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61ss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大周仙吏》-第135章 七竅玲瓏熱推-4lx4w

大周仙吏
小說推薦大周仙吏
无缘无故消失三天,错过上司一百多个电话,如果没有一个正当的理由,后果会很严重。
除非他不是为了私事,而是在为公司拉投资。
如果能把符箓派绑在他和女皇的战车上,那么哪怕是新党旧党,四大书院联合在一起,也只能和她势均力敌。
和女皇聊了一会儿,将她哄好之后,李慕才收起海螺。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他现在身体还有些虚弱,不知道多久才能痊愈。
坐在床上,他越想越觉得符箓派不干人事,圣阶符箓,对心神的消耗极大,恐怕是符箓派掌教也画不出来,几个第六境第七境的大佬,居然套路他一个第四境的菜鸟,耗费心神精力,去帮他们打工,这是人干的事情吗?
这口气,李慕无论如何都咽不下。
很快的,小白就熬好了粥,又和晚晚做了几道小菜,端到床边,一勺一筷的喂李慕。
此时,主峰道宫。
符箓派掌教,以及几名派内的首座,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一张悬浮在虚空中的符箓。
这符箓之中,灵力流转,似乎拥有一种奇异的力量,连周围的天地,都变的虚幻。
“这种气息,真的是圣阶……”
“祖庭有多少年没出现过圣阶符箓了?”
“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他才只是第四境啊!”
“第四境尚且如此,日后等他成长起来,只要材料足够,岂不是能量产圣阶,甚至神阶?”
“一定要将他留在符箓派,这是我派大兴的希望!”
……
火影之最強融遁 廿十六
几人望着这张圣阶符箓,目光灼灼,一张圣阶符箓,这对符箓派的意义,太过重大了。
圣阶符箓如果能够量产,道门六派的格局,或许将被彻底改写。
苍松子目露思忖之色,说道:“我还是想不通,他怎么能画出圣阶符箓,难道他曾经是上三境的强者,现在的身体,只是他夺舍的?”
玄真子摇头道:“若是夺舍之身,又怎么能瞒得过掌教真人,瞒得过大周女皇?”
苍松子道:“可这件事情,太过匪夷所思,甚至无法解释。”
玄真子看着他,问道:“师弟可曾记得,这世上,有一种特殊体质?”
苍松子想了想,惊道:“师兄的意思是,他拥有罕见的七窍玲珑心?”
在这世上,大部分都是普通人,但其中也不乏有天赋异禀的。
如纯阴纯阳,五行之体,等特殊体质,若是选对了修行方向,修行一日,便是别人数日之功。
还有天生灵瞳,控火控水,虽然他们的修行速度未必有多快,但却生来具有神通,踏入修行之后,实力远超同阶。
蟲族修士 不吐泡泡魚
七窍玲珑心,便是特殊体质之一。
这种体质,既不能提高修行速度,也不具有天赋神通,但他们若是踏入修行,却拥有一个任何特殊体质都没有的优点。
他们不会拥有心魔。
不仅不会拥有心魔,任何幻术,摄魂,搜魂之术,都对他们无用。
因为他们的心七窍玲珑,能够在任何时候,保持内心的冷静和镇定,不会被外物侵扰。
这是连上三境的修行者都羡慕的特质。
修道容易,修心难,心魔可不会在乎修行者的修为高低,是炼魄还是超脱,就连超脱修行者,也难以彻底摆脱心魔的侵扰。
对于修为高深的修行者来说,书符之所以会失败,不是因为符文记不住,也不是因为法力不够,而是因为心不能静,他们可以静心片刻,但书写天阶,圣阶符箓,耗时太长,很难保持长时间的心无波澜。
但对具有七窍玲珑心的人来说,根本不存在这个担忧。
别人是用意念控制心,他是用心控制意念和身体。
七窍玲珑心,是所有书符之人,最渴望拥有的特殊体质。
只可惜刻钟体质太过罕见,他们也只能听过传闻而已。
几位首座思考过后,基本可以确认,李慕是极为罕见的,拥有七窍玲珑心的人,否则,他能以第四境的修为,仅仅借助掌教的力量,就画出了圣阶符箓,根本难以解释。
这种能力,属于老天爷赏饭吃,是任何人都羡慕嫉妒不来的。
“同时具有纯阳之体和七窍玲珑心,莫非这就是天命之子?”
