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tum2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正德崛起 線上看-第一千零七十八章來人姓寧展示-6cnc4

正德崛起
小說推薦正德崛起
偌大的天津卫。
伴随着朱厚照的旨意下发。
无数的奴仆开始在各处奔走起来。
而与此同时,各处在得到朱厚照的旨意之后。
也赶紧收拾一应东西,做好出行的诸般准备。
在这几方人中,唯有谷大用是最为慌乱的一波。
要知按着谷大用之前的打算,他是准备靠着这次差事,来重新挽回自己在太子殿下心中的形象,所以他才直接将印制的时间压缩到了三天,为的就是能早日印制完全,好去太子殿下身前表功。
可是谁曾想到,原本他以为绰绰有余的时间,在朱厚照的这道旨意到来之后,一切都变了模样,之前还云淡风轻的谷大用,瞬间开始变得焦急恐慌起来。
虽然太子殿下所下的旨意之中,已然告知谷大用尽早赶印一批随后追上,可是偏偏在其后面又加了一句切莫耽搁了事情。
这般一来的话,之前的那句尽早赶印,谷大用根本就不敢当真,现在他的所思所想,都是如何别耽搁了事情。
寻找活字字版的手下已经离去,原本店掌柜还想出去购买纸张印墨等物,可是如今事情转急,谷大用哪里还能再放任他离去浪费时间,让他将地址说清楚之后,直接就派自己的手下前去。
而这店掌柜的,则是被他留在店中,开始指挥他找来的一众手下,做着印制之前的诸般准备来。
谷大用这边忙碌不已。
天津卫园区的东宫讲师们,在收到旨意之后,也赶紧收拾行囊,至于接下来要和这些人同去的刘瑾,自是也不能例外。
不过和那些东宫讲师不同,刘瑾的一应物品,自是有手下侍奉的小太监帮着收拾,而他自己,则是邀上张仑,叫上张璁,在交代后厨做了一些下酒菜之后,三人就在房间之中开始小酌起来。
要知当初,他们三人也算是结伴而来的天津卫,和旁人相比,三人的关系要深厚许多,别看张璁现在无官无职,但是张仑和刘瑾两人,却从未因此看低张璁,要知能被太子殿下看中之人,他若真心想要提拔的话,纵使会试不中又能如何。
此刻的三人,坐于桌旁,杯盏交错,但是却只是小酌,都怕耽搁了太子殿下大事,三人仅仅只是轻呡浊酒,用以践行罢了。
朱厚照府邸这般进进出出的景象。
自是也不能逃过那些盯梢之人的眼睛,这些人在发现这般情形之后,一边安排好接替之人后,一边就快速朝着李士实的所在奔去。
一处普通的院落之中。
前来送信的手下,七拐八拐确定没人跟踪之后,方才走到了这处院门之前,接着三长两短的敲门声过后,院门在里面被人打了开来。
见到是相熟的面孔且身后没有他人之后,这门口执勤之人更是快速打开房门,将这人放进院落的同时,更是快速关闭了院门,接着做完这一切的门房,交代这个前来送信的手下老实站在这里之后。
就快步绕行到了一边,接着顺着放置在墙边的梯子爬上了墙头,悄咪咪的朝着墙外探头望去。
当确认到这人身后确实是没有跟踪之人后,这门房执勤之人心中大定的同时,慢慢走回门房的他,对着这赶来送信之人问询道:
“什么事?”
前来禀告之人,听到这人的问询之后,不敢有丝毫隐瞒,快速说道:
十年之癢,我的八歲娘子 雪色水晶
“小的在那处府邸门前盯梢的时候,发现有一风尘仆仆貌似驿卒之人进入了府邸,接着片刻之后,就有四五个小太监从那处院落之中跑了出来,分别朝着各处奔去。
小的派人悄悄跟随了一段距离之后,发现这几人有去书社的,还有去天津卫的,还有人去了一处被东厂戒严的客栈,小的担心是要有什么大事发生,所以在确认这般情况之后,赶紧回来禀告。”
门口执勤这人听到他的这般话语之后,神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接着更是不疑有他,直接起身朝着院落之中走去,一边走还一边说道:
“快跟上,我带你去见大人!”
