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01bn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儒武爭鋒》-第兩千七百五十五節:彌天大謊讀書-fxuzi

儒武爭鋒
小說推薦儒武爭鋒
蒙毅重笑了笑,抬起手来,给自己点上一支雪茄,慢悠悠地说道:“你们当真想听吗?”
蒙攸月一脸茫然,秦枫反倒是兴致被调动了起来。
蒙毅重弹了弹烟灰,笑了笑说道:“那我就把这件事情从头到尾说一遍吧!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他将雪茄轻轻搁在烟灰缸上:“你知道,我们蒙家不像是西门家这样的世代豪阀,我们只是江城里的一个小家族,跟现在臣服于我们两家的各路小家族没有差别。”
他清瘦的脸上流露出缅怀的神色:“我当时是小家族的天才,大四时就有宗师境的修为了,可能跟你们这些天之骄子比起来还差一些,但也受到各方势力的招揽,更是被内定加入了执法会。可是有一天晚上,我却接到了一个神秘的邀约。”
蒙毅重缓缓说道:“对方付了十万元的邀约定金,在二十多年前,十万块钱都可以在江城市中心买一套房子了。而且对方非常慷慨大方,在信中明说,希望与我见面约谈一次,如果不愿意见面,十万元就当作是见面礼,双方结一个善缘了。”
蒙毅重继续说道:“我并非是喜欢占人便宜的人,所以我欣然赴约了。”
秦枫忍不住问道:“是弥天组织的人?”
蒙毅重点了点头,沉声说道:“我当时没有往弥天身上去想,我只是以为会是中海或是燕京这些大地方的豪阀。可后来想了想,除了他们,哪个势力这么大方?还没见面就直接给塞了十万块钱?”
故事從打劫開始
蒙毅重继续说道:“见面的地方不在什么高档的消费场所,而是一片低矮的贫民窟里,我最终在贫民窟里一间半倒塌的平房里找到了那个接头的人。”
蒙攸月不禁担心地问道:“他不会是故意引你上钩,要对你不利吧?”
蒙毅重摇头说道:“那是一名容貌不算出彩的白衣女子,穿着很普通,我探查她的修为,也是平平,宗师境以下,具体境界不知。我这才放心坐下来与她聊了起来。”
獨步
萌萌鮮妻不準躲
妻居一品
蒙毅重说道:“起先,大家只是聊的武道,
我本没有疑心,但对方拿出了一本宇级武技,我已经起了怀疑。她见我起了疑心,干脆直截了当地告诉我说,希望我加入‘弥天’对抗执法会。”
秦枫不禁问道:“然后呢?”
蒙毅重笑了笑说道:“我当然是要拒绝的。要知道,执法会是维持整个城市运转的机构,如果没有执法会,任由修炼者肆意妄为的话,整个城市不知道要变成什么样子。我当时就告诉她,即便执法会有不对的地方,很多处理方式有些过激,但也是‘必要的恶’,我无法改变执法会,但我至少可以不成为跟他们一样的人。我会当个好的执法者……”
蒙攸月看着面前的老爹,撅着嘴笑道:“老爹,那个弥天组织的女人,你二十多年下来,连当时说的什么话都记得,看来给你的印象极其深刻啊?”
蒙毅重被自己一番挖苦,只得无奈地笑着说道:“毕竟经历了后面的事情,任谁都会印象深刻的。”
没等秦枫发文,蒙毅重已是无奈地苦笑说道:“她当时一招手,直接就让我如坠云窟当中,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变了。然后我就看到了这个世界的真相。”
秦枫追问道:“伯父,你究竟看到了什么?”
蒙毅重苦笑说道:“我难以描述,但是有一个东西,你们肯定经历过。你们进入过神魔幻境吗?就是穿了神魔战甲,就可以进入的那个幻境,你们打比赛时用的。”
秦枫与蒙攸月都是点了点头。
惡鬼紀元
蒙毅重停下话头,想了想,开口说道:“我看到的,世界的真相,世界的真相……”
他稍稍停顿,沉声说道:“就是一个巨大的神魔幻境,城市,秩序,生活,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幻觉。我们出生,生活,死去,都在这个奇大无比的神魔幻境之内,而我们所有人都浑然不知。整个世界都像是一个弥天大谎,只是不知道是谁才有如此强大的能力,可以蒙骗整个世界的所有人。”
紅顏未必是禍水 林海鋒
秦枫陡然就想起了长时间在神魔幻境后会
走火入魔的情况。
人会分不清究竟是在幻境,还是在现实。
“也就是说……”
秦枫沉声问道:“其实所有人都坠在神魔幻境当中,将幻境当成了现实?既然万物本都是幻境,那还要执法会做什么?”
盛寵世子妃
蒙毅重缓缓说道:“总会有人意外醒来,发现这个世界的真相,那么他一定会试图去叫醒更多的人。所以……”
秦枫当即反应了过来:“执法会的真正任务是除掉这些发现了世界真相的人,保证整个幻境依旧能够正常地运转?所以,不应该说弥天组织是为了对抗执法会的,而应该说执法会是为了对抗弥天组织,才更准确,是吗?”
蒙攸月突然问道:“爹,那你既然知道了这个世界的真相,为什么不索性加入弥天组织?”
蒙毅重笑了笑,他说道:“我当时也很矛盾,可我身上肩负了复兴整个蒙家的重任,即便万物皆虚,可我与父亲,与你母亲的感情,都是真实的。所以,我宁愿回到梦里,并愿意将这个秘密隐藏下来,甚至加入了执法会。”
秦枫忍不住问道:“伯父,那你,有没有杀过弥天组织的人?”
蒙毅重有些无奈地笑道:“缉捕过是肯定缉捕的。但是……有可能突破天人境的人,都不一定能被弥天组织招揽。能够出来执行任务的弥天组织基本上都是天人强者,哪里是这么容易被杀掉的。”
秦枫点了点头,突然多问了一句:“伯父,你觉得弥天组织说的是真的吗?还是你也不确定是不是被他们施加了什么样的幻术?”
蒙毅重沉默不语,眉头微皱,突然就好像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秦枫的问题了。
可就在这时……
变乱陡生!
“铮!”
蒙攸月手腕一抖,骤然从须弥戒指之中取出战刀,行云流水双手握住,雪亮刀光瞬间劈碎面前的酒桌,直取面前之人。
她的父亲,坐在轮椅上的蒙家之主——蒙毅重!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