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4ncu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回到明朝做昏君-第三八八章 熊廷弼的猶豫鑒賞-73zw7

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
孙传庭没想到皇帝会给自己这么大的自主权,心里面顿时无比的感动。
要知道,这样的自主权可是不容易得到的。,其是在军事方面。
孙传庭连忙说道:“陛下放心,臣一定不让陛下失望。”
朱由校对于孙传庭不让自己失望这一回事,还是有信心的。毕竟孙传庭练兵方面还是很强的,前世他可是收了一堆破烂,结果也练成了强兵。
如果不是局势过于糜烂,再加上崇祯皇帝过于急切且不相信人,事情也不至于变成最后那个样子。
朱由校说道:“好好干,不要怕出错。你还年轻,出错是正常的,不出错才是不正常。你也不要太小心谨慎了,年轻要敢拼敢闯。”
“是,陛下。”孙传庭连忙躬身答应道。
陛下连这个都能考虑得到,孙传庭心里面顿时更感动了。
“去吧,把你那几个小伙伴叫到一起好好商量商量。”朱由校看着孙传庭笑着说道:“留给我们的时间都不多,所以你也要格外的用心才行。”
“是,陛下。”孙传庭再一次答应道。
看这孙传庭离开的背影,朱由校的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走到一旁的桌子旁边,朱由校伸手拿起一份题本,看了一眼之后又放到了一边,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这份题本是徐光启呈上来的,同时也是一份关于军事的题本。
自从进入朝廷开始,徐光启已经很少上这方面的题本。因为他似乎意识到了皇帝的新军很好,根本就用不着他了,所以他插手非常少。
不过这一次却不一样,显然,徐光启也觉得这件事很重要。
徐光启提出了一条抗金之策:监护朝鲜。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徐光启第一次提出这个想法了。在万历年间,徐光启就已经提出过这条抗金之策,只不过没有被采纳。
这一次,徐光启无非就是把这种想法又一次翻出来而已。徐光启十分隐晦的建议:“遣使宣谕,因而监护其国”,以便“练得鲜兵二万”,简言之是废藩直辖。
说白了,这就是后世殖民地的雏形,就像后世的驻日美军一样。这一次徐光启又提了出来,希望朝廷能够派人到朝鲜去。一来是驻军,二来帮助朝鲜练兵。
另外,徐光启还提出了另外一条建议,那就是招募一些洋人。
从澳门等地招募一些葡萄牙人,让他们来为大明朝做贡献,帮着军队铸造火炮,同时帮着训练炮兵、工兵等兵种。
这些东西如果放在平常,或者是以前,或许还算得上很先进。不过现在朱由校却不太看得上。
联合葡萄牙这种事情,以后倒是可以搞一搞,只不过现在没这个精力。至于说派人去朝鲜,朱由校也没有考虑过。
朝鲜现在的确是很听话,不过指望朝鲜的军队能打赢努尔哈赤根本就不现实。在朝鲜那里浪费钱和精力,还不如好好提升大明的实力。
至于说把朝鲜建立成殖民地,朱由校也没那个心思。现在还不到时候,很多问题还没有解决,步子不能迈得太大,否则容易扯到蛋。
朱由校把题本放了下来,转头对陈洪说道:“去告诉徐光启,他这份题本里,朝鲜的事情就算了。至于他想招募一些洋人,让他自己去办。”
“是,皇爷。”陈洪连忙答应一声,转身向外面走了出去。
朱由校叹了一口气,面无表情的走到不远处的地图前面。
看着眼前的大明疆域地图,朱由校心里面有些无奈。
也不知道辽东现在怎么样了,今年怕是很难熬的一年。如果能够熬过今年的话,后面的日子就好过多了。
在朱由校担心辽东的时候,此时的辽东却是战火纷飞。
传递消息的战马不断来回穿梭,无数的军队开始调动,粮草也开始聚集了起来,一副准备开战的样子。
沈阳城。
探马快速冲进了城。
熊廷弼坐在帅帐之中,也正在看地图,脸上的表情很严肃。
对于熊廷弼来说,他现在的日子可是比原本的历史上强多了。
熊廷弼如今在朝中有皇帝的信任,威望可以说非常的高。因为有皇帝的信任,他做什么事情都能够得到朝中的支持,所以他更敢干一些。
“大帅,有人来报,野猪皮出铁岭,向沈阳而来!”李光荣从外面走了进来,面容严肃的说道。
听了李光荣的话,熊廷弼脸上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
他转头看向地图,很快就在地图上找到了行军地点,随后说道:“看样子他们又不安分了,这是非要来打沈阳不可了!”
