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1rp言情小說 攻約梁山 愛下-第4節兇暴的李綱展示-s5a7z

攻約梁山
小說推薦攻約梁山
李纲没提西路军的主副矛盾,只上奏说,中山军边塞岌岌可危,整个西路的形势也异常吃紧,瞧形势怕是西路很快难保,这会危及我东路的安全。整个河北边关面临全面沦陷。
先好好吓一吓朝廷和皇帝,让朝中的狗东西们急眼。
然后再说,现在看西路的糟糕形势,很明显那三边的主官无能,全都是贪生怕死的废物,不敢出战,根本不了解辽军,也不会打仗,只知拥主力大军死待在城中享受安逸和自保,导致边塞缺兵守城更缺骑兵优势威胁辽国。三边又各有私心,各自为政,不肯或不会协调一致配合抗击。西路战况全面陷入被动死挨打。彻底瓦解骑兵优势。若无人及时去统一调配战事,转眼必完…..
八百里加急上报朝廷。赵佶等一看就吓尿了。
有朝臣只顾私谊,为了保住同党和相关的利益,跳出来申斥李纲说李纲是一派胡言……大宋朝堂又很正常地陷入嘴皮子争吵扯皮中,鸭子吵湾,乱哄哄,却什么实质问题也解决不了,净耽误时间,误掉大事。但这种情况没得到持续。
超級軍工科學家 夢語天機
火烧眉毛了,拖拖拉拉议事就得亡国,赵佶先容不得扯皮空耗,却干惊恐着急没个主意,就不是玩腐败荒唐那么有主见有脑子了。
蔡京童贯也急眼了,厉声喝止了废话争吵,建议立即派大员去西路军主持战事,要最快。丝毫耽误不得……李纲大嘴巴不假,但却是实诚人,从不说没根没据没影的瞎话。西路战事必定糟糕之极…….赵佶在战事上更信任有经验的童贯,没心思理睬更多,赶紧问派谁去合适……
谁去?
你麻麻的,朝中谁也不合适啊。
一片片只会耍嘴皮子和吃国家钱粮的文武高官废物,担不起大战,而且个个特怕死,在这个时候绝不肯去 不敢呐 怕在去的路上就被造反义军给收拾了。要么就是何栗这样的敢去却不具备独立主持大战能力的文人。朝中可用的强将几乎都在外忙着镇压起义,童贯和纪安邦这样的还得留守京城 赵佶忧虑自己的小命 他自己就决不肯派出去……满朝塞满了高官却无可用的……
俠武大宋 寂寞宇宙
束手就婚 木若溪
吹燈耕田
急眼下,童贯勇担了一把推荐人 说就用李纲吧。
李纲就在河北,不用赶路耽误时间 又恰恰是督察官 用他只不过是把他的督察权放大到整个河北边关,性子又刚正有见识有主意,由他主持协调能管住西路长官怯敌畏战不作为……
赵佶一听给李纲加权,顿时就不乐意了。
柴进案时 李纲委婉骂朝廷也是讽刺了他的事 他可没忘,心里埋着恨等机会算账呢。
無雙武神
但,众朝臣生怕倒霉要命的差使落到自己头上,都愿意李纲当替死鬼,一片附议声 边关万分危急,事万万拖不得 朝中却无人可用,赵佶治国没个主见 只得同意了。
李纲一朝权在手就把令来行。
有会玩政治也精通军事的刘韐给他出主意,李纲快马向西 又沿途得了宗泽张叔夜的支持和作战建议 越发有了主意和底气 先秘密赶去了代州,亮出圣旨,立起总督身份,命令节度使曾懋,主将姬文康立即派步军大力增援一线战场雁门关,骑兵则由他全部带走归他调用。
修羅刀帝 戀青衣
仇嫁
曾懋,姬文康只想把着军权谋私,自然不愿意,无奈,占绝对多数的边关老将愿意服从李纲调遣,以前是限于权力和规矩,这些将军不能对抗恶劣的长官,现在有了更大权力者在,命令正符合他们的心,他们就可以以服从朝廷旨意的合理方式支持李纲。曾、姬二贼失去军中主力的支持,又不能真翻脸杀了李纲不听朝廷的。拥兵造反,他们还没有资格敢反敢闹,只能服从。
至于最牛逼的执法宦官团,这时候就屁也不是。
李纲是代表朝廷执行皇帝的旨意,现在是河北全军最高执法者,他们这些皇帝的狗腿子的执法权就失效了,既无权对抗李纲,也无权整治支持李纲的众将。李纲根本不鸟他们……