“这是真的上天眷顾。”
“纯阳之体也便罢了,玲珑之心,更是罕有……”
……
几人感叹了一番,苍松子忽然问道:“符道子师叔离开门派二十年,怎么会忽然回来?”
玄真子摇头道:“当年师伯将掌教之位传给师兄,没有传给他,符道子师叔一怒之下离开门派,这次回到宗门,化身扰乱符道试炼,若不是有李慕,此事恐怕无法收场,他怕是来者不善啊……”
苍松子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道:“符道子师叔人呢?”
几人对视一眼,同时惊声道:“不好!”
……
白云峰,小筑。
作为伤员的李慕,正在享受着小白和晚晚的喂饭服务,忽然觉得一阵困乏,等到他意识到不对,念动清心诀时,晚晚和小白已经倒了下去。
与此同时,他的房间之内,已经多了一名老者。
老者须发皆白,脸上皱纹密布,看着极为苍老,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踏进棺材,见李慕神智依然清醒,老者脸上露出大喜之色,说道:“果然是七窍玲珑心!”
这老者给了李慕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检查过小白和晚晚,发现她们只是昏睡过去之后,李慕厉声问道:“你是什么人!”
老者目光灼灼的看着李慕,说道:“老夫符道子,是符箓派太上长老,当今的符箓派掌教玄机子,见了老夫,也要称一声师叔,小家伙,你可愿意拜老夫为师?”
李慕看着这老者的眼睛,终于知道,他对着老者的熟悉感来自哪里了。
他不就是符道试炼上,差点赢了自己的那名年轻人!
李慕面色愕然,看着他,问道:“你是符箓派太上长老,超脱强者?”
符道子咳了一声,有些尴尬的说道:“老夫,老夫的修为是洞玄,但距离超脱,只有一步之遥。”
距离超脱只有一步之遥,这句话的意思,就很微妙了。
李慕认识的那个老道士,距离超脱,也有一步之遥。
百川书院的黄副院长,号称一只脚已经踏入了超脱。
可他的另一只脚,可能到死都踏不进去。
不是超脱,拜师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李慕的修行,有女皇指导,就算他是超脱,李慕也不会同意,更何况不是,他连考虑都不考虑。
李慕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愿意。”
符道子愣了一下,问道:“为什么?”
李慕反问道:“你能教我什么?”
符道子道:“老夫游历多年,懂得无数神通道法。”
李慕摇头道:“神通道法,有人教我。”
符道子皱眉道:“何人,他是法力比老夫更强,还是见识比老夫更加广博?”
李慕道:“大周女皇。”
“咳,咳!”
都市之陰陽小保安
符道子一口气没上来,连咳几声,大周女皇他是比不过,她得了帝气,修为又是超脱,她仗着大周朝廷之便,四宗六派,谁能和皇族比知识广博?
符道子想了想,又道:“老夫一生符道修为,符箓派无人能及……”
李慕问道:“你能画得出圣阶符箓吗?”
符道子:“……”
“我能。”李慕看着他,继续说道:“符箓之道,我不需要别人教我。”
符道子想了想,忽然走上前,抓着李慕的肩膀,冲出房间,飞出白云峰,就要向山外飞去。
危急时刻,李慕吹了一声口哨,哨声在法力的加持下,传出很远。
嗡!
主峰之上,忽然传来一声嗡鸣,一道金光飞速而来,狠狠的撞向符道子。
符道子面色一变,急忙将李慕扔到一边,两手手心处各自出现一道金色的符文,迎向那金光。
道钟并没有理会符道子,而是直接变大,在空中改变方向,将李慕罩住。
与此同时,主峰之上,几道气息冲天而起,数道身影,将符道子团团围住。
符道子面色阴沉,问道:“玄机子,今日你又要和本尊作对吗?”
