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冰心:好的主旋律作品讓年輕人汲取正能量


範冰心:好的主旋律作品讓年輕人汲取正能量

緊扣時代脈搏,聚焦社會變遷。近兩年,熒屏上涌現了很多高品質主旋律劇作,相比過去嚴肅感人的風格,如今的主旋律作品更加人性化,也讓觀衆感受到更多的溫暖親切。

罰款又來了!北控因李根未穿指定裝備被罰100萬

《吉他兄弟》就是這樣一部用兄弟倆創業溫情故事展現鄉村振興、脫貧攻堅的主旋律作品。作爲總製片人,範冰心接受採訪時也談到了《吉他兄弟》與其他主旋律題材作品的差異性。

三產融合就業增收 一個三峽移民村的致富經

66歲”鳩摩智”自曝曾因花心被解約 因炒股欠2百萬

《吉他兄弟》總製片人範冰心

故事講述方清明、方清華兩兄弟從農村跑到大城市到吉他廠打工謀生活,經歷重重困難最終回鄉創業,打造民族吉他品牌的傳奇故事,在範冰心看來,這樣更具藝術氣息的新穎題材,更容易被年輕人接受和喜愛,受衆羣體更廣也更具市場價值。

五角大樓遭”斬首行動” ,特朗普全部換上自己親信

“一個好的主旋律電視劇,是可以改造國人的精神世界的。”作爲製片人,範冰心在打造主旋律作品時,盡力去發現當下有話題的代表事件,她希望更多年輕人喜歡上主旋律作品,並能從中汲取更多的正能量。

110天拍攝,328個場景,8次轉場打磨精品

北京日報:聯合導演模式到底能走多遠?

新華網:響應時代號召的主旋律題材作品不少,《吉他兄弟》最大的差異性在哪裏?

範冰心:在全國大力提倡建設美麗家鄉、回鄉創業和脫貧攻堅戰的大環境下,很多扶貧類的影視作品應運而生,但這些作品大部分是講農業和種植業的,並不是說這類題材不好,而是對於年輕人來說這類題材不太佔優勢。《吉他兄弟》這部戲講的是貴州的貧困縣裏脫穎而出一個吉他製造業廠,這個題材更具有藝術氣息更新穎,也更受年輕人喜愛,更具有市場價值、受衆羣體也更廣泛一些。而且,創辦在貧困縣裏的產業園確確實實解決了一大部分人的就業問題,改變了他們的生活條件,解決了民生問題。

新華網:故事來自於國家級貧困縣的真實寫照,最初我們是怎樣接觸到這個縣,想要拍攝這樣一部劇的?

範冰心:接觸到個項目,最初是因爲貴州政府有意開發正安吉他產業園這個題材,我們有幸接洽,我們製作團隊就一致認爲這個項目既有題材優勢又有社會意義。因爲十九大報告提出了“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和“加快推進農業農村現代化”等精神,正安的脫貧攻堅和吉他產業的發展之路就是這一精神的最佳體現。

我們迅速前往正安縣分別採訪了神曲樂器製造公司總經理鄭傳玖等多位創業者和基層幹部,被深深感動。正安縣政府深耕細作,政府工作人員在招商引資過程中付出了常人難以想象的努力,不管是勞務輸出還是招商引資的決策,都爲日後正安縣經濟的發展夯實了基礎。

電視劇《吉他兄弟》劇照

新華網:在拍攝過程中,有哪些是我們最初沒有預料到的困難?


國際油價11日上漲

範冰心:我們攝製組先後在正安縣、遵義市、重慶市、廣州市、中山市、西班牙等六個地區取景,拍攝328個場景,歷時110天,全組轉場8次,在食宿交通、人員週轉上產生較高費用。因爲多場景拍攝,美術置景耗資較大,包括在剪輯、調色、特效、配音、配樂方面都以高標準對待。我覺得錢一定是花在刀刃上,製作的重要環節不能省,是多少就是多少,有效控制更多體現在對時間和效率的把控上,充分地溝通以及團隊各部門的默契合作。

發生了啥?6倍芯片巨頭罕見跌停 背後原因或是它

新華網:讓你最受觸動的是哪場戲?

