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9yz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天決戰場-第六百一十七章 血霧中的魔堡讀書-degql

天決戰場
小說推薦天決戰場
百里疾将苍月鹰委托给司命冯云嘉楠照看,而后与姜陵一道离开了众人,走到一处偏街,漫无目的地向前迈步。
姜陵思考了片刻,还是直白地说道:“虽说止战封门,确实是有损神庭威望,但眼下天下混乱,神庭既然不能短时间内一举荡平四海,那为了天下安宁,还是暂且偃旗息鼓为好。”
百里疾轻叹一声,愧疚道:“神子曾经告诫过我,不要把神庭威望看得太重,要以天下为重。但我还是太过愚钝,神庭之中也有许多不能免俗的人,仍要维护这神庭威严,才使得神庭又牺牲了那么多人,也连累了太多无辜的百姓跟着受罪。”
“神庭高高在上惯了,想一下子改变观念的确有点难。”姜陵点了点头表示理解,而后问道:“既然风隐大陆的神庭已经同意止战封门,休养生息,那不知能否传信给其他三个大陆上的神庭,也就此打住,不要再与俗世实力相争?”
天龍八部之慕容阿修羅
我的美女房東 齊天大盛
今生不後悔
玩寶
姜陵心想目前的纷乱主要是神庭与世俗实力的争斗,若是能让天下神庭都退一步,那再想平息天下纷乱可是会容易很多。
拜金王妃 拖鞋皇後
百里疾面露几分难色,摇头道:“每个大陆上的战事都不相同,神庭插手的理由也是各异,并不是说停手就停手的。咱们风隐大陆,主要是世家与神庭的矛盾,神庭之所以出手打压世家,是怕神明沉寂之后,几大世家再无束缚,肆无忌惮胡作非为,所以出手压制。而世家对失去神明指引的神庭少了几分忌惮,唯恐自身利益被神庭侵占,所以不愿低头,出手反抗。其实只要双方各退一步,便可以彼此安稳,只是战事打响后,一步错步步错,双方皆是骑虎难下。此时由你出面调停,双方倒是也就借着台阶收手了。但其他三个大陆上的纷争,多方势力错综复杂,可就没有这么简单。”
姜陵点头思索,百里疾则接着说道:“我不过是一个司命,之所以能站在几位庭主替神庭面前讲话,是因为神子将苍月鹰委托给我照看,算是给了我一个非比寻常的身份,不过实际上,我可是无权使唤任何人。当然,我也愿意帮你送出书信,劝解其他三个大陆上的神庭中人,让他们尽量收手。但具体能起到多大的效果,我却也不敢保证。”
姜陵也明白是自己想的简单了,说道:“也只能如此了,有你劝说劝说,多少能起些效果。”
“我会尽量帮你,但这天下乱事,一旦起了势,就没有那么容易平息。”百里疾带着几分忧虑道:“就是咱们风隐大陆,哪怕我神庭愿意退步,也未必就能真的消停下来。”
姜陵对此倒是不太理解,转头问道:“几大世家已经同意就此打住,若是你能把神庭之中像典经纶那样激进之辈控制住,其他势力又哪敢造次?”
如果。沒有你
“像典经纶这般心中怨念较深的人,我自会委托几位庭主帮忙看管,神庭肯定不会再无端去找麻烦。”百里疾突然停下,看向街道右侧一间倒塌的屋子,抬手送出念力将土墙撑起,救下了一只被压得奄奄一息的黑犬。姜陵抬手轻轻一点,送出一丝灵力,保住了这只看家犬的性命。
百里疾接着说道:“可是这风隐大路已经因为战事千疮百孔,一滩清水变得浑浊无比,有些东西便从泥沙里冒出头来,也有人正等着在这浑水里摸鱼。像西南秋田家,隐忍了这么久,我神庭难道不知道他们在等什么么?他们就是在等其他四大世家和我神庭两败俱伤,他便可以坐收渔翁。再者那些叛神者,他们的理想是自由,我倒也愿意承认他们的信仰是算的上伟大而纯粹,但为了对抗我神庭,他们急于扩张实力,可是吸收了不少野心昭彰、心术不正的家伙。别的不说,风隐大路上叛神者的统领曹嵩你是见过的,那可是血丹青之主,杀人不眨眼的狠厉之人,你以为他会像徐海臣这般明事理?真的愿意就此停手?”
姜陵听到这一席话,也是心中泛起一丝不安,明白自己把这天下事想得太简单了。他苦笑一声,而后道:“也是,若神庭真的安静下来,不知道有哪些牛鬼蛇神要坐不住了。至于那些叛神者,若是真的失去神庭的压制后便开始为非作歹,那可是太打脸了。唉,是我想当然了,神庭一点声音都不发,好像也不是那么回事。”
百里疾却也没有责怪姜陵的意思,反而理解道:“你做的并没有什么不对,接下来的事情也是我神庭自己应该面对的。”
姜陵又仔细思索了一会,道:“应该不会太糟糕,秋田家韬光养晦装孙子,四大世家也不是不知道,若是秋田家敢搞什么大动作,四大世家不会放任不管的。另外也就叛神者那一群人麻烦些,但我想这群人里至少还有徐海臣、凌震这些人在,倒也不会做的太过分。至于那曹嵩,就算是个狠辣角色,但神庭闭门不出,他又能怎么样?除了这两大势力,其余就算真的有些邪恶势力出场,应该只是些杂七杂八不入流的小角色。”
百里疾闻言微微点头,却还是叹息一声:“阴沟里爬出来的未必只有老鼠,也可能是毒蛇。”
“啊?你的意思是有些难对付的家伙?”姜陵疑惑问道。
“这片大陆如此广袤,的确还藏着许多难以用常理度之的家伙。”百里疾没有解释太多,而是转而说道:“我在来的路上,听问在南方出了点乱子,似乎又出现了邪血术士作祟。我已经与红安城昭谕司命冯云嘉楠说过了,委托她前去看看。”
“邪血术士…”姜陵对这个词并不陌生,他想到了之前月魔堡的战场,心想百里疾说的是南方,不会就是月魔堡吧?
