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kjj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吳良廣告商討論-第六百三十八章 橄欖枝分享-vc3iq

吳良廣告商
小說推薦吳良廣告商
总体来看,零四年的欧洲杯广告,几个大户,洪河实业、哇哈哈激活、一汽达众宝莱、髙尔夫、捷大,明基笔记本电脑、海耳空调、七牌中华立领。
吴良仔细想想,这些品牌当中,几乎每一家都活的很滋腻,包括七牌。
两年前,吴良和何羞羞看世界杯的时候,正是七牌第一次在中视打广告,广告的主题是,心动篇:镜头缓缓摇过,西服男人,旗袍女人,西服的领、袖、前襟,一只手轻轻拂过西服,爱昧眼神,手势。
轻柔的女声旁白:女人对男人的要求,就是男人对西装的要求,七牌男装,让女人心动的男人。
这样的广告在世界杯期间播出,毫无疑问,正是因为带有挑豆和忄生暗示的广告片和广告语,令七牌男装名声大作,成为响当当的男装品牌。
经过长时间的传播,“心动”的概念已经成为七牌的核心价值,与此同时,另外一种质疑的声音和眼光也令七牌陷入尴尬,甚至于这则广告都被中视停播,反正吴良看的时候是流了半天口水。
这其实是一个“度”的问题,忄生感到位,自有甜蜜讠秀人处,拿捏错了分寸,便是恶俗。
七牌更换广告商,广告商依旧延续的是“心动”的概念,打造的是“什么样的男人最让女人心动”?
一个让女人心动的男人应该选择坚强,选择迎风而立,选择奋起。
于是,“男人就应该对自己狠一点”应用而生,成为零三年最流行的一句话,这句话也成为年度十大流行广告语。
而创造这句广告词的广告人不是别人,正是吴良的竞争对手,叶茂忠。
尝到零二年世界杯的成功之后,七牌自然不会放弃欧洲杯这样绝佳的机会,15秒的广告所费十万也在所不惜,从目前来看,至少是成功的。
吴良自然也不会因为叶茂忠的成功而暗自神伤,他有对方的电话,也没有顾忌对方是否在休息,其实,尤其是欧洲杯这样的大场面,广告人其实是最紧张的,通宵达旦的接受来自各方的信息反馈,评估广告的效果评价等等,因为金主爸爸们都在等结果。
果不其然,叶茂忠并没有休息,第一时间接起电话,“吴董,您怎么会给我打电话了?”
吴良听的出来,叶茂忠的心情不错,第一时间送上祝贺,“七牌经历欧洲杯的加成,晋升天朝知名男装品牌,叶总,功不可没啊!”
竞争对手的评价无疑是最美的称赞,叶茂忠心情愈发的开心,不过,为人谦虚的他还是很诚恳的回答,“在吴董面前,可不敢当。”
从行业地位上来讲,叶茂忠已经是天朝最为顶尖的品牌策划人之一,然而,吴良在行业中的地位也算是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叶茂忠出书,吴良也出,而且吴良的《吸金神器》甚至于成为教科书般的存在,即便在现在,淘淘网上还有不菲的销量,翻译版本甚至于畅销海外;论创意,吴良并不差于叶茂忠,尤其是吴良也从叶茂忠手里抢走了诸如雅克和波岛这样的大品牌。
虽然吴良的手段不甚光彩,但是,胜利者有胜利者的荣耀,当创意遇上资本,我比不上你,我可以收购你,吴良的目的彰显无疑,他呵呵一笑,“咱俩一起干吧?”
这算是吴良第一次正式的像叶茂忠伸出橄榄枝,他并没有祈求一次成功,但是,叶茂忠的回答还是让吴良有些郁郁。
叶茂忠略微沉吟片刻,还是婉拒,“吴董,本人闲云野鹤惯了,当不得吴董如此安排。”
吴良笑笑,并不气馁,而是拉起了家常,“上次鹏城一别,数月未曾再会,我该登门拜访一下叶总的。”
典型的黄鼠狼给鸡拜年,叶茂忠也是客气一句,“我后天回一趟鹏城,吴董有时间的话一起喝喝茶?”
吴良欣然若喜,“那好,后天见。”
他挂断电话,忽然感觉周遭的空气都为之一滞,尤其是吴犹豫,眼中的雾气都弥漫了出来。
吴良用力搂了搂她,长叹一声,“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楚子曼噗呲一笑,略带鄙视的看着他,“行了吧你,又骗俺妹子感情。”
吴良嘿嘿一笑,猛的一个起身,扛起吴犹豫就往卧室走,楚子曼在后边吆喝,“不看球了?”
吴良边走边说,“不看了,我玩球。”
吴犹豫就是一阵咯咯咯的笑,笑声甚至惊动了假装到房间休息的何羞羞。
何羞羞听见响声,推开门,嘴里还戳着一支牙刷,看见吴良像接收战利品一样扛着吴犹豫,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即将会发生些什么,她顿时脸色一变,狠狠的摔了一下门,给牙刷扔到牙缸里,随意漱了漱口,气呼呼的蒙上被子睡。
过了片刻,门锁咔擦一声清响,一个慵懒的脚步声从外面进来,何羞羞知道,能进这个房间的唯有楚子曼。
床头下陷,应该是有人坐在上面,就听见一声轻笑,“怎么了这是?”
何羞羞没有动,楚子曼轻轻给夏凉被往下拽了拽,看到的却是禁闭的双眼,借着床头昏暗的光线,在眼角处,赫然看见两滴泪珠慢慢的由少变多,终于溢了出来,顺着脸颊滑落,滴在竹炭枕头上,发出“嘭”的一声清响。
楚子曼伸出手,用大拇指抹去这一道泪痕,似乎是动作太过轻柔,怕痒痒的何羞羞睁开眼,一把抓住楚子曼的手臂,恨声发问,“他为什么就欺负我一个人?”
楚子曼叹了口气,“这个问题,你让我怎么回答?其实你心里应该有答案才对,不是吗?”
何羞羞情绪略微有些激动,“他凭什么?就因为我没有让他遂了心愿?”
楚子曼摇了摇头,“我给你讲讲我和他一起去杭州所看到的东西吧?”
何羞羞默不作声,楚子曼只当她同意,想了想,起了个头,“这次你知道我见到谁了?”
能让楚子曼惊讶的人,何羞羞也有点惊讶,声音沙哑着问,“谁?”
“我跟着小良参加了一个慈善拍卖会,有熊小鸽,就是IDG的那个总裁,搞风投的,据说他老板也是直接和当朝老大握过手的牛人,《赢在天朝》节目看过吧,他是其中的嘉宾。”
何羞羞问,“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