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o2j火熱小說 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第二百六十七章 雜誌封面推薦-s3bi0

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
小說推薦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
#苏晚晚和傅言疑似恋情
点开下面的评论,已经差不多被傅言的粉丝攻占了。
这完全都在苏晚晚的料想之中,傅言本就是爱豆出身,还是成团活动,不管是他的团粉还是自己的粉丝都有一个通病。
哥哥是大家的,谁都不要想独占他。
所以粉丝们才会对于爱豆谈恋爱这件事这么的抗拒。
棲鳳帷 司幽
一些不理智的粉丝已经在这条微博的下面开始骂了起来。
【卧槽苏晚晚是疯了吗?捅我家窝?】
【敲你吗苏晚晚死了?能别带我哥炒吗?】
【这是剧组买的热搜还是苏晚晚买的热搜?】
【哥哥从选秀出道到现在被那么多女人碰过瓷,现在苏晚晚也要来碰瓷了吗?】
其中还夹杂着几个月光混在这片腥风血雨中。
【抱走我家晚晚,不约,只是一张照片并不能代表什么。】
【营销号放过我老公吧,我老公的cp只有女明星。】
【嘴放干净点,我家晚晚不喜欢你家哥哥那样的。】
……
说什么的都有,苏晚晚看了一眼,就退出了这片混乱。
微信上,他看到了来自傅言的消息,是半个小时前的。
——抱歉,我不知道昨天被拍了,我会解决好的,给你带来困扰真的非常对不起。
苏晚晚看了一眼,没回他,只是默默的叹了口气。
哎,情之一字,最是伤人啊。
神坑探
她起身去洗脸刷牙,过了会儿又接到文霜的短信。
——傅言那边已经发声明了,我也联系了导演他们都发了微博,监控我也拿到了,视频我已经发了上去,你等下记得转发一下。
关掉信息,她又重新打开微博,一眼就看见傅言的微博高高的挂在上面。
@傅言V:别乱传,我们是朋友,在剧组关系很好,理智些。
龚亚荣也发了微博,被月光顶了上来。
@龚亚荣V:昨天我们那么多人一起吃饭,你怎么只挑主演拍呢?是我长得不配吗?[微笑]
星河世纪也截取了那个视频发了出来,苏晚晚直接转发了这个视频。
@苏晚晚晚晚V:某某号以后长点脑子。//@星河世纪;……
至此,这件事被解决,也给蜜糖带了一波热度。
總裁愛上冷血灰姑娘
但是月光们还是非常的生气。
从以前,主要是苏晚晚和其他男明星扯上关系,被骂的肯定是她,那些男明星大部分还都是流量,粉丝基础都极其庞大,他们撕也撕不过,打也打不过。
就非常的……憋屈!
不少月光都非常生气的在群里吐槽,小意看了一眼,将这个情况跟苏晚晚说了一下。
苏晚晚听完,沉吟片刻,说道:“你先安抚他们一下,等我搞个小号混进去。”
靈武至尊
说完,她就开始申请新号。
小意在电话那头愣了,又看不见她的动作,只觉得非常的惊讶。
拳皇高手戀愛故事 獨孤難鳴
“晚晚,你真的要打入自己粉丝内部啊?”
“嗯,有什么不好?到时候也能安抚他们的情绪。其实他们生气,说白了就是我现在的成绩还不够,等我到了一定的位置,再有这种拉cp的情况出来,骂的就不一定是我了。”
小意想了想,觉得她说的对,也没再说什么。
这件事可以当做一个惊喜,以后可以当做一个礼物送给粉丝。
试想一下,自己粉的明星每天披着小号的皮和自己聊天。
哇哦!怎么想怎么激动!
到了下午,在文霜的带领下,苏晚晚去了丽人杂志总部,也是杂志拍摄的地方。
因为之前已经预约过,所以两人畅通无阻的就到了会客室。
等了一会儿,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两人朝着门的方向看去,就看见穿着一身红衣走进来的赵然。
赵然身后跟着她的经纪人刘芸,在看到坐在里面的苏晚晚时,赵然的眉头狠狠的跳了一下。
“这是怎么回事?”她转过头小声的问刘芸,刘芸也是一脸的惊讶。
我亦逍遙
“我也不知道,等下人来了问一下吧,你控制一下。”
刘芸说完,就见赵然深吸了一口气,坐到了苏晚晚的对面。
苏晚晚有好长时间没听见过赵然的消息了,但她的消息总是能听到。
上了挑战极限的综艺,参加了无畏的试镜,时不时的上个热搜,现在热度都已经快要超过她了。
重生侯門毒妃
她自从那次被路四海点名以后,尽管后面又勾搭上了几个导演,但都不能送她回到以前的位置甚至更高,就连这次的封面,还是陪一个投资商喝了好几顿酒才有了这么个机会。
来之前她就知道丽人主编还有一个选择,但是没想到这个选择竟然是苏晚晚。
戒之靈 蝶醉青嵐
她看着苏晚晚,想起早上的热搜,顿时笑了一下。
“呵,这不是那个靠着炒cp上位的人吗?又见面了。”
“啊,对啊,总比被导演亲自点名批评的好。”苏晚晚笑眯眯的看着她,嘴上说的话可有点都不留情。
赵然被怼了一下,又是怼的她的痛处,顿时想要发火。她的经纪人拍了她一下,她才忍了下来。
苏晚晚看着她,笑了一声。
没想到一段时间没见,还挺能忍。
“苏小姐何必这么说话?中国有一句古语,得饶人处且饶人,想必苏小姐应该听过吧?”
甜妻不乖:總裁大人我錯了 冰如雁
苏晚晚不在意的看了看指甲,语气清清淡淡,“那想必刘姐这种走在潮流前沿的人也听过现在非常流行的一句网络用语,先撩者贱吧?”
说完,苏晚晚放下了白嫩的手,轻轻交握放在腿上,背挺的笔直看向对面的两人。
“说不过别人,就管好自己的嘴,否则,就不要怪自己技不如人。”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气势是全开的。
她很厌恶那些虚与委蛇的交谈,前世她在皇宫见的多了,赵然在她面前还真的是不够看的,连自己的情绪都隐藏不好,还想暗地里阴人?真是笑话。
所以这一世,能够当面解决的她就当面解决,笑面虎这种东西,谁爱当就谁当吧。
刘姐听了她的话,脸色也差了起来,但莫名的,她就是不敢反驳,心中还生出了一种畏惧的情绪。
对此,她感到十分的诧异。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