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3cyx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盛唐陌刀王 愛下-第六百九十八章 口是心非話不投機熱推-oijri

盛唐陌刀王
小說推薦盛唐陌刀王
李嗣业与燕小四两人骑着马前往开化坊杨国忠府邸,在府门口递上拜帖,书帖被下人送到后院的时候。杨国忠正在午休,但家中大管事不敢怠慢,连忙进门将他叫醒。
杨国忠睡的太熟,被叫醒难免产生了起床气,怒声对着管事责骂道:“我没有告诉你吗?老子睡觉的时候谁也别进来打扰我,你耳朵聋了?”
“阿郎恕罪,只是有重要的客人来访,不得不叫醒阿郎。”
“什么重要的客人,让他在后院中等着就行了!也值得如此大惊小怪,扰了我的清梦。”
管事顶着挨骂声语气和缓地说道:“来的乃是昨天只带三骑入长安的李嗣业,他进城后没有回府邸,直接住在河西进奏院中,今天特来求见阿郎,千万不可怠慢。”
杨国忠一听这个名字就气不打一处来,怒声拍着胡床扶手怒道:“就是这个李嗣业,让我最近几个月不得安宁!今日又来叨扰我的午休,实在是可恨!”
管事耐着性子开口相劝道:“阿郎万万不可,李嗣业如今可是……”他劝说的话还没有讲完,就被杨国忠开口打断道:“快给我更衣,我要到大门外亲自迎接西凉郡王!”
管事愣了一下,阿郎的这个弯拐得太急,他稍缓也才能跟上节奏,连忙对站在门外的女婢们挥手道:“快快,进来更衣。”
悍妻當家:娘子,輕點打
也无怪杨国忠气恼,他最近在圣人,杨贵妃面前数次遭受训斥,就连三位堂姐都拿话来挤兑他。他们全部都是因为调查西域商会这件事来怼他,圣人说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不通过朕了。杨贵妃责怪他分不清好赖人,李嗣业既是杨家的恩人,也算是半个亲人,你这样做不但让外人看笑话,自己人都觉得你器小。三位夫人挤兑他这边拿钱,那边下手,做的就不是人干的事情,被人算计也是活该。
燕歸梁
豆田籬下:糟糠不下堂 伊夏流年
他们都要求杨国忠尽快和李嗣业之间达成友谊性的和解,这句话的真正意思就是让他放下身段折腰道歉。本来这种事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肯做的,但如今李嗣业主动来到了府上,何不趁机弯折一下自己的尊严,若错过了这个机会,让他主动上门去李嗣业府邸道歉,那种窘迫简直无法想象。
杨国忠终于领教到一种比安禄山的甜言蜜语更厉害的东西,那就是物质,也就是最强大资本。
杨府的侧门缓缓打开,杨国忠穿着紫袍,头戴金簪子,脚踩乌皮六合靴,双手抬起做出欢心相迎的拥抱手势,然而脸上的表情却显得有点不够欣喜,所以瞧着显得很尴尬。
“李大夫昨日才回长安,今天便来到我的府上,令杨某非常激动,非常之激动啊。”
李嗣业面带笑意叉手道:“杨相如此热情,到让嗣业有些受宠若惊了。”
他嘴上虽是说受宠若惊,却完全没有惊喜的表情,眼角甚至还有一丝丝的嘲讽之意。
杨国忠的笑容僵硬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自然,按耐着内心中的邪火。
两年多没有见面,这个让他既提防又拉拢的故人精神和气度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对方不再是那个需要依靠杨家权势来进行转圜的年轻将领,而是一个拥有自我权力圈子的藩镇武将。李林甫说过的话已经应验,他手中中书省朝堂的权力再也无法压制两大藩镇势力中的其中一个。
最強棄少闖花都
附身呂布
杨国忠认为这不是个人能力的问题,而是圣人亲手造成了这个局面,恐怕就算是姚崇宋璟复生,也改变不了眼下的处境吧。
“嗣业请随我到府中一叙。”
他伸手牵着李嗣业的袖子朝府内走去,两人一路上谈笑风声看上去十分祥和,如果不知道他们之前发生的事情,还以为是两位无话不谈的密友。
两人来到杨国忠林间小楼的二楼隔间中,杨国忠在自家府上表现的很轻松倒无所谓,李嗣业却也歪坐在毡上,盘膝斜依着案几,仿佛到了自己家一般。
杨国忠的眼角跳了一下,主动挤出笑容开口道:“嗣业,前阵子的事情,是愚兄的考虑是有些欠妥了,本来是长安城中流言沸沸扬扬,朝中也有不少大臣要求查处西域商会,某身为右相总需要做个表面功夫。谁知派去的这个萧华竟然是个实心眼儿,一点都不知道变通,弄得我们两个都很尴尬。”
李嗣业轻松地摇摇头笑道:“不,你尴尬了,我不尴尬。”
“呃……”
杨国忠脸色一暗,重新又鼓出笑容说道:“萧华这厮我已经将他贬出了长安,免得留在京中又给我惹出别的什么乱子……”
“杨相。”李嗣业突然坐正身体,叉手说道:“这件事对你对我来说,都不体面,所以还是尽快忘记它,也不必要一次次地提起。”
“说得也是。”杨国忠此刻的笑容显得异常别扭,似乎已经到达了临界点,他用大幅度的点头动作来掩饰自己脸上的窘迫:“这种让你我产生误会的事情,是应该早点忘记。”
李嗣业笑着说道:“不过我还是要与你说两句交心的话,你我昔日关系亲厚,后来虽然有些隔阂,但大抵上还说的过去。我在陇右经营三镇,和你在朝中经营长安,我们的目标本来是一样的,但因为相互之间缺乏信任,才导致了今天的误会。”
“当初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节度一镇,如今目标已经实现,夫复何求。本人只会舞刀弄枪,肚子里没有一丁点儿墨水,手底下管个兵还行,让我管这些心眼比筛子还多的朝中大臣,我哪儿有兄这样的才学。所以你不必产生那么多无端的猜忌。我的目标任何时候都不会与你产生冲突。”
杨国忠脸上浮起笑容只是点头,这说明他对李嗣业的这番话一丁点儿都不相信,李嗣业眼角闪过一丝犀利的冷芒,单手撑着站起来向杨国忠告辞道:“既然咱们这边的话已经说开了,明日我到朝堂上与安禄山也要和解,今日就先告辞吧。”
“我送送你。”
杨国忠亲自送他来到府邸外面,两人再次拱手道别,这一场临时的会面丝毫不能改变他们之间的矛盾,或只是将矛盾暂时隐藏,等待下一次矛盾激化。
李嗣业翻身上马离去,杨国忠看着他的背影,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消失,转变为愤怒的神色。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