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t0iw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討論-第649章 我應該在樓上,不應該在樓下讀書-sf1o4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池非迟收起手机,抬头,就看到非赤在围着电视机打转,“一个骗人的小把戏。”
“我知道,可是……”非赤爬到电视机上,倒挂着往下看,“主人,你不觉得这个女人长得还不错吗?”
池非迟:“……”
非赤这是什么审美?
“您看,她脸上的纹路多好看啊,”非赤盯着电视机,“神秘又充满了韵味,颜色层次丰富但过渡又不突兀……”
池非迟看了看,突然觉得非赤说的有道理,这纹路……
打住!不能让非赤把自己的审美带偏了。
“嘴巴大,有吃福,吃东西能一口吞,”非赤继续点评,“唯一的遗憾就是毛发太多太长,一点都不光滑,不过毛发是剃光的,看在其他优点的份上,也不是不能接受……”
“嗯?”毛利兰迷迷糊糊醒来,坐直身,发现池非迟盯着电视,也跟着看了过去,“非迟哥,怎……啊!”
惊叫声成功把其他人吓醒。
大概是番町菊次在另一边设置的录像机播放时间到了,其他人醒过来之后,并没有看到电视机播放的一幕。
“电视机里哪有什么恐怖的人影啊?”毛利小五郎盘腿坐在矮桌前,打了个哈欠,看向从电视机上遗憾溜下来的非赤,“你不会是睡迷糊了、看到非赤,看花了眼,把它的脸放大了,当成脸很丑的恐怖人影,所以才吓一跳吧?”
非赤正路过毛利小五郎背后ꓹ 听毛利小五郎的话,琢磨着有点不对劲ꓹ 转头‘咔’一下给了毛利小五郎一口。
它才不丑!
它的脸放大了也不丑!
主人每天睡醒看到它的脸都没说丑!
“嗷!”毛利小五郎感觉屁股刺痛,蹦了起来,蹦到一半ꓹ 就被坐在旁边的池非迟熟练按了下去。
池非迟用一惯按黑羽快斗的方式,用左手按住毛利小五郎ꓹ 右手从口袋里翻出装抗蛇毒血清的针筒和酒精棉。
拉袖子,酒精棉消毒ꓹ 扎针ꓹ 注射……动作熟练迅捷得不像话。
以至于柯南等人还没反应过来,池非迟就已经拔了针、直起身,将注射完的针筒和用过的酒精棉收进一个塑料袋里,“好了,没事了。”
医疗垃圾,不能乱丢。
毛利小五郎趴在桌面上,悲愤欲绝地侧头看着池非迟。
没事了?不ꓹ 他觉得他很有事!
“呃,可能是毛利叔叔刚才提到非赤ꓹ 语气又有点奇怪ꓹ 它觉得毛利叔叔在说它坏话吧?要不然就是毛利叔叔在提到它的时候ꓹ 做了什么有攻击意义的举动……”柯南汗了汗ꓹ 心里突然有些感慨。
上次他被非赤咬过,还郁闷了一阵子ꓹ 总觉得非赤不会咬熟人ꓹ 他还怀疑他不像好人或者不讨小动物喜欢ꓹ 现在大叔也被咬了一次,他就不是熟人里唯一一个被非赤咬过的了……真好!
咳ꓹ 不是他幸灾乐祸,而是非赤的毒真的太弱了,上次咬他就只是留了牙痕,一点事都没有,就当被小孩子咬了一口呗。
池非迟收好东西,见毛利小五郎盯着自己,转头看了看,发现毛利小五郎西服屁股部分上的血痕,“有一点渗血,不过蛇牙的创口不大,血应该已经止住了,如果您怕细菌感染的话,我还有酒精棉。”
“什么?渗血了?”毛利小五郎跳了起来,这一次没被人按住,不过扯动了屁股上的伤,又惨叫了一声,“嗷呜!”
毛利兰呆呆看着自家老爸,她现在是该害怕刚才看到的恐怖人脸?还是该担心自家老爸?
荒野流星 呷咪
呃,果然还是担心的成份比较多一点,她都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呢。
最终,毛利小五郎还是决定去外面洗手间,用酒精棉擦一擦伤,顺便上个厕所。
酒精虽然消毒,但碰到伤口的酸爽简直无法用语言表达,哪怕非赤咬破皮的地方并不大……
毛利小五郎一个人待在二楼洗手间,不时痛呼一声。
“啊!”
“非迟啊,这里面很臭耶,会不会空气里都飘着细菌?嗷!疼,疼,疼……”
门外,池非迟一群人等着。
毛利兰拎着非赤,也不管非赤能不能懂,认真脸教育,“非赤,以后不可以随便咬人哦,特别是熟悉的人。”
非赤一双黑眼睛映着毛利兰的脸,大脑还有点懵。
它杀伤力有这么大吗?
技能會翻倍咋辦 一桌寂寞
以前快斗被咬了那么多次,被咬之后照样可以追杀它几圈,柯南被咬那一次也跳来跳去想甩开它,都很精神啊。
柯南在一旁干笑。
大叔太大惊小怪啦!
上次他被非赤咬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事后跟他说‘不就是被咬一口嘛’……
住在楼下的四谷岩尚和牡丹露彦被惊动,沿着楼梯走上来。
我和校花有個約會
“喂,你们怎么回事啊?”牡丹露彦不满道,“我之前不是说过,让你们不要大吵大闹吗?”
