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p1s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996 這樣的姐姐還能愛嗎?相伴-2sn8v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小說推薦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有的时候,同样的事情会多次发生,让人恍惚间以为是预见过未来。
优美子和海老名在学校门口,又在向由比滨招手。
唯一不同的,是这次没有正在吃关东煮而已。
由比滨也是笑着举高手向对面打招呼,不过嘴上却在向龙之介说:
“我得去跟她们说几句话,然后我就去找阿雪。”
“没问题呀,不着急的。”旁边的龙之介轻声说道。
随后,两人就向优美子她们走去。
额,龙之介是要路过,没办法避开。
————
临近的时候,由比滨继续朝她们走去,龙之介则是径直路过。
“呐,结衣,你怎么还和那个家伙一起走?要是被骚扰了要给我说哦。”
优美子有点责怪又有些担心地给由比滨说着,一点也不管龙之介就在他不远处。
“没有,龙之介不是什么坏人。”由比滨脸上勉强堆出笑容说道。
一旁的海老名姬菜注视着龙之介的背影,不知在臆想什么。
龙之介其实是真想回去给优美子一拳,让她闭嘴。
但是又觉得自己和这样讨厌的角色纠缠,日后更麻烦。
而且这家伙又算是由比滨的半个朋友,那么做会让由比滨难办。
龙之介扫了眼旁边学校前门出来的五个女生,继续往前走,没有进校园。
啧~还是不爽!
他听力很好的,所以走了一段距离还能听见优美子在数落他。
被人说了两句就生气,那就是确有其事所以才生气,没有的事是不会生气的。
这种言论……完全就是扯淡!
固然有那种定乎内外之分,不在意他人的言语的人,但那只是极少数。
大部分人你当面语言攻击都会不爽的。
就像他以前看刘星演的新版鹿鼎记,当着太监海大富的面嘴碎说太监长短,不被打才怪呢。
不仅没有像原版那样帮助被欺负的人,表现出善良的一面,反而是招人嫌。
总之,当面说人长短,大部分都会让人很不爽的。
这次就再给由比滨一个面子,要是下次单独碰见优美子,她还敢嘴碎,那就别怪他辣手摧花了。
咳ꓹ 当然不是干掉她,他还是有家教ꓹ 有肚量的,不会一点小事就毁家灭族。
只是小小教训一下,卸掉她的下巴……当众卸妆?诶ꓹ 这样也不错。
龙之介稍握了下拳头,走得更远了。
他准备找个适合的地方ꓹ 然后约阳乃出来聊一下,当然电话里能说定就最好了。
————
心中思绪不断的龙之介走远了ꓹ 刚才从校门口出来的五个女生却是在优美子那停下了脚步。
优美子看着眼前停下来的四个女生ꓹ 也是慢慢停下了话语。
【在别人的领地擅自停下来,不是有事,便是找事。】
她眼睛微眯,快速打量着眼前的五个女生。
虽然和她们三个一样穿着双排扣的藏青色外套,有两个还系着围巾。
但优美子还是快速分辨出这几个女孩子都是高一的学生。
不光是因为个头比她们三个矮一点,也是因为她们衣服里面的无袖毛衣全部是灰颜色的。
一年级是灰色的,二年级是蓝色的ꓹ 三年级是黄色的,这也是区分学生所在年级的一个办法。
优美子抱起胳膊ꓹ 居高临下地率先说道:“什么事?”
对面五个女孩子最中间那个似乎为首的那个女孩子ꓹ 也适时露出了笑容:
“ヾ(๑╹◡╹)ノ“没有哦~只是听学姐在说我们学生会的事情ꓹ 所以过来听一下。”
优美子眉头一蹙:“莫名其妙ꓹ 没再说学生会的事,别挡道。”
那个女孩子嘴角明明在微笑ꓹ 但语气却冷澈如冰ꓹ 带着一丝嘲讽道:
“在学校门口大声说着我们学生会唯一的男生ꓹ 连这点自知都没有吗?”
