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84精彩絕倫的小說 天行緣記討論-第兩千三十一章 插曲-11hjq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
将血尸老魔这个大麻烦安然送回阴尸界后易天总算是松了口气,说实在的魔灾大战结束后灵修联盟在清查站场的时候发现有大量魔族修士因为来不及从界面通道内撤回从而滞留在了灵界。
这些人多半都是好勇斗狠之辈,论实力都是同阶之中的佼佼者。如果普通灵修遇上了那保准是凶多吉少,如果派遣高阶修士前去清缴这些魔修便会四散遁逃而去。
对此作为灵修联盟盟主的郑婷云也是对此异常头疼,商议过后只得派遣三大宗门精锐修士各自带着小队人马开始围剿。同时还知会各大中小宗门派遣得力干将配合出击,至于散修们也不例外,各自都组织起来,有不少都直接加入了灵修联盟的大军之中。
他们自然是打得好主意,在清缴魔族残余势力的同时还能够积攒功勋。回到灵修联盟总部后便可以籍此兑换高阶宝材或是丹药,如果能够得到三派修士的赏识还能后直接进入分宗任职。
一时间灵界上上下下都开始急速的运转起来,很快就将魔灾中的沦陷区翻了个遍。
健康來自餐前飯後 李陽
但是这些魔族残余也不是善于之辈,他们是知道眼下的困境,如果被灵修抓住后自然是在劫难逃所以也都拼死抵抗。一时间灵界各处都有不断的灵魔交战信息传来,搞得修真界也都是不太平。
易天在界门附近送走了血尸老魔,无意间却是给灵修联盟目前的困局打开了道窗户。很快郑婷云的传讯便送至,因为之前遣送合体期修士的缘故要求离火宫出面主持大局。随后昭告天下,在十年内所有潜藏在灵界之中的魔修残余都可以前往界门附近的破军山临时安置点等候。
待到十年期限截止后界门会重新开启,届时在安置点的魔族修士都可以从此通道返回魔界。
而来不及赶去的魔修那就只能只认倒霉了,因为在这宽待期间内灵修联盟派遣出来的精锐小队只会将他们驱赶或是护送至界门附近的安置点。
破繭 恪純
过了时间后他们便得到了上峰的指令采取就地格杀的策略,而且还会由三派宗门的分神期修士带队出击,更甚者那些灵修联盟的合体期修士都会随时待命。
魔族修士大军主力部队撤退之后留下了的都是游兵散勇,即便是像血尸老魔这般合体中期修士也都是夹着尾巴做人不敢轻易在灵界中抛头露面的。
破军山原本是席天应修炼的驻地,当他成为新任界门驻守后此地便留给了原本一起修炼的破军山弟兄们。
只是当灵修联盟的符令下达后,席天应便将破军山方圆三百里化作为禁区。在这四周都设置了阵法结界,作为暂歇之地给那些前来等候界门开启的魔修使用。
当灵修联盟的符令昭告天下后陆陆续续有不少潜藏的魔修都往破军山方向赶来。这也造成了此地一时间变得混乱不堪,幸好有作为新任界门守卫的席天应出面将这些人都震慑住了。
同时给前来避难的魔族修士都登记造册安排好暂住洞府,至于原本的破军山弟兄们都变成此地的治安巡逻队成员。对于那些不服管教的魔族修士直接采取强硬措施,抓起来关入灵修监狱之中。到一年后直接将他们推入通往魔界的通道内便完事了。
很快破军山的地界上就出现了饱和的状态,除了那些前来避难的魔族修士还有不少灵界散修也都将目光瞄准了这里。
破军山的地界之上很快就营造出一处处交易区域,那些等候的魔族散修也没有闲着,除了找个临时洞府闭关修炼外还会进行交易。有商机的地方就有闻风而来的修士,不少散修都直接前来破军山落户,同这里的魔修直接交易起来。
在破军山内有界门守卫席天应坐镇那些魔修也都翻不起什么花样来,凡事也都循规蹈矩按照这里的规矩办事。不小一年时光竟然将破军山三百里方圆都营建成一座新城了。
至此灵修联盟也直接给与批复并派遣了大量人员前来帮忙开拓修建起破军城。原本席天应的洞府则是变成了城主府驻地,那些破军山兄弟则是成为破军城内的巡查队,至此破军城变成了直属于灵修联盟下的直辖城镇。
此时在破军城内城主府深处的禁地洞府内易天百无聊赖的盘坐在内听着一旁席天应的汇报。有自己坐镇原本在此值守的火链此时便早早告退已经返回离火宗了。
像这般要紧的据点如果没有什么重量级的人物在,相信郑婷云那边也会寝食难安的。谁叫易天自己开了个头,这接下来的麻烦事也都揽上了身。
大寶鑒
夢幻控衛 旱地拔蔥
盘坐在洞府深处听完席天应的汇报后,易天脸上尽是无奈之色。这些报上来的消息尽是些鸡零狗碎的麻烦事,魔族修士之间互有争斗,有的是和散修商人纠葛不清。原本让席天应直接处理就行了,可这些人中竟然还有个冰魔族的冷旭在。
不知道此人为何没有同魔族大军一起穿过界门缝隙撤走,他的出现自然是让席天应等人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面对一个合体初期修士,单靠破军山原来的那些修士自然是无法将其镇住。幸好易天还驻守此地,所以席天应才会有底气能够和冷旭纠缠一番。
妃常彪悍:暴君請溫柔
相信以冷旭的神念早就察觉到有同阶修士在此,所以来到破军城后也没有太出格的动作。只是今日席天应的汇报让易天感到异常头疼。
紅色警報
看过手上的玉简后,易天冷哼一声道:“这个冷旭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竟然强买强卖,惹得那些散修商人都敢怒不敢言。破军城不过是给他们这些魔族散修暂时避难的,不是他耍横的地方。”
回到古代當富商 沒毛的烏鴉
月冷長平
面前的席天应却是无奈的笑道:“说起来我也不知道这厮会那么麻烦,这次他看中了忘情宗的元婴期女弟子想要迎取为妻。人家不过是中型门派在此的商号管事,对于魔族修士自然是敬而远之,可畏惧他实力高强实在是敢怒不敢言。”
“既然如此你持我的手书前去交给冷旭,希望他可以悬崖勒马懂得进退,”易天说罢取出了份空白玉简写下书信后便转手交给席天应。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