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9lv9好看的玄幻小說 大秦從獻仙藥開始 愛下-第三百六十四章 稅改讀書-p0j26

大秦從獻仙藥開始
小說推薦大秦從獻仙藥開始
经过当天的朝议,大秦的税法,在李阳的牵头下,很快拉开了改革大幕。
废了以往的诸多各种明目的苛捐杂税,对商人只征收所得税,同时对商品增加了增值税,又名商品税。
除了所得税和商品税的改革外,新的大秦赋税,还废了口赋。
所谓口赋,就是人口为课税对象的赋税,又可以说是人头税。
秦朝旳赋税,主要有田租、口赋、杂赋三种。
田租在秦以前是按土地亩数征收旳,秦朝建立后“舍地而税人,地数未盈,其数必备”,不论实际土地有多少,一律按官府掌握旳每人应有土地旳亩数征收,即使没有那么多旳土地,也要按此数目征税。
田租率为“什一之税”,分为谷粟和刍藁两项。
当时旳农民,一般是五口之家占田百亩,百亩之收不过百石,什一之税应交10石。口赋是计口出钱,秦朝旳口赋是120钱。
如果以每人每年缴纳口赋120钱计算,则五口之家需纳600钱,当时粮价约为“石三十钱”,600钱折合20石谷,其数额是田租旳两倍。
杂赋是各色名目旳临时征派,这些赋税加在一起,要占到农民收获物旳三分之二。所以,对秦朝的农民来说,赋役是极其繁重的,所以才会有“始皇遂并天下,内兴功作,外攘夷狄,收泰半之赋,发闾左之戍,男子力耕不足粮饷,女子纺绩不足衣服”这样的记载。
一个农民,或者一个商人,劳累一年到头,三分之二都上交朝廷了,这对穿越者李阳来说,显然是不可取的。
赋税过于重了,社会就会缺少进取心,更别说创新力了。
大秦要发展,要进步,那就得让全社会的人都对未来充满干劲,充满激情,只有如此,大秦才会有创造力。
而唯一的方法,就是减税,还利于民。
所以,废了比田租税还重两倍的口赋,对百姓来说绝对是一个重大的减负改革。
用李阳的话来说,就是口赋税减了,让百姓兜里有钱,好去购买商品,而口赋减去的税,其实是在商口的增值税里赚回来了。
以此同时,百姓有了购买力,那么商业经济亦才会有动力。
总而言之,减轻赋税,是大秦打造商业经济社会的前提条件。
大秦的税法改革一发布,举国振奋!
无论是农民,还是商人,尽皆欢呼,奔走相告。有的太过高兴,甚至喜极而泣。
特别是对于商人来说,大秦的税法改革,更是令他们欣喜若狂,感动的泪流满面。
为什么这么说,其一,大秦的新税法,不仅免去了口赋,而且还将商业税,移到了商品上。以往,商人用工,是要替工人交纳口赋的,而口赋税,是田租税的两倍,也就是说,商人经商,特别是经商局面做大了,用的人工多了,他们要承担的赋税就会令他们无法承受。
而如今,取消了口赋,等于是可以将生意无限的做大,不用担心用人工太多,而无法承受口赋了。
另外,以往对盐铁等亦有商品税,只是这些商品税是直接对他们商人征收的,而如今这种商品税是直接加征在商品上,由消费者来承担,这亦是一大欣喜。
当然,最令商人感动的还是所得税。
因为如今的所得税,是按月征收的。
什么意思呢?
就是以往的商人的家资是要造册登记的,有多少家资,全部记要朝廷的本本上,赤裸裸的好像是朝廷的家资,对商人来说,家资只不过是暂时由他们掌管一般,只要朝廷一句话,直接就得往上捐。
而如今,商人的家产,是不用再让朝廷登记造册了,只需要每月的收入向朝廷登记造册,按收入的分级交纳所得税。
也就是说,自己家里会有多少家资,朝廷就不会管了。
你拥有十万金,还是拥有百万金,朝廷都不会知道,也不会想知道,他们只在管你每月的流动收入。
这对商人来说,可不仅仅是少了苛捐,而是私人财产的私密性的意义,亦或者说,个人财产的绝对所有权的意义。
这种意义,对商人来说是最重要的。
也正是因此,当大秦税法发布的当天,以巴家为首的咸阳富商代表们,哗拉拉十数人,全都跑到了李阳的府中,感谢李阳的税法改革。
这让他们看到了商人的地位,正在慢慢的提升。
“吴伯,就让我们见见镇国君吧,求你了!”
“是啊,就让我们进去感谢一下镇国君吧!”
在李阳的大府门外,以巴适为首的咸阳商人,正纷纷向吴伯请求道。
当初,李阳向他们说过,一定会提高商人的地位,以前大家还不太相信,而今日他们是真的信了。
镇国君,确实一直在为商人的地位,不断在努力。
这一点,令所有商人感激涕零。
不进去感谢一番,不足以表达心中的感激之情。
可是,李阳是真的不敢见啊。
税法改革,是朝廷税改,又不是自己说税改就能税改的,这要是见了这些商人,等于是把税改的功劳,自己一个人揽了。
这绝对是不智之举。
虽说扶苏也许不会在乎此事,但是身为一个看过无数部历史正剧的李阳来说,一个臣子如果太过居功自恃,将朝廷对百姓的恩德,沦为臣子一个人的功劳,这种臣子绝对活不久,历史上实在是太多傻B死在这上面了。
李阳虽说平时轻狂自大,甚至在朝中,乃至皇帝面前装逼都敢,但是将朝廷的恩德,据为己有之事,他可不会愚蠢到去做。
所以,李阳直接叫吴伯去推辞。
“我家公子说了,税改乃朝廷之事,功在朝廷,在陛下,在长公子,还望诸位请回吧,否则我家公子要不高兴了。”吴伯对一众商人说道。
“不行,镇国君不见,我们便不回去了。”
“对,我们不回去了,就在这等。”
可是,这些商人似乎是扛上了,压根不听劝。
有人还道:“我们是来感谢镇国君的,镇国君怎会生气,我们不信。”
李阳也是很无奈。
你妈了个巴子的,你们这样可是会害死老子的,还不相信老子会生气?
见这些家伙这么不懂事,李阳只好来到了院门口,指着巴适就怒喝一声:“巴适,你糊涂,带他们来我这做甚!”
大家都怔住了,没想到李阳真的生气了。
“此次税改,咸阳商人皆说要前来感谢大人。”巴适见李阳不悦,小心的说道。
李阳道:“尔等真要谢?”
众人点点头。
李阳道:“行,那诸位就随本君进宫,直接去向长公子谢恩吧!”
“这……”众人一愣。
“怎么,你们不想向长公子谢恩?”李阳眉头一凝,质问道。
众人吓得赶紧点头:“想,我等想去谢恩。”
“走!”李阳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手一挥,带着一帮商人朝咸阳宫走去……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