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88lr优美言情小說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線上看-第四十章 龍之魔女(2)鑒賞-jwr9j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小說推薦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无数的光环在空中飘荡,光环之中闪烁着的,是一行行神秘的符号。
这些符号代表着天国每一个天使的状态,一般分为正常状态,以及异常状态……还有最后的特异状态。
封印之書·鏡之門(上下) 郭妮
亦有介于二者之间的不稳定状态,不稳定在状态会列入观察名单——这些都是绝对保密的数据。
除【祂】之外,唯有负责【监视天使善行】之职的【拉贵尔】才拥有随意调阅的权限。
【第二天】之宫,天使拉贵尔的宫殿……天国独特的一处。
这里没有太多的天使居住,【第二天】之宫内的拉贵尔天使也从不统御天使军团——这里就如同无数世界之中,负责文书工作的文官的办公场地一样,清幽,迟暮。
当白衣青年从圣光国度悄然离开,回归天国,并且来到【第二天】之宫的时候,门前只有一名天使在履行打扫的职责。
负责打扫的天使甚至不知道,此时【第二天】之宫降临了一位伟大的天使。
有如清风吹拂,轻盈的风不知不觉间就吹入了【第二天】之宫的深处……亦即无数光环的汇聚之地。
“拉贵尔。”
白衣青年的声音在这独特的空间内响起。
終極鋒狂
光环的海洋之中,一名俊美的天使此时正扭动着手腕……天使的身前,打量的光环开始不断地移动,排列……天使并没有因为叫唤的声音而停下来的意思。
但它说话了,“我在想,你也差不多应该回来找我的了。”
白衣青年沉默半响,才缓缓说道:“何意?”
天使淡然道:“先说说你来找我的目的吧……弥额尔。”
白衣青年静静地打量片刻,“我在圣光国度发现了一些事情,这是这次发现的记录,你先看看。”
白衣青年挥手一道光射向了拉贵尔天使,光芒一下子就没入了拉贵尔天使面前的一道光环之中。
女配師叔修仙路 昀閑
这或许是一种很直接的行为……拉贵尔天使皱了皱眉头,只是再次将光与光环给区分了开来。
片刻,拉贵尔天使脸上露出了了然的神色。
“你想要证实什么?”拉贵尔天使忽然问道:“我可以回答你的,唯有这些数据,确实是被改动过。”
白衣青年皱眉道:“是谁在背后改动这些记录。”
拉贵尔天使摇摇头道:“我没有办法回答你这个问题,这是圣光国度的天命系统,并不是天国的数据库……我只是天命系统的开发者之一,并没有绝对至高的权能。”
“你也不能?”白衣青年沉吟了声。
拉贵尔天使缓缓说道:“事实上,每一个在圣光国度拥有至高的权能者,都能够在背后对个别的天命系统进行一定程度上的修改,并且以匿名的方式。我们作为开发者虽说可以通过后台查询到修改的过程,但同样没有办法查询修改者的真实身份。”
白衣青年不满似的道:“为何我一直不知道这件事情?”
拉贵尔天使道:“如果一开始至高的权能者就知道这件事情的话,唯恐会出现某一位或者多位,会肆无忌惮地按照自己的喜好来进行设置的情况……所以,多少会考虑增加一些对至高者的规戒。”
天書除寇
“那你现在为什么要告诉我?”白衣青年面无表情问道。
拉贵尔天使淡然一笑道:“你来都来了,还兴师问罪的模样,我怕你打我呗,我又打不过你。”
白衣青年缓缓地吁了口气。
他为天国操碎了心,但这群家伙一个个的都是这样的散漫……他很快按下了心中的不快,同时也为自己产生了这股不快而警惕。
他需要保持绝对的纯净性,任何会产生堕落的念头,都将会在发现的第一时间斩断——否则,以他的权位,一旦堕落,将会成为另外一个【堕落的晨曦】,甚至犹有过之,那是对天国致命的打击。
“那么,按照你的说法,这次在背后的匿名者,也是因为知道了这个真相,所以才肆无忌惮地做出修改?”白衣青年沉吟着道:“匿名者何以得知这个真相?”
拉贵尔天使不慌不忙道:“按理说,唯有开发者才知道这个真相。圣光国的至高者,唯有从开发者的身上才有知道这个秘密的可能……否则,只能是【父亲】的亲自告之。我们优先排除【父亲】的可能吧?也就是说,我,还有另外的开发者都有这个嫌疑。”
拉贵尔天使的话在这里停顿,它看了白衣青年一眼,忽然笑了笑道:“你是不是要将我先关起来?”
