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acr8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校園女鬼舍友 愛下-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回來了鑒賞-sz1v1

校園女鬼舍友
小說推薦校園女鬼舍友
厉兵把陆封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天色入暮。厉兵问陆封饿不饿,后者摇了摇头,随即便拉开车门跳了下去。
厉兵望着医院大门的方向,想了想,还是抬手发动了汽车,但是他却不着急松刹车踩油门,而是缓缓地打开车窗。
“陆封,小茜就麻烦你多照顾了。”厉兵探出脑袋,说了一句。
陆封黯然但郑重地点了点头,随即他便转过身去,刚迈出两步,他又像想起什么似的回过身来。
“厉哥,”陆封搔了搔脑袋,“那个楚飞云为什么会知道我接管了宁昆的产业?”
“我说的。”
“你怎么会告诉他这个?”陆封撇撇嘴,“这种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厉兵笑笑,“我当然知道这个道理。但是有些事不是你想得那样,以后再跟你慢慢解释。相信我,厉哥不会害你的。”
陆封会心一笑,点了点头。
“好,那你快进去吧。”厉兵慢慢地关上车窗,“有什么事就打电话给我。”
陆封望着车窗一点一点地挡住厉兵的脸,然后目送着他的车渐行渐远。直到车身彻底消失在暮色中,陆封才转过身,深呼吸一口,随即抬脚向医院走去。
陆封不在的日子,林心总是待在病床边看着那张标致但苍白的脸。偶尔会有护士过来帮助厉茜检查身体,林心也是站在旁边看着护士有条不紊地忙着。
她虽然不懂医学,但是仍监督似的看着护士的动作,生怕护士会做出什么伤害厉茜的事。
本来这个女生与自己无关,但是爱屋及乌,自己当然要照顾好她。
这些天,厉茜的脸色虽然还是偏苍白,但是较之以前已经好转许多,在她的脸上,越来越多的血色依稀可辨。
偶尔,厉茜也会迷迷糊糊地醒来,茫然地看看两边,嘴唇翕动了几下,然后又虚弱无力地昏睡过去。
林心不知道她到底怎么了,也不知道她和陆封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实上,现在也没必要知道这些,陆封如果想说的话,他迟早会告诉自己。
也许,就在明天吧。
“林心。”
一声轻轻的呼唤之后,就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林心赶紧回过神来,起身来到客厅。
“你回来啦。”林心不由分说地跑过去,拉住陆封的手臂,“今天没出什么事吧。”
“没有。”陆封耸了耸肩,脸上有几分倨傲的神色,“我能出什么事啊。”
林心朝他拱拱鼻子,做出一个鬼脸,“你不嘚瑟会死啊。”
“嘿嘿。”陆封突然扭头望向病房,“厉茜怎么样?”
“还是老样子。”
虽然早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但是听到林心的话之后,陆封还是免不了心一沉,整个人也随之黯然下来。
“唉……”
长叹一口气之后,他就走进病房,望着静躺在床上的厉茜,愁容惨淡。
“你能和我说说吗?”不知道什么时候,林心也走了过来,“说说你们的事。”
只犹豫了一会儿,陆封就拉着林心的手走出病房,并随手带上了门,然后便把事情的原委全部告诉了林心。
三个人,两个空间,一段故事,就这样在这套病房里弥漫开来。
回忆往昔并不总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尤其是在这段回忆中夹杂着生与死。如果能够重来的话,陆封宁愿做回那个没心没肺的大学生。
成绩不好算什么?考试挂科算什么?被班主任批评算什么?忍受暗恋的痛苦又算什么?至少在那时候,自己是潇洒地活着的。
“都怪我,都怪我……”陆封痛苦着躬下身子,把头抵在膝盖上,双手死死地揪住头发,“要是当时我让厉茜先走的话,她就不会……都……怪我……”
林心望着痛不欲生的陆封,心如刀绞。
“陆封……”她小心地伸出手去,轻轻地抚了抚陆封颤抖的后背,“……别伤心了,这件事不怪你。再说,事情已经发生,我们……”
“不!”陆封打断她的话,“我当时只想着逃命,丝毫没有顾忌厉茜的安危,我真他妈的是个混蛋!”
