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xff8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我要做超級警察-第八百二十一章:你幫我驗證一下我猜的對不對熱推-5xaxe

我要做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要做超級警察
“安家公寓?!”
啊香把持着方向盘,在前面的路口准备掉头:“不等安家公寓围墙外面的勘察结果了?那边的监控还没有重新筛查完毕。”
“不用等了,我觉得,那个监控继续看下去也毫无意义了,咱们肯定发现不了嫌疑人的。”
钟天正靠着车窗,摸出一根香烟来点上,看着窗外倒退的建筑:“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犯罪嫌疑人压根就没有翻越围墙离开,他翻越围墙出去,不过是在虚晃一招而已,混淆视线。”
“这样子的吗?!”
啊香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不过,他最大的自作聪明之处就是留下了那个脚印,那个脚印经过足迹学专家的分析,给出了我很多信息。”
钟天正弹了弹手里的香烟烟灰:“邹泽询跟他的特征完全对的上,所以说他们就是同一个人也不过分。”
“我很期待。”
啊香歪头看了一眼钟天正,没有再说话。
这个案子,她还有很多没有明白过来的点,但是钟天正这边却已经很有把握的样子,所以她更多的是一个倾听的状态。
二十分钟后。
两人到大安家公寓。
今天是周六,休息日,所以他们到这里的时候,不管是外面马路上的停车线靠近里面的临时停车场上,都停了不少的车子。
“走吧。”
钟天正一马当先,走在前面,迈着步子直奔安家公寓六楼,来到了报警人的房间,并没有去黄珊珊的死亡现场。
“咚咚咚…”
钟天正伸手敲门,站在门外,他们能听到里面这会正在打游戏的声音,外放声音还是蛮大的。
不过他们来的也正是时候,里面传来一波五杀的声音以后直接胜利了,然后有人过来开门。
“你好。”
钟天正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来,一口皓白的牙齿很是显眼:“又见面了。”
“你好你好,警官!”
开门的是那个性格比较内向的年轻男子,他对钟天正啊香这对黄金搭档还是蛮有印象的:“这次又过来了,还是查之前的那个案子么?”
“是的呀。”
钟天正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依旧浓郁:“没打扰到你们两位吧。”
“没有没有。”
年轻男子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身体往后退了退:“我们两个周末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两个单身汉什么的,只能打打游戏打发下时间了。”
“王者荣耀吧?我也喜欢玩。”
钟天正目光往里面看了看:“改天一起玩。”
“哈哈,可以。”
年轻男子陪着笑脸,招呼着他们往里面走:“你们进来坐坐吧,抽根香烟。”他虽然性格内向,但不代表他没有一点眼力劲。
他肯定不会相信,这两个警察,大白天的过来自己这边,是想要跟自己约游戏,他们还没有这么无聊。
“进来就不进来了。”
钟天正笑着摆了摆手:“对了,你室友呢?在不在?我找他,有个事情要他帮忙。”
“在的。”
年轻男子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扭头往里面喊了一嗓子:“阿询,警官找你,说是有个事情要你帮忙。”
“好。”
报警人的声音想起,里面传来细细碎碎的穿衣服的声音,没多久报警人就踩着拖鞋出来了,扫了眼钟天正跟啊香,脸上露出了笑容:“两位警官,有什么事情可以帮忙的。”
“哈哈,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啦。”
钟天正笑着摆了摆手:“先是要感谢你,上次借了我一根绳子来着。”说到这里,钟天正顿了顿,继续说道:“这次呢,就是想让你们跟我一同见证一下,隔壁房间黄珊珊死亡一案,我的推断过程,还原一下案发现场,你们帮我一起看看。”
老婆養成記
“哈哈,看你说的!”
报警人脸上的笑容先是一僵,然后又笑了起来:“我们这种人,什么都不懂,怎么说帮您见证判断案发现场呢。”
“没事的。”
钟天正摇了摇头,语气非常的坚决,从兜里摸出了香烟来,伸手给他们两人一人派了一根:“怎么说?不愿意嘛我看你们。”
“没有没有。”
年轻男子笑着接过香烟:“能被警官邀请自然是荣幸至极,我们可以一起过去看看嘛,这样以后晚上也不用害怕了。”
钟天正点上香烟:“害怕?”