白衣青年冷哼道:“你知道我不可能这样做,将你关起来,天国的督查工作谁来负责?你会让天国乱成一团糟糕!”
拉贵尔天使耸耸肩道:“那么我可以帮到你的,就唯有给你恢复这些已经被更改过的数据。”
“那就恢复吧。”白衣青年点点头,旋即又道:“你为什么觉得我回来找你?你一直都知道这些数据异常的事情?”
拉贵尔天使摇摇头道:“天国的数据库已经足够让我焦头烂额了,圣光国度的天命系统本身就很完善,而且还有别的开发者在,我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过多关注的。这次是因为你找上门来了,我才抽空看一眼。”
“那你?”
拉贵尔天使深深地看了白衣青年一眼,幽幽地道:“弥额尔……她,好像回来了。”
……
……
虎狼之師
“谁?”白衣青年下意识一怔。
拉贵尔天使缓缓地说道:“每一个天命系统的开发者,都有它专属地进入天命系统后台的通道……这么多年来,我们都尝试着将属于她的那个通道给关闭,但始终都无法做到。毕竟,她才是天命系统的第一开发者。”
“她在哪!”白衣青年目光一凝,语气也与此时沉重了许多。
拉贵尔天使只是摇了摇头:“或许就在天国的某处,或许只是在外边……她如果想要进入后台的话,在什么地方都可以。只是这么多年以来,她从来都没有主动进入过……这次突然的出现,或许意味着什么……为了释放某种信号。”
白衣青年沉默不语。
拉贵尔天使想了想道:“我会告诉你这件事情,是因为我认为,对于这个信号,你或许会比我们拥有更好的判断……毕竟,她最开始,是你接引升天的。”
白衣青年沉吟不语,他手头上已经拿着了拉贵尔天使恢复回来的,那些被更改过的数据的原件。
良久,白衣青年缓缓吐了口气:“这件事情,你们需要慎言。”
“知道这件事情的本就不多。”拉贵尔天使摇摇头道:“这么禁忌的话题,除你之外,不会有更多的家伙知道,你可以放心。”
白衣青年点了点头,旋即又道:“从现在开始,你能否用你的权限,暂时关闭至高者对天命系统数据的修改权限?”
“短时间内可以。”拉贵尔想了想道:“时间长了,你想要查明真相的难度恐怕就会提高……甚至这两天时间,背后的匿名者一旦再次想要修改,就会有所发现。”
“给我两天的时间。”白衣青年想了想道。
八卦爐也瘋狂 紙龍大人
“可以。”拉贵尔天使点点头,“要骗过另外的开发者,两天的程度还是能够做到。只不过,也只是两天的时间……看在【以诺】的份上。”
“我会为你找到【梅丹佐】的。”白衣青年轻轻点了点头。
“去吧,弥额尔。”拉贵尔天使双手合十,祈祷似的道:“愿圣光与你同在,光明的王子。”
……
……
……
……
【栋雷米】村,查里斯村长住所的门前。
在一种骑兵的保卫之下,约克男爵脸有惊色地站在了门前——他的眼前,十几个的骑兵此时正筑成了人墙。
人墙所阻挡的,赫然是【栋雷米】村的村民!
这些村民,此时一个个都状况异常,仿佛是去了人的理智,犹如行尸似的,男女老幼……他们此时神态狰狞,正在冲击着骑兵们的阻挡。
冲击人墙的村民,少说也有二十来人……可约克男爵已经能够看见,在不远处的地方,更多的村民此时也开始走来。
他们的模样,赫然是一样的!
“这到底是……”
约克男爵从军多年,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事情——这些村民此时的模样,比他曾经听说过的那些暗黑的巫术,都要让人头皮发麻。
“男爵大人,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我们很快就抵挡不住的了!”一名骑兵此时着急地说道:“请赶快下命令!”
骑兵们此时只是在抵挡,并没有动用武器……没有大人物下达的命令,即使作为骑兵,他们也不敢随意地屠杀平民。
更何况这是在孤立之敌,却还坚持着王室统治的平民,这件事情一旦泄漏出去,他们是要被送上审判庭的。
约克男爵也甚至屠杀的命令如果没有到非不得已的时候,绝不能下……他一咬牙,顿时大声喝道:“都回来!把大门关闭……该死的,我们准备一下,先准备突围离开!”
