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nyx優秀都市小说 我真不是大魔王討論-第392章 楚京變相伴-yt9o0

我真不是大魔王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大魔王
“呼哧!”
当从修炼状态骤然醒来,李云逸这才发现,自己刚才一瞬间的消耗到底有多大。
神阙内,神魂力量几乎消耗了一半之多!若是用天魂丹来比较,至少需要十余枚天魂丹才能将其补全。
但是。
不重要!
重要的是刚才自己的感受!
“福公公,传林睚!”
深夜,李云逸的声音突然从营帐里传出,福公公都被吓了一大跳,但立刻做出了反应,去找林睚了。他跟随李云逸已经很久了,从来没有见李云逸在这等深夜召唤过谁,并且从后者的话音中,他赫然听出了某种深深的压抑。
所以,林睚很快被带来了。
是被福公公抓来的。
“殿下?”
林睚惶恐不安。
任谁大晚上的被人突然冲入营帐,只是“殿下要见你”这一句话就被抓了起来,也会心生不安。林睚以为自己犯下了什么大错,正在苦思冥想,突然。
“最近有来自楚京的情报么?”
林睚一愣,显然没想到李云逸会问这些,回过神来,才连忙禀告。
“回禀殿下,有。”
“不过并没有什么要紧的,只是皇林秋猎今天开始。因为殿下在修炼,所以卑职没敢打扰。”
皇林秋猎?
就在等待的时候,李云逸已经恢复了平静,起码表面上是这样。只是当林睚这句话传来,他的眼瞳又不免猛地一颤。
霹靂大帝
难道我的判断错了?
那异常的感觉并非来自楚京,而是皇林秋猎所在的皇威山?
有可能!
如果在地图上看的话,自己虎牙军所在的位置,楚京,皇威山,正好可以连成一条线!
命运规则可以令自己像开了天眼一样洞察到某个方向传来的异动,却无法确定确切的位置,只能判断方向!
李云逸心头一紧。
要知道,皇林秋猎,可是皇族任何人都要参加的,包括——
叶青鱼!
“莫非是她?”
李云逸更加紧张了。
虽然他对叶青鱼的感情远远没有后者对他那么强烈,但也是颇有好感的。更何况,后者乃是整个南楚唯一的女帝,如果她一旦出事了……
去年发生的事情,又要来一次?
想到这里,李云逸终于有种坐不住的感觉了。
“传令下去,让熊俊他们过来!”
“骸骨营待命,随时做好出击的准备!”
出击?
李云逸这是要打谁?
此言一出,别说是林睚了,就连他身后的福公公都是身躯猛地一颤,惊讶地望向李云逸。但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们当然不敢追问,连忙照做。
……
短短一盏茶的时间后。
熊俊龙陨丁喻肖狐来了,已经达到四百人之数的骸骨营也已经集结完毕,只是他们并没有去李云逸所在的营帐。
李云逸,出来了。
站在一座小山上,顶着烈烈寒风,望着楚京的方向。
“殿下!”
金屋恨 柳寄江
当熊俊等人来到时,李云逸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姿态,一动不动。直到熊俊询问,他才终于有了反应。
“等!”
等?
不是出击?
而是等待?
这是为何?
李云逸大半夜的把他们全部叫出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熊俊等人无奈,只能听令而行。可是就在这时,他们没有看到的是,当熊俊走上前来,身上铺天盖地的酒气传来,李云逸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更加凝重了。
真的!
他对熊俊林睚的感知是真的,那么,源自楚京或者皇威山方向的莫名异动,极有可能也是真的!
它,到底是什么?
使得足足与其相隔数千里远的自己都有那般强烈的反应和波动!
比景都传来的思念不知强烈了多少倍,甚至在那一波动传来的瞬间,就连自己对熊俊等人的感知也瞬间被淹没了……
要知道,熊俊他们可是和自己近在咫尺啊!
出事了!
月歸處 羅梓言
并且,绝对是大事!
李云逸屏气凝神继续等待。
他知道,无论是楚京出事还是皇威山有情况,身在其中的邬羁肯定知道,甚至现在就已经发出飞鹰传书就在来的路上了。
他只需要在第一时间拦截就够了。
如果等不到,那样最好,意味着一切如常,刚才那莫名的压迫只是自己对命运规则掌控无法自如的缘故导致的。
但如果等来了……
李云逸抿起嘴唇,脸色凝重。
……
呼!
入秋的山风冰寒,在人群里穿梭,幸好他们每个人都有真气加持,就连修为最差的林睚也要突破八品大关了,这点寒意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
只是——
这都两个时辰了。
李云逸,到底在等什么?
熊俊的酒劲早就散去了,连身上残留的酒气都被山风吹的差不多了,眼看东方天色已显出几分肚白之色,熊俊当即就要再次上前询问,可就在这时,他被人突然拦下了。
“将军,等等!”
这样称呼熊俊的当然不是李云逸,而是站在他身边的肖狐!
只见后者仰着头,望着李云逸面朝的方向,如同发现了什么,突然眼瞳一震,阻止了熊俊,不等后者皱眉发问。
“殿下,有人来了!”
