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e71o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 ptt-036 夜色真美閲讀-h80kn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
和马:“这个,在恋爱应该还有很多其他的前置步骤才对吧?约会啊,二人旅行啊什么的。”
神宫寺玉藻抬头看看天花板,手指点着下巴,想了想才回答:“好像确实是这样。经过不断的约会之后,两人一起去旅行。
“结果订房的温泉旅馆直到两人到了才告诉我们‘不好意思我们单人房满客了二位能不能住双人房’,于是最后水到渠成……”
和马:“如果我们二人旅行遇到这种情况,绝对是你安排好的吧?”
神宫寺玉藻笑了。
和马不等她说话,继续说:“而且店家在晚餐的时候绝对会端上来超级进补的料理,什么甲鱼血啊蛇肉鹿肉刺猬肉啊,绝对会这样吧!说定吃到半路我就流鼻血了!”
“啊啦,被识破啦。”神宫寺玉藻笑道,“那就只好打明牌啦,和我一起去旅行的话就一定会发生这种事哦。所以千万不要拒绝哦。”
和马一脸严肃的看着玉藻:“我相信,你真的提出这种邀请的时候,我们已经到了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状态。那种时候我肯定会答应。”
神宫寺玉藻:“好狡猾啊,和马。”
“我姑且当成赞誉来听。”和马坏笑道。
“是赞誉哟。”玉藻也坏笑道,“因为我也很狡猾。”
不等和马开口,她忽然又说:“你真的不先来验下货吗?”
和马下意识的就看了眼她的胸肌。
目光再回到她脸上的时候,和马忽然发现她头顶多了一双毛茸茸的狐狸耳朵,而且在和马的目光明显被吸引过去的当儿,这耳朵抖了抖,就像真正的猫咪那样。哦不对,是像真正的狐狸那样。
和马:“好狡猾啊,玉藻。”
玉藻嘿嘿嘿的笑起来。
这种笑法,像极了美加子。
和马搓了搓手:“那好吧,我验下货。我是说耳朵。”
玉藻低下头:“请吧。”
耳朵晃呀晃。
和马正要起身,忽然想起一件事:“你人类的耳朵还在啊。四个耳朵了哦。”
玉藻:“是啊,现在不是流行四声道吗?”
这年头最新款的家庭音箱就是四声道。
和马笑着起身,绕过桌子。
**
道场外,走廊上,千代子双手叉腰,瞪着阿茂:“你怎么回事啊?不是说要去守着道场不让人靠近的吗?”
“是啊,”阿茂双手交叉抱在胸口,竹刀插在胸膛和手臂之间,“但是道场有两个入口,我只有一个人。如果我在两个入口之间巡视,必然两边都有空档顾不到。
“我觉得更好的方法是盯住现在家里唯一有可能去偷窥的人。”
千代子:“你!”
她欲言又止,因为阿茂说得非常有道理,连她自己都觉得有道理。所以短暂的沉默后,她换了个说法。
“你不想去看吗?”
“我不想。”阿茂秒答,“首先,我可是前不良,什么场面都见过了。
“其次,那也没什么好看的,真的。”
千代子恶狠狠的瞪着阿茂:“读过书了,了不起了哈,会首先其次这样条理分明的说明了啊?我硬要去你怎么办?”
话音刚落千代子就要硬闯,结果被阿茂一只手按住肩膀动弹不得。
“你放手!”
“不行。”
千代子一发狠,就用出撩档腿。
但是阿茂纹丝不动,连防御的意思都没有,结果千代子自己停住了。
“你这都没反应?”
“我反击的话,你会受伤的。”阿茂说,“而且我觉得,我如果是奋力支撑最后才倒下,师父也不会过分怪罪我。”
千代子瞪着阿茂,发现他已经一副准备英勇就义的表情了。
千代子叹了口气:“我服了。所以在你心里,师父就比我重要对吗?”
“对啊。”阿茂再次秒答。
“你至少犹豫个三秒啊!”
