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71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天唐錦繡-第九百二十章 交易達成-djzb9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
两晋南北朝,北方之地大多被胡族侵占,连年混战,草场残破不堪,导致隋朝建立以后,曾一度缺乏战马。
隋文帝出身鲜卑贵族,身后更是背靠关陇贵族,即便如此,却依旧因为多年战乱导致国家极度缺乏战马。立国之后,隋文帝改革马政,允许民间豢养马匹,朝廷予以一定之补助,且战事聚集马匹,给于钱粮交换。
这项政策一直延续至大唐立国之后,虽然从未以国家政令明文发布,但是民间养马之风盛行,直接导致战马充裕,大唐立国之后连续发动多次战争,从未有缺马之虞。
固然山丹马场、关山马场等等养马之地尽皆归入帝国之版图,马政几乎臻达汉魏以来之巅峰,但民间养马之风依旧盛行。
许多门阀世家甚至在各地圈划草场,豢养战马,以供军队之需。
突厥、薛延陀先后覆亡,吐谷浑等族尽皆内附,使得大唐北方边疆前所未有的安稳,愈发使得畜牧业得到长足的发展,关中、河西、河套等地拥有数千匹战马以上数量的马场不计其数。
故而,李二陛下御驾亲征高句丽,一声令下,迅即聚集十余万骑兵部队,啸聚如云,倏忽而至。
然而朝廷政策固然使得豢养战马有利可图,甚至成为诸多门阀最重要的财源之一,但限制养马业发展壮大的根本,却是人手的短缺。
各行各业,想到取得长足之发展,必须有高精尖的人才配以利好之政策,缺一不可。
而全国最好的养马人才,大多都在太仆寺。
房家因为执掌水师,所以海外贸易非常繁荣,其中战马交易更是冠绝大唐。每年以丝绸、玻璃、茶叶等等物资从大食等国交易来无数的战马,豢养于散布各地的马场,但是由于人才的短缺,一直未能有着良好的发展。
所以武媚娘开口询问京兆韦氏之子弟担任太仆寺卿,李崇义便知道,房家这是打上了太仆寺的主意,想要趁机从太仆寺挖人,或者干脆合作起来,使得房家的马场取得最重要的人才支撑。
心中不仅暗暗佩服,这个娇媚柔弱的女子当真厉害,这一扛子敲下去,只怕韦家再是肉痛,也得乖乖予以配合……
韦挺自然也明白了武媚娘的用意,心中疼得滴血。
京兆韦氏虽然是关中豪族,但是入唐以来在政治上并未有所建树,这也就导致徒有虚名,手中却无实权。
太仆寺卿韦爽,已经算是家族中一等一的官宦,其手中所执掌的太仆寺,比他这个太常寺权势大得多。然而眼下,却不得不考虑让房家的势力渗透进太仆寺,甚至取而代之。
可那又有什么办法呢?
京兆韦氏这几年猛然发力,想要在朝堂上取得进步,就不得不依仗族中杰出子弟。韦正矩算一个,另外京兆韦氏郧公房年仅十六岁的韦巨源也算一个,这两人就是目前整个家族极力推崇的子弟,希望未来能够站在朝堂之上,替家族争夺利益。
这个武娘子算准了韦家不会轻易舍弃韦正矩,所以狠狠的敲了一竹杠。
这让韦挺痛得揪心,却又不得不忍痛允诺……
韦挺勉强笑着,说道:“正是如此,素闻房家有马场数处、马匹万余,若是有为难之处,不妨让韦爽多多帮衬一些,都是自己人,无需客气。”
既然是人家提出来的条件,不答允也得答允,那就别等着人家开口,自己干脆点应下就行了。
主动与被动,差别还是很大的。
武媚娘便明眸闪亮,抚掌欣然道:“那可当真是好事!先前程务忠想要谋求太仆寺之职位,二郎正打算跟政事堂几位相公商量一下,又唯恐令太仆寺卿心有隔阂。既然太常卿如此说,那日后程务忠入仕太仆寺,可得拜托太仆寺卿好生关照,自己人嘛!”
韦挺差点以手扶额,这娘们儿也太黑了!