範冰心:拍攝過程中最觸動我的是兄弟倆得知阿婆噩耗回家的那場戲。方清明和方清華在城市打拼,阿婆一個人留守在老家裏。兩個孩子得知噩耗趕回家裏,最後連老人最後一面都沒有見到。當兄弟倆在阿婆的遺像前崩潰大哭的時候,不僅是我、所有的工作人員都很觸動。這也是很多廣漂、北漂心裏最擔心的事情,一旦發生了那就是一輩子的遺憾的心結。我也希望通過這部作品,可以勸導年輕人在努力奮鬥的時候,別忘了家裏的老人還在殷切的等着你回家或者只是一個電話,多陪伴他們,對年輕人自己也是一種放鬆和心靈慰藉。

用真實故事鼓勵年輕人堅韌勇敢追求目標

新華網:《吉他兄弟》如何在個人前途與國家命運、個體經歷與時代大潮、個體情感與集體情感之間來權衡鏈接?

範冰心:劇中林美心是在瞭解了政府號召才毅然決然的抓住了這個擺脫命運的機會,去廣州開始了一段打工生活。方家兄弟創業之後也是爲了響應國家建設美麗家鄉、響應貴州省正安縣政府的招商政策才決定遷廠回鄉,最終緩解了當地勞動力外流的現象,帶動了經濟發展。劇中嚴書記有一段話:每年正安縣有20萬人一過完年就像螞蟻一樣爬向一座座城市。這都是很讓人無奈、也必須正視的現象,單獨的個人其實對這種現象無可奈何,但如果發動了無數個方家兄弟回鄉創業,那麼這種現象就一定會有有所緩解。這就是從小我到大我的過程吧。

實戰化培訓電商人才 職校爲學生就業打基礎

當時我們真心覺得中國一定要崛起自己的民族品牌,也就是由中國製造到中國創造。所以我們在劇中非常濃墨重彩地進行了表達。這也是劇中的方清華從給各個國家做代加工,最終自己發展民族品牌,發展自己的品牌,從低端、中端到高端。讓舶來品吉他在國外的舞臺上拿了製作大獎。這其實也是將咱們的民族文自信加進了《吉他兄弟》中。

新華網:《吉他兄弟》希望傳遞怎樣的正能量價值觀?

範冰心:我希望這部電視劇可以鼓勵那些有着濃重鄉愁、想要建設美麗家鄉的有志青年可以回鄉創業,反哺家鄉,同時也希望中華民族艱苦奮鬥的民族精神可以傳承下去。

電視劇《吉他兄弟》劇照

新華網:如今的主旋律題材也在吸引“年輕受衆”,對於這方面我們做了哪些?


王毅同布隆迪外長欣吉羅通電話

範冰心:從題材上,《吉他兄弟》這部戲講的是貴州的貧困縣裏脫穎而出一個吉他製造業廠,這個題材更具有藝術氣息更新穎,也更受年輕人喜愛,更具有市場價值、受衆羣體也更廣泛一些。

從選角上,主演應昊茗、高梓淇、王汀和楊菲洋等都是非常優秀和專業的青年演員。塑造的角色也都非常到位,十幾歲的青澀天真,成長後的沉穩從容。打工時的處處碰壁,創業時的磕磕絆絆都呈現得非常好,希望觀衆朋友們會喜歡他們,喜歡《吉他兄弟》。

新華網:希望年輕人能從《吉他兄弟》中汲取怎樣的能量?

範冰心:2020年由於疫情,全世界範圍內各行各業都受到一定打擊。我希望,劇中講述的創業故事以及主人公不屈不撓的創業精神能夠重燃當下社會年輕人的創業慾望,鼓舞年輕人不怕挫折、堅韌勇敢的追求理想和目標。

新華網:就個人而言,此前你曾製作過兒童劇、舞臺劇、仙俠題材電影等,像《吉他兄弟》這樣的主旋律題材跟此前的作品相比,製作上有哪些不一樣的難度?

範冰心:主旋律需要大格局、大情懷、有深度、有內涵,這種體現正能量的影視劇在行業內外的反響都是優質的,聽上去會讓人產生振奮心理的。但不可忽視的現象是,能引起大衆廣泛關注和討論的高熱度主旋律作品卻並不多見。首先在寫實方面的功夫得做徹底,包括生活部分的豐滿細節,這是現實題材作品的一貫追求。其次對於作品基調的把控,力求平實,突出時代感。最後,我們盡力去發現當下有話題性的代表事件,去抓住更多年輕觀衆。一個好的主旋律電視劇,是可以改造國人的精神世界的,這也是作爲一個文藝工作者的作用。希望我作爲一名製片人,可以不辱使命。(文/楊光)

歐羅巴綜合:熱刺得勝 米蘭完敗

Tags :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