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zyx熱門都市言情 我有百億屬性點 同歌-第660章 尊重看書-oftyk

我有百億屬性點
小說推薦我有百億屬性點
扑通一声,钻进水里,罗天猛的抛了几下后,从水面上蹿了出来。
欲擒故縱:首席總裁別亂來 葉紫
冰凉的水滑过肌肤,让罗天提起几分精神。
同样,水流过磨破的手掌,也让罗天疼的龇牙咧嘴。
“小娘皮,真狠啊,不就问问你们怎么回事嘛。当真怪,一个比一个脾气怪!等着,本少爷恢复之后,一定好好教育你,什么叫尊重二字!”
“你要教谁尊重呢?”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清冷的声音,只是,这清冷只是声音的底色,却自有一股小小的撒娇在其中。
罗天先是一愣,随后欣喜若狂,回身,向岸边的白色人影狂奔而去。
“媳妇!~”
罗天一声大叫,如愿以偿的将美人抱在怀中,盈盈一握的腰肢,还有熟悉的味道,都让罗天忍不住迷恋,深深的嗅了一口……
灵韵自然是感觉到了罗天的热情,只是,她也不得不羞涩的抬起手腕,捂住罗天的嘴,娇嗔道。
“叫这么大声作甚!灵池之中,何曾有人婚配,你莫不是想把人招来?”
罗天听后嘿嘿一笑,舌尖轻轻刮了刮灵韵香喷喷的掌心,灵韵立刻缩回手去,娇羞的瞟了罗天一眼,低声道。
“坏!”
罗天却毫不在意,瞥了瞥嘴道。
“我舔自家媳妇,捅破天也没人管得着,怎么就坏了?”
灵韵对罗天如此厚脸皮,也是毫无抵抗之力,无法抵抗罗天的热情之下,被罗天强行拖进自己的怀里,贴近罗天的胸口,默默的闭着双眼,感受着罗天蓬勃的心跳,暗暗的红了脸。
两人相拥在一起,谁也没有说话,感受着这一刻的温存,许久后,灵韵才缓缓离开罗天的怀抱,第一时间将罗天的手掌握住,用颤抖的手指,轻轻抚摸罗天的掌心,心疼的睫毛乱颤,眼中飘起一丝水雾。
罗天见状反手握住灵韵的手掌,微微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灵韵却再难自持,一把抱住罗天,双手绕过罗天的胳膊,紧紧的搂住罗天,不断的道歉起来。
要知道,灵韵本身就不是一个容易表达自己真实情感的人。
校園魔法師
一向都没有太多表情的她,在此刻,竟然差点哭出来,可想而知,心中憋着多少难受。
“相公,委屈你了!”
罗天伸手轻轻的摸了摸灵韵的小脑袋,宠溺的说道。
“小傻瓜,这点苦,这点小伤,对男人来说算什么,你真当我是弱不禁风的小姐?”
雙重心跳戀愛曲
灵韵连连摇头,眼中甚是难受。
“相公确实不是弱不禁风的小姐,可是,相公也是一名强者,因为我,在灵池受了这种委屈,韵儿实在……心疼的紧,相公,要不然,我送你下山吧,等你归来时,韵儿一定会扫榻待君恩!”
因为心疼罗天这个模样,灵韵忍着不舍,忍着将要离别的痛苦,颤声说出了这个决定。
如果这个决定是放在几天前,指不定罗天会欣然接受。
不过,现在的情况已经变了……
不是罗天不想离开灵池,而是,现在根本就不能离开。
灵池还有一件非常难搞的任务没有完成,现在加上灵韵,也不过收了俩女而已,离十女还有八女的差距。
溺愛刺猬老婆
这个任务如果完不成,不需要等到三年之后,自己就嗝屁了。
罗天当然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当下,罗天一把握住灵韵的双肩,将灵韵抱起,两人目光相对,罗天轻轻的吻了吻灵韵的眼睛,低声道。
賀熙朝
“你舍得放相公走么?”
灵韵一把抓紧了罗天的衣袖,楚楚可人的模样,让人怜爱。
“自是不舍得!只是……相公在这里,还要每日去打扫花园,被折磨至此,偏偏,韵儿看在眼里,却什么都做不了,比起这样的痛苦,我宁愿相公下山,至少也比在灵池自在!”
罗天心中感动之余,又坚定了,一定要快点恢复实力的决心,暗暗想到。
“不管怎么样,这十女的任务,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了!不能拖下去,早一天完成,早一点解脱。”
德意誌雇傭兵之王 太上老牛
男男之間
想到这里,罗天深情的望着灵韵的双眼,一言不合,往灵韵的唇上印去。
啵唧一声,津液相连,气息微喘。
“相公……”
灵韵动情的叫道。
罗天充满爱意的动作之后,柔声道。
“娘子,让我再待在你身边一段时间吧,可能也不会太久,开山大典之后,如果一切顺利,我应该不久后,便会离开……”
灵韵听后,忘情的抱着罗天,低声道。
“多谢相公,只是……”
罗天当即伸出手指,盖住灵韵的红唇,摇头道。
“没有可是,相信我!”
灵韵听后,不再说话,连连点头,两人再次相拥。
一曲燕舞莺啼,两人鸳鸯戏水后,灵韵陪同罗天回到小木屋,谨慎的她,随手放下一个禁制,随后,在桌上发现了两瓶药膏。
神皇戰妃 南少笛
第一瓶自然不用多说,是畔妲留下的,另外一瓶则是红衣相赠。
灵韵拿起药瓶看了看后,脸上露出一丝不解,当看到第二瓶时,眼神更加奇怪。
假装漫不经心的问道。
誘寵小妻:軍長,你玩陰的?
“相公,这药膏是从何而来?”
罗天随口回道。
“啊,那是一名女弟子给的。”
灵韵眉头微微一挑,抓起第二瓶药膏,来到罗天的身边,不由分说,将罗天的手掌打开,细心的替罗天开始慢慢上药,只是,无论是力度还是动作,都说不上多轻柔……
罗天被疼的一阵龇牙咧嘴,见灵韵没有反应,也不敢多说什么。
毕竟,罗天自知心里有鬼……
涂完药后,灵韵将药瓶往床上重重一放,随后起身道。
“相公好好歇息,我先回去了。”
说完,灵韵转身就准备离开。
傲慢與偏見貧窮貴公主
罗天的反应也快,立刻站起身来,从身后将灵韵揽腰抱住,在灵韵的耳边轻声道。
“春宵苦短,娘子不陪相公吗?”
灵韵身子已经软成一团泥,却依旧咬紧牙关,摇头道。
“若是没我,相公同样不缺暖床的丫头!”
罗天听后,心知灵韵是吃醋了,这第二瓶药膏,明眼人都能看出不同,和畔妲的药膏相比,瓶子的材质都有所不同,更别说其他。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