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kvu8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歸一 風御九秋-第九百三十三章 反省自身鑒賞-y8f5e

歸一
小說推薦歸一
监狱是关押犯人的地方,可不是谁都能进的,但同样的事情得看谁来办,前后十分钟不到,高局长就拍板了,其实他的权限也没有这么大,但此事他可以向高层汇报,高层是知道吴中元的存在的,也知道他拥有什么样的能力,势必不会为难他,退一步说就算为难也为难不住,与其让他肆意妄为,还不如给他个面子,满足他的要求。
農家女也有春天
当晚吴中元再次跑回了图书馆,高尔基同志曾经说过,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这句话堪称至理名言,看书是增长见识,开阔眼界的最佳途径,书籍都是作者智慧的结晶,看书的本质是吸收他人的智慧。
由于相关法律书籍之前已经看完了,此番吴中元看的就是历史书籍,历史书籍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皇帝本纪,也就是记录皇帝本人相关情况的,还有一类是大事记,顾名思义就是记录发生的大事件。
这两类史书吴中元都会看,但唐太宗李世民之后的皇帝本纪他就不会当做真实的史料来看了,原因很简单,在李世民之前史官都是独立存在的,记录的皇帝本纪皇帝本人是不能看的,但是李世民是杀了兄弟逼着老爸退位的,担心后世留骂名就逼着史官篡改历史,在那之后的皇帝本纪就都是按照皇帝本人的意愿书写的了。
《史记》的作者司马迁也是史官,此人后来受到了宫刑,也就是被阉了,之所以被阉很多人认为他是受到了李陵事件的牵连,实则真实的原因是此人原则性太强,恪尽职守,在高祖本纪里竟然敢说高祖‘好酒及色’,殊不知说实话是要付出代价的。
看了一晚上史记,次日八点半十八分局主动与他取得了联系,除了秦成监狱之外的所有监狱,他想去哪个就去哪个,唯一的要求是尽可能的不要将犯人带出监狱。
这个要求挺值得玩味,实则也不算是要求,言下之意是希望他不要让上面的人太难做,但是他如果真的想带走谁,人家也阻止不了,只能想办法为他擦屁股。
接到总部通知之后,吴中元去了一趟总部,在高局长的陪同之下自众多监狱里选了一座,按照相关规定男女是分开关押的,但也有一些监狱是男女分别关押在不同的监区,吴中元就选了这么一处。
蓝精灵不在,据高局长所说是外出学习去了,有些身份是不能乱给的,即便先给了,事后也得补上程序。
监狱归政法系统管理,相关文件得现发过来,该下达的通知也得加急下达,得让狱方知道此事并全力配合,他的身份是巡视员,权限也得做出规定,只一句话,无条件全力配合。
上面越是放权,吴中元越是谨慎,不能坏了人家的规矩,让人家为难。
哪怕一切从快从简,吴中元进监狱也是下午两点多,他能瞬移,陪同的人不能,得加急飞过去,吴中元与陪同人员先与管理部门见了个面,然后才进入了监区。
他有自己的要求,一个独立的问话室,有窗户无栅栏,不准有监视监听装置,有酒有烟,有茶有咖啡,完全是接待客人的标准。
此行陪同他的是当年一同寻找癞头鼋的方奕,方奕的主要任务是与狱方进行沟通和协调,对吴中元提出的要求进行落实。
监狱里的犯人很多,但不是每个犯人都值得研究,方奕本以为吴中元会挑选那些迷途知返的,未曾想他挑的全是执迷不悟,拒不悔改的,但他的任务不是对吴中元的决定提出质疑,而是具体的执行和落实,于是只能顶着一头雾水与狱警一起提人。
吴中元挑的观察对象都有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都不后悔自己所犯下的罪行,第一个被带过来的是个年轻人,二十五六岁,瘦高个,戴着眼镜儿,很木讷也很平静,此人犯的是故意杀人罪,受害人是他的女朋友,手段极为恶劣,捅了十几刀。
这人是要挨枪子的,戴着手铐脚镣,进来之后吴中元直接命人将此人的刑具卸了,他也没有向对方介绍自己,在确定此人抽烟之后将烟和打火机给了他。
美漫超能力兌換系統 恐怖如廝
香烟在监狱里是奢侈品,一根都不容易得到,更何况是一整盒,而且还是中华香烟,这让眼镜儿很是意外,一脸疑惑的看着吴中元。
“不止是香烟,这里的东西你可以随便吃,随便喝,”吴中元平静的说道,“你也别管我是谁,案子的大致情况卷宗里都有记录,你也不用多做赘述,我也只问一个问题,你分明犯了法,为什么拒不悔改。”
時空旅人傳奇
人与人的交往和相处很多时候看重的都是一个态度,吴中元的友好态度令眼镜儿受宠若惊,点上香烟之后深吸了一口,“我是认罪的,但我不后悔。”
在吴中元追问为什么之前,眼镜儿又说了一句,“我知道自己必死无疑,悔改也来不及了。”
“如果再给你一个机会,你还会不会杀她?”吴中元问道。