骑兵们收到了命令,瞬间开始行动。
庶女醫經
约克男爵在两名骑兵的保护之下,急忙忙地返回了住所之中,此时骑兵们从查里斯存在的家中搬来了大量的重物,开始堆积在大门之前……他们是打算从个后门突围离开。
混乱的前院之中,约克男爵眉头紧皱,却见雅克先生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前院。
出了雅克先生之外,佩带着面纱帽子的妇人与女孩,此时则是安静地站在了雅克先生的身后。
看起来确实像是一家人的样子……约克男爵嘀咕了声,旋即快步上前:“外边的情况并不乐观,你们准备好,随我先离开这里再说。”
雅克先生淡然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很糟糕的事情!”约克男爵沉声道:“我甚至怀疑,这件事情与你有关,但是我没有证据!”
鎮武司
雅克先生平静地看着约克男爵。
约克男爵一咬牙,沉声道:“来人,看好他们!”
说着,约克男爵便赶忙去指挥一众的骑兵……不知道派去追赶马车的人,现在是否已经成功地将人带回?
……
……
驾——!
贝特朗挥动着缰绳,但是拉车的马却并没有太过的顺从。
这并不是农场一直都驯养的马……它们是在野外扑捉的,驯养的时间不长,而且晚上的路并不好走,再加上贝特朗不敢亮灯,以防会被发现。
但马车最终还是不得不停了下来。
前方的路上,出现了一棵横倒的大树,贝特朗不得不勒紧了缰绳,让马儿匆忙地停下,然而巨大的惯性,还是让马车歪摆,差点就要翻转。
与此同时,自倒下的大树四周,猛然冲出了三道身影。
他们一下子就冲到了贝特朗的身前,突兀之间,贝特朗反应不及,瞬间就被从马车上打落了下来,随后其中两人直接将他摁到了在地上。
“不要挣扎,我们不打算伤人,只是要将马车里面的人带回去而已!”
“你们是男爵的人?”贝特朗咬着牙说道。
接着月色,贝特朗隐约看到了三人身穿着的骑兵制服,心中已经有了猜测……没想到,约克男爵的人来的这样的快!
他甚至还没有完全走出【栋雷米】村的范围!
此时,只见一名骑兵直接走到了马车的门前,大声说道:“让娜小姐,请出来吧,我们知道你就在马车之上。如果不想这个车夫受伤的话,请配合我们。”
没有动静。
骑兵不得已再次高声说着同样的话……然而马车之中依然毫无反应。骑兵皱了皱眉头,大声说了一句;“不好意思了!”
说着,骑兵便抽出了武器,小心地戒备着,同时将武器插入了车门的缝隙之中,一发力,瞬间就将车马撬开。
“怎么回事?”
撬开了车门,骑兵此时却低呼了一声,只见车厢之内根本是空的,一眼就能看清,根本无法藏人。
骑兵不禁大怒,他直接走到了被摁到的贝特朗的面前,伸手抓住了贝特朗的衣领,“人呢?你把人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贝特朗此时无辜似的道:“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人?我只是按照主人的吩咐,驾车前往附近的小镇,接我家主人的一位朋友前来做客而已。”
“老实点!”
骑兵顿时掰着贝特朗的手臂,几乎要掰断似的,贝特朗痛得直冒冷汗。
“我真不知道什么人,你们就算杀了我也没有用。”贝特朗咬着牙忍痛说道。
骑兵冷哼了一声,下令道:“将他绑在树上,我有的是方法,让他开口!”
如果没有完成男爵的命令,他们是不敢随便返回的……只能现场从贝特朗口中拷问出情报,才能进行下一步的行动了。
三名骑兵合力,很轻易地就将贝特朗绑到了一旁的树上。
其中一名骑兵从附近折了些带刺的荆条,扭成了一股,制作成了临时的鞭子,狞笑道:“你可以少吃点苦头。”
贝特朗咬着牙,脸别到了一旁。
骑兵冷笑了一声,直接将手中的荆棘鞭子举起,眼看着就要挥落——就在此时,一颗拳头大小的石头却猛然从暗处掷来,直接砸到了骑兵的脑袋上,瞬间砸的骑兵头破血流。
“在那!”脑袋被砸中的骑兵,捂住流血的伤口,心中凶性大起,举起了武器,便瞬间冲入了暗处。
另外二名骑兵见状,也急忙地追了上去。
贝特朗此时皱了皱眉头……他不知道到底是谁在帮自己,按理说,不会有人知道自己走这条路线的才对。
但就在此时,贝特朗却感觉到被绑在树干后的双手,此时似乎松开了一些。
“什么人?”贝特朗又惊又恐地问道。
“嘘,别说话……他们很快就会回来的了。”
“你是……”贝特朗心中不由得一怔,因为他认出来了说话者的声音,“阿萨谢斯先生?你怎么会……”
“我找到甜甜花了。”正在解开绳子的阿萨谢斯先生此时忽然说道:“你信不信?”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