“这没什么好犹豫的吧?毕竟师父肯定不会让我做对不起小千你的事情啊,今后我估计,师父给我的任务,大半都会和保护你有关。所以……”
“好啦够了!”千代子打断阿茂的话,“你整天师父师父的,我老哥是唐三藏吗?你这么三句不离他的。”
“不至于,师父比唐三藏能打多了,他应该是孙长老。”
阿茂回答,《西游记》是他在从不良浪子回头之前少有的看完的小说,《三国演义》和《西游记》在日本的影响力就是这么大。
千代子叹气,说:“放手,我要去洗澡。”
“你不是洗过了吗?”
“在外面吹了那么久的风等老哥回来,我再洗一遍怎么了?日本女生爱洗澡怎么了?”
阿茂:“你是静香?”
“对,就是静香,怎么着?”
日本国民漫画《哆啦A梦》里源静香无比喜欢洗澡,每次大雄用任意门之类的道具进入她家浴室,她必然在洗澡。
“好吧。”阿茂放开手。
千代子气鼓鼓的往浴室去,经过道场大门的时候还刻意贴着走廊远离大门的一侧走。
阿茂一直跟到了餐厅。
千代子手握卫生间的门把手,扭头对阿茂说:“你打算在这里一直守着?”
“是啊。”阿茂顿了顿,“对了,据我观察,周刊方春的记者好像在道场周围租了一个还没拆的房子,作为据点蹲守在里面。你可别洗到一半突发奇想从窗户出去绕院子过去哦,会上杂志封面的。”
“谢谢提醒!”千代子气鼓鼓的开门进去了。
阿茂挑了挑眉毛,微微松了口气,然后把竹刀放在桌上,去开冰箱拿麦茶喝。
他正喝呢,千代子忽然开门探头问:“阿茂,我要是洗一半跑出来,从屋里过去偷看你怎么办?”
阿茂:“啊?”
然后他就被呛到了,本能的把茶水都喷出来,结果壶里的麦茶全涌出来,洒了他一身。
千代子看着阿茂狼狈的样子,哈哈大笑,心满意足的关上了门。
阿茂一边找抹布清理自己弄的一片狼藉,一边喊:“你可别这样!师父会鲨了我的!”
“你想得美!”千代子在里面说,还笑出了声。
**
和马回到座位上。
“所以,你不是人?”他问。
摯愛入骨,冷傲男神惹不起 青草香
玉藻轻轻一抹头上的耳朵,那毛茸茸的尖耳就化作头发散开落下。
她一边整理这些头发,一边回答:“这要看人类如何界定了。我太喜欢你给庵野桑弄的那个世界观设定了,当人类和机械的界线变得模糊之后,要如何定义人类。
“其实这个问题用在我身上也非常的合适。我的外形,毫无疑问是人类,和马你现在最清楚这点了。”
和马点头:“是。”
“我在人类的社会里生活了许久许久,所以行事方式思考方式也全都是人类的方式了。用你创造的赛博朋克的世界观来说,我的‘灵魂’应该也是人类吧?
“世界上最严格的图灵测试,我都可以毫无障碍的通过哟。”
和马舔了舔嘴唇:“这就是赛博朋克的经典内核之一了,‘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和人类没有区别的AI到底算不算拥有了灵魂。”
玉藻:“所以,赛博朋克之父,你觉得我算不算人类呢?”
和马:“在那之前,我想知道你多少岁。”
玉藻笑道:“十八岁哦。去年之前,我一直是十七岁,但是现在我十八岁了。我和人类最大的区别之一,已经消失了。”
和马看着玉藻,脑海里迅速过了一遍她之前说过的话,于是一个大胆的想法产生了。
“灵气……我是说,神秘在消退,对吗?”
玉藻只是笑着看着和马,没有回答。
看来这属于不能说的部分。
和马正想换一个问题,玉藻忽然开口:“并不是我不想告诉你,只是你拥有驱动许多人命运之线的能力,我不知道你冲进来搅局之后,会不会又给神秘侧续一口。
“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十八岁啊,你知道这么多年我不能堂而皇之的进去便利店买那些杂志的苦吗?”
