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le5非常不錯小說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十九章 戰天閲讀-kalck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呵呵哈哈哈哈……呵呵哈哈哈哈……”
突如其来一阵充满戏谑之意的笑声,在树林中飘然回荡了起来,令人闻之生厌。
任以诚眉头微皱,暗运元神探查,却连半个人影都没找到。
但笑声依旧在继续,从四面八方传来,来人如同鬼魅一般,在树林中不断高速移动。
“有事没事?没事儿我可走了。”
任以诚哂然一笑,对方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要制造恐慌,他索性就不理不睬,继续驾车前进。
砰!砰!
媚情,強上少將
幽灵马车刚走出不过丈远距离,半空中便忽然落下两根水缸那么粗巨大的冰柱,硬生生阻断了前路。
任以诚见状,停下了马车,然后就单手托腮,默不作声的摆出了看戏的姿态。
这种时候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只会中了对方的下怀。
笑声犹自不停,飘飘荡荡。
然而,面对不动如山的任以诚,原本树林中阴森诡异的气氛,莫名变得尴尬了起来。
總裁女人一等一 二十九
发出笑声的人,就仿佛一只跳梁小丑。
来人似也发现了这一点,终于将笑声收起,并主动开了口。
“好小子!处变不惊,能有如此过人定力,果然不简单。”
“呦!终于舍得出声了,还以为你只会傻笑,不会说话呢。”
任以诚嘴角泛起一抹讥诮,暗中则调运灵力蓄势待发。
他自知若所料不差,要想应付来人,就非全力以赴不可。
“好一张尖牙利嘴。”
伴随话音响起,天际骤然流云汇聚,快速形成了一张遮天蔽日的巨大人脸,凌空俯视而下。
接着,就见一道人影自巨脸中降下,飘然落在了那两根冰柱之上。
“帝释天,少在这装神弄鬼,你骗得了被人可骗不了我。”任以诚看着眼前头戴冰雕面具之人,心中若有所思。
帝释天闻言ꓹ 本欲出口的话顿时被噎了回去,大感惊讶。
“小子ꓹ 你竟然知道本座?”
任以诚嗤笑道:“我实在想不到,除了你这个老而不死的家伙以外,还有谁会这么无聊。”
他顿了顿ꓹ 又道:“不用问了,刚才在三分校场上的那三道天雷肯定也是你的手笔。
我就说雄霸纵使有天命在身ꓹ 也不该如此邪门的由老天爷直接插手。”
帝释天居高临下,洋洋得意道:“本座乃是无所不能ꓹ 主宰众生的神ꓹ 我就是天。
雄霸和风、云二人的恩怨纠葛,可是本座精心安排的一场好戏,却险些被你这狂妄的小子所破坏。”
他叹了口气,故作无奈道:“自从你出现后,屡次破坏本座的计划,打搅本座看戏的兴致。
所以,为了这场戏能顺利继续演下去ꓹ 本座不得不出手将你清理掉了。”
“真是可怜你空活了这么多年岁,实在可悲又可笑!”任以诚起身跃下马车ꓹ 暗中操纵骷髅马向远处驶去。
今日一战在所难免ꓹ 要是幽灵马车不幸被波及ꓹ 这里未必能再找到如黑风这般天生异种的马匹。
帝释天冷哼道:“本座不老不死ꓹ 长生于世,所作所为又岂是你等凡人所能测度的。”
任以诚摇了摇头ꓹ 淡淡道:“你自比成神ꓹ 以为自己能掌控众生ꓹ 操纵被人的命运。
腹黑寶寶養成計劃
可你却不曾发现,你亦不过是命运安排出来ꓹ 阻止我杀雄霸的一颗棋子罢了,居然还在这里沾沾自喜,难道不可笑么?”
他蓦地一笑,挑眉道:“有句话我憋在心里半天了,实在不吐不快。
我万分确定,就算活了两千年,你仍是一个……白痴!”
一语落下,急劲的破空声随之响起,也不见帝释天有何动作,倏尔一道冰刃快如闪电般激射而出。
任以诚早有预料,几乎在同一时间闪身离开了原地,出现在数丈之外。
“怎么,这就恼羞成怒了,身为神的气量呢…徐福?”
