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qct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飄鴻劍影-第一百八十一章 大結局推薦-vvy45

飄鴻劍影
小說推薦飄鴻劍影
西域魔尊“唉”地一声重重一叹道:“叶孤鸿,这世间也就只有你能够猜出本座的身份,连鹿丫头都办不到……”
说到这里,就见他一把掀开自己所戴的青铜阎罗面具,露出自己的真实面容。
却见此时的西域魔尊乃是一个面容清颧的中年人,国字脸,眉宇依稀与鹿紫有几分相似。
此人果然就是叶孤鸿口中的鹿天仗,也是鹿紫的生父,前任燕国太医。
当年因为一起太医误诊案,导致燕国国君慕容燕最宠爱的妃子杨贵妃所生的龙子早夭,因而导致慕容燕雷霆震怒,欲要抄鹿家满门。
盛情難卻:逃妻太撩人
后来在叶孤鸿的极力斡旋下,慕容燕终于在斩了鹿家几个身份地位显赫的叔伯之辈后,放过了鹿家的妇孺弱小。
正是这件事情,闹得当初感情甚笃的叶孤鸿和鹿紫劳燕分飞。
鹿紫留下一纸绝情书无故离开,叶孤鸿远走长安疗情伤,这才有了之后的种种。
没想到,原本以为绝对应该死去的鹿天仗居然完好无恙地站在了自己面前,而鹿紫加入了魔宗三年之久,竟一直不知道陪在自己身边的魔尊就是自己的父亲。
最令叶孤鸿无法接受的是,这个鹿天仗竟然狠心到眼睁睁看着自己女儿赴死,依然能无动于衷……
“本座知道你在想什么。”
鹿天仗直视着叶孤鸿道:“其实紫儿早在三年前就应该死了,她有血厥之症,活不过二十岁,这也是她当初选择离开你的原因之一。”
廢後歸來:絕寵後宮
“什么?”
叶孤鸿大脑嗡嗡作响,这一刻,他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身子一个踉跄,差点便要不支倒地。
“叶孤鸿,你怎么样?”
好在凌天碧及时探手扶住了他,才没令他当场瘫倒。
鹿天仗随后将目光移向旁边的凌天碧身上,眼含欣赏道:“叶孤鸿,你的选择是对的,凌仙子的确是更适合你的伴侣,怪只怪我那可怜的女儿命薄吧……”
“不要说了。”
叶孤鸿悲鸣一声,心仿佛在泣血。
鹿天仗却没有住口的打算,依然叹息着道:“这三年虽然我们父女没有相认,但我却一直在关注着她,我知道,她一直没有忘记过你……”
“不,别说了,不要说了……噗!”
蓦地,叶孤鸿一口心血直接喷了出去。
“叶孤鸿!”
凌天碧惊惶不已,再顾不得什么世俗眼光,一把将踉踉跄跄的叶孤鸿抱在怀中。
不远处,拓跋秋宫目睹叶孤鸿因过度悲伤而喷血,俏脸也顿时变得紧张不已,不过当将目光移向叶孤鸿旁边的凌天碧身上时,不由又自惭形秽了几分。
“叶孤鸿,你怎么能这么傻,难道你就不怀疑这是这个姓鹿的所使的阴谋么?”
凌天碧恨铁不成钢道。
“哈哈,”鹿天仗突然大笑起来道:“凌仙子果然是蕙质兰心,很快就猜出了本座的用意,不错,本座说这些话确实是想要用情来刺激叶孤鸿受创,当然这种招数却也只有用在至情至性的人身上才会凑效。”
“不过,”鹿天仗忽然定定地瞥了叶孤鸿一眼道:“有一点本座没有说错,那就是鹿丫头对叶孤鸿一直是情根深种,这丫头也的确活不过二十岁!”
说完这些,他唇角忽地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道:“当然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如今你叶孤鸿已然无法再成为本座的后顾之忧,那么本座收拾起这些人来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清风,明月,天地,正合!”
他每喊一句,就会有一队人突然应声从山谷中现出身来,四句之后,只见四队人马足足近千人从四个方向,将山谷中的众武林高手给统统围在了垓心。
这是分明要将众人一网打尽的节奏啊!
