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1fvz精彩絕倫的小說 末日之最終戰爭 ptt-第六百二十章 走起來都難展示-ln0z8

末日之最終戰爭
小說推薦末日之最終戰爭
斩首行动获得了成功,完全的,彻底的,没有任何折扣的成功。
代价很大,但是成果更加丰硕,在面对一个实力全方位占优的对手时,在没有损及敌人整体实力的前提下,将敌人的指挥机构一窝端,得到了圣柜,两个战略目标全部完成,这就是获得了最彻底的胜利。
而且现在看起来,似乎还有更大的战果,清洁工在吉不提有十万以上的兵力,吉不提是清洁工的核心大本营,后勤基地,但是现在吉不提必然要易手了。
清洁工和灰衣人的核心凝聚力是信仰,是对天人的信仰,即使清洁工鱼目混珠,把大蛇人当成天人,从而维持了自己的核心凝聚力,但是等高远和星河出现后,清洁工毫无疑问会面临着信仰崩塌的困境。
也就是说,星河可以毫无难度的接手清洁工绝大部分的实力。
无法以信仰维持统治,才是清洁工最大的危机,而且没有任何办法解决的危机。
所以,吉不提一战只要赢了,那么清洁工应当就不再是问题,至少不会再是主要问题。
毕竟清洁工在阿非利加的两大立足点全部被拔掉了,就算没有信仰危机,清洁工也很难再对太阳系造成实质性的威胁。
胜利了,但是公羊完全感受不到什么欣喜。
对着高远说战斗已经结束的时候,公羊显得很失落,看着星河举着拉瑞从坦克上跳下,而敌人的坦克熄火,步兵缴械,公羊把烟扔到了地上,但他马上附身捡起,然后对着星河大喊道:“让他马上下令接触电子干扰,还有他们的通讯器,和大蛇人的通讯器,我们必须马上接管!”
对着星河喊了之后,公羊对着高远点了点头,低声道:“你做你的事,我做我的事,先动起来吧。”
公羊走开了,他朝着星河快速跑了过去。
而高远走向了挡在他身前的那台机甲。
这台机甲看起来比另外两种机甲要稍微大些,右肩同样有一门电磁炮,左臂上也同样有电磁枪,但是里面的驾驶员却不知道是死是活。
就是这台机甲,出现之后他什么都没干,就挡在高远身前,就挡了那么一炮。
就是这艇身而出挡了一下,机甲就再也没动过。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驾驶员应该是死了。
一发炮弹前后贯穿,从机甲里流出的血量来看,驾驶员不太可能幸存,但是高远依然得看看,确认一下,因为要是驾驶员真的没死,那么圣柜就在旁边呢,马上就可以施救。
就在这个时候,理树子穿着他的道袍,背着他的断剑,默默的和高远来到了机甲前面。
理树子默默的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医护兵,因为除了这个之外,其他的事情他是真的也做不了什么了。
高远看了看机甲,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启机甲。
理树子同样看了看机甲,然后他对着高远低声道:“这可怎么办?怎么打开啊?”
就在这时,高远听到了一阵履带行驶时的隆隆声,他回头看去,却见刚才还在核潜艇上趴着的炮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岸上。
机械腿是辅助移动的功能,主要的行进机构还是履带。
就像一辆坦克,一辆大了很多的坦克。
刚才开火的电磁炮已经收了起来,此刻的坦克就像一个可以移动的扁盒子,像坦克的话,也只是像没了坦克炮的底盘。
那辆坦克停了下来,面对高远这边的车首开了门,然后,一个人从那辆车里跳了下来。
高远再次怔住了,然后他颤声道:“向叔……”
来的是向卫国。
向卫国招了下手,高远旁边的机甲面罩开始向上收起,先是金属盔,然后是透明罩,露出了一张年轻而陌生的脸。
机甲自胸口的位置开启,失去了支撑的驾驶员立刻委顿,他的身体向前倾倒,但是他的胳膊依然在机甲里面套着,所以驾驶员没有直接落地。
驾驶员的左胸已经被彻底打碎了。
30毫米机关炮穿甲炮弹直接命中人体,纵使有圣柜,也依然没有回天之力。
高远心里的感觉很复杂,因为这个完全陌生的人就坐了一件事,那就是替他挡住了炮弹。
或许那一发炮弹不会击中高远,或许那一发炮弹会直接击穿高远,没人知道不挡下炮弹的后果是什么,但是这个年轻人,他还是站在了哪里。
向卫国看了看驾驶员,他沉默了片刻,然后举手对驾驶员敬了个礼,随即低声道:“战斗没有结束,把他从里面弄出来。”
高远伤很重,他没有动手,理树子和向卫国合力将战死的驾驶员从机甲里抱了出来,然后向卫国立刻道:“马上检测三号机甲各功能是否正常。”
向卫国耳朵上带着一个耳机,而很快,从那辆大车里下来了一个士兵,他飞快的跑了过来,道:“报告,三号机甲武器系统损坏,驱动系统完好,信号接收系统完好。”
在机甲的后背上仔细看了看,跑出来的战士摇头道:“武器系统无法修复。”
向卫国轻吁了口气,然后他点头道:“知道了,将3号机甲彻底销毁吧。”
高远愣了一下,道:“销毁?”
理树子也是诧异的道:“销毁?为什么要销毁?”
向卫国轻轻的摇头,道:“现在不是解释这些的时候,按照规定,损坏而无法修复的机甲必须销毁。”
理树子摇了摇嘴唇,然后他突然转身,将背上的剑鞘取下朝地上一扔,向后身体一靠,整个人贴进了那台机甲。
向卫国眉头一皱,那个战士脸色大变,这时高远立刻道:“没事,自己人,别激动。”
那个战士急声道:“可是……”
向卫国低声道:“这位是星火小队队长,高远,他的话就是命令,执行吧。”
那个战士立刻立正,敬礼,大声道:“是!”
理树子整个人缩在了机甲里,他颤声道:“这么好的机甲,怎么能销毁呢……怎么能销毁呢?”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