“重点在这里吗?”
和马精准吐槽,让玉藻笑得非常的开心。
笑完,她忽然换了副认真的表情,说:“我啊,想和你一起变老,然后有一天,我们在已经无法再盛开的老樱树下,看着孙子们玩耍,夕阳轻抚我们满是皱纹的面容……”
和马:“远处的天空中,新造的联邦星舰正在缓缓升空。”
“你等一下!咦,好像这样也不错哦,这样的话我要换一个机械躯壳,再玩五百年。”
“你五百岁了啊,老婆婆(日语发音BABA)。”
“十八岁哦。”
“不是五百岁,那就是一千岁?”
“十八岁哦。”
和马正想继续加码,但看到玉藻的表情,改主意了:“十八岁呢,豆蔻年华呀。”
玉藻:“是哟,豆蔻年华。刚刚说到哪儿来着?”
“你看,记性不行了吧老奶奶,刚刚说到联邦星舰……你别扔书啊!”
和马接住玉藻扔过来的书,放回她面前。
“砸到花花草草不就不好了。好了好了别扔了,我知道啦,我会把你当人来对待。”和马把刚刚接住的东西一件接一件的放到桌上。
和马换了个话题:“所以,我们这个道场其实最强的是你对吗?”
“不对哦。在西方的大陆上,茅山道士们更是从宋代开始就在围剿魑魅魍魉了。
“而这个列岛上神怪们的好日子多过了一些时日,但从信长公火烧比睿山的时候开始,人类就是更强的一方。
“铁炮和大筒把低级的神啊妖怪啊几乎赶尽杀绝。明明以前只有剑豪级的强者才能对抗它们。
“再后来吴的兵工厂制造的46厘米巨炮让所有的妖怪都决定退居幕后。
“然后嘛,B29和广岛的闪光,让所有妖怪都决定当个普通人,安静的迎接神代的终末。”
和马安静的听到最后,忽然发现一件事:“所以我们道场最强的果然是你吧?核弹才能让你当普通人!”
“那已经是25年前了,那时候的我,还是17岁呢。”神宫寺玉藻说,她的话语中听不出任何的遗憾,“人类的科技进步有多快,神秘的衰退就有多快。
“举个例子,从阿波罗登月开始,我就再没见过辉夜姬了。我本来还想找她要点月宫神药美颜来着,不过,要来估计也不会有药效,只是普通的药丸子。”
和马一脸遗憾:“这样啊,我还以为从今开始就有大腿可以抱,高枕无忧了。”
極道兵王
“别想偷懒啊!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启明星。”
玉藻说。
她这话差点让和马PTSD犯了,幸好她最后说的是启明星不是“博士”。
和马耸肩:“我大概明白世界的大框架了。”
“你明白就好。”玉藻看着和马,忽然打了个喷嚏,于是她赶忙把衣领的纽扣给扣上了,“还是有点冷啊,现在。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我遇到了可能是这次连环杀人案的关键人物,海森堡了。我有点怀疑他是你的同类……同好。”
“哦?”玉藻一副很有兴趣的样子,“你的意思是,他是神官?和尚?像我一样的妖怪应该已经不多了。小妖怪的话,连生存都成问题,大概不足为惧。”
和马回想了一下,自己以前见过的妖怪相关的,基本都是词条,大概那些并不是真的妖怪,而是自己的金手指利用妖怪的特性,来告诉自己那些人的灵魂具有的特质。
海森堡头顶的“逆教皇”词条,大概也是类似的情况。说到底,海森堡现在是不是玉藻的同类,还要打个问号。
仔细斟酌之后,和马问:“你对塔罗牌有多少了解?”
“塔罗牌?命运相关的话题?”玉藻的理解速度,快得有些可怕,“还是说,这次的对手,可能具有能引导命运的特征?”
