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q8z0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醫神的絕美未婚妻 線上看-第兩百零四章 頭暈眼花鑒賞-40q9b

醫神的絕美未婚妻
小說推薦醫神的絕美未婚妻
壮士缓缓的收回气息,挥动手中刚刚燃起的火把在空气中,一阵的挥舞。
他还特意的在众人围观的身材,转悠了一圈,让众人感悟一下,这到底是不是真实的火焰,真实的存在。
感觉过后壮士这才收了火把,一脸笑容对着众人抱了抱拳笑道:“各位先生女生,美女帅哥,消失的火苗和燃烧的火种已经表演完毕。”
美漫世界陰影軌跡 驛路羈旅
“希望各位,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捧个人场,谢谢,谢谢各位的观看。”
壮士非常的客气,还对众人微微鞠躬,表情感谢。
等精彩的表演结束后,陈天却发现带着狼皮面具的嫌疑人,已经消失了踪影。
看着一脸兴奋的苏雅菲,陈天哭笑不得的笑道:“好看吗!”
“当然好看!嘻嘻!”苏雅菲拍了拍巴掌,嘻嘻一笑的说道。
“好看下次我给你表演。”说着,陈天拉着了她的手臂,准备离开这个人流圈,他已顾不得解释。
“啊,你干嘛!”
苏雅菲强行被拉着走出了人群,有些措手不及的不知道陈天发的什么疯,抽了什么筋,好看的表演不看!
等走出人群,陈天环顾四周,沉静心神,他想要找到那个可以的面具人,只可惜,这里的人实在太多,太多,并没有找到这个面具人的存在。
“我刚刚发现了一个可疑的面具人,他在你看表演的时候,一直用一双贪婪的眼神看着你,为了不打草惊蛇,我只好悄悄的观察他!”
“就在最后壮士表演的一瞬间,这位面具男已经消失不见!”
陈天有些痛惜起来,轻声的解释起来。
“什么?在哪!”苏雅菲听到陈天的解释,这才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所在。
“别着急,我还不确定到底是不是,我们所指的这位凶手,万一不是呢?”陈天安慰着苏雅菲,这股愤怒的表情,笑了笑道。
“我能不着急嘛,你为什么不早一点提示我呀,我们直接出手抓到他不就好了吗?”苏雅菲只好跺了跺脚,有些嗔怪似的说道。
“嗨嗨!”
“我提醒过你,只是当时的你,已经被表演给吸引了过去!”陈天有些苦涩笑容上,带着一抹悲凉,实在是有些可惜了!
那么好的一次机会,尽然被莫名的丢跟了!
“都怪你,都怪你!”苏雅菲一想想就来气,这么好的机会,尽然就怎么没了,她直直的用一双拳头恶狠狠的拍打着陈。
我的變異遊戲庫 小不點愛奶酪
俏脸之上气鼓鼓,嘟了嘟嘴,宛如一个小女孩正在撒娇。
“这也怪我呀!”
陈天欲哭无泪,看着苏雅菲蹦蹦跳跳的在自己的前面一阵捶打,看着她身前晃悠悠的,瞬间瞪的直了眼。
“这不怪你怪谁呀!明明有一次那么好的机会却被你弄没了,气死我了,真是气死我了。”
苏雅菲娇嗔气氛,仿佛一只小猫咪就地翻滚,赌气似的。
看完表演已经差不多十点多种了,陈天眼神闪烁,看着公园里的人开始慢慢的减少,手指捏了捏苏雅菲的细腻的笑脸笑道。
“不过也没关系的,我猜凶手已经盯上你了,过不了多久就会对你出手的。”
修仙法則系統
陈天感觉手中的滑腻,仿佛在评头论足似的喃喃低语的说道:“嗯,好柔软的减肥,不愧是吹弹可破!”
“陈天你个大笨蛋,嘘嘘嘘!你别说的声音太大了,我们还要抓凶手呢!”
苏雅菲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恶狠狠的看着陈天,气的她浑身发抖。
呼!
她看了看周围的游客,拍了拍胸脯,感觉安全过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句句铿锵有力的怒道。
“你能不能小声点,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苏雅菲心中狂翻白眼,踮起脚尖,一把捂住了陈天的嘴,生怕他继续说下去,被这里的凶手给听见。
要是这次机会又被这个混蛋给暴露了出来,岂不是要泡汤了,每次苏雅菲执行计划的时候,陈天这个笨蛋都会过来插一脚。
似乎老天早有预料一样,专心派人来破坏她这一次的计划,这让她气的牙痒痒。
感觉前面传来的一阵舒服,陈天呆呆的看着苏雅菲这个生气的小猫咪,心中有些好笑起来。
“好好好,我小声一点总行了吧。”陈天由于被堵住了嘴巴,发出来的声音都是支支吾吾的。
苏雅菲有些警惕的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发现并没有盯着这边看,这才松开了陈天,娇嗔道:“哼,你不知道我们是在执行任务吗?要是让你去当间谍,想必,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好啦,你也别那么大反应,一惊一乍的,就你刚刚的这个小举动,要是让凶手看到了,肯定会怀疑我们的。”
休妻也撩人 蕭牧寒
陈天挠了挠头,在自己的感知下,在确认了一遍没有可以人的出现,这才提醒了苏雅菲一句。
这种毛手毛脚的举动,真让这个凶手给观察了,想必,凶手也没那么傻,心中猜测不出来。
“这还不是怪你吗?”苏雅菲气呼呼的准备捏一下陈天的腰间。
“姨!”