“小的谢过大人!”
前来报信之人,对着这人高呼谢意的同时,更是不忘拱手做了一揖,以示礼数。
可是那门房执勤之人,却根本没有在意这人的动作,快步向前行去的同时,更是开口催促道:
“快点跟上!”
片刻之后。
院落之中的书房所在。
门房执勤之人,到了书房门前之后,直接抬手敲响了紧闭的房门。
“进!”
契婚:腹黑老公要復婚 韓秋草
这人听到房间里面传来的动静,回身冲着那送信之人招了招手之后,两人就一同走进了书房之中。
书房之内。
李士实眉头紧皱,一脸凝重之色。
那人的奏报已经结束,李士实听到他所禀告的消息之后,一时之间也开始变得困惑起来,根本想不明白太子殿下的府邸之中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有那前去送信的驿卒,到底是送去了什么消息,方才能让太子殿下作出这般反应。
书社?
客栈?
大棚园区?
要知这大棚园区李士实还可以理解,但是这客栈和书社是什么意思,尤其是那客栈,竟然还有东厂之人在那附近戒严,里面藏的什么?
想不清楚其间缘由的李士实,心情开始变得越发担忧起来,他担心这是太子殿下要返回京师的先兆,一想到这般可能的他,眉头顿时开始皱的越发紧锁起来。
此时太子殿下要回到京师的话,再想找寻机会动手,将远没有现在这般简单。
虽然在京师之中,太子殿下也时而会走出皇城,但是他每次所去的地方,根本无法提前预知不说,京师之内的行刺,也远远要比在天津卫困难百倍。
所以李士实在闻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大脑顿时开始快速的思索起来,究竟要如何施为,才能避免太子殿下返回京师的举动。
天下虽大,可是能管住太子殿下,不让其回京师的只有一人,想要让他开口,自是没有一丝可能。
就当李士实满面愁容,苦思冥想之时,忽然想到一件事情的他,顿时眼前一亮。
既然自己已经知晓了太子殿下在高丽所做的种种,那何不在此事上面做做文章,好让太子殿下继续留在天津卫呢。
想到这里的李士实,稍稍沉思了几息之后,抬头看向对面正静静站立的两人,开口吩咐道:
“李二,你继续回那处府邸面前盯梢,顺便差人调查那客栈和那书社之中的秘密,记住,一旦再有此般情况发生的话,即刻汇报!”
中華第一恐怖軍
“卑职遵命!”
“行了,你先回去吧!”
李二听到李士实的命令,躬身抱拳行了一礼之后,接着转身走出了书房,朝着院门的方向行去。
原本领着李二过来的门房执勤之人,此刻听到李士实让这李二离开,随即也躬身行了一礼之后,就要跟在李二身后,一起朝着外面走去。
葉哥的傳奇人生
“王立东,你暂且等会!”
在门房执勤之人将欲离去的时候,李士实忽然开口叫住了对方,见到对方停下脚步之后,李士实继续吩咐道:
“王立东,你去趟京师,去会同馆找一个叫做孙凯的通译,而后将我们所知道的高丽诸般消息,全部告知于他,让他想办法将这个消息送至高丽使团耳中,告诉他此事十万火急,必须尽快。
另外在他做完此事之后,也就别在会同馆内潜伏了,直接出来和京师的诸邦兄弟先暂且在一起就是,等到事成之时,吾等一起撤离就是!”
王立东听到李士实的吩咐之后,面上不疑有他,躬身应下之后,就快步朝着书房外面行去。
李士实见到两人离开,满面愁色的他,更是忍不住喃喃自语道:
“希望是我猜错了,也希望一切都来的及!”
