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53hg精品言情小說 庫洛牌的魔法使笔趣-第1099章 口渴的衝動(下)閲讀-2l2hm

庫洛牌的魔法使
小說推薦庫洛牌的魔法使
小或去买晚饭的材料这会出去了,老哥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一大早就跑去夜局说要给约塔当陪练,
学姐还没回来。
看着唐冰大喊跑掉的身影,不一会楼下传来她和方小然一起出门的声音,虽然嘴上说着要去学习,
但一想到今天周日,方然知道她肯定是又去取快递去了。
前段时间双十一的购物狂欢,这货在网上买了不少东西,摸清了各大平台的活动规则,通过各种渠道手段抢券抢折扣,
让小屋里所有人都见识到了叫做购物大师,宿舍省钱小能手、折扣血拼大魔王绝非浪得虚名。
但鉴于她这两天对自己的撒手不管,方然决定等她东西都到了之后,
用【创牌】一模一样的照抄一份摆在她面前.
看着装修漂亮的客厅安静,突然发现明明是休息日,
小屋里一时竟然只剩下自己。
“啊…”
长长的无力出气,方然把头压在小桌的暴食玩偶上,然后看着没有其他人的客厅发呆了一会,
抬起头在桌上变出一小堆暗世界结晶粉末。
“☆(≧≦)啦喵!”
顿时召唤出了一只元气满满的可爱啦喵。
一口舔干净了所有粉末,发出了开心的叫声,F-233一甩猫尾巴的凑到了零食小山旁边,发现又有好吃的,
最近即使没有方然拿‘零食’引诱,它跑出来蹭吃蹭喝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你啊,还真是一天天就知道吃….”
无奈的看着面前这只贪吃的喵球,方然脸庞侧压在玩偶上揉着它软乎乎的大耳朵,拿它没办法的轻叹说道,
然后又想着想不明白的烦恼,眼神出神像是自言自语的开口:
“你说究竟是不是我想的那样啊….”
“(°°)啦喵?”
“是不是我自我意识过剩的想多了啊…”
“(°°)啦喵。”
“但如果真的是我想的那样要怎么办啊…”
“(°°)啦喵!”
看着就在自己面前的迷之生物,知道它根本就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
方然抬起手从黑匣里拿出一沓‘任务清单’,想着坐在星降塔顶思考过的那些问题,
“我明明才刚下决心….”
“啦喵…”
但不知道是不是能察觉到方然的情绪,无忧无虑的可爱生物发出一声轻轻柔柔的叫声,蹭了蹭他的脸颊。
咔哒.
开门声这时响起,让方然眼神微楞,
思绪出神,没有放出海基穆林的他,都没注意到有人回来。
意外讶然的抬头,猜测是不是葫芦那货取完快递回来了,方然看到门口高挑修长的身影,仍旧还是昨天出门时的打扮。
“诶?学姐,你…回来啦。”
看着想看到的青年身影,依旧还在小桌旁边,夏夭眼眸明亮了一点,对着方然柔和轻巧的一笑回应:
“嗯,连心特意安排了司机送我回来,想我了么?”
“啊….”
对他果然不知所措的反应轻笑,夏夭按着门口的鞋柜,黑丝小腿向后抬起,手指勾着高跟鞋脱下,
发丝针织垂落,动作雅致而又性感,还带着一抹温柔。
“学弟,只有你一个人么?”
“啊…那个,老哥他们这会刚好都出去了。”
方然挪开目光看向别处的回答,桌上一只喵球叼走他的可乐钻进角落消失不见。
“这样啊…”
换好了室内的拖鞋,夏夭并没着急的回房间换衣服,她看着桌上一堆散装的小零食,和一个人坐在小桌边的方然无奈开口:
“吃太多这种零食可是会影响营养平衡的,”
脱下针织随手扔在小桌边自己的位置,夏夭走向厨房的温和问道:
“小或不在,学弟你饿了吧,用我给你做点吃的么?”
“啊、不用,不用啊,学姐,我现在不饿。”
实在不好意思让刚回来的人,给自己下厨做法,方然连忙出声劝阻开口,而听到他这么说,
夏夭才停下脚步,眼神关切的看着他问道:
“不用么?”
