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qvu精彩玄幻小說 降魔專家 愛下-102 愚者(九)熱推-gpg8z

降魔專家
小說推薦降魔專家
如果我把这件事与其他人说,其他人未必会相信,但事实就是,我真的把剑客追丢了。
没错,我把那个心肺俱碎,并且浑身上下炸得没一块好肉的人追丢了。
这也是特级灵能者们所常见的本领之一。
或者说,其实不局限于特级灵能者,几乎所有灵能者都有这种本领,只是强弱不一而已。这种本领就是超越一般人的“生存能力”。只要灵能者还没有放弃求生的意志,就会比一般人更加难死。如果只是二三级的灵能者,那还不怎么离谱,但到了一级和特级,这种生存能力就会显得非人。特别是特级,大部分特级灵能者只要有那个意思,就能够暂时忘记所有杂念,甚至连“自己快要死了”这件事情都忘记,然后获得暂时的不死性,只要大脑还没被破坏,就能够使身体继续发挥性能,甚至是发挥出直追全盛期的性能。
当然,无论是什么灵能者,其实越是反抗死亡,越是会在勾勒出自己的死相。就如同都灵医生曾经所说的一样,死亡才是这个宇宙中万事万物绝对无法反抗的命运。
这也就是为什么特级灵能者即使有着这般神通法力,也不得长生的缘故了。往往灵能者越是拒绝死亡的命运,越是容易短寿;如果不去追求长寿,那么寿命也就和一般人没什么差别了。而武术家一旦成就“不坏”,那反而比灵能者还要长寿。所以如果只是为了活得久的话,追求灵能反而是舍本逐末……
不,想远了。总而言之,特级灵能者的所谓不死性,无非是暂时的应急措施而已。如果无法在一定时间内修复所有致命伤,那么一样是要毙命的。
天後之花顏劫 花向晚
剑客也是如此,他的致命伤过多、也过重了。虽然他的逃跑速度非常快,连我也无法在“化零为整”模式的限定时间里追上他,但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就是我最后一次看到他了。尽管没有亲眼看到他的尸体,我也着实无法放心。
我回到了刚才战斗的地方。这时,地上的血水已经被大雨稀释了。我看着地面,忽然升起了某个以前没怎么深思过的疑惑。
初代岩流剑豪所使用的,是野太刀,那种武器比起精巧纤细的剑术,更加适合大开大合的剑术,过去的燕返传承者们不会不知道。既然如此,又为何要将燕返“补完”成那种截然相反的招数呢?
如果说过去的人们,只是因为不理解初代燕返的术理,这才积非成是,那么剑客那种以初代岩流剑豪转世身的名誉为傲、又才华横溢的传承者,为何也对燕返毫无质疑,而不是推倒重来,打破武术界对燕返延续至今的误解?
散仙世界
我怀着这个问题,又转头去找之前被我从列车上带下来的那个青年。他也已经走了,不过还没走远。我很快就找到了他。
他被我按住肩膀,整个人抖了一下,回过头来,一看是我,就哭丧着脸问:“那个,还……还有什么事吗?”
“我想问你一些问题。”我说。
“什么问题?”他紧张兮兮地问。
我之所以会把他带下来,自然不是无的放矢。我可没有忘记过,之前剑客称呼他为“这个不幸的青年”,这个措辞令我有些在意,就好像剑客对他知道些什么。当然,或许也只是剑客随便捡了个词,其中没什么深意。但我必须好好确认。
“你之前为什么会被人追?”我先从这里开始问及。
他沉默下来,似乎有难言之隐,然后反过来问我,“请问,你是灵能者吗?”
“现在是我在问你。”我有意无意地表现出了威胁的口气。
他大约是想起了刚才我与剑客的战斗,嘴唇哆嗦了下,然后回答道:“他们……想要杀我,不,确切地说……是要把我当作活祭品。”
重生鳳在上,龍在下
命中註定的花火 糖寶_爺
“他们是凋零信徒?”
“啊?不是。”他连连摇头,“他们信仰的是叫‘谷神’的神祇。”
“我没听说过这种神祇。”我说。自地狱浩劫以来,满天神佛都被亡灵们杀得片甲不留,以至于能够从中幸存的神祇们都很好记——不是因为厉害,而是因为真的太少了。
会不会,其实不是神祇,而是精灵?我听说在有些地区,依然残留着精灵信仰的文化。
我也有黑科技 爆谷茶
他苦涩道:“因为那神祇,是被编造出来的,完全是迷信啊。”
“迷信。”我重复道。在我的故乡世界的祖国,迷信和有神论是一回事,但在这边的世界,两者要区分对待。
我看了看周围,这里环境黑暗,还下着大雨,于是就对青年说:“先找个避雨的地方吧,详情之后再谈。”
他没有反抗我,表现得非常服从。
我的女友是屍體 夏機智
我们很快就走出了谷底,并且在附近找到了一条公路。沿着公路走,没过多久,就在路边找到了一家冷清的汽车旅馆。
这时,我才从身上拿出一把雨伞,一边撑起来,一边带着青年往那里走。
青年见我撑伞,顿时面露疑惑之色,“就算你这时候才开始撑伞,也……等等……”他这才注意到,“你身上一点也没湿?”