这一刻,所有人都明白了鹿天仗的目的。
“别怪本座不给你们机会,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只要肯投降者,本座保证善待他,日后封王拜相也不是不可能,否则……杀无赦!”
伴随鹿天仗这句“杀无赦”喊出,四队近千人突然齐声爆喝起来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声势浩瀚,气势如虹,一时整个山谷都遍布着他们的叫喊声。
这一幕,给在场的所有武林人士所带来的震撼,无疑是异常巨大的。
“叶……叶少侠,接下来该……该怎么办?”
距离叶孤鸿最近的解东山,声音带着一丝颤抖道。
叶孤鸿在凌天碧的搀扶下,强自站直了身体,目光瞥过四面八方围困众人的魔宗暴徒,沉吟片刻,方道:“眼下敌众我寡,强闯肯定是不行,唯一的办法就是……擒贼先擒王!”
“你是说……西域魔尊?”
解东山苦笑道:“可这个人的武道修为你我有目共睹,就是你我再加上凌仙子三人都不够看的。”
“不!”
叶孤鸿突然摇摇头道:“鹿天仗是什么修为叶某还是清楚的,哪怕就算给他三年的时间,他也断然修炼不到足以让我们三人都无法抵抗的境界。”
凌天碧顿时似想到了什么,道:“你的意思是?”
“没错,”叶孤鸿目光坚定地看向鹿天仗所在的位置道:“这个西域魔尊应该还另有其人,那个鹿天仗不过是他推出来的一个傀儡。”
解东山眼前一亮道:“叶少侠,经你这么一说,解某也觉得了一样,你们看,这个姓鹿的在那群武林人士之间游走时明显是趋避居多,很少直接与人对手,嘿嘿,我这就去擒下他。”
叶孤鸿却突然拦下他道:“解兄先稍安勿躁,依我看,那个魔尊应该就潜藏在附近,甚至极有可能就在这些人当中……”
解东山明显被叶孤鸿的这个推断吓了一跳,道:“怎么可能,叶少侠,我们这些都是互相认识了不下数年的老相识啊,怎么可能会有潜藏的魔尊呢?”
叶孤鸿听到这里,忽然冷不丁地问他一句道:“解兄,叶某想问一句,自从进入海市蜃景之后,你可曾再见到贵宗的宗主?”
“你在怀疑家师?”
解东山面色顿时变得极其不快道:“家师三十年前创立宗观,以匡扶正义为己任,怎么可能会是那个潜藏的魔尊?”
然而他这话音才刚落,就听对面山涧传来一声急促的马叫,接着,便见一人骑着一匹高头大马跃出了山涧。
“动手!”
蓦听叶孤鸿一声清喝,解东山和凌天碧同时凌空掠起,直奔那个鹿天仗而去。
鹿天仗惊咦一声,连忙朝人群里窜去。
但他毕竟已是即将步入花甲之龄,先前纵身跃下山顶已然消耗了他不少精力,这时根本无法从两大高手中脱身,仅仅片刻不到,便被二人擒在手中。
凌天碧一声娇喝道:“你们的尊主在我手中,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只可惜那群人像是根本没听到,依然保持不变的攻速冲众人而来。
那边跃马而来者已然逼近,但对方戴着一副阴气森森的鬼面具,根本无从猜测对方的身份。
叶孤鸿主动担当起了拦截对方的任务。
驚天大秘密
同去的还有阎照功、萧正明两人。
净光大师由于先前被魔尊伤了内腑,如今只能在外围与那些魔宗弟子缠斗,无法再与绝世高手对拼。
“尔等竟敢拦截本座去路,当真是在找死!”
那骑马而来的鬼面人突然一脚踏在马首上,在那匹骏马发出一声悲嘶中,他的人忽如一只苍鹰般直冲三人而来。
“蓬!”“蓬!”“蓬!”
在电光石火的瞬间,那鬼面人已与三人分别对了一掌。
三大高手齐齐后退。
集三人之力居然无法将对方给拦住。
眼前鬼面人就要冲入人群中进行残忍屠杀,叶孤鸿突然清喝一声道:“薛清平!”
这一声果然奏效,那鬼面人闻言脚步一顿,慢慢转过身来斜视着叶孤鸿道:“好小子,你是如何猜出老夫身份的?”
“果然是你!”
