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j7r0優秀言情小說 《寂滅道主》-第1286章 吞下苦果閲讀-a4gc8

寂滅道主
小說推薦寂滅道主
看着重真明显变色的面容,王邵嘲讽地笑了,不过倒也没有咄咄逼人了,因为他知道凭借自己的说辞,固然会起到离间猜忌的作用,却无法动摇重真的地位。
当然,如果重真此时不将事情撇清,引发修炼界大会摸得议论,再多发现几个北斗星域的奸细,那就另当别论了。
他心中微动,讥笑道:“还记得本作保护宫主,被断魂手追杀到命悬一线的时刻,此人志在必得的情况下,竟然透露出他是天魔谷的弟子。能够在南斗星域纵横修炼界的大修,竟然是天魔谷的潜伏者,哼哼。”
这话,这有点歹毒了!
要说就算三大上宗相信重真,并不代表修炼界所有人会相信,断魂手的重磅炸弹抛了出来,直接引爆了广场的气氛。
“这个,怎么可能,断魂手虽说作恶多端,怎么可能是天魔谷的弟子,这个说法太玄乎了。”
獵贗
“没错,这家伙专横跋扈,可要说是个奸细,实在有些过了,不能乱说,不能乱说。”
“要说是个秘传潜伏者,多半要低调做事,断魂手这等人怎么可能,我看此论不妥。”
众人议论纷纷,多半不是相信王邵说法,甚至怀疑栽赃陷害,毕竟传闻断魂手陨落在王邵和胧夜手里,死人是不会说话的,就算有魂魄也转世投胎了。
天降萌寵,冷漠皇子你慘了 藍玥銀狐
999個短篇鬼故事 yoko雅萱
扶微子倒是听说断魂手的身份,可那仅限于神宫仙宗的最高层,就算她证明王邵言论真实性,也没有多达说服力,相反会被人们认为宗门内的袒护。
她的美眸狠狠地瞥了下王邵,暗道这小子真是糊涂,这等死无对证的事情ꓹ 拿出来说分明给人把柄。
“听闻神女宫宫主闭了死关,大长老所言惊人ꓹ 似乎难有对症。”清风子很不满王邵灭杀天运子,果断地反击王邵。
王邵瞥了眼清风子,相当不屑地笑道:“真是万分惊讶ꓹ 本座当时都为之绝倒万分,竟然能让天魔谷秘传ꓹ 从金丹修炼到元婴化神境界。”
重生女棋神 BlackKing
“一面之词罢了,你让神女宫宫主出关证明?哼ꓹ 要不就让断魂手出来。”重真当真的不满ꓹ 忍不住有了轻佻之言。
萌寶俏媽:總裁前夫請簽收 糖炒栗子
众人脸色古怪,神女宫宫主闭了死关,显然是要连续冲击境界,而且是得了极大的机缘,怎么可能破关而出呢!至于断魂手更是陨落数十年,让他出来这不是扯淡。
浸真面无表情,萧晨转过脸去ꓹ 扶微子是无可奈何,清风子则是面带冷笑。
王邵瞥了眼重真ꓹ 又看了看浸真等四位大修ꓹ 冷冷地笑了ꓹ 但他并没有再多言语。
“无言以为ꓹ 哼,战前挑唆ꓹ 污蔑星域修士ꓹ 守真大长老!”重真冷冷地盯着王邵ꓹ 嘴角上翘。
“既然你都这般说了,那就定要分出高下ꓹ 只是有些事的确难以求证。但是,这个时候敢对本座出手,杀了也就杀了,重真道友,本座说的可对?”
王邵一口一个本座,重真听的闹心,连他也不好自称本座,这个当年的蝼蚁竟然自称本座,他是个高傲不自大的人,那也是有自己的傲气,绝对无法忍受这种落差。
寵妻無度:邪魅王爺追悍妃
“守真,胡言乱语,伤害上宗化神,该当何罪?”
“你们也认为,在下胡言乱语。”王邵目光挪到浸真、扶微子脸上,面对前辈的他还没有用本座。
浸真没有言语,只是淡淡地看向王邵,扶微子叹了口气说道:“此事,到此为止。”
清风子似乎别有用意,淡淡地说道:“守真大长老,有时候言行配德行,慎言慎行。”
重真也明白,清风子也打算揭过这页,毕竟他们都是要出战的领队,就算做出出格的事情,也会被三大上宗原谅,真心要忍下这口气,依旧是很不高兴。
王邵笑了笑,是时候了,再纠缠下去没有意思,当即说道:“既然诸位不信,那只有那位可以证明了。”
没完没了了,扶微子狠狠地瞪了眼王邵,好不容易才压下的,清风子也算是松了口,相当于重真不得不咽下这口气,这小子还给提了出来,实在是太孟浪了。
乖妻要奪權 小龐
浸真和萧晨都面带不悦,暗说王邵没有眼色,重真显然都妥协了,你这个家伙还斤斤计较作甚,还牵出别人。
“那位?”清风子眉头微蹙,他对王邵极为不满,在他看来简直是无理取闹,这种人也能被宗主看入眼?
“重真道友应该明白,羽化仙宗大长老也明白,在下所指的是哪位前辈,这位星域中无出其右的前辈。”王邵淡淡地笑了,他已经点的非常明白了。
浸真何为重真同时脸色变化,星域中无出其右的前辈,他们立即知道王邵说的是自家师尊,这个似乎太辣眼睛了。
萧晨和扶微子稍稍沉吟,也明白了是哪位,若王邵所言不虚,那就根本坐实了这件事,重真吃瘪成为实锤,只是让那位来证实,似乎颇多难度。
话又说回来了,就算王邵的胆子再肥,话终究要传出去的,若真是妄谈的话,谁都救不了这小子,敢说出来恐怕真有其事,想想当时王邵和胧夜的境界,根本不可能在断魂手手下逃脱出来,似乎印证了某种可能。
浸真和重真也想到了,两人脸色更是变化精彩。
冷面總裁:調教小女傭
不过,王邵见好就收,当即又说道:“重真道友也不用惊慌,家大业大良莠不齐也是难免,或许真和宗门无关,不过他们倒死有余辜,这个时候对本座出手,死的活该,呵呵。”
重真眉头紧皱,像是吃了个苍蝇般的恶心,他看了眼脸色沉凝的浸真,最终咬牙道:“的确该死。”说完这话,心中怒火冲天,简直就是被打脸,还要笑呵呵地说别人打的好,自己何曾如此憋屈,这种感觉难以言喻啊!
浸真也是深有感触,看到王邵淡然的面容,目光却流露嘲讽之色,更是感受自家师弟深深的羞辱。这刻,他竟然想到了明金的张狂,归根究底,还是上宗修士的骄横,才导致了踢到铁板上,让这个曾经最优秀的师弟受辱,这群混账东西真是瞎了眼。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