和马:“引导命运的特征?你之前也说过,我和北川的命运交织在一起,难道……”
玉藻摇头:“我并不能预知未来,所有的人都不能。因为命运也好,未来也好,它都在不断的变化中。”
和马安静的听她讲。
“但是,每个人能引发命运和未来的变化的量不一样,有的人折腾到最后,只能无奈的发现……”
和马:“平凡是唯一的答案?”
異界修真散仙:玄天至尊
“对。对于这些人来说,命运是注定的。但是另一些人,他们有某种内在的动力,我更喜欢用苏联阵营的说法,叫主观能动性。
“这些人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甚至改变别人的命运。以前,神秘力量强大的时候,我们可以通过观星找到这些‘命运之子’,但是最近越来越难找了。
“我比较好运,这些年我一直在扮演神宫寺家的大小姐,演完大姐演二姐,不断的换学校,三年之后又三年……”
和马听到这里,好不容易才安耐住内心强烈的吐槽欲望。
无间道流传太广了,台词都快刻在和马DNA里了。
神宫寺玉藻热诚的看着和马:“然后我遇到了你,你改变了自己那暗淡的命运,改变了你妹妹暗淡的命运,可以预见你会改变更多人的命运,我已经很久很久没见过如此明亮的命星了。”
“所以你来到了我身边。”
“所以我来到了你身边。”神宫寺玉藻直截了当的回应道。
和马:“明白了。但是跑题了,对这个音乐之神事件只怕没什么益处。我换个问法吧。你觉得,就现在你知道的内容,这个蓝色药丸,有神秘侧参合进去的几率多大?”
玉藻微微歪头:“不好说,因为现在心理学蓬勃发展,正在取代神秘侧的事物,而且界线非常模糊。
“这蓝色药丸,完全可能就是染了色的鱼肝油,只是通过暗示达到了引导突破的效果。”
和马接口道:“围攻我们的人的狂热,也完全可能只是煽动的效果,是一种刻奇,对吗?”
“对。”玉藻点头,“最近我在某些大人物的会议上端茶送水时,听过一些有趣的说法。KGB在参考神秘侧,主动推进心理学的进展,他们已经利用这种办法,制造出了超级战士。”
和马第一时间想起美国漫画里的“冬兵”,但是说实话,和马一直不觉得冬兵哪里像是超级战士了,拿个M4到处扫的人能超级到哪里去?
和马不知道这个时代美国的漫画里是不是已经有冬兵登场,于是他吐槽另一个点:“你真的只是去端茶送水吗?”
“真的哟。”玉藻微微一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神宫寺家早就散播了‘我们家的女儿最后要献给神明’的说法,所以不会有人来提亲,也不会发生那些你想象中的事情拉,毕竟是过了20岁就会消失的可怜女孩子。”
和马:“但实际上,来来回回都是你?”
“对,全都是我。”玉藻一边说一边笑起来。
和马向后,倒在道场的木地板上,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
“到头来还是没有什么头绪啊。”
“也不算完全没头绪拉,至少确定了背后有个精通心理学的煽动者甚至一群煽动者,”玉藻说,“有神秘侧的人参与进来的可能性也不小。对了,如果……我是说如果!”
和马支起上半身,半躺着看着玉藻,等她继续说。
“如果你忽然发现自己身处陌生的地方,而且好像没办法从这里离开,”玉藻一脸认真的表情,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和马,“那你记得唱我给你唱过的《通行歌》。唱这歌不一定能走出来,但这会让我找到你。”
和马:“果然神秘侧还是有力量的嘛。”
“都市传说程度啦。”玉藻摆了摆手。
和马:“要不,你再教我几手法术?”
“你的剑,比最强的法术还要强哦。”玉藻说,“命运之子并不需要用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如果你都解决不了问题,那我也没什么办法。我只能替你收拾残局。”
和马一脸将信将疑的表情,他一下子想起很多事情,比如在大阪的时候,事件结束之后玉藻追一只猫追到了太平间,现在结合她的话……
和马正要问个清楚,玉藻站起来,来到和马身旁,然后和他平行着躺下。
她测过身,弯起一边手臂垫在脑袋下面。
随着侧身的动作,她身体的曲线随着重力改变了形态,自然的凸显出来。
“还想再确认一下吗?”她柔声问。
和马:“确认一次就行啦。说正事呢!”