执法长——此地大太监愤恨李纲无视他并侵夺了他的执法权威。副手太监按他的眼色示意,跳出来挑衅李纲权威,试着阻止李纲对军队的调遣,觉着无非是斗嘴扯皮纠缠,没危险。
不料,李纲呛一声拔剑直接捅死了他,随即又拎着血淋淋的剑,喝骂执法长太监:“尔等皇家奴才,享受皇家权势荣光,竟敢为私欲无视王朝安危,背叛皇家,当诛却不知死罪。”
青春角鬥士 采露
喝骂间一剑把大太监的咽喉切开了,把这位最牛的执法长也当场杀了,吓得其他执法宦官一哆嗦。众将则呆了,随即又感觉大快人心,杀得好,嚣张阉贼早该死了……曾懋,姬文康则蒙了,随即大怒,红了眼,死的可是对他们的私心最重要的利益同党,当初他们不知花了多少代价才说动了,拉成了同伙,却就这么死了,少了最重要的执法者支持。以后再派来的执法长会是什么人,能不能再拉拢成功,这个只有天知道…….曾懋怒极喝问李纲:“你只是临时的督察协调战事官,有什么权力问罪执法官杀他们?圣旨中可没标明你有这权力。李纲,能在践踏皇权……”
没等他耍官场斗争那一套习惯的把戏把话骂完,李纲的血淋淋宝剑已对准了他,冷笑道:“你无视国家安危,心怀不轨,等于背叛皇帝,是不是也想尝尝就地正法的滋味?”
曾懋被血淋淋的剑指着吓得一缩脖子,看出来了,自己若是敢坚持对抗,李纲就敢直接杀了他,而在场的军中大将绝大多数却是冷眼旁观不保护他的,这奸贼立即圆滑地闭嘴了。
李纲又冷冰冰瞅着主将姬文康:“你也想对李某说点什么干点什么?”
姬文康到底是沙场见血的武将,没吓得缩脖子哆嗦,也立即回应。
他阴冷的瞅了瞅众将,眼神意思是李纲只是暂时在这,以后,你们可都捏在本官的手心里…..
李纲对这种官场把戏看得明白,怒眼一哼,喝令:把此地敢背叛皇家信用的所有执法宦官全部就地正法了。
他的护卫随从呼喝一声遵令,抡刀子就开砍,把召集在这的所有宦官扑杀了个干净。众将们,无论是支持李纲的,还是追随曾、姬和执法宦官的,全看呆了眼:李纲,你真敢呐…..
李纲盯着姬文康沉声喝问:“你现在觉得本官有没有权杀你?”
这时候,姬文康才露出大宋武官对文官和上官惯有的那种自甘卑贱猥琐老实相,慌忙下拜道:“小将是朝廷的人,当然听令朝廷的旨意,岂敢不从总督大人?”
李纲哼了声,又怼上曾懋,“曾懋,你呢?你怎么不说话?你不想再服从中央?”
曾懋一哆嗦,李纲的这个帽子扣得可狠,尽管他和姬文康确实是在玩拥兵自重。他生怕李纲趁机直接杀了他,慌忙终于也老实下拜,卑微道:“下官忠诚朝廷,岂敢不从中央?”
李纲甩了把剑上的血,脸上露出遗憾:只顾享乐与权势私欲的狗贼,你怎么不硬气点呢?代敢硬气,即是阻挠本官督军抗辽,是无视国家安危,背叛了朝廷,死罪,我就能当场除掉你……
在国家民族危亡的最紧急关头,一切都得以抵抗辽军侵犯为先。大事上一个迟疑、拖拉,国家就极可能亡了。平常那些规矩程序都不好使。当场决断,当场杀伐,最快解决障碍,统一军中意志对抗住外敌才是第一位。曾懋,姬文康虽是边关长官朝廷要员,但必要时当场照杀不误。想玩官场权力游戏扯皮?想得美。狗贼懂得即时服软,不能当场杀之,算你狡诈逃过此杀…….
李纲心如铁,不怕担后果。
他也知道眼前这一文一武二贼老实退让打的是什么主意。无非是仗着朝中有关系,先摆脱眼前的杀局,事后找朝中同党关系户弹劾他李纲,玩政治斗争游戏报复陷害弄死他李纲。
大宋官员,治国不行,打仗,保家卫国更不行,最拿手的也是最有胆识敢干的就是内斗用嘴杀本国人…..废物。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拼命玩内斗内耗只顾私欲。国家倒了,真能得便宜?