玄机子注视着符道子,摇头道:“他的身份特殊,今日不能让师叔将他带走。”
符道子冷声道:“什么身份特殊,你们不就是看中了他的七窍玲珑心,想要将他留在符箓派吗?”
陰陽捉鬼師
玄机子道:“师叔不也看中了这一点?”
符道子没有说话,只是用目光注视着玄机子和几名首座,眼神逐渐变得复杂。
片刻后,他看着众人,摇了摇头,说道:“二十年不见,你们几个,也都成了一派掌教,一峰首座……”
他有些自嘲的说了一句,身上透出浓浓的暮气。
玄真子等人目光复杂,曾经他们敬仰万分,如日中天的门派前辈,如今,也避免不了的走上了这一个结局。
符道子重新看向玄机子,说道:“老夫的寿元,只有不到半年,此子让老夫带走,老夫一生的衣钵,不能没有传人。”
玄机子没有说话,一张符箓,从他的袖中飘出,飞向符道子。
看着这张符箓,李慕脸上露出幽怨之色,这三天里,为了这张符箓,他差点被累了个半死……
符道子看着这张符箓,面色大变,惊声道:“天机符!”
醜妃無敵,王爺你完了!
此符名为天机符,作用却是遮掩天机,这张圣阶的天机符,可以帮他遮掩天机,至少可以让他的寿元,凭空多出十年!
玄机子看着符道子,微笑说道:“这位小友是大周女皇陛下的人,师叔若要收徒,也得征求他的意见,若是他同意,我等自然不会阻拦,若是他不同意,师叔将他带走,也会给您带来灾祸。”
说完,他才看着李慕,问道:“小友可愿拜符道子师叔为师?”
李慕摆了摆手,说道:“这个一会儿再说,先把欠我的符牌还我。”
玄机子一翻手,手心处多了一个玉牌,缓缓向李慕飞来。
李慕接过玉牌,玉牌入手,温润异常,玉牌之内,有一道流动的金色的符文,他虽然不认识符箓派的符牌,但想来堂堂一派首座也不会骗他。
收下符牌之后,李慕脸色沉下来,说道:“你们利用我这件事情,恐怕贵派要给本官,给女皇陛下一个交代吧?”
李慕本来是想要那张圣阶符箓的,但那东西对符道子有大用,反正他还年轻,什么都没有,就是命长,就当可怜可怜老人家了,但玄机子等人,李慕可就不打算轻松放过了。
玄机子知道李慕说的是什么事情,问道:“李大人想要什么交代?”
李慕自称本官,他对李慕的称呼,也换成了李大人,此刻两人的对话,是符箓派和大周朝廷的对话。
李慕等的就是他这一句,说道:“五张天阶符箓。”
玄机子点了点头,说道:“好。”
李慕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后,便有些后悔,他感觉自己好像亏了。
他开价五张天阶符箓,玄机子居然想都没想的就答应了,早知道他就开价十张了……
他还是没见过太大的世面,格局小了啊……
但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李慕也不好再改口。
否则丢的不仅仅是他的脸,还有女皇的脸。
他可以不要脸,但女皇的尊严任何时候都要维护。
符道子拿着那张圣阶符箓,目光极为复杂。
玄机子看着他,说道:“恭迎师叔回山。”
玄真子等人也抱拳躬身,说道:“恭迎师叔回山……”
……
李慕不想掺和他们符箓派的事情,带着道钟,飞到白云峰,看到晚晚和小白一脸焦急,她们身边,是李慕思念已久的一道身影。
“公子!”
“恩公!”
李慕飞到院子里,摸了摸两个小丫头的脑袋,说道:“放心,我没事。”
東方緣墨錄
随后,他将柳含烟拥入怀中,说道:“你再不出关,我就得回神都了。”
柳含烟红着脸道:“我算着日子,想你应该来了,师父说我这两日心不静,闭关也没有什么用,就放我出来了……”
她说完想起一事,握着李慕的手,问道:“我听晚晚和小白说,你参加符道试炼了,你以前不是说,你不想成为符箓派弟子吗?”
李慕怔了一瞬,然后便再次抱紧她,说道:“因为我想和你成为同门……”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