他没有看错,我的确没有因为大雨而湿透。
将明劲与暗劲练到炉火纯青的武术家,能够用全身的肌肉来发劲,若是更进一步,即使被人用水泼洒到身上,水珠也无法沾身,立刻就会被震散开来。不止是水珠,连落在身上的火苗也能够这样震碎。在武术理论里面,这被誉为“水火不侵”,是远比仅仅苦练就能达到的“寒暑不侵”更高段位的领域。若是灵活运用,就可以做到雨中漫步而不湿身的效果。
不过我倒也不是完全没湿,刚才与剑客战斗的时候就没分心用这招,事后也没法把渗透进衣物里的水分完全震干,但也相差无几了。我身上没带换洗衣物,只好先用这招顶着。至于现在之所以要打伞,则是为了避免在进入汽车旅馆的时候被人看出不对,徒惹注意。
青年抱着自己湿透的上身,羡慕地说:“不愧是灵能者。”而我也没有辩解,任由他误会。
很快,我们在旅馆里租了个房间。青年先去洗澡了,我趁着这段时间,向都灵医生打了一通电话。
虽然没能从剑客的口中问出“外来神的触觉”是什么意思,但是我可没有搁置这个问题的打算。既然我自己孤陋寡闻,那么就理应去求教博学多识的年长者。
都灵医生接通了我的电话。我不由自主地思考起了没有手脚的她是如何把电话接起来的。
“无面人?”她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里。
我回应道:“我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你。”
私寵之帝少的隱秘情事
“嗯,请说吧。”虽然我的来电有些唐突,但她还是没被打乱节奏,缓慢地说,“只要是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都会解答。”
我先是表达谢意,然后说:“我想知道,外来神的触觉,是什么意思。”
闻言,她停顿了几秒钟。
“我就先不问,你是从哪里听说这个称呼的了。”
“多谢体谅。”
“我先确认一遍,你知道‘外来神’这个词语的意思吗?”她问。
“是来自于其他宇宙的神祇的意思吧。”我说,“如果我们向祂们发起献祭,就会得到相对应的馈赠;而作为代价,会遭天谴。”
“不仅如此,还会因为亲眼目睹到某些无法理解的事物,而陷入错乱与疯狂。灵感越是敏锐,越是如此。”她说,“既然你对外来神有所知晓,那么话就好说了。嗯……”
她似乎正在斟酌话语,过了片刻,这才说:“你还记得,几天前的晚上,你对我念过的睡前故事吗?”
貼身禦醫 零點風
“你说的是哪篇?”
“《人熊》。”
“记得。”
“能否再对我念一遍?”
“我只记得梗概,或许会念错。”
“但是,我还记得一清二楚哦。”她笑着说,“那么,就由我来吧。”
我隐约有所预感,然后答应,“好。”
手机的另一边,都灵医生慢条斯理地讲起了这个篇幅不长的故事:
据说在很久以前,在某处偏僻的小镇里,居住着一个平凡的男子。他有一个年迈的母亲,和一个已经失踪多年的朋友。
某一天,他从附近的森林中狩猎归来。因为贪图方便,所以他走了一条捷径。自古相传,这条捷径所在的地方,有吃人的熊出没。而男人却不以为然,他沿着捷径,十分安全地回到了小镇。
但那天晚上,男子却做了个梦。
他梦见自己又来到了那条捷径,他茫然地走在捷径上,忽然从深林中听见了朋友的呼唤。他循声走去,发现自己失踪多年的朋友,居然完好无损地站在林间。
男子和朋友都欣喜于这场感动的再会,两人一边聊着往事,一边走回家。忽然,朋友浑身长出黑毛,身体变得巨大,竟成了一头熊,把男子吃进了肚子里。
梦到这里就结束了,但,从这天起,男子越来越奇怪。他发现自己的皮肤正在长出黑毛,面孔也逐渐扭曲,嘴巴愈发像是兽类的吻部。他还喜欢起了吃生食,并且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白天,他闭门不出;晚上,他偷偷走出房间,从冰箱里拿出生肉来吃。
悠閑修道人生
几天后,他的母亲在回家时,便在意外之下,看到了这样的场面:自己的儿子正蹲在敞开的冰箱前,满嘴狼藉地吃着新鲜的生肉。
而在母亲惊愕不已的凝视下,男子终于清醒过来了,他想起了所有的事情。原来真正的他,早已在那天回家时,连肉体同灵魂,都被吃人的熊所吞噬了,而现在的它,不过是披着人皮的异形而已。于是它忍不住流出了绝望的血泪,在大声的嚎哭中活生生地吃了那个女人。
邻居因听见母亲的惨叫声而赶来敲门,但打开门的,却是完好无损的,似乎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母亲,男子则已经不翼而飞了。
将这个睡前故事讲完以后,都灵医生这样对我说:“所谓外来神的触觉,就是这么一回事。”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