驅魔人
李纲愤恨地想着,忍不住抬腿狠狠把拜在地上的曾懋踹倒在地,又一脚踹在姬文康肩膀上也踹倒在地。此,既是为了解恨,先报复一下,省得事后自己只能干瞪眼被报复,若能激怒二人恼羞成怒失去理智疯狂起来闹对抗,那就能趁机杀之…..也是进一步观察代州众将的反应。
老刘(刘韐)说了:“你只管大胆地去放手干。西路边军边将主力是会支持你的。那些狗东西在边关并不得人心,所谋不符合边军的利益,他们并没有多大势力。东路军,全是咱们自己人,三边自然都支持你。事大了,我们都会保住你。朝廷瞎搞。我们得强迫朝廷按我们的卫国为民意志做。不能傻乎乎愚忠,所谓成全了自己的忠臣名节却亡了国家毁了我们的神圣祖地……”
李纲挺佩服老刘的智慧和人品,听信了那些话,在来西路的途中拜访了宗泽张叔夜,也果然非常明确地得到了东路军死保他的承诺,都支持他放手除奸统一抗辽意志。
混跡漫威的華夏英雄 我是瘋狂茄子
张叔夜脾气火爆,直接开骂说:“无国无祖地尊严只顾自己私欲的狗东西,全直接杀干净了才好。可惜,老夫不能去总督那边,否则大大小小的狗东西一个也别想活。”
宗泽沉稳,但此次也爆了脾气,说:“你此去只管放手杀奸杀敌,怕什么?”
朝廷这熊样了,统统废物,只能依靠我们几个老少领军守住边关保他们的狗命。如今的边军上上下下真正的是全听我们的,只听我们的。朝廷想任性耍威权做恶,又岂敢把脏手伸到东路来?若是任性妄为,说不得就闹闹清君侧了。还真当天下人都是屁,只朝中高贵主宰生死?
河北太危急,西路形势太糟糕,说不定宋此次就真亡了,宗泽也是彻底急眼了才如此暴戾。
李纲呢,经历了上次的柴进事件,已经懂得只要边军齐心一志,朝廷就只能退让妥协。再者,圣旨这次给他的督军权力也足够大,他也有权力有机会干点自己想干的。
在李纲的强势下,拘在代州城干看着雁门关军被辽军围歼的广武军终于能赴边参战了。其中,增援的步军赶去了边关,参与守关。全部骑兵则是另一路,由骑兵大将樊夔带领着实际是悄悄奔去了中山。
李纲剥夺了曾懋姬文康的全部骑兵权,只留下追随二贼的那些将领和相关部队,走前严令文武二人守好代州城,若有半点儿差池就要了二人的命,休要有侥幸心。朝中同党救不了你….气得恨得这二人瞅着李纲快马而去的身影手划圈圈嘴上咒骂不已:李纲,你给我等着……然后就提心吊胆督察军队勤奋守城。
就这几千留守兵力,太少了,二贼生怕辽军打来破了城池要了他们的狗命…..
李纲在代州顺利搞成了事,这下更是有了信心底气,越发敢干,扑去真定府,又果断屠尽了真定的执法宦官团,吓得知府蔡楙、都统韩世清老老实实,然后如代州一样调兵…..骑兵由大将施诜统领着紧急赶赴中山。
与莫孙二贼沆瀣一气的老牌边关将门子弟原安肃军都统向纪看着李纲牛逼离去,再瞅瞅留下的这点守府城兵力和寥寥无几的自己人将领,心中不禁翻腾着:我和莫、孙结伙,这是不是选择错了?……
李纲最后才去了此次宋辽大战得焦点,中山府,同样暴力手段直接杀尽阉贼执法宦官,威慑住节度使莫俦、都统孙培芝。和前两处不同的是,李纲调出两万步军紧急增援边关,留下一万多步军守府城。骑兵则同样全部剥夺了,全调出去参战。
西路三边此时骑兵总共还有近两万五,扣除正在边塞打辽军的那些,还有两万两千多点。有如此骑兵力量在,原本代州和真定怎么也不会被辽军区区佯攻牵制就打得岌岌可危。奸臣之祸可见其害之大之烈之自私胆大敢干。中国的事向来是坏在统治者的腐败自私愚蠢自大无耻上。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