“哈啊?那个家伙?”优美子似乎明白了。
由比滨也小声对优美子说:“龙之介确实是学生会的。”
优美子冷哼一声:“我就说吧,那个家伙对你色眯眯地ꓹ 还跑到全是女孩子的学生会。”
由比滨嘴唇微动几下,有些无奈地露出笑容回答:“他没那么不堪的。”
“不要吵架哦,我没别的意思,”那个女孩子可不会呆站着听优美子她们说话,
“我们只是请学姐不要在学校门口辱骂我们学生会的成员,而且这样也有损我校学生的形象。”
优美子不耐烦地转头瞪了她们一眼,正要说什么却被海老名拉住了胳膊。
海老名这时看着对面五人说道:
“误会了,我们没有在评论学生会的成员,是在和朋友普通的聊天。”
优美子转头看了海老名一眼,用眼神问她问什么阻拦自己?
海老名则是脑袋微一动,示意她看向一个地方,那五个女生中有个正拿着手机偷偷地录像呢。
这时那个女生见被发现了,眯细的眼睛眨了两三下后,恢复成水汪汪的大眼。
好像告诉她们刚才是在开玩笑似的。
声音也很甜得说道:
“那就好!学姐们自然知道不能损害在外我校学生的形象。
还有这位学姐…”
由比滨见说到自己稍一惊,马上回答道:“我在听。”
“…自己的朋友,被其他人背后说坏话,如果不是,就请坚决的否定掉。
不要在一旁陪笑着,那就和默认一样。”
由比滨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优美子见正在拍着,也没再那么吓人了:
“这位学妹,你叫什么名字呀?”
“哇!学姐你好凶呀,不过名字可以告诉你哟,人家叫三浦优美子。”
末日屍傀(全) 林夕居士
“呼诶?!”由比滨不由惊讶地叫出了声。
这边是三浦优美子,那边也是三浦优美子,这么巧?
三浦优美子冷哼了一声,眼神再次冷了下来,对方知道自己,自己却不知道对方,这可不妙:
“看来你这是在成心找事了。”
始源帝尊
对面那个女孩子退后半步,捂着胸口有些怕怕地说道:
“学姐你怎么了?我真的叫三浦优美子呀。”
这时优美子旁边的海老名一推眼镜,不再抱着看戏的状态,直接说道:
“既然你知道优美子的名字,那就是有备而来了,不过也别欺人太甚,学姐终究是你学姐。”
对面那个女孩子恍然大悟地说道:“原来你就是三浦优美子学姐啊。
对不起对不起,我害怕学姐你事后报复我,我就随便说了个人名。
我只是在学校十大…最讨人厌的女生的榜单上看到的,没想到是您呀!”
她后面有个女生忍不住笑了一下,阴阳怪气也是专业的呢。
“我说你呀,”三浦优美子的面色更冷,“我记住你了。”
“不好了,不好了,学姐要发怒了,快跑!”
那个女孩充满笑意地叫了几下,随后转身就要离开了。
其他四个女孩子也是跟了上走,一起说说笑笑的,丝毫没有害怕的样子。
反倒是把优美子她们当成笑话一样。
————
两伙人拉开一点距离,之后各说起各的话来。
————
“我们就这么走了吗?”女生甲问道。
“嗯,可以了,我也不指望她们当场道歉什么的。”
女生乙惋惜道:“可惜了,差点就拍到有意思的东西了。”
“没关系的,你拍的视频也很好,学长如果知道我这么维护他,他肯定会很开心的。”
“哦吼,你是喜欢那个学长吗?”女生丙一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的样子。
“嗯,准确说是感谢,学长可是有女朋友了,就是雪之下前辈。”
“什么?”女生丙再次眼睛放光的说道:“雪之下前辈有男朋友了?”
“嗯,学长可是叫她雪乃呢,雪之下前辈又叫他龙之介,这不是情侣还是什么?”
女生丁也开口道:“我见过他和雪之下前辈一起在路上走。”
“哼哼,学长可是很厉害的,不光学习是和会长一样满分。
而且自己也是有名的小说作家,家里面也很有钱呢。
更重要的是他对女孩子非常好呢。”
女生甲饶有趣味地说道:“你这么了解,不会是偷偷调查过了吧?”
