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g4c精华玄幻小說 祖宗在上笔趣-第四百九十章 多元神界(大結局三)熱推-ee1dp

祖宗在上
小說推薦祖宗在上
波拉克坎是一位深渊大君。
在他数万年的生涯之中,经历过无数的血腥的厮杀。从他弱小之时,再到逐渐强大,直至成为深渊大君,他几乎是百战百胜的。
奠定他成为深渊大君的那一战,是针对一个炎热的世界的进攻。他当时,只是一个魔王,然而,在进攻那个世界的时候,他夺取到了足够多的好处,成为了一个真正的深渊大君。
波拉克坎与当时自己所侍奉的大君,爆发了一场冲突。虽然他败了,但却成功逃走,并在无穷无尽的深渊里面,还是建立起了自己的势力,并在随后上万年的时间里,逐渐发展,并成为了与他曾经的主人相差无几的强大存在。
而后,波拉克坎参与进了对一个新世界的掠夺战争之中。
在初期时,他其实并没有第一时间进来。他听闻自己曾经的哪位主任,参与进了对那个世界的开拓。自己曾经的那位主人,是多么的强大,在他的心底,是留下过不可磨灭的深刻印象的。
如非必要,他并不想跟那家伙碰上。
然而,随着更进一步的消息传来,说那是个非常大的世界,哪怕拿不到全部、仅仅是收获一小点,都足以让深渊大君级别的存在,都往前进步很多。甚至如果能够拿下足够多的利益,或许能够将深渊意志的权柄,扩大到数十个大君加起来都达不到的程度。
这样的利益,当真是让他心动了。
他深思熟虑一番,最终加入了战争。
一开始,他确实非常的兴奋。这个世界,当真犹如传闻中说的那样,富饶、庞大、蕴含的力量层次也很强,生机勃勃的。
尽管在来到此处之后ꓹ 他发现他们的宿敌,那些讨厌的天神ꓹ 先一步的来到了这个世界,但他仍然没觉得有什么。
邪魔与天神的恶斗,又不是一次两次了。就算是不能讲这个世界完全的攻占下来ꓹ 那到最后,将整个世界撕裂ꓹ 各自分走一半,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
反正ꓹ 在与无垠神界之间的斗争中ꓹ 曾经的多个世界,最后都是这样的结局。
然而,随着战争的进行,很多事情就超过了他的想象。
天神透入到战争之中的力量,比想象之中的还要更加强大,他们对于这个世界的重视,超乎寻常。
如果仅仅只是这样ꓹ 那也就算了,但原先根本没有被他放在眼中的、这个世界的土著ꓹ 却也展现出了非常强大的力量。
为什么这个世界里有二十多个相当于深渊大君层次的、被他们称作仙人的存在?
这是波拉克坎在数万年的时光里面ꓹ 听说过的、最强的原生世界!
然后ꓹ 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的传来。
一个又一个深渊大君ꓹ 在这个世界陨落。有的是被天神干掉的,但也有数量不少的大君ꓹ 是被土著杀死的ꓹ 其中甚至包括了他曾经的那位主人ꓹ 被一个叫做地母的土著,活生生的拖死。
他怂了。
跑来这个世界ꓹ 他已经丢了很多的部下了。这些下属的死亡,他不算多心疼,但是这对自己的力量,多少是一种损失。
并且他自己,也多次与天神交手,没捞到什么好处,还受了些伤。
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又没拿到什么好处,明显后面的战争也会不太好打,他逐渐也就没了耐心,溜回了深渊,准备休养生息一番,然后看看其他的深渊大君们在那个世界的表现、看看未来的情况到底会是什么样,再最后考虑要不要再一次的加入战场。
然后,就发生了一件让他觉得非常庆幸的事情——深渊与那个世界之间的联系,被切断了。在通道消失之后,深渊与那个世界就失去了联系,只是知道,那曾经属于一位位大君的空间,每隔一段时间就忽然崩塌一个——这代表着那位大君的陨落。
他发现,留在那个世界没回来的邪魔大君,死光了。
这可太他么幸运了。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比那些留下的大君强,可他们全死了,自己活下来了。
花田籬下
而且,虽然没有在那个世界拿到什么利益,可有不少邪魔大君死掉之后,他们留下来的财富,可也是非常良好的壮大养分。
波拉克坎吃了一波肥,甚至在又用了万年的时间之后,他成为了在整个深渊,诸多邪魔大君中,也是非常顶级的存在。
偷拍緋聞大BOSS
在越加强大之余,对另一个世界,波拉克坎却也始终没有死心。
他在离开的时刻,曾经在那个世界,留下过一些手段,以希望后续事情有变时,可以快速降临。
不过,那点手段,在之后也没有能够让他拥有直接撕开被关闭的深渊通道的能力,但多少能够让他隐隐约约的感觉到那个世界的一些东西。
那种感觉很朦胧,但他能够感觉到,那个世界,似乎处于某种自我封印的状态之下,整个世界的力量,倒是并没有流失,可却以一种诡异的方式存在着。
魚龍圖
后来,他弄懂了,之所以深渊、神界,与那个世界之间的联系被切断得如此干净利落,甚至都让诸多天神、邪魔大君们,根本找不到重新打开的办法,就是这玩意儿在作祟。
那个世界大部分的力量,都维持于硬性的切断双方之间的联系了。
这种切断,是从命运上、从因果上作用着的,很高级,但波拉克坎觉得,并非是没有兑付的办法的。
于是,在随后的时光里,他耐心的借用着深渊意志的力量,腐蚀着两个世界之间的封印。
这必然是需要花费很漫长的时间才能够做到的,但是他不急,他有的是耐心。
但一件让他暴怒的事情发生了——忽然之间,深渊与那个世界之间的距离,被越拉越远了。更关键的是,他完全不知道这件事情是怎么发生的,是为什么,而且他做了很多,可也阻止不了。
两个世界之间的距离,拉拉扯扯,一会儿近一会儿远,波拉克坎的心态都要被搞没了。
但最近一些年,事情好像发生了一些变化。
两个世界之间的距离,总体上是在变得越来越近的。尤其是到了近期,这个近,几乎已经到达了临界点了。
而察觉到这一点的,也不仅仅只有他一个人。这个世界是如此的特殊,蕴含的利益是如此之庞大,自然而然的,就会有很多像是他一样的深渊大君,哪怕在经过了数万年之后,也对那个世界,念念不忘。
两个世界之间的通道,眼看着是必然要再一次的开启了,邪魔们摩拳擦掌。
同时,也是考虑到了这个世界的特殊和危险,这一次,邪魔大君们联合起了比上一次入侵更多的数量,并且难得的取得了一些约定。
指望邪魔们能够通力协作,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有一些简单约定,还是能做到。诸多深渊大君们,约好了不要一个个的去了。二十余个深渊大君,同时带着深渊的意志,压入那个世界,将其彻底压垮!