林心抿了抿嘴唇,不再说话了,只是一遍紧似一遍地抚摸着陆封的后背,直到陆封颤抖的身体慢慢平稳下来。
陆封把头抬起,又向后仰去,靠在沙发背上。他不去擦拭眼角的泪水,也毫不在意流到唇边的鼻涕,只是望着眼前越来越暗的空气出神。
良久,他缓缓地闭上眼睛,再也没有睁开。林心的目光须臾没有离开他的脸,见他熟睡之后,她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帮他擦了一下眼泪和鼻涕。
清理完毕之后,她重新坐回陆封的身边,缓缓地把陆封的身体拥进自己的怀里,一遍遍地摩挲着他的头发。
球在腳 dlee
陆封的身上有股淡淡的汗臭味,但是林心却是视如珍宝。她把头依偎在陆封的头顶上,翕动着鼻翼,细细地感受着陆封身上的每一丝味道。
这个男人就是我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理由,尽管占据他心里最重要的那个位置的,并不是我。
莫少的惹火情人
天色微明,陆封就朦朦胧胧地睁开双眼,他紧紧地闭了闭眼睛,然后重新睁开。借助从窗户投射进来的丝丝白光,陆封意识到自己正躺在林心的怀里。
他幸福地笑了笑,然后轻手轻脚地坐了起来。随着他的动作,林心的身体晃了两下,哼哼了两声,眼睛迷迷糊糊地睁开几次,又缓缓地闭上。
陆封摸了摸她的脸,然后横抱起她,走进另外一间房间。把林心平放在床上之后,尽管知道毫无必要,陆封还是替她盖好被子,并细心地掖了掖。
这几天,林心一直睡在这间房间里,而陆封就睡在客厅的沙发上。
蹑手蹑脚地洗漱完毕之后,陆封最后去望了一眼厉茜,然后就拉开门离开了。
没走出去多远,陆封就和成艾琳打了个照面。
“琳姐……”
话音未落,成艾琳就拉着陆封的胳膊往医院外走。
“你小子又怎么了?外面有个女人找你,从来没见过啊。”
“什么?”陆封迷惑不解地挠了挠后脑勺,“找我?还是个女人。”
“对啊,你快去看看吧。”转出走廊,成艾琳朝医护台前面的西装女子努努嘴,“喏,就是她。”
陆封一眼望过去,视线的尽头的确有一位穿着女式西装的女子,她手拿着一个银灰色文件夹,头发高高地挽在脑后,打扮整洁、干练。
最重要的是,陆封真的不认识这个女人。
就在陆封观察那个女子的时候,女子也发现了陆封。她先是定定地看了一会儿,随即便抬脚向这边走来。
陆封赶紧迎了上去,“你好!请问你是…….”
“你是陆封吧。”女子倒是挺爽快,没有过多寒暄,直接开门见山,“我是田局长的助理。”
田局长?陆封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是那个教育局局长?”
頭文字d拓海是個萬人迷 始終不渝
“嗯。”女子摊开手上的文件夹,“田局长已经把相关手续弄好,如果你方便的话,今天我就可以带你回学校了,就是N大。”
“真的?”由于兴奋,陆封失声叫了出来,他扭头看了看旁边被吓得不轻的成艾琳,欣喜若狂地扶着她的肩膀晃了晃,“我可以回N大了!”
成艾琳尴尬地清了清嗓子,偷偷地朝陆封使了使眼色。陆封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急忙安静下来,转而面向那位女子。
“可以,我们今天就回学校吧。”
办理入学手续要远远比退学手续繁杂得多,好在田局长的助理准备得比较充分。尽管要奔走于N大的各个部门之间,但是忙了大半天之后,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
陆封提出先在学校食堂对付一顿,等事情办完之后,再请这位女子吃饭。女子当下就拒绝了,而是决定先把事情全部办好再说。
陆封想了想,同意了。
復活 [俄羅斯]托爾斯泰
最后一道程序当然是校长的盖章。来到校长室之后,尽管女子说明了自己的身份,但是于华仍然一副不同意的样子,还声称要打电话询问。
陆封当然知道他要打电话给谁,当即就抢过他的手机,摔在了地上。于华刚要发作,陆封就提出要让田局长和于华通话。
位面都市 Z夏洛
女子犹豫了一下,同意了。
两三分钟后,女子接通了田局长的号码并把电话递给了于华。于华悻悻地接过手机,在听了田局长一阵紧似一阵的咆哮之后,他不悦地挂断电话。少顷,他同意陆封回到N大并盖了章。
在女子的要求下,于华安排了陆封重新回到原来的班上。
素手藥香 墨涵元寶
“谢谢你。”陆封伸出手和那女子握了握,“真的很感谢。”
女子礼貌地笑笑,随即便转身离开。
“我请你吃顿饭吧。”
“不用了。”女子头也不回地摆摆手,“你还是多复习复习功课吧,相信期末考就要来了。”
林心得知陆封回到N大这个消息,吵着闹着要跟陆封住到学校。陆封再三解释,自己之所以选择住回学校,是因为要复习功课,等到这学期过去的话,陆封还是会选择住在医院的,当然,如果那时厉茜还没醒的话。
林心闹了脾气,陆封哄了好半天,林心才不情愿地答应,并要求陆封每一天都要抽空去医院看看。
冷酷侯爺之丫頭哪裏跑 娃娃心
陆封点头答应了。
搬回宿舍,那五个家伙当即一阵兴奋,个个抱着陆封晃来晃去的,就好像陆封突然变成了一个稀释珍宝。不过,这种热度没有持续多久,不是因为他们的感情变淡,而是由于期末考。
虽然玩了一学期,但是到最后,他们还是愿意花点时间看看书的,希望能勉强混个及格。
我的青春不留白
陆封简单收拾好床铺,正当他喘气的时候,手机响了。他本能地拿出手机看了看,先是一惊,随即一抹笑容爬上他的脸庞。
“喂。”
“喂,陆封,你回来啦?”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