上次离开的时候,那位南燕武宗大师兄秋田旗压制住了与他共生的邪血术士弗尔萨,两人一同遁入血池,难不成过了这么久,这弗尔萨又复苏了?
上一次月魔堡战场之时,姜陵才地转上境的修为,最后关头与郝威廉和苏唯联手进攻弗尔萨,虽说不是那血人的对手,但也成功将其重创,眼下就算弗尔萨恢复了些实力,也顶天了是个天变上境。至于冯云嘉楠,刚刚交战时姜陵有关注到这位神庭司命,是一位境界非常扎实的玄极中境灵师,那弗尔萨绝不是对手。
姜陵没等多说,百里疾说道:“行了,你知道你不能久留,也不与你多唠叨,这有一物,先送你,至于用不用得上,由你自己决定。”
“哦?这是…”姜陵接过百里疾递来的小匣子,打开来看了一眼,而后姜陵瞪眼睛道:“喂,不是吧Sir,你看我像这么有天赋的样子么?”
百里疾笑道:“我觉得三个和四个也差不太多。”
“你这真是高看了我啊。”姜陵拿起匣子中那枚金灿灿的药丸,却是不由想起的神子天珏的身影,他眸子带着一丝顾虑,但顾虑之中却又藏着明显的蠢蠢欲动,他纠结地喃喃自语道:“这个时候了会不会有些冒险?三个和四个真差不多么?”
………..
西南荒野,有着一片厚重浓稠的乌云,乌云的阴影下,是一座破败的城堡。这城堡高大雄伟,但不知多少年的风吹雨打,已经使得它掉了漆色,缺了墙垛,大半边布满了青苔,还有些缝隙之中充满了红褐色的痕迹。
这座城堡,就像是一具身形魁梧的但已经死去只是还没来得及腐烂的尸体。
此时有丝丝雾气从城堡周围升起,在阴凉之时有些雾气也不足为奇,只是这些雾气,竟是赤红如血,诡异非常。
画面中只有几声凄厉的鸦鸣声不知从何处传来,不过这一刻忽然脚步声响起,有两个人来到了这座月魔堡之前。
其中那中年男子身材高大,有着一头粗犷的白色长发,穿着一身漆黑色的衣服。另一位看上去只是一个刚会走的小娃娃,脑瓜尖才到男子的膝盖,也穿着黑色衣服,只是上面有很多红褐色的水痕,看上去脏兮兮的。
媚君歡:一品棄妃
“师父,您说您有一位徒弟、也就是我师姐就在这里?”小孩子开口说话,声音虽然稚嫩,但不知为何有些沙哑浑浊,而且语调却透着一股阴戾之感,让人听着很别扭。
女王重生之絕寵狂傲妻 紫狐血
那中年男子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城堡,丝毫没有畏惧,反而是一副饶有兴趣的模样,他突然狠狠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丝怀念吗,回答道:“我闻到她的味道了,没有我记忆中那么鲜甜了,但多了些韵味,只可惜…”冷笑在他嘴角浮现,暗红色的眼眸之中也闪过了阴戾之色:“恐怕你可爱的师姐已经见不到我们了,我可还没来得及和她叙旧呢。”
男子迈着步伐走向城堡,因为心中情绪,所以他走的很快,小娃娃跟不上,只能小跑,跑的气喘吁吁。
但男子没有停下或者放慢步伐的意思,只是面带几分狰狞笑意地盯着那座城堡。
小娃娃却也是没有丝毫不满,甚至,你能从这小孩子脸上看到一丝贪婪的、充满欲望、如若野兽般的笑容,那根本不是一个孩子该有的笑容。
倚天應龍記 且留步
中年男子病态笑道:“你师姐在风隐大路找了个好地方,不像你我二人在灵元这些年,还要东躲西藏的。让我们去看看,是谁杀死了你的师姐。”
那孩子喘着气说道:“是谁…杀了我的师姐?本来我们是喝师姐的血,不过既然师姐死了,那就把他身上…戳几个洞…我们慢慢喝一阵子。”
中年男子仿佛没有听到这令人头皮发麻的言论,压根没有理会他,走到月魔堡前轻轻一挥手,血雾汇聚在他掌间,向前涌动,轻易便推开了古堡那厚重的大门。
他走近城堡,低头看向那条直通地下血池的通道。
“你好啊朋友,我是这座城堡主人弗尔萨的….师父…”
下一刻,无数血色乌鸦如同蝗虫一般喷涌而出,从地下通道里直扑中年男子的脸。
“真是没礼貌的人呐。”中年男子无聊地打了个哈切,道:“这血咒术的水平,还算说得过去。”
他一抬手,面前无数的血鸦尽数爆开,化成一片红得渗人的血雾,而后这一片血雾汇聚压缩,变成了一只面目恐怖的厉鬼,沿着楼梯急速反扑下去。
巫妖酒館 墓塗
“我是弗尔萨的师父,乌斯尔。”中年男子问道:“告诉我,你是谁?”
那厉鬼一路冲下,来到了血池前,在血池中央坐着一个男子,他平静看着那狰狞可怖的血色鬼怪,轻声道:“天行者,鲍伯尔。”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