……
京师。
会同馆中。
最強王妃,暴王請臣服 折音
一处班房之中。
孙凯正坐于桌案之前,一字一句的翻译着手中的文献。
他在会同馆中担任通译多年,平日里除了负责大明和倭国的语言翻译外,剩下的大部分时间,就是在班房之中翻译诸多文献,而今年在倭国使团离开大明之后,孙凯更是变得越发清闲起来。
每日的他,就是按时点卯,泡上一壶清茶,猫在屋中翻译着一些文献,因为这差事本就是散官的缘故,所以平日里根本没人来管束与他,如此一来,孙凯更是落得清闲。
但这悠闲的日子,伴随着李士实的出现而开始告一段落,原本每日怡然自得的孙凯,也开始变得胆颤心惊起来。
孙凯明白,这个时候对方肯定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联系自己,如今既然派人和自己接头,那想必接下来肯定就会有事情将要安排给他。
这些时日以来,孙凯一直都在默默等待着,虽然他猜不到对方会给自己这么一个会同馆的通译安排什么差事,但是那些大人物的心思,他又怎么琢磨的透呢。
就像当年,原本已经走投无路的他,谁想到会突然出现了那么一个贵人,不仅帮自己将诸般麻烦解决,更是一路扶持,将自己送到了会同馆通译的这个位置。
今日的孙凯,又如往日一般,借着翻译文献的借口,其实是躲在班房之中暗暗发呆,就当他感叹这半天的时间,又将被这般混过去的时候,班房的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奴仆的身影,这人轻轻敲了敲房门,待到孙凯的目光朝着他望过来,方才快步走进了班房,到了孙凯身前躬身行了一礼之后,开口奏报道:
國民校草寵上癮 錦夏末
“禀告孙通译,会同馆外面有个人说是你的故交,有要事找你!”
“故交?叫什么名字?”
奴仆听到孙凯的问询,躬身站立的他,赶紧回答道:
“禀告孙通译,那人没说名字,只是说了他姓宁,他说你听到这个姓氏之后,自会想起他的名字。”
孙凯听到这个‘宁’字,神情顿时就是一变,要知这个‘宁’字,可是上次与他见面之人,和他约定的见面暗号。
所以此刻孙凯意识到是对方要和自己见面后,吓的吞咽了一口唾沫的同时,怕被眼前奴仆发现的他,更是强装淡定的说道:
“本官知道是谁了!行了,你退下吧,本官收拾一下东西,马上就出去!”
奴仆听到孙凯的话语,躬身行了一礼之后,就起身朝着班房外面退去。
而孙凯装模作样收拾了一番桌案上的东西后,见到奴仆已经离去的他,深深呼出一口浊气的同时,更是眉头紧皱心中纠结不已。
去,对方十有八九是有任务要委派自己,自己接了任务之后,多数这会同馆,自己也就别想再待下去了。
當帥哥變成醜女時
可若是不去的话,对方恼羞成怒,将当年的那些东西披露出来的话,自己还是照样玩完。
左右权衡了一番之后,孙凯在一声长叹之后,满面沮丧的朝着班房外面行去,现在的他,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万一对方此次前来,就是如上回一般,只是和自己喝喝茶水,聊上一番就算了事呢。
孙凯一路愁眉苦脸,直到快要接近会同馆大门的时候,看到附近人影变多的他,才开始换成了一副喜悦的身形,接着更是加快速度,一路小跑跑出了会同馆的大门。
此刻的孙凯,一边朝前小跑,一边更是注意着外面的动静,当他看到外面仅有一人一马之后,更是直接朝其走去,到了这人的面前,更是出言试探道:
“宁兄”
“孙兄?”
两人听到各自的问询,原本还有些警惕的神情,顿时烟消云散不说,更是变得分外热情起来。
受李士实之命赶来京师的王立东,更是上前一把抱住孙凯,一边仿若老友见面一般,轻轻拍着他的后背,一边更是在其耳边轻声说道:
“孙凯,是李大人叫我来找你的!”
此刻被这来人一把抱住,正满面尴尬的孙凯,想要挣脱对方,可是又怕引起会同馆门口众人的注意,就当他身体僵硬,不知该作何动作之时。
耳旁突然传来了对方的话语声,听到对方所言的孙凯,神情顿时开始变得紧张起来,心脏忍不住砰砰乱跳的同时,更是在心里暗暗说道:
‘这一天终于来了吗?’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