大人物的小萌妻
叶孤鸿目光不卑不亢地与他平视道:“叶某与你宗观弟子一路行至海市蜃景的第三座岛屿,却始终无法见到你的踪迹,那时叶某就觉得很是蹊跷,再加上净光大师受伤被困古刹。试问在这个世上,能够单凭功力与净光大师打个平手的人又能有谁,无外乎那西域魔城城主石天真和你宗观观主薛清平了。”
“排除那个疯疯癫癫的石天真不谈,那么你西域魔尊的身份便呼之欲出了!”
鬼面人忽地连拍三记手掌,哈哈大笑道:“果然如鹿先生所言,如果有人能猜出本座的身份,首推你叶孤鸿无疑。”
说到这,他也不再藏着掖着,一把掀开了自己的面具,露出真容,正是宗观观主薛清平。
茅山之鬼道
但见薛清平目光饶有兴致地在三人身上逡巡着,随后落在叶孤鸿的身上道:“但即便你们猜出来本尊的身份又如何,难道凭你们三人就能拦的住薛某么?”
快穿:報告宿主,您已被攻略! 小橙汁兒
“再加上我薛无计如何?”
江湖俠女淚 安奇趣記
“还有我!”
这时,只见剑冢两大护发薛无计和傅有心同时越众而出。
薛清平面色微变道:“你俩,不是被沉在第二座荒岛下了吗?”
“嘿嘿,是啊,我俩的确被沉了下去,可你薛清平人算不如天算,却算漏了一人。”
薛无计说到这,突然朝不远处的赵蝶招招手道:“赵姑娘,此事不如由你来向他解释解释吧。”
薛清平唰地一下将目光移向赵蝶的方向,目光阴沉道:“连你也要背叛本座。”
“谈不上背叛!”
赵蝶淡淡地道:“因为奴家本就出身于剑冢。”
“什么?”薛清平面色一变道:“怎么可能,你明明是由男变女的阴阳人,怎么可能会是剑冢守护者?”
赵蝶瞥了他一眼,神情漠然道:“谁说阴阳人就不能守护剑冢了,难道薛观主没有听说过阴阳剑么?”
“你……竟然是阴阳剑的传人?”
当见赵蝶面无表情地冲自己点了点头时,薛清平目光顿时变得复杂无比,他扫了一眼四周,只见围住自己的除了叶孤鸿等五大高手外,还多了一个阴阳剑传人,压力当即变得大了许多。
“好,很好,难道你们以为凭借你们区区六人就能战胜薛某么?哼!来吧,让你们来尝尝魔门宗术的真正威力!”
……
三个月后,凌香分水阁内。
一张粉色编织的帐床上,叶孤鸿突然一惊坐起。
“你醒了?”
耳畔忽地传来一道悦耳的女声,叶孤鸿扭头一看,之间凌天碧正俏目流波地扫视着自己,问道:“感觉如何,胸口还有痛感么?”
叶孤鸿摇摇头,试探着问道:“我……躺了多久?”
凌天碧面色带着几分后怕道:“整整三个月,不过你还算好的,萧太史武功尽废,薛傅两大剑冢护法,一人断了只右腿,一人断了只左臂。最惨的莫过于那位赵蝶姑娘,她至今还在昏迷,但有阎照功守着她,应该不会寂寞了……”
叶孤鸿点点头,心有余悸道:“还好蝶姑娘最后用阴阳剑的人剑合一破了那薛老魔的护体真气,否则我们五个人还当真不是那老魔的对手。不过现在好了,薛老魔一除,魔宗四分五裂,武林终于可以平静一段时间了。”
凌天碧亦是微微颔首,突见叶孤鸿神情有异,目光总是不经意地环顾四周。她顿时觉得有趣,故作不知,道:“你在找什么?”
“那个……凌姐姐……”
叶孤鸿挠挠头,难得脸红道:“歆儿她……肯原谅我们了吧?”
“呸!谁是你姐姐?”
凌天碧俏脸一红,没好气白他一眼,随后朝门口方向嗔道:“你仔细看看那站在门口的是谁?”
叶孤鸿下意识转头,只见门口俏生生立着一名容颜俏丽、面带微笑但却眼含泪花的绿裙少女,不是苏歆又是谁?
这一刻,叶孤鸿突然觉得自己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