“肯定出现了,”四谷岩尚一脸期待,“那些东西又出现了,对不对?”
“不……”音无芳一刚想解释,洗手间里的毛利小五郎又发出一声大叫,声音比之前大得多。
洗手间的门被打开,毛利小五郎后退着出门,视线依旧盯着洗手间里,“红……红色的!刚才马桶里的水突然变成了红色的!”
柯南脸色一变,立刻跑进洗手间,却发现马桶里的水并没有异常,又一脸沉思地出门。
上校的千金妻 令令七弦
之前池非迟也说看到了电视机里的女人,那就不是小兰睡迷糊看错了,再加上这一次……
大叔总不可能也看错了吧?
肯定有人装神弄鬼!
但对方是让他们不知不觉间吸入了迷幻剂?还是用了什么方法?又或者是这栋公寓的环境导致了异常现象?
池非迟没有去洗手间,跟四谷岩尚搭话,“四谷先生,能不能让我看看你以公寓为背景拍摄的恐怖片?”
“啊?那是我们的毕业作品,不能提前给其他人看……”四谷岩尚被那道平静视线盯着,总感觉拒绝会很危险,硬着头皮道,“而且就算我想给你看,影片也不在我这里啊,拍摄之后,还要由我的同学完成后期制作,成品还在学校里。”
柯南晃到四谷岩尚身旁,有些好奇。
电视机里播放的恐怖人脸,确实可能跟恐怖摄影有关,池非迟当时也看到了播放的影像,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关键?
“不过,我以前也拍摄过一些恐怖视频,”四谷岩尚又忙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带你去看看。”
池非迟点了点头,“有劳。”
柯南心里呵呵,感觉这位四谷先生面对池非迟莫名弱势,像被欺负的小女生一样,“我想去看看!”
“啊,好,”四谷岩尚点头,“大家一起来看也没关系。”
刚发生了奇怪的闹鬼事件,毛利小五郎和毛利兰拒绝去看恐怖视频,而牡丹露彦没看到什么异常,决定回楼下去赶自己的论文。
異界全能救世主 不帥咋滴
最后,毛利兰、毛利小五郎留在音无芳一家继续喝茶,只有柯南和池非迟跟着四谷岩尚到了一楼2号房。
四谷岩尚播放了自己以前拍摄的视频,都是一些片段。
池非迟认真看了一会儿,“氛围渲染得很不错,有的片段也很有想法,不过有些地方很俗套,比如刚才医院那一段,躺在手术台上的死人,好像很多恐怖电影里都有。”
柯南疑惑侧目。
池非迟还真是很认真在点评啊?
農家女也有春天 陳小丫
傾心付:長夜漫漫
四谷岩尚给池非迟和柯南倒了果汁,转头看播放着恐怖片段的电视,“确实是这样,因为那个时候兴趣社突然以医院为比赛题材,我对医院的恐怖影视实在没什么灵感,所以才用了老片段,不过我有摄影手法增加一点惊悚感哦,镜头一开始停在女主角脸上,会给人压迫感,对吧?”
池非迟点头,“镜头处理得不错,不过你的女主演演技不怎么样,没有那种屏住呼吸去看手术台的感觉。”
“我也是这么觉得耶!”四谷岩尚眼睛放光,坐到池非迟身边,“你觉得差在哪儿?”
这是同好啊,必须好好交流!
“那个时候,要是女主演的脸色僵硬一点,表现出想看又不敢看的样子更好,能配合拍摄手法,让氛围更压抑,在看到血淋淋的尸体时,才能给人的内心带来冲击,”池非迟见医院片段完了,收回视线,“其实看恐怖片也是一种宣泄途径,在观众神经紧绷、心里压迫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伴随着冲击,给予观众一个情绪宣泄的突破点。”
柯南:“……”
虽然这么总结确实没错,他觉得有道理,但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池非迟该不会没有发现了什么,只是想来看恐怖片吧?
“没错,没错,”四谷岩尚连连点头,“虽然恐怖片会让人提心吊胆,但惊吓之后能给人一种很畅快的感觉,我就是想拍出这样的电影,啊,对了,您之前说觉得医院片段太老套,您是有什么想法吗?您放心,我只是好奇,想听听您的看法,如果我以后要用,一定会跟您商量的!”
柯南:“……”
这突然用上敬语是怎么回事啊喂。
还有……四谷先生真的打算让池非迟说?
池非迟说的那些故事,可不是吓完就完了,会让人战战兢兢很久的。
池非迟没有说故事,只是简单说设定方面,“稍微改动一下,比如手术台上只是一个人偶,而真正的恐怖点……”
四谷岩尚脸色兴奋,咧起了嘴,声音阴恻恻道,“尸体其实在旁边的橱柜里,双眼还面向着看手术台的女人……”
柯南差点吓得跳了起来。
听故事不怎么吓人,不过配合四谷先生这神情,真得好吓人!
“或者吊在天花板上。”池非迟平静补充。
柯南:“……”
那什么……
他是不是应该在楼上跟大叔喝茶,不该在楼下看两个恐怖迷谈恐怖片?
“啪!”
四谷岩尚激动拍桌子。
知己啊!
这一次,柯南是真的被吓得跳起来了。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