“会。”眼镜儿的态度异常坚决。
“为什么?”吴中元问道。
網遊之劍魔獨孤
在和盘托出之前,眼镜儿往嘴里塞了块糖,闭着眼睛回忆了良久方才打开了话匣子,其实这本来是一段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女孩和男孩都是在孤儿院长大的,青梅竹马,孤儿院只负责将孩子养育到十八岁,这恰好是高中毕业的年纪,两个人都考上了大学,却拿不出学费,最终男孩将上学的机会给了女孩儿。
孤儿也并不一定都是被遗弃的,也有父母双亡没人照顾的,男孩就是这种情况,他在老家还有一栋老房子,为了给女孩筹集学费,他将房子卖了。
之后又出去打工赚钱,为女孩提供学费和生活费,其中的各种艰辛自不必说,最难的时候甚至一天只吃一顿饭,四年读完女孩考上了自费研究生,又需要一大笔学费,在万般无奈之下,男孩有偿捐出了自己的一个肾。
后来女孩遇到了一个高富帅,将男孩给甩了,男孩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最终走了极端。
三國赤子
整个讲述的过程非常琐碎,耗时足有两个小时,听完眼镜儿的讲述,吴中元很长时间没有说话,眼镜儿的情绪也很激动,到最后已经泣不成声。
在对眼镜儿这种行为进行评价之前,吴中元想的是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眼镜儿的这种性格做出这种极端的事情并不意外,因为他捐肾这种行为本身也很极端,不可否认这是一个非常重情的男人,不管男人和女人都渴望遇到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但是很多人只想到刻骨铭心所带来的浪漫,却忽视了刻骨铭心的爱情只有极端的人才能做得出来,不是每个人都承受的起刻骨铭心的爱情的,事实上绝大多数的人承受不起刻骨铭心爱情的另一面儿。
“领导,你说我真的做错了吗?”眼镜儿试图寻求认同。
“你想听实话吗?”吴中元随口反问。
眼镜儿缓缓点头。
“你真的做错了,”吴中元说道,“你犯了法,我就不能说你是个好人,不过我可以说你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在我看来在对一个人好之前,应该对她进行足够的了解,你刚才说了句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这话本身就不对,因为真正的明月是不可能照沟渠的,之所以照沟渠是因为她本来就不是明月,你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盲目的将自己的一片真心交付给了一个不值得托付的人,她其实是无辜的,她分明是只鸭子,你却希望她做出天鹅才能做出的事情来,到最后她做不到,你就把人家给杀了,你说到底是谁的错?”
听得吴中元言语,眼镜儿愣住了,在此之前还没有任何一个人自这个角度剖析过这件事情。
“兄弟,对一个人付出真心并不难,难的是找到一个值得你付出的人,”吴中元随口说道,“如果你选错了人,看走了眼,别说一个肾了,你就算把五脏六腑都挖给人家,人家也不会领情。”
“她不该杀吗?”眼镜儿喃喃自语。
紫疾雷 武行散
“不该,”吴中元说道,“现在有句话叫一片真心喂了狗,错在狗吗?不,错在人,你瞎呀,连对方是人是狗都不知道就把真心交出去?一时头脑发热?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任何的疏漏和忽视都是要付出代价的,我佩服你有情有义,但我说句实话,现在的结果纯属你咎由自取。”
眼镜儿很痛苦,双手抱头,双目紧闭。
即便如此,吴中元也没有放过他,再度说道,“世上没有遇人不淑这回事,所有的遇人不淑都是自己看走了眼,出了事先反省自己,别总是把责任往对方身上推。”
眼镜儿大口喘气,浑身发抖。
“干嘛,想跟我翻脸吗?”吴中元冷声问道。
強者重生在都市 吾是定財
“没有,我在想你说的话,”眼镜儿抬手擦泪,“我真的对她很好,她怎么忍心这么对我。”
“好了,别哭了,”吴中元说道,“虽然错在你,但是这年头重情重义的人不多了,我给你个好的结果吧。”
眼镜儿闻言愕然抬头。
“你别奢望能免死,你死定了,任何人都需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你也不例外,”吴中元说道,“我跟你说几句私密话,你别告诉别人。”
夢的世界 淩淩倏兒
“什么?”眼镜儿问道。
“我叫吴中元,你下去之后告诉阴间咱们今天的对话,就说是我说的,下辈子还让你做人……”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