帝释天闻言,不禁身躯一震,心中更顿起波澜。
“本座改变注意了,我要将你这亵渎神灵的蝼蚁带回天门,然后把你所有的秘密都挖出来。”
狂风再起,呼啸声中,乍然出现一只巨大的冰爪,迅疾无伦直向任以诚抓去。
“小心赔了夫人又折兵。”
任以诚展开轻功,掠身急闪,再度退出数丈之外,同时双手飞速交织,以印诀引动体内蓄势已久的灵力。
阴符七术终招出手,霎时昊光大盛,半空中猛地爆出惊天龙啸。
在帝释天震惊的目光中,两道龙气凭空显化,咆哮着贯入了任以诚的体内。
阴符龙气化作无俦内元,任以诚功力暴增,掌中灵光乍现,已亮出绝世好剑。
诗仙剑序随即出手,‘白骨横千霜’散发磅礴剑劲,沛然直取徐福眉心。
BOSS逼婚強制上線
凤血护体,徐福的身体金刚不坏,唯有砍其头颅,方能致命。
任以诚人剑合一,黑色流光闪现,转瞬间,剑锋已迫压眉睫。
徐福不疾不徐,右臂扬起,食中二指探出,轻而易举便将绝世好剑夹住。
但紧跟着就听‘咔嚓’一声,他脚下的冰柱崩然碎裂,两人齐齐落于地面。
任以诚这一剑并非全无效果,可只凭两道龙气的加持,面对眼前拥有千年修为之人,终究是有所不足。
“小子,你纵有奇术在身可增加功力,可惜在本座面前仍是螳臂当车,自不量力。”
帝释天运劲压制意欲挣脱的绝世好剑,目光直视任以诚,骤然一股森寒目光爆射而出,如同两柄利剑向他双眼刺去。
这正是帝释天《圣心诀》中圣心四劫之一的惊目劫!
此招能以目摄心,凭借自身战意压倒对手,决胜于一眼之间。
四目相对的瞬间,帝释天只觉已胜券在握。
岂料,任以诚的眸中突然闪过一抹血色,竟也射出两道赤红光芒,更带着滔天杀意,直逼他双目而来。
總裁前夫別放肆
这是任以诚当初在飞马牧场驯服黑风时,无意中悟出来的一招。
以元神凝聚杀意,再辅以《迷魂摄心催梦大法》,经由双目射出,亦有摄人心神之效。
无声的碰撞后,四道目光同时消弭于无形。
帝释天万没想到,世上还有别人也如他这般,将功夫练到了眼睛上。
任以诚抓住他惊诧之机,体内经天皇气勃发,一举将绝世好剑夺回。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任以诚足下一顿,力发涌泉,猛地旋身而起冲上半空,手中绝世好剑脱手悬空,再运诗仙剑序。
‘飞剑决浮云’应势出手,霎时剑光粲然,势若惊雷,当空劈落。
接着,任以诚左手灵光闪现,化出争锋宝刀,星辰变极招上手。
八脉汇流入气海,意守一念力如山!
雄浑真气如潮涌出灌注刀身,‘万狼啸天绝’力聚一点,绽放出夺目刀光,亦如雷霆霹雳而下。
长虹破天!
剑气纵横千万里,刀势激荡十方圆,席卷云波涌动,势可摧山断岳,震天撼地。
徐福自信十足,依旧立身原地,不闪不避,左手负背,右掌随手一挥,运劲凝出一层状如太极的冰盾,凌空挡在身前。
“咔!”
我的俏皮王妃 淡淡一點
冰盾不敌刀剑雄劲,当即应声碎裂。
徐福见状,袖手一翻,就听‘嗡’的一声铮鸣,绝世好剑和争锋宝刀已同时被他强大的功力隔空凝顿。
他淡淡一笑,得意间正欲开口,却忽觉头顶一股阴寒刺骨的猛烈劲风压下。
就见半空中,任以诚已如流星飞坠而下,双掌于顶心相合,竟是以身为刀,使出了‘惊寒一瞥’!
刀势散发寒气凝结成冰,令他整个人化为一柄十余丈长的巨大冰刃,凛然刀威,悍然直劈徐福头顶。
“你居然还会聂家的傲寒六诀,真是愈发的令本座好奇了。”
徐福从容不改,在冰刃临头的瞬间,蓦地化为了一缕霞气烟消云散。
轰!
浪子野心
冰刃劈空,登时在地面留下一道深不见底,足近百丈的鸿沟。
四周的树林更惨遭殃及,无数树木被气浪连根卷起,变成了光秃秃的一片。
而绝世好剑和争锋亦在失去徐福功力支撑后,被爆散开的气劲向两侧震飞出去。
“七无绝境!”
任以诚从寒冰中现出身形,神色凝重,双手隔空一招,刀剑有灵,顿时自行飞回落于掌中。
所谓七无绝境,是指无常无相,无形无色,无定无方无我的超绝境界,凭此可将身体任意化气散开甚至重组。
正如方才徐福这般,端的是变幻莫测,神妙非常。
“不错,这便是神的境界!”
徐福声音响起的刹那间,身形骤然在任以诚面前一丈外凝聚,同时手中还握有一团形如心脏不断律动的森白气劲。
“接招!”
最後的三國
徐福断喝一声,箭步飞射而出。
任以诚自然认识这是圣心四劫中的天心劫,不由凝神严阵以待,但对手速度之快已无可形容。
他终究还是招架不及,只觉胸口一凉,那团诡异气劲已没入体内。
“来感受一下什么叫心不由己吧。”
徐福仰天长笑,并开始运功催动天心劫。
任以诚立时便感到自身心脏不受控制的急剧跳动起来,快的像是要从身体里面蹿出来一般。
嘭嘭!
嘭嘭……
仙界問情online 白鳳青鸞
猛烈的心跳声不断从体内传出,响若擂鼓,清晰可闻。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