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8fn熱門連載小說 仙道劍閣 ptt-第一百二十三章 奪舍九元天蠶 (求訂閱,推薦,二更)分享-dhb9w

仙道劍閣
小說推薦仙道劍閣
轰隆隆!
苍茫之间,以九元天蚕为中心,比之前更为狂暴的气息,向着苍茫之上席卷而去。
其气息弥漫之处,整个苍元界都开始了晃动,似要就此崩塌了一般。
随着这吼声掀起的风暴,于九元天蚕的头顶上空,七个黑色大洞在此刻缓缓凝聚而出。
且这七个大洞方一凝聚,从那黑洞之中,有七道颜色各异的虹光,径直的向着九元天蚕所在之地飞射而去。
周渔瞳孔猛然一缩,因为在这七个大洞出现的一刻,他分明感受到了此前在那残念觉醒之地,所感受到的气息。
“九元天蚕真身凝聚的一刻,竟然可以无视距离,直接调动那残念觉醒之地中,所蕴含的本源之力。”
“恬噪!”
便在这时,一声冷漠的话语,陡然响起。
此声初时微弱,但在响起的一刻,却立刻传遍了整个苍茫,于此声之下,九元天蚕的吼声,竟是戛然而止。
“这百足,竟敢挑衅九元天蚕?”周渔的瞳孔猛然一缩。
但不知为何,他却并不觉得这自称百足之人言语有任何猖狂。
在看见此人一指点碎那妖界圣子之后,他便明白,此人恐怕才是这苍元界幕后的黑手。
无论是妖界与莽荒界节点的再次破开,还是人族通往莽荒界的传送法阵被封,亦或者是此前妖界之人在清灵、妖元两境,对于人族的狙杀。
甚至是,妖界中人带来的九元遗蜕,借此避开轮回幻境,唤醒残念之地,怕是都在此人的谋划之中。
正如此人之前所言,他为此谋划了千年。
即便眼下九元天蚕重新凝聚了真身,怕是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如此一来,自然便没有惧怕的道理。
果然!
周渔就看见,在九元天蚕泛着金属之芒的眸子,看向那百足之时,后者身后的魂光顿时大亮。
同一刻,于九元天蚕的身躯之内,一根根颜色各异的锁链,浮现而出,使得其庞大的真身,被层层捆绑。
这锁链,因此前妖界圣子墨殇所在祭坛上的魂灯而生,借助九元天蚕的本源之力而糊幻化成行。
方一捆绑,便使得九元天蚕即将爆发挣脱的力量,在一瞬之间轰然消散,颇有一种作茧自缚的感觉。
“你只是因肉身重聚,使得残念恢复了一丝微不足道的意识,如何和本座相争?”看着被魂锁困住的九元天蚕,百足缓缓地说道,其目光之中,开始出现了贪婪。
于这贪婪之中,此人对着九元天蚕的真身猛然一抓。
就见其胸口之内,一道魂光在此刻凝聚而出,竟然是妖界圣子墨殇的魂魄。
这魂魄方一出现,便化作一道光芒没入到百足身后的魂光之中,使得其身后的魂光之中,出现了第六盏魂灯。
嘭!
同一时间,百足的身躯轰然爆碎,化作一团血雾。
看见这一幕,周渔手中一道剑气顿时凝聚,向着血雾所在之地飞射而去。
此剑之快,于苍茫之中轰鸣,更在雷音炸开的一瞬,便已到了那团血雾的面前。
轰隆!
但在此剑接近那团血雾十丈之外时,剑光却是突然炸开。
只见从那血雾之中,走出一个面容阴冷的老者,其身躯呈现虚幻之态,于目光冷漠的撇了一眼周渔的所在之后,抬起的右手缓缓放下。
同一时间,第七盏血红色的魂灯,从血雾汇聚之中形成。
嗡嗡嗡!
随着此魂灯没入到其身躯之中,此人虚幻的身躯,顿时就出现一种与九元天蚕身躯一般无二的光芒。
“代我掌控此躯之后,便是你身死之后。”此话方一出口,周渔就看着此人化作一道魂光,向着九元天蚕的身躯之中呼啸而去。
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于九元天蚕冷漠的金属瞳孔之内,原本凶残的光芒开始消散,于片刻的模糊之后,竟是出现了与那百足一般无二的光芒。
“他在夺舍九元天蚕。”看着见这一幕,周渔心中一股心悸之意,不禁油然而生。
九元天蚕,乃是掌控妖界本源之力的灵虫,曾于万年前奴役了整个莽荒界的人族。
若是让其再现世间,以此人千年的谋划,整个莽荒界,极有可能面临再次覆灭的险境。
当然,这种事距离他还很远。
但只要此人彻底取代九元天蚕,那么他和苏妃暄,就必定难逃一死。
“现在怎么办?”苏妃暄看着周渔说道,她的嘴角仍然残留着鲜血。
但因为虚无之镜的破碎,却让她在受创之后,不至于因神魂的昏昏欲睡之意,而彻底昏迷。
不过眼下,周渔能够看见她明亮的眸子里,有着一丝无力。
事实上,即便是他此刻,心中也不禁升起一丝绝望之感。
因在那一炷香之内,他的攻击落在九元天蚕之上时,没有造成一丝一毫的损伤。
这也让他明白,为何百足在夺舍之前,会对他们不管不顾的原因。
因为此人明白,他们破不了。
“方才的虚无之镜,你还能再来一次吗?”周渔抬头看向天空。
那里,七个黑洞之中的九元之力,仍然络绎不绝的没入到九元天蚕的身躯之内。
这意味着,他们还有时间。
只要阻断百足吸收这股力量,或许他们还有着机会。
“即便我们能再次夺取九元之力,但以我们现在的情况,怕是最多坚持几息的时间,就会因为神魂伴生体的缘故,而彻底陷入沉睡。”苏妃暄犹豫着说道。
听见这话,周渔也沉默了下来。
但一路走来,即便是再多的困难,再危险的绝境,他也遇见过。
所以,即便此刻翻盘的希望几近于无,他也不会束手就擒。
因为这不是他这个绝世天才的风格。
“我有一种预感,那妖界圣子还没有死。”半响,周渔缓缓地说道。
“他的魂魄已经被百足凝聚成了魂灯,身躯也化作了血雾,怎会不死?”苏妃暄不知周渔为何突然说出这种话。
是因为遭遇无法挽回的困境,而心生臆想了吗?
如果是这样,那可就真的完了。
“方才对战之时,那妖界圣子墨殇曾说,他看见过我施展的一剑……但当时,他却并不在场。”
“然后呢?”
苏妃暄的目光有些怪异,她怀疑周渔失去了理智,但她没有证据。
因为那双眸子的主人,在说出这话之后,反而变得明亮起来。
“我们之所以会感觉到昏睡,是因为神魂伴生体在吸收庞大的九元之力后使得神魂饱满,再加上蜕变的关系,所以才令我们感觉到睡意。”
“若我们的神魂足够强大,则这种昏睡就可以避免,便可以夺取更多的九元之力。”
“醒醒……我们只是金丹境的小修士,而且此地没有灵气,也不足以支撑我们破境。”苏妃暄在周渔面前挥动着手掌道。
就算这次没有证据,她也可以肯定,这个奕剑小剑修,他产生癔症了。
“你不行,但我可以!”周渔一巴掌拍开那双葱白如玉的芊芊小手,目光坚定的道。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