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aha優秀言情小說 《我能提取熟練度》-第1166章 刀妹同志暴露了!東方不敗上門索賠……看書-xouzk

我能提取熟練度
小說推薦我能提取熟練度
还说的对吗?
看看你之前举的那几个例子吧。
穿越之少主皇妃
任我行,死了!
左冷禅,挂了!
杨莲亭,没了!
几个在江湖上曾经呼风唤雨,不可一世的人物,都被你一句“俱往矣”轻描淡写的一语带过了。
现在还问我对不对?
天地良心,我敢说不对吗!?
看看透明的天桥手中的那把色空剑,这基本上已经等于在明面上告诉岳不群,不光是岳不群,就连左冷禅和杨莲亭的死,都和他们神捕司脱不了关系。
如果岳不群还想要继续做着称霸武林的美梦,走上左冷禅的老路,恐怕下一个倒下的,就是他这个君子剑了!
一瞬间,岳不群忽然感觉自己仿佛老了几十岁。
在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之后,却是轻轻摇头说道:“对与不对,其实夜少侠也不应该来问我。我已经决定从今日起放下武林纷争,将全部身心投入到为华山培养后辈人才的队伍之中,顺便将之前流落在外的剑宗师弟们也请回来,共同为华山派的繁荣和发展出一份力。”
夜未明闻言却是再次喝了一小口咖啡,悠然说道:“岳掌门此言差矣。现如今左冷禅已经身死,五岳剑派的掌门人一职悬而未决,纵观五岳,恐怕除了你岳掌门之外,再无其他人可以胜任五岳盟主一职。”
岳不群闻言立刻表示:“其实五岳并派,从一开始就是错的,一切都源自于左冷禅的野心而已。既然左冷禅已死,五岳剑派也应该恢复它原本的样子,依旧以联盟的形式存在,彼此守望相助,才能更好的促进五派的发展与壮大。”
夜未明闻言立刻点头:“岳掌门真知灼见,晚辈佩服。”
你佩服个屁!
见到夜未明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表现,岳不群真恨不得一杯咖啡泼到他的脸上。
可惜……他不敢!
无奈的摇了摇头,岳不群只能万般不甘的说道:“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二十年。我已经老了,已经打拼不动了。所以在下一次的五岳会盟之中,我会推举年轻一辈的恒山派掌门人令狐冲作为五岳剑派的下一任盟主,由他带领五岳剑派今后的发展道路。”
“而我……”岳不群叹了一口气道:“便如我之前所说,只管安心为华山派培养后辈力量,其他的事情,都不想去管了。”
夜未明闻言放下咖啡杯子,脸上的笑容越发阳光起来:“岳掌门能有如此心胸,当真是五岳之福、江湖之福!”
岳不群回以礼貌的微笑:“夜少侠过誉了,岳某愧不敢当。”
夜未明却道:“只要岳掌门能够不忘初心ꓹ 便当之无愧。”
……
夜未明等人走了,咖啡也已经凉了。
但岳不群却还是坚持着把杯中已经凉掉的苦咖啡喝了一个干净ꓹ 之后又给自己重新倒满了一杯,他感觉这种苦苦的味道,与他此刻的心情简直别无二致!
想他岳不群为了能够踏上武林真正的巅峰ꓹ 多年以来卧薪尝胆,在夹缝中求存ꓹ 甚至为了这个目标不惜引刀成一快。可是到头来,却只因为神捕司后辈的几句话ꓹ 便要放弃这个目标吗?
可是敌强我弱ꓹ 其间的悬殊差距,甚至又在之前华山与嵩山之间的差距之上!
他不同意,还能怎么办呢?
“初心,初心……呵呵,可笑!”不屑的笑了笑之后,岳不群的脸色却是忽然为之一愣,禁不住喃喃自语道:“我的初心是什么呢?”
思索之间ꓹ 岳不群仿佛又回到了几十年前,剑气两宗在一场窝里斗之后人才凋零ꓹ 就只剩下弱冠之年的他独挑大梁。
在那个时候ꓹ 他的初心是什么?
是光大华山ꓹ 阵型门派ꓹ 成为华山中兴之掌门人,带领华山走出低谷ꓹ 甚至重新攀上一个全新的高峰。
只是后来ꓹ 随着江湖上的风云变化ꓹ 在内忧外患之下,他的初心也渐渐发生了变化。特别是在得到《辟邪剑谱》之后ꓹ 整个人的野心膨胀到了极点。
甚至生出了取左冷禅而代之,成为五岳剑派合并之后的掌门人,独揽大权,与少林武林比肩,甚至成为武林盟主的野心!