大君们集合完毕,这么多的邪魔大君,共处一处,为一件事情而战,哪怕在深渊的历史上,也是难有的事情。
尤其是这么多人碰在一起还没有打起来,那就更难得了。
时间一到,两个世界进入临界点,诸位邪魔大君同时出力,狂暴的深渊邪能,疯狂席卷向外,他们所处的这片空间,都无法在如此强大的力量下坚持住,大地出现了巨大的裂缝,天空也被撕裂,虚空席卷而入。
但深渊大君们没有丝毫的惧意,深渊是由无数个世界组成的,眼下他们所处的这个世界,早就已经被吸干了,毁了就毁了。
我的寵物是BOSS 諸葛婉君
而在世界被毁灭的裂缝中、那透进来虚空里,他们远远的看到了一美丽的光华。
都市特種兵1 之南
那是属于一个丰饶的世界。
众多邪魔大君、以及受他们所庇护的军队,在同一时间,不需招呼,同时而上,跨越了世界与世界之间的壁垒。
风正甜,花正香,如此美妙的世界,摧毁起来一定很爽。
傲嬌香魂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严阵以待的人类军队。
土著能够发现他们的降临,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两个世界之间的壁垒被撕裂,这是很大的动静,不可能不被发现。
但发现又能怎样呢?
二十多个深渊大君,同时带领数以百万精挑细选的邪魔军团,遮天蔽日!
而且,只要在这里多呆一会儿,后面属于这些邪魔大君的军团,就会源源不断的、如潮水一般的涌来。
你还能把我给秒了?
然而,还未等他们在做些什么,当面的人类军团之中,出现了无数钢铁战舰,并统一向邪魔军团发出了怒吼!
遮天蔽日的炮火,哪怕是数以百万的邪魔军团,也全都被覆盖在了里面。
这些钢铁战舰里面,必然也有很多强大的存在。这些炮火,全部夹杂着世界本源的力量,一个个小世界就此张开,为其增幅着。
这波覆盖炮火,轰下来,如若不做干涉,那邪魔军团怕是要一波直接被报销。
邪魔大君们纷纷出手,要将这波炮火拦截下来。
可也就在这刹那,他们全部发现,自己身体的力量,竟然被禁锢了!
一个男人的身影,出现在了他们身前。在他身后,十数位实力看起来一点也不比寻常的邪魔大君弱的存在,全部列队站在他的身后。
“恭候多时了。”陆青脸带笑意,随手之间,世界意志与他同调,磅礴而又无形的力量,将他们压制得死死的。
后面的那些仙人们,一个个全都未动,只是将自身的力量,与陆青结合在一起,随他所调用。
邪魔大君们一个个脸色巨变,他们努力的调动着自己的力量,却发现,自己能够使用的力量,只有属于自身的那一部分,而他们与深渊之间的联系,却已经被切断了。
邪魔大君就算是不借助深渊意志,其本身的力量,也是非常庞大的,可也要看对手的情况!
陆青同样有十数位仙人的帮助,同时还有整个世界力量被他所调用,在无法调用深渊意志之力的情况下,他们在陆青的面前,宛如待宰的羔羊!
在陆青的意志之下,这些邪魔大君,一个个就像是坚果,有点硬,但是用用力,还是能够一个个的给捏爆。
更何况,陆青还是有锤子的。
或许是嫌弃一个个的捏,有点太费劲了,他干脆呼唤来了更多的力量。
二十多个凭空爆开的血雾,在半空中如花般绽放。
战场一时为之寂静,但随后而来的,就是数以百万的邪魔,被完全的屠杀!
……
血腥的战场之上,人们脸上却见不到太多的悲伤。
血都是敌人流的,还有什么好悲痛的?
“万年的准备,父亲大人,我们成功了。”陆朝熙上前来恭喜道。
“还有神族呢。”
“解决神族,不会比解决邪魔更难。”
“说的也是。”
陆茗朝在一旁感慨:“万年的时光,没想到,这些邪魔比我们想象中的好对付多了。”
“我们早有准备,切断了他们与深渊的联系,让他们无法借用深渊意志的力量,再加上父亲得伟力,我们本就是必胜的!”陆朝和也来到了旁边。
狄夫人生活手紮
“在打败了神与魔之后,我们终于是可以安稳了吧。”
“是啊。”陆青笑道,“不过也不要安逸太久……”
“谁说,仙朝不能像是神界与深渊那样,成为一个多元体系呢?”
仙劫
————
这是最后一章正文了,后面还有个完本感言,对书收尾阶段更新的解释和致歉,以及对全书的总结。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