陈天第一时间发现躲避了开来,啐道:“你你捏不到!就是捏不到。”
说罢,他肆无忌惮的开始调戏这位生气的女神,还一边得瑟起来。
“你有种过来,别让我给逮到你!”话音刚落,苏雅菲重重的跺了跺脚,指着陈天愤怒的说道。
旋即,她一个箭步就追了过去,然而陈天的前面奔跑,苏雅菲在后面紧追。
就是这一阵情侣直接的打闹,让躲在暗处的凶手看得清清楚!
这名凶手,可是一直观察着,陈天和苏雅菲的任何举动,他还以为,这对情侣刚才的举动是掩人耳目,让凶手有了一丝丝的怀疑。
可随之,这系列的打闹,让凶手一丝的怀疑也烟消云散了。
暗处的凶手,露出了一口大黄牙,笑起来非常的邪恶,也非常的猥琐,这明显就不是一个正常人的笑容。
还好附近并没有人,他露出了一章苍生的脸颊,紧接着缓缓的把手中的狼皮面具给戴了起来。
又没人知道他的存在,也没有人知道他的样子,也没有人知道他就是一名可怖的凶手。
就连他走在人群的中央,别人还以为他只是一个潮流的卖艺人,或者是特意把面具带上的人。
“砰!”
就在这个时候,以为小孩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直接撞到了凶手身上。
“哇呜呜!”
小孩直接哇哇大哭起来,因为小孩手中的风筝已经被撞坏了。
听到小孩的哭泣声,一名中年女人小跑着走了过来,表情有些担心的说道:“宝宝不哭,宝宝不哭,风筝没了妈妈给你去买!”
这名女人哄着自己的小孩,若是抬头一看,就能发现凶手的表情已经露出了一抹贪婪之色。
“小朋友!你看这是不是你刚才摔坏的风筝呀!”凶手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个完好无整的风筝,满脸的笑容底下了头,看着哭泣小孩说道。
豪門軍寵:調教小嬌妻 月影青悠
“风筝,风筝!”小孩子拿着凶手递过来的风筝,皮开眼笑,顿时就不哭了,蹦蹦跳跳的开心极了。
女人台头一看,却发现这名男子是带着面具的,只好微微一笑道:“谢谢你!”
“没事,一个风筝而已!”凶手柔和的笑道,把他心中的贪婪和邪恶收敛了起来,露出了一张温和的笑容。
只不过,等这名女人带着自己的小孩厉害后,他的贪婪的眼神,还有一股强烈欲望在心中作数着。
眼神灼灼的盯着这名女人的背面看着,斜斜的笑道:“劫劫劫!又是一个完美的猎物!”
还别说,带着小孩厉害的女人,背影的身材的确非常的完美,尤其是她扭动的身材而摆动着。
只可惜这名凶手,浑然不知,以后的以后,他已经没有任何的机会!因为陈天定然不会放过他,这般无耻的人渣。
与此同时!
苏雅菲有气无力的奔跑着,她实在是跑不动了,被陈天给戏耍啊一条街,完全就是在玩弄她!
“陈天这个坏蛋!给我回来!”
“呼呼呼!”
苏雅菲喘着粗气,呼呼呼的,实在是没有了力气和陈天继续打闹下去,而是双手撑着膝盖,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
表情上有些微红,由于一直在奔跑,她仿佛脱力了般,加上陈天一边奔跑的同时还一边戏谑的调戏她。
让苏雅菲气的牙痒痒,实在是没有了什么力气追下去了。
等消息片刻后,在抬头一看,公园上,广场上,已经没有了陈天的踪影。
顿时她发现,有很多双眼睛看了过来,这些人苏雅菲并不知道是不是凶手或者是嫌疑人。
她环顾四周后,恶狠狠的咬牙切齿的怒道:“该死的陈天,在关键时候你又不在!”
被一双双眼睛看着她,苏雅菲仿佛觉得这个人都是嫌疑人和凶手,顿时她脑海里出现了一抹害怕的表情。
因为她顿时想起来,凶手可是会用催眠术,这种强大很厉害的招数,让苏雅菲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偏偏在关键的时候,陈天这个坏蛋还不在她的身材,这让她又气又恼!
暗暗发誓,等陈天回来后,一定要让他什么是腰间盘突出,什么是皮肉之苦!
一瞬间,她觉得头晕眼花,就仿佛周围的人全用一双发光的眼睛,正在看着她,这种肆无忌惮的眼神,实在是让苏雅菲,心中出现了一种厌恶的感觉。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