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3c0a精华都市言情 異俠戰鑑笔趣-第113章 化身傳說(終章)推薦-5y6be

異俠戰鑑
小說推薦異俠戰鑑
乱世中,有多少豪杰从我们的眼前出现,消失。周而复始,重复着轮回!
907年,朱全忠篡唐,建立后梁,百姓渴望的和平真的来了么?朱全忠背叛了黄王,也背叛大唐,他只是一个叛徒小人,他终结了唐朝也等于终结了自己。
四海酒客喜欢饮酒论道,谈论很多陈年旧事。比如,狂十三!
我兄弟三人在汴京开了一家酒楼,不算华丽,简单典雅,但生意却出奇的好。三弟告诉那个新来的小二,此楼就唤作:三层楼!
狂十三是怎么死的,也许再也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了。时隔多年,江湖中人依旧争论不断。
“我看狂十三是练功走火入魔而死!”
女生宿舍男保安
“我看是被别人杀了!”
“他武功出神入化,手中又有龙纹银枪,世上已经没有人敌得过他!”
“也许他根本就没死!”
…………
……
时间的年轮倒退到那个充满杀戮,血腥的年代!
破旧的庙堂,公孙傲手中捧着一破瓦罐,一瘸一拐的走来。公孙烟倚靠在庙堂门口,痴痴的望着天空,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呢,啊————”公孙绝咆哮着醒来,挣脱公孙傲冲出庙堂。
“我的眼睛!!!!!”公孙绝捂着自己的左眼,萧奈霸道的掌力震碎了那引以为傲,无坚不摧的盔甲,就连左眼也被震得爆裂!!!
“大哥!!!!!”公孙傲跪倒在公孙绝面前。兄弟二人相拥而泣。
“大哥…我们…我们如今什么都没有了…孤独龙前辈惨死在狂十三的掌下,司空山庄的人四散而逃,就连我们引以为傲的盔甲也被狂十三轰散了!!我们今后当何去何从?”
公孙绝怒吼一声挥动双掌一阵狂轰,黑气弥漫了整个天空!!
我成為崇禎以後
“不….我不信命!!!!命运在我们手中!!”
那一年,公孙绝带着两个兄弟回到了久违的故乡。这里已经成为死镇,脆弱的村民经受不住战场的践踏,死的死逃的逃!
公孙绝与兄弟三人再次来到那座发现神迹的山峰,圣兽山!他坚信,祖先留下来的奥秘远远比他们现在知道的多的多!!!
山洞依旧漆黑,公孙傲点燃了一团火,将周围的火把燃起。墙上的壁画,锻造台上几块残留的神石。公孙绝等人四下仔细搜寻,终是未果。
“老祖在上,吾等后辈有难,请您庇佑!”公孙绝拉着兄弟二人,再次跪拜在公孙老祖的尸身面前,又是咚咚咚连磕了好几个响头!
突然,四周亮堂起来,四周的墙壁再次发出梦幻般的光晕,一张张,一幅幅奇巧机关再次浮现,老祖的尸身慢慢漂浮起来,从其口中浮出一道绿光,化作几行大字:此神石乃天外来物,本不应属于九州大地,戾气之重,常人难以把控,老夫终其一生也未能参透其中奥秘!
与此同时,那泛着白光的墙壁浮现出三具盔甲形状的影子,走近一看,居然是三幅奇诡的壁画,这些图画均是由发光的线条勾勒而成,公孙敖伸手抚摸那张图画,竟是一张虚无的画作,他的手臂径直穿过了图画,摸到了一个方形的大箱子。
“这时什么?”公孙傲伸出手去触摸那封存千年的木匣,只见那大木匣子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
“好强的杀气!!!”公孙绝即可警觉起来,他感知到这木匣中的未知不祥之物,竟使得自己汗毛直立!
“且慢!”公孙绝还是未能阻止公孙敖,只见他如着了魔一般将那木匣子缓缓打开,里面是一股黑色的液体,如有生命一般变换着各种形状。
公孙敖眼神呆滞,伸出手就向那黑色液体中探去,只见木箱中黑色涌动的液体犹如找到了宿主一般一股脑的蹿上公孙敖的手臂,瞬间缠绕全身,将其包裹的严严实实!随着几声铿铿鸣响,那股黑色液体竟然化作一副诡异的黑色铁甲,使得公孙绝与公孙烟看得眼睛发直,这…与之前的铁甲完全是天壤之别!让人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心底发寒,浑身瑟瑟发抖。这,简直就是地狱的魔鬼!