他还以为房家只是觊觎太仆寺的各种专业人手,孰料人家看上的却是整个太仆寺的资源。程务忠是谁?那是房俊头号打手程务挺的亲弟弟,其父程名振如今正随同陛下东征高句丽,效力军前,这样的一个靠山硬扎的人物进入太仆寺,其野心又岂是区区几个专业人手就能满足的?
以房俊之志向气魄,恐怕根本就是在谋求整个太仆寺的马政系统……
若只是一个韦正矩,韦挺这个时候就应当客气的说一句话,然后起身告辞。太仆寺乃是韦家为数不多的实权衙门,若是任由房家人进入,怕是要不了多久就要被“鹊巢鸠占”,整个太仆寺都将成为房家的底盘。
可是韦正矩毕竟只是一个方面,最重要还是能否打消房俊借机打压韦家的心思,与整个韦家即将面对莫测之风险相比,区区太仆寺又显得没那么重要。
最起码,就算房家想要谋算太仆寺的全部权力,韦家也并非全无抵抗之力……
这武娘子不仅心黑,眼光还准。
既让韦家觉得肉痛,却又狠不下心拒绝,韦挺除了乖乖就范,还能如何?
强笑道:“武娘子说得正是,程家乃是忠臣之后,房家更是帝国柱石,能够与两家同事,实在是京兆韦氏之荣幸。回头,老夫便让人通知韦爽,往后定要与程务忠多多联络,为帝国之马政添砖加瓦,不负陛下之重托。”
姿态摆得很低,态度非常良好。
武媚娘便笑靥如花,看着高阳公主道:“殿下以为如何?”
高阳公主瞥了笑容好似偷吃了小鸡的狐狸一般得意的武媚娘,心中腹诽,这人还当真是好算计,一下子就将韦家在太仆寺的肥肉给咬下来一半,说不得此刻韦挺心里怎么骂她呢……
面上却依旧一副端庄贤淑的样儿,矜持的笑笑,道:“这些个俗物,本宫平素是懒得去管的。不过程务忠与郎君交好,郎君时常在家中念叨,如今能够有个好前程,本宫自然欣慰。太常卿,您有心了。”
这算是默许了韦挺今日前来之请求。
李崇义与韦挺都松了口气,虽然代价不小,但好歹打成目的。而且从高阳公主的态度来看,“百骑司”那边并未取得太多与京兆韦氏不利之证据,否则武媚娘岂敢公器私用,私底下与韦家打成协议?
允许房家进入太仆寺,共享帝国马政之优渥待遇,却也确认了家族不会因为这一次韦弘光之死遭受波及,算是不虚此行。
韦挺道:“只是不知,越国公现在何处?总归要越国公发话才好,否则万一底下那些人误会了越国公的意思,那可就大大不妙。”
没有房俊只是首肯,他心里还有些微担忧。
毕竟高阳公主是出了名的懒得管事儿,武媚娘再是厉害,说到底也仅只是一个妾室……
高阳公主明白韦挺的担忧,不过心里还是有些不爽。
本宫只是懒得去管事而已,却非并无下决定之资格,休说区区一个韦正矩,就算是再是重要十倍的人物,只要本宫开口,不仅郎君不会反对,就连公爹房玄龄也会颔首允可。
瞧不起谁呢?
脸上笑容便淡了几分,慢悠悠说道:“太常卿放心,咱们房家答允之事,何曾反悔过?时候不早,府中并无男主,本宫不便待客,诸位请回吧。”
李崇义看着面色尴尬的韦挺一眼,心说你这人当真是不知深浅,只知道房俊是个棒槌,难不成忘了这位殿下那也是个暴脾气?
当面表明不信任,这不是得罪人么……
赶紧说道:“是微臣失礼了,这便告辞,该日有瑕,再来府上拜谢殿下。”
韦挺也知道自己失言,心中懊悔,起身道:“微臣口不择言,还望殿下恕罪。”
韦弘表一直没吭声,这会儿见到事情谈妥,即将告辞,便说道:“启禀殿下,吾等从家中出来,家主略备了几件薄礼,孝敬给殿下,不成敬意。”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