女生乙点点头:“我觉得也是。”
“人家也没有啦,”她用可爱的语气说道,“只是学长太优秀了,他的消息到处都是呢。”
“(⊙o⊙)…”女生丙一脸无语,
“老实说,我没听过,只是知道学生会突然有了一名男生,会长也特别青睐呢。”
”没听过吗?嘿嘿,那或许就是我和学长独特的缘分吧,让我知道了他的事情。”
女生甲乙丙丁俱是无语。
————
不同那个五个女生得胜而归的样子,由比滨和海老名在安慰优美子。
说了几句之后,由比滨犹豫一下说道:
“那个,我还有点事得先走了。”
优美子的神色还是很不好看,听到由比滨要走,目光转向了她。
这让由比滨顿时有些害怕,不过她还是硬着头皮说道:
“那明天见了,优美子,海老名。”
说完由比滨走了起来,如芒在背地艰难走着,甚至出现了同手同脚的现象。
海老名看见后笑了笑说道:“结衣真的好可爱呀。”
优美子刚才也是笑了一下,不过没有回话。
海老名面上依旧带着淡淡笑容:“我请你吃关东煮吧。”
优美子收回看着由比滨的目光,嘴巴微微一撅,搂着起海老名的胳膊,算是同意了。
“那个家伙出现后,由比滨都不怎么理我了,甚至还躲着我。”
“嗯嗯,”海老名点点头,她们也是特意在这等着由比滨想要和她一起点什么的,
“没办法,由比滨她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呀。”
“o(´^`)o不一样,结衣就是在刻意避着我。”、
海老名略微宠溺地对她说道:“由比滨还是把你当朋友的。”
“唉~”优美子叹了口气,人总是失去之后才知道应该珍惜。
刚才那五个高一女生,其实她一点都不在乎。
只是想着由比滨离她越来越远,很不愿意这样罢了。
軍婚霸愛 青檸玉竹
就这样,她们两个在关东煮店前边吃边说着话。
————
由比滨进到学校,先是去了学校的小卖部,帮雪之下带了一杯热饮,一个夹心面包。
然后拿去教学楼五楼的侍奉部给她。
这是短信上说好的。
弄好之后,由比滨一进侍奉部的门就“呀哈喽”。
此时正站在窗前,望着外边的夕阳的雪之下,回头对她微微一笑:“下午好,由比滨。”
那纯净空灵的声音让人耳朵做spa般舒服。
由比滨的笑容依旧有些稚气:“阿雪,刚才好吓人的呢。”
她关上门,一边走一边说着刚才的事情。
雪之下过来坐在椅子上,慢慢地听着,不时地点头,同时吃起了由比滨带来的东西。
“…唉,还是待在阿雪你身边让人轻松呢。”由比滨最后如是总结道。
雪之下还是很平静:“你说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不过比起这个我倒是更好奇另一件事情。”
“唉?!”由比滨眨眨大眼睛很是好奇。
折桂令 萌吧啦
“你是在龙之介补习完之后直接往学校走来的,对吧?”雪之下眼里笑意浓了几分。
“嗯,是啊,有什么不对吗?”由比滨依旧一脸懵懂。
“龙之介让你过来陪我,那你不回家吃饭了,对吧?”
“(⊙o⊙)…阿,阿雪你知道了呀。”由比滨有些不好意思,感觉愧对了龙之介的重托。
雪之下喝了一口热饮,然后才继续说道:
“所以,你刚才怎么不给自己也买面包呢?”
“嘿诶诶诶?!!”由比滨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随即一脸懊恼,“是啊,我怎么没给自己买?”
雪之下也被由比滨呆萌的样子逗了了:
“(*^▽^*)好啦,我也快吃完了,等下我们一起去买吧?”
“┭┮﹏┭┮呜呜呜~”由比滨重新坐下,胳膊放在桌上托着脸颊,还是很懊恼的样子。
————
另一边的龙之介,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后停下了脚步。
越走,感觉越没有适合的地方了。
还是之前咖啡自习室附近的商业街比较合适,不如就是上次和春野堇和咖啡的咖啡厅吧。
要是能在电话上谈妥就好了,不过龙之介觉得没这么简单。
————
他开始掉头往回走。
如果阳乃做了什么,还是在知道自己会干预的前提下左,肯定没那么容易放弃。
唉,真是让人头疼的姐姐,她绝对能从欺负妹妹中获得快感。
喜欢得,像玩具一样尽情玩到坏;
讨厌的,碾压成渣一点都不留情。
煉魂法則
这就是阳乃。
不过为了自己可爱的小女朋友雪乃,他还是得好好地去面对呢。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