“啊——————”公孙傲似是痛苦般嚎叫了一声,着魔般舞动着双手,展现出一套精妙绝伦的无上功法!公孙绝欲上前阻止,居然接不住三招便败下阵来。
“三弟,快,按住他!!”二人合力居然打不过眼前身披黑色铁甲的公孙傲。
“快停手,快停手!!!”公孙烟一掌打去,却被对方疯狂的顶了回来。
公孙绝见势不可控,一咬牙,突然跑到另外一副壁画之下,拉出同样的一个大木匣子,一掌探入那鬼魅的黑色液体中!
“我的手…”公孙绝看着那些液体紧紧拉住自己的手掌不让其离开木匣,顺着手臂迅速攀爬!
随后,公孙绝浑身冒起了黑气,越来越浓,后来这股黑气逐渐变的抽象化,化作无数只恶灵哭泣着从公孙绝的身体钻进钻出!
“啊——————”恶灵咆哮着涌出山洞,足足有一炷香的时间。公孙绝虚脱般跪倒在地,对面的公孙傲似已恢复了神智。
“做工是如此的精细,相比之前我们的那身铁甲更加奇特。”公孙傲看着自己身上这独特的黑色铁甲仔细打量一番。
“看看质地如何!”公孙傲摆开架势,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示意公孙烟攻击自己。只见公孙烟铁掌聚气,奋力击出一招!
功夫道人 老猩
低声一吼,公孙傲不躲不闪硬挨了对方一掌,同时一拳轰出。
“啊——”公孙烟但觉一股炽热气流瞬间贯通全身,从手臂到前胸的盔甲居然被震的寸碎!三人面面相觑。
“好强,好强!!!!”公孙傲的额头直冒冷汗,因为他知道,方才他跟本没有使用内力,只是用力凭空打出一拳就将公孙烟身上的铁甲击打的粉碎。这简直是来自地狱的杀人凶器。
“此盔甲乃人间凶器,我们能驾驭得了它吗?”公孙烟看着身上寸碎的铁甲,这是之前在山洞中使他们引以为傲,纵横江湖的黑色战甲。如今面对公孙老祖真正的遗物,简直不堪一击!
“看!”漆黑的墙壁内,仿佛有刻字!
“大哥!!!!!”三人看的直冒冷汗,那储存木匣凹槽的石壁上,印有另一套武功心法,虽然和原先壁画上的武功如出一辙,但是却比原先的精妙万倍!!!这,才是真正来自地狱的杀人武学!!
原来当年公孙老祖坐化之时,将这人间凶器与那套霸道的武学精要隐藏在了这壁画之后,他也不知道这套武学的作者是何方神圣,也不知这神石的具体来历,只知道它们均来自天外,并非这九州大地的产物!他不希望后人用它来成为杀人狂魔,于是将其改造!!!
公孙兄弟先前所得均是老祖改造弱化之后的产物!此甲名曰:天佑战鳞!公孙绝三位兄弟再次跪拜老祖面前:吾等起誓,天佑战鳞将重现江湖,还我公孙家族昔日辉煌!
天師問
五年之后,白府!
当年的白府已成为城中最大的赌馆。门口那个扫地的落魄中年人身形如此熟悉,仿佛病的很重,不停的咳喘。如今已是深秋,他却穿着一件贴身的单薄布衫嘴里咬着半片干馒哆嗦着。
一排人抬着顶大轿子已经向赌馆走来。两声轻咳,卷起布帘。一位面容苍白的老人。
“萧奈,不杀你,誓不为人!!!”扫地人见之,突然变的矫健异常,抽出一把短刀刺向那人背部。
白发人转身卡出那人喉咙:“我当是谁?白家少爷!不学无术,家道败落。自认倒霉吧!”萧奈一掌将其打进赌馆大门。
“还…还我白家斩魔戟!!!”
“好啊,有本事,就来拿吧!!!”萧奈身后一大汉请来一柄银白色的长枪!
大文豪
“你…”
“看看这是什么?有胆就来取!”长枪闪着森森寒光,一条雕龙盘旋。
“知道这龙纹吗!!!这就是司空曙身上的火龙真元!!哈哈哈哈哈哈!”萧奈一跃而起带起阵阵劲风!龙纹枪所到之处狂风呼啸!!
白景云内心痛苦到了极点,举刀与萧奈拼死一战。萧奈枪劲一甩,将白景云弹开,一掌聚集一团真气欲一举消灭白景云!
掌出!却现接掌之人!不是白景云!
“你是何人!!!”
白家惨遭灭门之痛,眼见白景云就要命丧于此,一人突然闪现。此人相貌与白景云极其相似。
“大哥!”来者语气平淡!!
“弟!”白景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我就是白景道!这间赌馆的人听着,这里是白府,无关之人午时之前统统离开,否则杀无赦!”
萧奈忍不住笑了起来:“小子,你有没有搞错,这里是我萧家的地盘,该滚的是你们吧,哈哈哈哈!”
