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zgjq精华都市异能 醫路坦途 起點-348 如果人生能重來看書-mwes3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
工作,当很多工作牵扯到利益的时候,相当的不好弄。
因为每每到了这种时刻,不管是个人,还是单位科室,都会进入一种奇妙的状态,也就是华国最早的哲学思维模式,混沌。
条例不偏向自己的,能想着办法把条例给模糊化。
领导们准备借着编制说话,因为特殊人才的通道就那么宽,一年进不了几个。
别看这个好像也没什么,说实话,进入体制内,现在普通人就两条路。
一条是国考,另外一条就是走特殊人才。可以说,国考博士未必考的过本科生。
领导毕竟话语权多一点,所以欧阳提前就准备好了。
在首都的时候,当时欧阳没有杀手锏的时候,其实早早就想好呢。
回茶素前,一定要把钱花的一干二净,一分都不会留,所以,当时欧阳和张凡抓紧时间讨论怎么花钱呢。
可有了杀手锏后,就不着急了。
突击花钱爽归爽,毕竟还是有点仓促的。
当茶素主管文教卫生的领导问出话的时候,茶素的老大心里忽然觉得好像又点不好了。
这是对一个人了解后才会心生警惕。
对上欧阳这种人,刚进门就应该直接看门道山,绝对不能牵扯其他,绝对不能给欧阳一点点机会。
一定要先卡着脖子把钱掏出来再谈其他。
可是,他看了看身边还在雾水里的手下,心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怪不得你现在只能管管县乡的卫生院了,你的水平也就这样了!”
主管卫生的领导刚说完,欧阳立马几句说道:“都是我的错,我们原本在魔都招聘。
结果,首都办公厅的领导一个电话,就把我和张院长叫到了首都。
路途上全程保密,我也没办法汇报……”
欧阳如同讲故事一样,声情并茂,而且还带着悬念。
都是体制内的人,其他或许不会关心,但牵扯到首都,牵扯到办公厅,谁能不好奇?
“首长不光表扬了我们茶素的政府,还特意送了一副子勉励我们茶素的医疗工作者。
哎!领导对我们的期望,让我们压力太大了!”
欧阳说完,大家的眼光不约而同的望了过来。
字倒也没多让人惊艳,但下面的小字就让人不得不慎重了。
“10年夏,于南海送欧阳院长,首长!”有人轻轻的读了出来。
然后,忽然冷场。
大家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原本心里热火朝天的想着自己能从欧阳和张凡手里掏出多少钱。
甚至有的人估计都想好,钱到手后怎么花了!结果,一进门,欧阳就如同提着机关炮一样。
一言不合就要开炮。
而且这个炮管子的口径太大,大的让一帮人汗都下来了。
说实话,你给一个红头文件,未必能挡着各路鬼神。
就如办公厅说,文教卫生的资金必须专款专用,可人家今天修桥了,不修桥,桥要塌,明天补大堤了,不补要破溃了。
只要不是朝着自己口袋里装,谁都拿人家没办法。
但,这种不是文件,连个公文都算不上的玩意,让一帮人没办法开口了。
主管文教卫生的领导,嘴巴闭的紧紧的,头上的青筋都冒出来了。
估计绝对是后悔大于怒火。要是人生能重来,他进办公室前绝对会找护士要个绷带把自己的嘴给堵起来。
“好,好,好,欧阳院长和张凡院长给茶素立功了。
能得到首长的关注,我以后去鸟市都是有面子,谁还敢说我们茶素市是边关山外无人问津的小地方了。
连首长都关注的地方,谁还干瞧不起。
辛苦了,辛苦了啊,如果同志们都能像我们茶素医院的欧阳院长和张凡院长,我们茶素何愁不能走向光明大道,何愁不能脱贫致富。”
茶素老大转头想了想,钱要不来了,但这个字幅好像自己也能借着让鸟市的人看看!
说完一边讲话,一边暗示让宣传部的摄影师……
钱没要来,就看欧阳装了逼,大家都想早早离开这里,谁都不愿意给别人当背影墙啊。
结果,大家想走,这个时候,欧阳却不让走了。
如果用欧阳的话来说,就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当老娘的地方是走城门呢?
“张院,医院不是还有好多困难吗。今天领导集体来医院,这是多么重视我们医院的工作啊。
你快把困难给领导们说一说。
陈生,快,傻站着干什么,见到领导就不会工作了吗。
快给领导们泡茶,去派个人把任书记、高院长都请来。
还有这次来的高级人才也请来,让领导们考察考察,看大家都合格不合格。”
几句话,医务处总务处的小干事们飞一样的开始布置会场。
领导的铭牌都好像早早准备好的一样,咔嚓咔嚓的放在主席台上。
一个都不差。
领导们的汗都下来了。狼没抓住,看来今天还要把孩子都丢掉啊。
不知道的还以为欧阳早有预谋呢。
大家齐刷刷的看向了主管文教卫生的领导,眼神里就一个词:叛徒!