“是心有余力不足吧?”
和马:“这次的事情,我感觉没那么简单,我感觉相当长一段时间,我还有警方都找不到海森堡了……你笑什么?”
“没。说正事啦,别看我。”
“好吧,正事。我现在担心的是会不会继续有人扩散这种蓝色药丸,然后导致越来越多的受害者出现。”
其实没有连续在冰箱里找到被害者的话,和马都不想管了,毕竟只是某个乐队粉丝狂热一点其实没啥,就当日本出了个本土猫王不就完了。
但有人死了,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
玉藻开口道:“我觉得,这次他们这次搞这么大,肯定失去了URB这个经营了许久的棋子了。即使失掉棋子,也要阻止你闯URB的练歌房,说明你的突击已经打到他们痛处了。
傲世大主宰 豐居
“接下来就看天亮之后,警方拿到搜查令能不能搜出东西了。就算搜查扑了空,我认为和马你也已经给了敌人重创,至少打乱了他们的部署。你完全可以自满。”
和马:“你说得也对啦,但是之后该怎么行动,我完全没头绪。有了这次的经验,对方应该会有所戒备了。现在想想我真蠢,居然跟北川沙绪里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往对方练歌房走。
“我应该问到地址就潜行过去——或者走房顶过去。”
“我倒是觉得,这不是坏事。能和北川沙绪里加深关系非常好,我占卜过她,她的命星有点暗淡,可能不久的将来就会熄灭。我觉得,如果你什么都没能做到,将来一定会追悔莫及。”
和马严肃的看着玉藻:“此话当真?命星暗淡?”
“记住,我说的只是可能性。也许她会碰到别的能改变命运的命运之子,也有可能她自己忽然觉醒了勇气。
“毕竟,人类的赞歌,就是勇气的赞歌啊。”
和马咋舌,寻思了几秒后问:“我写一首,那种超级赞的歌,能改变她的命运吗?”
“大概不行。”玉藻微微调整了一下姿势,离和马更近了,“改变命运,可不是简单的事情,想想你之前经历过的一切。”
總裁爹地你out了
豪門蜜愛:億萬boss寵小妻
和马闭上眼睛,回想了一下一年前那个雨夜,自己背着21把竹刀,向命运发起挑战。
再想想阿茂的人生发生最重要的转折的那个晚上,自己和阿茂,还有阿茂的父亲经历过的一切。
果然,不管是改变自己的命运,还是改变别人的命运,都绝非易事。
“安心吧。”玉藻的声音钻进和马的耳廓,“你们的命运纠缠在一起,将来一定有让你介入的时机的。在那之前,只需静心准备。”
和马睁开眼睛,正好看见玉藻从自己身边站起来。
“你怎么跑了?”和马问。
“要说的话都说完了吧,我要看书了。我好在意下面的情节。”
美味農家女 紅茶姑娘
和马:“你……我还不如书本吸引你?”
玉藻挥挥手:“乖,去洗澡,一身汗臭。”
和马闻了闻自己,说:“不光汗臭,还有机油味呢。行吧,我去洗澡。”
他站起来,直接出了道场到了走廊上。
顺着走廊往厨房看,刚好看到千代子正站在冰箱前以豪迈的姿势喝麦茶。
“嗯?老哥你完事了?”
“你这话说得,我们只是在聊正事。”
“诶?真的吗?”
和马不理妹妹的话,直接问正在卫生间刷牙洗脸的阿茂:“水是热的吗?我要洗澡。”
“没问题,我刚烧的水,只有小千泡过。”阿茂说,“我马上搞定。”
说完他飞快的做完剩下的步骤,拿着自己的洗漱用具就出了卫生间。
和马一边脱外套,一边向卫生间走去。
今晚可算是累坏了,剩下的事情明天再说。
毕竟,明天又是一个天呢。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