可是那样的话,除了他个人能够登顶武林之巅,对于华山派本身来说,当真是什么好事吗?
恐怕不一定吧?
说得更加直白一点,根本就是利用华山派仅存的一点力量,为他个人称霸武林的野心服务!
而现在的形势,虽然遏制了他称霸武林的野心,但也给了华山派一个千载难逢的发展机会。
通过之前的五岳并派与正邪大战,华山派可以说是内忧(劳德诺)外患(左冷禅)尽除,而且本身的核心力量也并没有多大的损失。
如果沉下心来发展门派的话,倒也可以另有一番作为!
想到这里,岳不群猛地精神一震,将手中的半杯凉咖啡一饮而尽,随之说道:“华山派就是华山派,华山自古为一家,什么剑宗、气宗,不知所谓!”
“相比起剑气之争,把门派发展壮大起来才是硬道理!”
“只有自身足够强大,才不会在武林的变化之中身不由己!”
一朝顿悟,岳不群只感觉心情豁然开朗,整个人都变得精神了起来,之前那种颓废的情绪瞬间一扫而空,重新迸发出无尽的生机与活力。
借着这次顿悟,他的《辟邪剑法》居然再一次突破了!
然而,还不等岳不群为自己的突破而感到高兴,一个爽朗的老者声音却是突兀的在他身后丈许之外响起:“说得好!”
……
另一边,夜未明带着三个大美女一路下了思过崖,直奔驿站而去。
路上,小桥禁不住有些惊讶的说道:“我实在真的没想到,那个岳不群竟然会决定推举令狐冲,来作为五岳剑派的下一任盟主。”
“话说,他不是最看不上令狐冲的吗?”
闻言,夜未明不禁失笑道:“如果他真的看不上令狐冲,就不会将自己的一身武功倾囊相授,甚至还一度想要将《紫霞神功》传授给他了。”
微微一顿,又跟着说道:“虽然令狐冲在岳不群眼中,的确是一个不争气的东西,但这并不妨碍他成为现如今继承五岳盟主宝座的最佳人选。”
“令狐冲虽然行为不检点,有时候还会结交匪类,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人脉足够广,其人际关系网在种种原因之下,绝对还要更在岳不群之上。”
“在对于很多事情方面,少林、武当对于左冷禅、岳不群这样的野心家都是零容忍,而对于令狐冲却可以做到无限容忍。”
籃筐之上 救贖小艾
“所以,令狐冲的行为不检点,在他们口中就成了率性洒脱,结交匪类就成了不拘小节。为了任盈盈带人打上少林,都可以被解读为至情至性。”
“换上岳不群试试,看看方证会不会用《千手如来掌》把他的翔给拍出来!?”
听到夜未明这么说,刀妹顿时来了兴致:“你这么一说,好像武林、武当这两个武林泰斗,当真对令狐冲的容忍程度,已经达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话说,他除了是风清扬的传人之外,还有什么优点,值得方证、冲虚对他如此看重?”
“很简单。”夜未明伸出一根手指,轻声说道:“因为他没有野心。就好像我们神捕司对于东方不败的存在没有任何敌意,却一定要想办法弄死任我行一样,实力强大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个实力强大又野心膨胀的家伙当权,那才是武林的灾难。”
刀妹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这就是你说的,谁搞事,神捕司就搞谁?”
“没错!”夜未明轻轻点头:“其实岳不群推举令狐冲成为五岳盟主,还有其他的考量。一来可以将让他自己和华山派,从神捕司的重点关注目标之中跳出来。二来令狐冲虽然不再是华山弟子,但也最听他的话,只要不是涉及到一些原则性问题,还不是以他马首是瞻?”
“只要令狐冲做一天五岳盟主,他岳不群就是五岳剑派的太上盟主,有权利没义务,岂不是美滴很?”
三月这时却是摇头道:“恐怕以岳不群的野心,并不会觉得这很美吧?”
“不!”夜未明轻轻摇头:“事已至此,他如果想让自己的心里好过一点,必须这么觉得。”
“呀!”这时,刀妹却是忽然惊呼一声,指着某个方向说道:“有兔子!嘿嘿,看来今天晚上,我们有口福了呢!”
小桥立刻摇头,反驳道:“兔兔那么可爱,怎么可以吃兔兔?”
刀妹嘿然一笑:“我是魔教的妖女嘛,只要有的吃,当然不会在乎什么兔兔可不可爱。一会我来杀,臭捕快负责烹饪,你只管跟着一起吃就好。”
小桥咽了一口口水,犹豫道:“这样,会不会很残忍?”