因为是他凑着大家来要钱的,没有他,大家或许也不会这么齐整,也不会这么让欧阳给包饺子一样,给包了圆。
而且还是他,如同欧阳的捧哏一样,关键时刻把子弹和枪交给了欧阳。
主管文教卫生的领导都快哭了。
真的,心里操蛋的绝对比日了狗都难受。
张凡都快忍不住了,要不是欧阳瞅了一眼,估计他都能笑出来了。
一群领导如同被绑架的一样,心不甘情不愿的坐在主席台上。
“好吧,我们就见见新来的同志们。等会我还有个会,欧阳院长,我们能不能简短一点。”
茶素老大都开始求饶了,因为政府还欠着市医院的一些拨款呢,他深怕欧阳来个不可沽名学霸王,直接在大会上要钱。
说实话,除了要钱,他什么都不怕。
也算是穷地方当领导的悲哀吧。
没多久,人员都来了。
欧阳太懂过与不及的道理了。所以这个时候,她不说话了,把主导权交给了张凡。
这也从另外一个方面告诉各位领导,我现在在市医院就是务个虚,主管的还是张凡。
张凡拿着话筒,轻轻的咳嗽了一下。
“把门关上!”
领导们一听,特别是茶素的老大,脸上的肉都颤了一颤。
人生如果能重来,估计他绝对不来医院惦记这笔款项了。
当初不给市医院拨款,欧阳明明答应的好好的,结果把两个医院交给市医院当分院后。
转头,这女人就不认账了。
欧阳开口要钱,他可以批评欧阳,说她没有政治操守。
老高要钱,他见都不见。就天天让手下的人和老高打嘴仗。
反正打嘴仗又少不了一块肉,没看现在华国打嘴仗比以前利索多了。
该干什么,干什么。
但是,如果张凡真的开口要钱了,要这笔茶素政府应该拨的款项。
他能不给吗?
他太清楚了,欧阳为啥以前没这么牛逼,欧阳为啥以前没这么跋扈,欧阳为啥以前没首长给题词。
里面的道道他太清楚了。所以有些事情,欧阳可以胡搅蛮缠。
他也可以水里来的水里去。
但张凡开口,他不得不慎重了。
都不傻,别看领导平时对张凡没有特别的言语上的拉拢,其实谈笑间就拉近关系,这才是真本事。
“呵呵!”脸上的肉虽然都在抖,但是还是微笑着看了看张凡。
总务处的干事立马关上了会议室的门,咔哒一声,门锁都上了。
“重视人才,重用人才,善用人才!
这三句话,是首长在我和欧阳面前亲口点评茶素政府的。”
说完,张凡看了看领导。
领导原本微笑的脸庞立马严肃起来,而且带头鼓掌。
如同授勋一样。
“没有政府的支持,就没有我们这次远走魔都,远走三川的招聘。
走之前,大家都在议论纷纷。
说,我们茶素能迎来大城市的高端人才吗?
说实话,我心里当时也是惶然的。
但是,政府给了我们定心丸。
当初领导就对我们说过,只要是人才,我们就不能小气。
特聘人才,特殊对待。房子安家费,都向着一线城市看齐。
有了领导的定心丸,我才有胆量,才有了胆气去魔都,去三川,去陪都闯一闯。
幸不辱命,我们的招聘一行很圆满,也很成功。
今天我就给各位领导汇报一下介绍一下各位新聘的同事。
赵燕芳博士,师从我国移植之父夏教授,在脏器移植中,赵博士不经得到夏佬的衣钵,还结合中外各家之长,在移植甚至在外科方向都……
杨伟东博士……”
一个一个张凡开始介绍,领导们心里都惊了。
原本想着就是随便几个博士,结果,这一个一个都是大神啊。
“我们完成了任务,原本想着有困难自己解决,但是没想到领导们第一时间就来到了医院。
我要检讨,以后我一定要积极靠拢组织。有困难一定向领导报告,不能想当然。”
“来了,来了!肉戏来了~”领导脸上的汗水都出来了。
他看着张凡,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家伙和欧阳就像是一个模子里面复制出来的。
他已经在思考了,到底是从维稳基金里面拿出来一点呢,还是从教育专项里面补贴一点。
这个时候,张凡继续说道:“因为茶素政府的重视人才,重用人才的政策,我们最优秀的博士硕士本科生不计遥远,不计偏远。
从大城市来到了边疆。拖家带口的来到了边疆。
比如,杨伟东博士的爱人就是当地著名中学的老师,可是为了情怀,为了边疆的发展。
她放弃了大城市优渥的生活和工作来到了茶素。
还有杨博士的爱人,是一名优秀的会计师……”
当听张凡这样说的时候,茶素老大终于不慌了,真的,一点都不慌了。
这个时候,他也不着急走了,稳稳的坐在主席台上。面色严肃而庄严的听着张凡的汇报。
一边听,一边还不时的写着什么。
当张凡说完。
茶素老大,稳稳的望了望会场里的众人,甚至对新来的新同志们都轻轻的点了点头。
然后,他开口了。
“同志们,有人说我偏心。有人甚至说我武断。说我在市医院的问题上给与的支持力度太大了。
现在,我可以说一声,我们给与的支持力度远远不够。
谁不服气,只要你拍着胸脯说,你要政策,你也能做的如同和茶素市医院花一样的优秀,都不用超过茶素市医院,只要做的和茶素市医院差不多。
我绝对给你最大的支持。
现在,茶素医院已经是边疆医疗系统的排头兵了。我去开会的时候,我能硬生生的给领导说,我们奋斗了,我们拼搏了。
现在,茶素医院招来了金凤凰。我们就要做好这些凤凰的后勤工作。
同志们,不能大意啊,没有好的后勤,能留住这些金凤凰吗?
我还是那句话,我们重视人才,重用人才。
张凡院长提出的困难,我们一定要第一时间解决了。
不能让人才一边搞科研,一边还要为家里的事情担心。
这是犯罪!~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