有商有量的,如果见谁有心事烦闷的话,他们彼此肯定是要多关心询问的,所以我听说你烦闷地辗转难眠,不由就询问了起来,你要是为难的话,不说也罢!”
这话换做哪个少女都受不了的,张进用张秀才张娘子来例比,简直就好像他们也成了亲密的夫妻一般,他把王嫣当做了妻子一般对待,知道王嫣烦闷,十分关心温柔地询问起来,这如何能让人狠心拒绝呢?
果然,犹豫迟疑的王嫣忙道:“不!没什么可为难的,告诉你也无妨!”
超級商界奇人
蘇公主的獨門絕技
異界水果大亨 昨夜有魚
如果又來生 滕宇
然后,张进含笑看着她,等着她说话,王嫣又是斟酌了一瞬,这才缓缓倾诉了起来。
陰緣結 桑鯉
王嫣蹙眉道:“张公子,你说这世上女子和男子为何就如此生来不同呢?去年我大姐有孕,生下了一个女孩儿,未能如我娘他们所愿生下男孩儿,如此他们极为失望,今年不又是来这广福寺祈福,希望我大姐能够再有孕,生下一个男孩儿来?”
“可我就不明白了,女孩儿又有什么不好的?凭什么女孩儿就要如此遭人嫌弃呢?世人如此,立下种种规矩束缚女子,要求女子贤良淑德且不说,贤良淑德我也不说不好,可也未免太苛刻了!”
“就比如,女子出嫁前都不能随意出去在街上游玩走动,女子要学那些孝敬公婆、服侍相公的孝道规矩,女子要学会女红刺绣,学着持家有道等等,女子出嫁前就这么被束缚了,而出嫁后就更是被各种规矩捆绑住了,动弹不得!”
“又比如,女子出嫁后,要把出嫁前学的东西全部用出来,孝敬公婆、服侍丈夫,养儿育女这也就罢了,可最让我不服气恼的是,为何女子困居于后院,持家有道,忠诚于她的丈夫,可她的丈夫为何就可以不忠诚于她呢?在外面寻花问柳,甚至于纳妾进府,更过分的是,还要妻子大度宽容,接受小妾进门,要妻子与小妾和睦相处,这如何可能呢?”
“这世道真是不公,男子在外面寻花问柳,再做几首过的去的诗词,就成了风流才子,赢得美名了,可要是换做女子在外面如此肆无忌惮,那世人恐怕会一起唾弃这女子放浪不堪吧,我越想越是烦闷,越觉得生为女子的艰难,所以辗转难眠了!张公子,你说我说的对吗?”
张进听着她诉说的苦恼,却已是目瞪口呆了,他没想到王嫣居然因为这些而烦闷难眠了,更没想到王嫣的想法是如此离经叛道了,简直和这个古代世道背道而驰了,这是女权觉醒啊!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