“要不,咱们打一个赌。”刀妹这时却是忽然提议道:“咱们不能使用任何武器和暗器,也不能伤到这只兔子,看谁先把它捉住,它的处理方式就听谁的。怎么样,赌不赌?”
小桥不服:“赌就赌!”
眼看着有热闹可看,三月立刻举手说道:“我要当裁判。”
總裁毒愛:逃妻,束手就擒吧!
夜未明一言不发,看着眼前三个妹子玩得不亦乐乎,表示自己只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文明观战。
这时,小桥已经先一步展开身法,朝着那只兔子扑了过去。刀妹笑骂一声“你耍赖”的同时,也立刻施展《神行百变》紧随其后。
眼看着小桥已经距离那只浑然不觉危险的兔子越来越近,刀妹身上猛地释放出一股浓烈至极的杀气。兔子被杀气一惊,顿时朝着远处遁去。
血色之雨衣 空狐
而被她这一搅合,小桥也失去了先手的优势,被刀妹追了上来,然后两人一起追向那个兔子。
却不料就在此时,那只兔子竟似受到什么启示一样,猛地从地面之上一跃而起,直接跳进了一个红衣女子的怀里瑟瑟发抖。
见到这一幕,夜未明、刀妹、小桥、三月齐齐一愣,前两者更是感觉到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沿着脊梁直冲脑门。
一时之间,这两个玩家之中的顶尖高手,竟然生出了一种想要立刻闪人,有多远跑多远的想法。
实在是眼前这个红衣女子的身份实在太过可怕,而且在这个时候出现,八成也不会对他们抱有什么善意。
这个看起来风韵妖娆的红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以“雪千寻”的身份到处游戏人间的——东方不败!
却见她一只手将那只兔子搂在怀里,另一只手则是轻轻梳理着兔子的毛发,口中说道:“哎,这只小兔子好可怜啊。本来自己什么也没有做错,却只因为实力弱小,便被你们通过这样游戏的方式,来决定它的命运。”
“就好像日月神教原本也没有做错什么,却因为左冷禅的野心而枉受牵连,导致损失惨重。这笔账,我又该找谁去算呢?”
“找谁?”经过东方不败的自言自语,夜未明已经重新恢复了平静,同时开口说道:“日月神教有没有做错什么事,难道你自己心里就没点数吗?”
法醫俏王妃
反正横竖就是10%的经验和熟练度而已,夜未明感觉,他拼得起。
却不料东方不败闻言毫不犹豫的摇头说道:“我心里没数。这些年,我都是将教中事务交给杨莲亭来打理的,后来有了如是我杀这个光明左使,便将事物分别交给他们两个处理。”
说话间,身形猛地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已经将一只手肘压在了刀妹的香肩之上,摆出一个十分慵懒的造型,看着汗毛倒立的刀妹说道:“只是没想到,我的光明左使原来从一开始就是神捕司派过来的卧底,亏我一直还对她如此信任。哎,我真是好可怜啊!”
刀妹闻言不由一愣:“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的刀出卖了你。”东方不败悠悠说道:“记得之前我被夜未明召唤出来,吓走皇甫登云的时候,可是看到一个叫做一刀斩斩斩的玩家手里,拿着如是我杀最喜欢的河豚毒。而且不论是握刀得手法,还是临战的气势,都与如是我杀一般无二。”
“这样还看不出来……”东方不败笑容已经变得有些危险起来:“你们当我是瞎子吗?”
眼见东方不败已经露出杀机,夜未明凝声说道:“此事只是我和刀妹参与其中,与三月和小桥无关,先让她们离开,我们的事情,我们自己来解决。”
“那可不行。”东方不败显然并没有那么容易说话:“你们当初将这个日月神教卷进来那场血战的时候,不是也没有考虑过那些人罪有应得,其中是否有人无辜的问题吗?”
“现在我的拳头最大,为什么要跟你们如此讲道理?”
夜未明忽然感觉,东方不败这话说得好有道理,他竟然无言以对。
一边考虑着凭借自己的“狼灭三连”能不能和东方不败拼个两败俱伤,夜未明表面上却是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一摊手道:“说了那么多,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我想要當鹹魚 武文修
东方不败这时也终于放开了刀妹,悠然说道:“当然是要你们赔偿我的损失。”
夜未明不知道她葫芦里卖得究竟是什么药,只能皱眉问道:“怎么赔?”
限制級特工_1
叮!……
——————
重生之將女太囂張 襲人
PS:8600字奉上,第二章的副标题为(为【壶中日月】加更240/1300)
鬼吹燈 天下霸唱
叮!云东流向你求取月票,摸摸哒!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