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urhh火熱玄幻小說 灰塔的黎明笔趣-第三百六十四章 甦醒的學徒讀書-a98b6

灰塔的黎明
小說推薦灰塔的黎明
嘉洛娜的放弃抵抗乍看起来有些出人意料,不过仔细想想,她也确实没有其它选择,因此只能说尚在情理之中。问题是,她所供出的那一大长串的名单,按过来送水偶然间瞟了一眼的查林德的说法,这根本不是名单,分明是奔流之都杀手的汇总名录。难为猫女能够将这些名字全都如数家珍般的说出,并且还能加上一两句自己的评语,听她话里的意思,这些杀手组织或个体都多少与她打过交道,这是十分惊人的事。
“你凭着这些都能去当掮客了,而且我保证你做得会比鬼脸那个家伙好。”杰瑞耸耸鼻子,如此评价道。杀手是一个消耗率很高的职业,它的门槛低,要求却严苛的离谱。那些极少数从残酷职业生涯中幸存下来的杀手,大多会利用自己的经验做两种工作,即新杀手的培养和为已经具有一定水平的杀手做中间人来赚取佣金。能有从一线上退下来的老杀手作为引路人,可以大大降低新人的死亡概率,当然,降低后的概率依旧高的吓人就是了。
“我才没兴趣那么做,自己坐镇后方,该少掉多少乐趣?再说,你知道那些自认已经可以做掮客的家伙下场都怎么样了吗?不是被自己培养出的新人杀了,就是因为派出的人手除了差错被雇主杀了。一旦你开始尝试着用轻松的方法生存,你就再也拿不起刀了。”杀手不是刺客,某种意义上来说,刺客是一次性的,他们终身都只为一次出手准备,所有的身手,特长乃至情感,都只为酝酿出最终极的一击。所以刺客可以老去,杀手却不能。
“这么看起来,阿塔还真受欢迎呢。也是,钱能通神,在天价的财富面前,很难有人不动心。况且,他们本来就是吃这碗饭的。”法师放下鹅毛笔,不是他写完了这份名单,而是因为用来写字的墨水用完了。在等待矮人拿来新的墨水的时候,他也终于能喘口气,活动一下手腕。
“哼,你看来也不傻,知道金币的力量有多大。不过你考虑过没有,这世上会被金币驱动的可不仅仅只有杀手。不夸张的说,这世上杀人者甚众,其中以杀人为业的却少,大部分杀人的人,都是看起来不会下手的人。比如,旅店的老板。”女杀手轻飘飘的说出一句话,眼睛半闭半睁,似是无心,似是有意,“我不知道矮人为什么接纳了你们。可你们最好想清楚,当杀死那姑娘的赏金超过了你们的情谊,事情会怎么样。”
挑拨离间吗?可挑拨离间对现在的她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呢?就算小队和矮人之间有了间隙,已经被俘虏的女杀手也多半不会有机会,甚至如果起司他们心狠一些,为了减少隐患,杀了她都有可能。偏偏她就是要将这对自己并无好处的事情点出来,或许这便是天性吧,有的人天生就见不得信赖,见不得忠义。而那并非是他们纯然不理解这种东西,只是经历过太多背叛,受了太多的伤,就不能接受别人拥有他们没能拥有的东西。
起司只是点点头,不置可否的回应。他知道黎明之息对于矮人这个种族来说意味着什么,世人只道矮人喜欢宝石黄金,却不知他们更珍重族人的手艺与其中的传统,每一件杰作都是不可估量价值的宝物,它们是不允许被玷污的,必须以最正当的手段收回矮人的宝库中。而在那之前,矮人也乐得将其交给自己看上的人,任凭他们去使用杰作,为那些宝物缔造出属于它们的传奇故事。当烈锤大公将自己的作品给起司的时候,法师就已经是对于整个矮人族群来说特殊的个体,他的使命,就是为手中的矮人杰作书写下足以被万世传颂的传奇。在那之前,矮人们是不会主动插手的。
“事情不好办啊,按你之前的说法,想要在我们离开之前让这名单上的家伙全都知难而退恐怕是来条龙都不一定能达成。”猫妖精捋这胡须,他不关心矮人,他只关心阿塔的安危,他瞥了一眼嘉洛娜,“要不我们先把这丫头宰了?拨皮抽骨越残忍越好,让那些家伙害怕?”
谁都听得出来凯拉斯是在对猫女的挑拨表示不满,他们当然不会选择用那种方式来试图震慑敌人。在奔流这种地方,死人不是什么少见的东西,除了那些不希望牵扯进麻烦里的人,它没法吓到谁。当然,要是起司他们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把诸如九环帮这样的势力连根拔起,搭起一座血腥景观,那就是另一种情况了。可从昨晚的状况来看,重创九环帮并不是件容易的事,那把来自剑门的武器远比它听上去要难对付的多。
“呜…”可能是几人的讨论太过于吵闹了吧,也可能是在起司的照顾下虚弱的身体终于恢复了可以行动的能力。随着一声轻微的呻吟,房间里的人纷纷噤声,看向那个躺在床上的瘦弱孩童。他的头上有着小鹿般的鼓包,伸出毛毯的双手上有着鱼般的鳞片,他的眼睛略微向外凸起似兔,他的指甲带着轻微的弯曲如鹰…他的身上有着诸般怪异,按理来说以兽化病的规律,这些不同物种的特征是不能并存的,只有当身体的异化变的像嘉洛娜那样有一个较为统一的导向时,病症才会减轻。但也许是禁忌之力的作用,也许是气的能力,这诸般异象在那个孩子的身上共存,且暂时的和谐共生。
法师随手将名单卷起来,他的学徒可比那些畏首畏尾的杀手重要多了。灰袍站起身来到床边,等待着那孩子进一步苏醒。当那双迷茫的眸子里映出起司的面容时,他的嘴角不可抑制的露出一抹笑容,“看来你还是挺过来了,也不枉我费了这么多工夫。现在感觉如何?”
“我…我…”孩子张开嘴,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他的舌头和声道应该也有异化的趋势,所以熟悉的发音方法没法完全奏效。
“没关系,慢慢说,慢慢来,这里没人催你。来,先试着说出你的名字,告诉我你的名字。”
“尤…尼…”
“尤尼,我现在要通知你,你将成为一名灰袍学徒,我的学徒。好好记着我的脸,我的声音,我的衣着,可别忘了。”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