白景道生性孤僻,提起手中钢刀向萧奈劈来。
铿!一声刀鸣!
萧奈原地未动,脸色却变,此人比白景云的武功要高出许多!随即又大笑一声:“既然这样,老夫就陪你玩玩!”
萧奈双臂一振,真气吐纳。身子四周瞬间陷出一个大坑。
快,准,狠,毒!萧奈不想对方刀法刁钻异常,兵器上涂毒并非中原人士的作风,此人必从西域赶来!
萧奈暴喝一声,身形愈加迅捷,一道白光,一点白斑。白景道如入阴阳两界,动弹不得,是破魂十三式!
紧要关头,白景道突然被人撞开。
“大哥!!”(白景道)
“弟…快走..白家…交给你了..”白景云此时已是五脏剧裂!
“能死在老夫破魂十三式下,算他走运!”
輪回千世 淺夕愛
白景道怒红了眼,不顾一切的再次向萧奈冲杀而来。
…………….
黑风,蓝火,赤色闪电!!!几声诡异的野兽怒号!
单人单骑,身披黑色铁甲手持长铁枪的怪人骑着一匹同样披着黑甲的赤眼怪兽疾奔而来。熟悉的身形,熟悉的掌法!
深夜,出現在枕旁的頭顱
天寒地冻,霜气凛然。
对方坚硬异常的铁掌使得萧奈痛到骨髓!冻到骨髓!是谁,可以将狂十三击退十余步!
“好狂的掌法!!!”萧奈不禁叹道。
“今日之战,必死一人!我就是公孙烟!你可以瞑目!”此人语气冰冷,浑身铁甲看不出一丁点生机!
公孙烟铁爪纵横,招招寒气刺骨!
“小子,有长进!!”萧奈挺住步伐,内力一沉,暴喝一声一拳打入公孙烟腹部!
“呀——————”
对方不但稳如泰山,并且推出双拳。萧奈见对方冰劲凛冽霸道,踉跄后退!脸上直冒冷汗。
叮叮!!两声双方冷兵交接,迸射出无数火星!
萧奈闪动步伐,身形鬼魅挺枪刺出,手臂一抖,龙纹枪发出剧烈震颤鸣音!!!银色枪尖在公孙烟胸前急速旋转,碰撞,火星四射!!
“不可能,不可能的,世上怎有如此坚硬的盔甲!!!”萧奈大惊。公孙烟单手突然握住枪尖。一股寒气顺着龙纹枪直逼萧奈心房!萧奈手臂顿时生无数冰花。
萧奈内力一吐,振脱对方,双手托起龙纹枪,消失了!!
“幻觉!!!那是幻觉!!”
“不!!!”公孙傲看见公孙烟被一枪刺中喉咙,萧奈狂笑着顶着他摔入石墙之内。
公孙傲拖着巨镰快速跑向萧奈,所过之处留下深深的火痕!眼见萧奈近在咫尺,公孙傲举起火镰掠向对方。
萧奈再次消失了,天空闪着红光,龙纹**起阵阵旋风,萧奈面色狰狞。力如千斤,龙纹枪颤动,重重打在得公孙傲胸甲之上,震得五脏隐痛!!!
呼~~~呼~~~
黑色风声呼啸,一团黑风将萧奈撞开。
烈火暴君,狂傲妃! 梵音瀾
公孙绝排山倒海的一掌,打的地动山摇!黑风咆哮,整个山庄似乎拔地而起!庄中赌客竟感觉自己倒立在了空中!
萧奈站在原地!!动也不动,良久,他的眼睛流出黑色的液体!!
“我…始终参透..不出龙纹枪..的秘密!!”一阵黑风,一具骨架!!依然挺立,手握龙纹枪。
白景道横刀一掠,骨架灰飞烟灭!!
“龙纹枪!!!”白景道见对方将银枪抛了过来。
“物归原主!”公孙烟一个翻身,跃上那匹赤眼神兽。
“敢问三位何方神圣!!”白景道看着眼前这三位身披黑甲的怪人,心中生出一丝恐惧之感!
公孙傲旋转着巨镰,挥出一道黑火!那本已明媚的天空又变得阴沉!!!
神兽的嘶鸣伴随着摄人魂魄的金属撞击之声渐渐远去!
末日之死亡遊戲
白景道醒来,发现周围一群死尸,难道自己是在做梦?
年轻的妻子哭泣着跑了过来:“夫君…你没事吧!!”白景道痴痴的摇了摇头。
“这是?”妻子指着他手中的银色长枪问道。
“龙纹枪?”一切诸如梦幻!白景道搀扶着妻子消逝在这黑色迷雾中!
(全书完)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