方然不好意思的回答。
“嗯。”
让夏夭看着他神情明媚一笑,
“是么。”
收回脚步,她顺势在小桌边平时苟彧的位置坐下,拿出手机,
漂亮的手指指甲在屏幕上轻敲,像是在回复消息。
“醫”心如璽
看着夏夭坐在身侧,方然突然有点手足无措了起来,‘诶,我之前干啥来着’‘我为什么要坐在这’的念头接连冒出时,
權少寵妻n次方:豪門獨占
视线不自觉的溜到身边夏夭的身上。
顺着白色干净的衬衫花纹往下,纤窄腰身下的包臀裙的成熟风格,在看到身边夏夭交叠在一侧的黑丝双腿时,
心弦一荡的瞬间反应过来,挪开视线!
诶….?
“怎么了,学弟?”
甩开异样感,听到夏夭偏过头的轻笑,方然眼神连闪,转移话题的开口:
“那个…学姐,你昨天玩得开心么?”
“很开心哦,好久没玩得那么痛快了,”
听到他这么问,夏夭流露出一抹满足的回答,然后眼神带着发现新事物的惊喜讶然,沐浴阳光的绽放微笑:
“还有,学弟你昨晚最后很帅哦。”
“啊哈…哈哈….嘛,还好啦,对于参加者来说,不算什么啦…”
限時婚愛,闊少請止步 茗香寶兒
被夏夭也这么直接夸奖,方然抓了抓头,然后发现她说完之后一直看着自己,神色一愣的小心问道:
“那个,学姐…?”
“没事,就是突然发现学弟,你还有好多事我都不知道。”
夏夭眼神流淌着明亮的好奇轻声说道,然后在方然神色一愣,看着小桌对面的柜架上层嫣然一笑:
“对了,那些多出来的照片都是学弟你之前在外面拍的么?”
“啊,嗯,是啊。”
听到夏夭这么问,方然也是看过去的点头。
“我能仔细看看么?”
“哦哦,能啊。”
理所当然的答应,但是下一秒,方然看到夏夭起身,没有从另一边饮水机那里,
而是直接从自己身后的空隙穿过。
八月未央
身体接触擦过的瞬间,脑海恍惚了一秒.
人的行动是由欲望和理性构成的,欲望产生冲动,而理性负责控制,
如果理性消失的话.
折花一朵殿前歡
看着夏夭身影站在摆放相片的柜架之前,那远超常人的高挑,漂亮容颜,腰身纤挺,双腿修长的黑丝性感,
无论哪里似乎都散发着让人挪不开视线的魅力。
微热的那一次呼吸,理性莫名的突然消失,方然眼底出神,下意识喃喃的伸出手,
“学姐…”
“嗯?”
夏夭在转身之后的那一刹眼眸睁大。
砰.
小屋在一声倒下的声响之后,
陡然安静。
柜架与小桌之间的地毯上,在孟浪与方小然平时坐着的地方,
一道身影把另一道身影推倒的压在身下。
黑色的长发在地毯上散开,左手搂着纤腰柔软,右手的手肘撑在脸颊旁边,胸口的距离近到快要贴上,
膝盖擦着黑丝内侧,呼吸微热可闻.
皇上要抓狂:娶個皇後不爭寵
上位少爺
綠茵騎士
保持着即使在情侣间也暧昧得过分的姿势,方然这一刻才回过神的缓缓睁大眼睛,
理智仿佛结束离家出走般的回归。
诶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刚才我做了什么为什么学姐在我身下好奇怪刚才我.
我刚才究竟做了什么?
与理智这一半的混乱不同,欲望那一半的感受清晰的多,
人生第一次和谁这么暧昧的接触,方然感到身体里传来一股热量,每个男生心里都有的东西在蠢蠢欲动。
这个姿势即使接下来做什么貌似都顺理成章,
而小屋里此时谁都不在,做什么似乎都没有问题。
混乱的瞬间,睁大的双眼,领口的白皙闯进视野,耳后鬓发有种想要厮磨的温暖,轻薄嘴唇吐出湿润的呼吸,
身下另一个人身体传来的反馈,近距离占据平日所见那份性感。
飞机上的梦、夜晚的演唱会.
方然突然感觉到一股生理性上的喉咙躁动,发痒、干涸、极度燥热的一股不舒服,
而被他推倒压在身下,夏夭双手在两侧摊开,明媚的脸上有着一股异常惊讶,但是并没有慌张也没有动弹,
只是没有说话,阳光折射的眼眸看着他。
让方然一下子想起了刚才唐冰的话语。
他并不迟钝,
只是冒出一股口渴的冲动…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