“是啊!”
年轻男子同样裹了口香烟,皱眉道:“房子还有大半年才到期呢,但是你说隔壁房间发生了这么个事情,怎么能让人不害怕,到现在案子都没有结,那就说明案子的性质还不明了,怪吓人的。”
“哈哈,做人呢,还是要唯物主义好一点。”
钟天正打了个哈哈,折身往外面走去,身后的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跨步跟了出来。
钟天正走在前面,头也不回的问到:“对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是叫邹泽询吧?案子当时也是你报警的对吧?”
“是的。”
报警人邹泽询点了点头:“没想到,警官还记住了我的名字。”
“呵呵。”
钟天正笑了笑,突然停了下来,等邹泽询走到了自己的身边,这才继续往外走,好像拉家常一般,随口问到:“今天没有去练车?”
邹泽询摇了摇头:“没有,周六教练休息。”
“嗯。”
钟天正总算是没有说话了,跟着步子又迈开来,先一步到大隔壁的黄珊珊房间,伸手把封条扯开来,走了进去。
身后。
邹泽询跟年轻男子两人对视了一眼。
重生之全能學霸 沙風
年轻男子看向邹泽询的眼神中充满了疑问,他有些疑惑:钟天正这是怎么了?怎么跟邹泽询聊这些有的没的话题。
这种话题,不应该是朋友之间或者很熟悉的人之间聊得么?搞得跟真的一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两个是好朋友呢。
走进黄珊珊的房间。
黴孕媽咪鬥爹地 二公子
不知道为何,或许是有些日子没有住人了,房间里面给人一种阴冷冷的感觉,地面上还画着黄珊珊死亡时候的位置,整个房间,也依旧保持着当天黄珊珊死亡时候的样子,没有动过。
“警官,需要我们做什么么?!”
邹泽询站在后面,眯眼裹了口香烟,看着钟天正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光彩:“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说,我们一定配合。”
“对了,你认识黄珊珊吧?”
钟天正好像发现了邹泽询在背后打量自己一样,突然转身,视线与他对视:“你们两个应该认识吧?”
“哈哈,不认识。”
邹泽询愣了一下,笑着摇了摇头:“警官如出此言?”
“你们不认识啊?!”
钟天正跨步上来,站在邹泽询跟前,微微低头俯视着他:“我还以为你们认识呢,看来是我以为错了。”
“我们不认识的。”
年轻男子赶紧跟了一句,他可不想跟黄珊珊扯上什么关系:“我之前说过,我们跟他们也仅仅只是一面之缘而已,他们以前来蹭过无线网,后面也就没有什么交集了的。”
钟天正嘴角上挑:“没有交集?没有交集你们帮他养狗?!”
黄珊珊死亡以后。
黄文涛并没有把狗带走,那只小泰迪,也就寄存在了他们房间里。
“额…”
年轻男子脸色一僵,整个人脸色也变了,他咬了咬牙,估计也是不开心了:“我们也是看那只狗可怜而已,所以就帮他们先暂时看管一下而已,怎么,这样也有问题么?”