李云逸早就听到了身后的异动,又听到肖狐的禀告,脸色蓦地一紧,回头望去,只见后者眼底金光四射,显然已经动用了血脉天赋,眸瞳锋锐如鹰!
“是飞行灵兽!”
“上面有人!”
肖狐没有回应李云逸的视线,依然在紧盯着天空观察,突然,脸色变得古怪起来,更有不安浮动。
“好像是……是邬羁公子?”
“他受伤了!”
邬羁?
受伤?
肖狐虽然跟随李云逸很长时间了,但是对于邬羁,远远没有熊俊几人那么熟悉,似乎有点难以辨认,可当他说出这个名字,包括熊俊等人在内,所有人都是精神一震,惊讶骇然的视线一下子落在了李云逸的身上。
邬羁来了?
他不是在楚京么?
怎么会突然赶来这里?
即使楚京有事情发生,他飞鹰传书不就够了,又何必亲自赶来?
受伤?
李云逸的神威只怕还在楚京残留,如今更是南楚一品军侯,谁敢没事找邬羁的麻烦?
然而,就是这些不可能化成了现实,才让熊俊等人终于意识到——
出事了!
出大事了!
“殿下从召集我们开始就在这里等,难道是察觉了什么?”
“但是……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熊俊等人惊讶不解,而就在这时——
呼!
不需要肖狐解读了,以众人的目力,也足以看到从天边疾速飞驰而来的飞行灵兽了。在这头飞行灵兽的背上还捆着一人,披头散发,衣衫褴褛,鲜血淋漓,不是邬羁又是何人?
但邬羁现在的这幅模样,别说是距离那么远了,就是近在眼前,熊俊他们都差点没认出来。
这还是他们心中那个翩翩风雅,温软如玉的邬羁公子么?
简直比乞丐还像乞丐!
就是这样,肖狐也能把他认出来?
“救人!”
惊讶归惊讶,但熊俊的反应可不慢,眼看飞行灵兽近前,就要呼喊整个骸骨营冲上去,把邬羁接下来,可就在这时突然,似乎被下方传来的声音惊醒。
呼!
飞行灵兽上似乎已经陷入昏迷的邬羁突然猛地睁开眼来,一开始的时候还有些迷茫,直到,他看到了站在山头上的李云逸,整个人一下子从飞行灵兽的背上站了起来,只是七品的他没有罡气护体,差点就从飞行灵兽的背上被狂风扫下来,幸好有铁链困锁。
而还没等熊俊等人长舒一口气——
“殿下!”
邬羁近乎鬼哭狼嚎的声音从高处传来,沙哑撕裂的声音吓得熊俊等人都是头皮发麻,但是,这还远远比不上邬羁接下来的高呼:
“王爷,殡天了!”
王爷?
殡天?
哪个王爷?
瞬间,整个山头,静了。
良夫弄假成真
就连正要上前施展救援的熊俊等人都是如此,只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一柄无形的重锤狠狠砸中,大脑一片昏厥,恍如隔世,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一切,骇然望向李云逸,只见后者同样眼瞳猛地一缩,震撼错愕。
哪个王爷?
这还需要问么?
整个南楚只有两个王爷。
楚贤王。
镇楚王!
名門俏妻:雷少,滾來了 莫筱薇
但是对楚贤王,邬羁从来都不以王爷之名代之,能被他尊称为王爷的,整个南楚只有一人——
镇楚王,叶向佛!
可是现在……
叶向佛,死了?!
南楚天下刚定,叶青鱼才刚刚上位不久,甚至,她还没有成年,还没有彻底坐实这女帝之位,身为南楚摄政王,是为南楚无冕之主,更是整个南楚军野当之无愧第一人的叶向佛,就这么死了?
谁杀了他?
风无尘也回去了,谁有这个能耐杀了他?
邬羁一言,震撼全场,人人错愕。
但是,和这些问题相比,李云逸此时想到的,却是自己用命运规则探查到的那股波动,汹涌澎湃,就像是江河决堤,席卷天下,一发不可收拾!
他本以为这只是自己的错觉,但是现在看来——
是真的!
甚至,比他之前的万般推断还要残酷!
他之前想到的最残酷的事实是,叶青鱼在皇林猎场出现意外,女帝之位空缺,整个南楚再陷内战风云。
可是现在,是叶向佛死了!
他对整个南楚的重要性,可比叶青鱼重要太多了!
李云逸相信,哪怕叶青鱼死了,以叶向佛这段时间的准备,也能在最短时间内稳固南楚的局势,甚至于再培养出一个接班人,击溃楚贤王芈家一脉想要重返皇位的野心。
叶向佛有这个实力。
更有这样的底蕴。
但是,叶青鱼呢?
叶向佛一死,她真的有能力肩负起整个南楚女帝的重责么?
要知道,她接下来面对的,可不只是南楚内部即将爆发的风潮云涌,还有周围各大王朝凶神恶煞的窥视!
总之一句话——
叶向佛一死。
南楚,必乱!
甚至于,现在已经乱了!
连邬羁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都赶来了,那么,距离这消息传到各大王朝的耳中,还远么?
大乱将至!
并且,是王朝大战级别的大乱!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