说完这句话,熊廷弼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沈阳实在是一个要命的地方。
一旦沈阳这个地方丢了,那么野猪皮下一步就可以进而攻占辽阳。
一旦沈阳丢了,辽阳也保不住。所以沈阳这个地方绝对不能够丢。
野猪皮之前只不过是袭扰,这一次却是大军大举进犯,显然是有准备的。
这让熊廷弼有一些迟疑,对方究竟是想干什么呢?
看着熊廷弼,李光荣有些迟疑的说道:“大帅,我们是不是出击一下?”
事实上,从熊廷弼到辽东开始,整个辽东全线采取守势,做的事情就是修筑地堡、构筑连环工势,前后相互呼应;所有的政策全都是奔着防守去的,加上朝廷给的不少钱,给了不少军事装备和盔甲刀枪,整个辽东的军力提升很大。
熊廷弼也招募了不少人,开革了不少人手,惩罚了不少人。军队的训练也提了上来,整个辽东的军队战斗力提升不少,所以现在已经有人觉得可以和野猪皮痛痛快快的打一架了。
比如眼前的李光荣,他就是这么想的。
熊廷弼看了一眼李光荣,脸上的表情有些迟疑。对于自己到辽东来干什么,熊廷弼的心里面很清楚。
陛下让自己到辽东来,目的就是为了来守住辽东。说白了,就是守住辽阳和沈阳,这两个地方不能丢。
现在铁岭、开原、旅顺等地都已经丢了,甚至野猪皮已经开始向辽南渗透了,自己也一样听之任之。
现在如果出兵的话,搞不好之前所做的所有事情全都白费了,那么自己也就辜负了陛下的信任。
这绝对不是陛下想要的,也不是熊廷弼想要的。
“大帅,如果只守不攻,实在是有一些影响士气。”李光荣有些着急的说道。
这话就让熊廷弼再一次想起了王在晋。
王在晋到辽东的时候,熊廷弼和他曾经见过一面。王在晋曾经和熊廷弼分析过局势。
当时,王在晋说:
“东事离披,一坏于清、抚,再坏于开、铁,三坏于辽、沈,四坏于广宁。
“初坏为危局,再坏为败局,三坏为残局,至于四坏——捐弃全辽,则无局之可布矣。逐步退缩之于山海,此后再无一步可退。”
按照王在晋的说法,现在清抚已经不在了,开原和铁岭也不在了,剩下的便是辽阳和沈阳。如果辽阳和沈阳丢了,那么就只剩下广宁了,整个辽东已经无地可守。广宁如果再丢了,就只能退到山海关一线了。
所以熊廷弼也知道沈阳和辽阳的重要。出去和野猪皮打一下,实在是有一些不符合既定的战略。
可是李光荣说的也有道理,不打一下实在是有一些影响士气。
沉吟了片刻,熊廷弼说道:“派出探马,随时准备迎战。”
反正熊廷弼觉得还是先看看情况,如果能打的话就打,不能打的话还是和以前一样,咱们就死守着,看看他努尔哈赤能怎么样?
与此同时,努尔哈赤带着大军直奔沈阳。
在军中,努尔哈赤面容也很严肃。
在他的身边都是他的儿子和手下的大将。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怒色,一副随时要杀人的样子。
“这一次你们记住了,如果能够让熊廷弼出城与我们作战,那么我们就打;如果他不出城,我们就撤退。”努尔哈赤嘱咐道。
下面的人都有一些不忿。
莽古尔泰站起身子说道:“父汗,儿子愿意带人强攻沈阳,一定把沈阳打下来!”
看了一眼莽古尔泰,努尔哈赤说道:“不许胡言乱语。现在回去各自统军,如果谁敢不听我的话,军法处置。”
虽然有一些不满,但是下面的人也不敢再说什么,便各自退去。
对于下面人的情绪,努尔哈赤心里面也明白。不过这一次出征,努尔哈赤也没想着把沈阳打下来。
原因也很简单,根本就打不下来,熊廷弼那个人太难斗了。他根本就不像其他明朝的军官,整日里龟缩起来,一点都不露头。
这样如果自己想要歼灭他,就只能够强攻。可是沈阳那种城池是随便就能强攻下来的?
即便自己能强攻下来,那要损失多少人才行?
至于自己这一次出击,主要是为了提振士气。另外一方面,也是一种试探,看看熊廷弼是不是真的不会出沈阳。
如果他真的不出沈阳城,那么自己就可以考虑做点别的事情了。
现在辽东的明军越来越强盛,自己需要更多的人手,同时也要尽快的拿下沈阳,进而拿下广宁,扫清明朝在辽东的军队。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