“没有问题。”
钟天正拍了拍他的肩膀,视线却在邹泽询的脸上停留了一下,进而转身看向房间内:“好了,不跟你们扯了,我还是来推断案子吧。”
说着。
钟天正好像变戏法一般的从手心里抽出一根白色的线绳,这是他从米袋子又单独扯下来的一根线。
脑海里。
宗师级的空间构想力,快速的构建出了一个案发现场,黄珊珊的整个死亡过程在他的这个空间里一步步上演。
半分钟后。
钟天正睁开眼来,开始演示了起来。
“黄珊珊死亡的当天晚上,八九点钟的时候,黄文涛回到了她的房间,两个人一起吃饭喝酒,饭后黄文涛一时间来了兴致,两个人亲热了一番以后,黄文涛简单的冲了个澡,然后从房间里面离开了。”
钟天正缓缓的房间里来回走过,语气平稳吐字清晰:“黄文涛离开没多久以后,黄珊珊在床上躺了一会,随意的套上透明的丝质睡衣,正准备起身关门然后冲个澡睡觉了,但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房间门被人敲响了。”
他跨步走到了邹泽询的面前:“黄珊珊把门打开,门口站着一位她非常熟悉的人,这个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她的前男友,两个人之前在一起也有好几年的时间了,但是后面因为感情出了点裂缝,然后分手了。”
“那天晚上,也不是她前男友第一次来找她了,见到前男友以后,黄珊珊虽然有些不开心,但还是让他进来了,她前男友进来的时候,手里拎了一瓶子白酒,单独还拎了点下酒菜,直接在房间的折叠桌上摆开来。”
“他邀请着黄珊珊一起喝一点,黄珊珊不愿意,但是他也不在乎,自己就坐在凳子上开吃喝酒了,整个过程他都在似笑非笑的看着黄珊珊,他似乎是在等待什么。”
“终于,他等到了。”
钟天正眼睛一眯,看着自己面前面无表情的邹泽询,继续说到:“他在等黄珊珊病发,黄珊珊有过长时间注射管制精神药物,所以时间一长这种东西的依耐性也出来了,有点类似于吸*的*瘾发作的时候的表现,二者唯一的不同点就是*瘾发作的时候,人会很难受,而她不止是难受,身体还会痛。”
说到这里。
钟天正停顿了下来,没有继续说话。
湖藍色的詛咒
“这样子的吗?”
邹泽询无辜的耸了耸肩,摊手道:“想不到,她身上还有这样的背景故事,但是我们之前住在隔壁的时候,从来没有发现过呢。”
“嗯。”
钟天正点了点头,继续往下说:“黄珊珊发病以后,她抓着前男友的手,让他给自己药,他前男友今天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黄珊珊能有这个病,很大程度上还跟她的前男友有关系,当初黄珊珊染上*瘾,就是拜她前男友所赐。”
“但是,这一次,前男友并没有给黄珊珊药,他这次过来的目的是杀人,他要杀了黄珊珊,所以,在黄珊珊极度痛苦即将失去意识的时候,前男友把黄珊珊床头柜里抽屉里的安眠药拿了出来。”
钟天正走到了床角的位置,这里就是黄珊珊死亡时坐的地方:“就是这个位置,黄珊珊的前男友就是在这个位置,把安眠药强效塞进了她的嘴里,当黄珊珊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最终,她因过量安眠药而死。”
“杀死黄珊珊以后,前男友站在房间里,四下环顾了一圈以后,又回到了座位上,把没喝完的酒跟菜吃完,吃完以后,他开始收拾起桌子来,把自己带来的东西全部收拾进袋子里,他准备离开。”
“离开之前,他从裤兜里摸出一个小透明袋子来,从里面拿出了两根卷曲的毛发来,放在了床单上,布置完这个现场以后,他拎着袋子出门,把门带上。”
钟天正大跨步直接走到了房间门口,把白色的线绳绕在了门栓上的锁扣上,把门关上,然后又演示了一遍在室外把里面的门栓给带上。
“开门!”
喪屍追擊 伏翼
钟天正在门外喊了一句。
啊香把门开开。
钟天正笑眯眯的站在门口,看着邹泽询:“这就是黄珊珊的整个死亡过程。”
“这…”
年轻男子看着钟天正刚才的演示,嘴唇哆嗦:“这…这也太恐怖了吧。”
“呵呵。”
钟天正并没有搭理他,而是视线依旧的停留在邹泽询身上:“你帮我看看,我这个推断对不对?”
“看上去跟着的一样。”
邹泽询摸出兜里的香烟来,给自己点上,重重的裹了一口:“不知道的还真以为警官就在案发现场目睹了这一切呢。”
“是的。”
钟天正点了点头:“因为当时,房间里的那只宠物狗,目睹了整个过程。”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