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83j熱門都市小说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txt-第242章  叫姐姐受了那麼大的屈辱-l7yil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小說推薦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树干很粗糙。
桃花纷纷扬扬宛如春雪。
那时她无数次仰起头凝视天空,看见的却是横斜交错的桃花枝桠,它们把蓝天分割成破碎的镜子,一面又一面,清晰映照出她不堪入目的模样……
“府里没能找到姜姐姐的身影,便猜到姐姐在这里。”
一道低沉带笑的声音,突然从长廊一端传来。
尉迟长恭革带马靴,外面不伦不类地套着件儒生的袍子,挽着白狐狸毛斗篷缓步而来。
他亲自为沈姜披上斗篷,余光清晰地捕捉到她眼底的波澜。
他心脏钝痛,递给她一只盛满热酒的囊袋,顺着她的视线望了眼老桃树,假装不在意道:“姐姐还记得当年?都过去二十多年了,那么痛苦的记忆,姐姐还记着作甚?”
沈姜打开囊袋,仰头饮下烈酒。
白皙的面颊浮上潮红。
她抬袖擦去酒渍,讥笑:“越是痛苦,我就越要记得。美好和顺遂,只会令人停滞不前。督促人往前走的,是仇恨更是野心。长恭,没有昔日的尉迟卿欢和萧煜,就不会有今天的沈皇后。”
尉迟长恭悄悄紧了紧双拳。
他垂着眼帘,小声道:“当初年少,救不了姐姐……叫姐姐受了那么大的屈辱……”
那时他还年少,正是孺慕兄长的年纪。
網遊之抗倭傳說 林小天
听说兄长得了个风华绝代的美人,当成宝贝私藏在东园,不许任何人靠近,他心中十分好奇。
他跟踪兄长,果然在这座园林里发现了那个美人。
他从未见过那等绝色。
雲柳傳奇 葉聆風
他趴在墙头,看着美人被兄长欺负得哭泣咒骂,不明白他们在做什么,于是等到在兄长走后,他偷偷溜进园林,跟美人姐姐说话。
一来二去的,他和美人姐姐渐渐熟悉,他给她带江南的桃花酥和春饼,也给她表演舞剑解闷儿……
尉迟长恭回忆着,情不自禁地抚上唇瓣:“我记得,咱们认识的第十天,你突然亲了我……你说你想离开,求我给城中那位琴师捎信,告诉他你被关在这里……”
沈姜哂笑。
她偏头看向尉迟长恭:“当时就看出你喜欢我,于是用那个吻欺骗了你。最后害死你的兄长,你可怨我?”
“不怨。”尉迟长恭不在意,“是阿兄做错了事,怎能怨姐姐?”
园林里飘起了细雪,寒风四起,更添清寒。
尉迟长恭提议:“外间天寒,姜姐姐,咱们回府吧?”
農業中華 郁榕
沈姜扶着他的手跳下扶栏。
精武喪屍 繩棺發財
尉迟长恭低眉敛目,为她系好狐毛大氅的系带,又仔细为她拂去鬓角细雪:“其实当年,我知道你不爱我,也知道那个吻只是敷衍……可我心甘情愿被你利用。过去,现在,将来,始终心甘情愿。”
南天封仙 天墨
他没再唤“姐姐”。
带着粗茧的指腹,停留在沈姜饱满嫣红的唇瓣上。
一卡在手
他瞳孔漆黑,忽然向前迈出半步,更贴近沈姜。
他将沈姜困在他怀里和扶栏之间,低头注视这个连岁月也不忍伤害容颜的美人,她如今走投无路,而他再也不是当初的小少年,他已经能为她撑起一片天。
他喉结滚动,哑声:“沈姜……”
尾音缱绻。
他轻轻捏住沈姜的下颌,终于按捺不住地吻向她的唇。
沈姜淡漠地推开他的脸。
她掀起眼皮,似笑非笑:“本宫对尉迟家的男人没兴趣。”
说完,径直离开了东园。
寒风撩起她绯色的裙角,她腰肢纤细步履坚定,一步一步,像是踩在九重宫阙的御阶之上,端庄而又霸道。
尉迟长恭目送她远去,臣服之意更甚。
冷王的人質公主
他恭敬地深深作揖。
……
寝屋。
南宝衣听着过往的故事,丹凤眼里满是惊讶:“沈皇后竟然还有过那种遭遇?!她该恨死尉迟卿欢了吧?!”
女人压低声音:“当时我只是府里的小绣娘,依稀听说皇后娘娘后来报复回去了,尉迟卿欢被她五马分尸丢进了江水,死状十分凄惨。所以后来,才由老爷接管了尉迟家族。”
南宝衣听得心惊胆战。
论起狠来,还是沈皇后狠呐!
她正出神,女人捂着手帕虚弱地咳嗽起来,本就憔悴的面容更显枯槁。
女人勉强笑道:“今日便到这里吧,明天我再教你怎么给虎头鞋串珠。”
南宝衣谢过她。
从屋里出来,却看见尉迟北辰站在廊下,两肩覆着一层薄雪,也不知站了多久。
她回头看了眼紧闭的毡帘,好奇:“你怎么不进去?伯母说你这阵子鲜少来看她,她很想你。”
尉迟北辰垂下眼帘。
过了片刻,他拍去肩上的雪,转移话题道:“过两日就是除夕,我陪你吃年夜饭守岁?”
南宝衣盯着他。
我的幻想科技
尉迟避开她的目光,只望向院中落雪,垂在腿侧的双手不自觉地颤抖,像是在努力地逃避什么。
是害怕看见日渐枯槁的母亲吗?
南宝衣安静了很久,道了声“也好”。
她又道:“对了,你经常去前院,可有打听到北方的消息?”
尉迟送她回厢房:“萧道衍不顾朝臣反对御驾亲征,再过几天,军队就要抵达江北。父亲和沈皇后那边没闲着,已经派遣军队驻扎在了江岸边。想来等开春的时候,双方免不了一场恶战。”
他果然来了……
南宝衣满心欢喜。
她仰头望向尉迟:“你能不能派人,帮我送封信给他?你放心,就只是报个平安而已,不会妨碍江北和江南的战事。”
她的丹凤眼亮晶晶的,提起那个男人时,总是格外雀跃爱慕。
尉迟拢在袖中的手隐忍地握紧,面上却带着笑:“好。”
第二天,他拿到了南宝衣的信。
他答应着找人送去江北,转头却独自坐到院子里的梅花树下,拿一把小剪刀,慢条斯理地裁开了信封。
花草信纸十分精致,还细细熏了山水香,大约是萧道衍喜欢的味道。
宝衣妹妹的簪花小楷别致风雅,一勾一画都是情意,写满了整整五张大纸。
他安静地读着,几朵梅花掉落在花草纸上也浑然不觉。
信里不只报了平安,还倾诉了她两个月以来的思念。
信尾还说,等到来年草长莺飞杏花微雨时,想与他共游江南……
“公子!”
侍女忽然踉踉跄跄地奔过来,哭着跪倒在尉迟跟前,撕心裂肺地拽着他的衣袖:“公子,姨娘没了!”

新的一周啦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