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r5v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第640章 狼狽爲奸(盟主‘好一個禍害’+2更)鑒賞-qqtly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
月底破碗求订阅月票.
………………
雷軍开诚布公道:“我希望方总支持我在这次融资会上,将轻聊从小米摘出去。”
声音轻飘飘的落下。
方年端着茶杯的手略微一顿,接着送到嘴边缓缓喝下。
脑子里面闪过许多念头。
虽然方年回国满打满算才五天,今天也是临时知道雷軍到了申城;
誰在愛情裏無處可逃 墨歌何處
但他对外界消息并非一无所知。
至少……
稍加思索,方年微笑道:“轻聊……”
“现在有多少用户了?”
话语中很明显的停顿,以及在停顿后望过来的平和目光,让雷軍脸上有了笑意。
坦诚道:“或许现在已经突破了两千五百万。”
“……”
闻言,方年沉默了。
他虽然有心里准备,但依然被这个数字吓到了——因为外界已知的最新消息里,轻聊用户总量连五百万都没有。
即便方年清楚,轻聊在年前特地卡在小年那天推出多样化版本;
甚至特地覆盖了MTK解决方案的山寨手机,一定会带来用户量的暴涨。
毕竟这是他闲得无聊跟雷軍提议的。
还提醒到除了目前的iOS、安卓、女娲三大主流智能手机平台,其它平台的轻聊版本不需要覆盖那么多功能,主要能推送名片加好友即可。
但这用户量的增长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甚至有一种要追上大屏智能手机普及率的感觉。
而一直在背后穷追不舍的鹅厂微信,却根本来不及利用春节下沉获客,目前用户增长缓慢。
毕竟……
微信不能完全当一个拙劣的模仿者。
微信有QQ的经验,做语音视频聊天难度并不高。
难的是搞定三大运营商的支持。
方年跟雷軍对这一点很是心知肚明,于是做了个很鸡贼的操作。
元旦发布小米1时,当众测试了轻聊语音通话。
但很长时间都没推出内测版。
最终微信团队还是扛不住这个诱惑,主动冲在了最前面。
異族大陸
妻子的復仇之戰
反正……
最终微信抢先推出了尝鲜版。
三大运营商算是睁一眼闭一眼。
当然,基于手机的免费即时通讯类软件与三大运营商的摩擦冲突肯定不是一两个月甚至一两年能解决的,不过民众不会有太大感知。
然而……
小米鸡贼就鸡贼在这里。
不管是微信团队还是鹅厂,都没有手机业务。
暴力召喚師
小米有手机,小米还有基于女娲系统深度定制的MIUI。
这让虽然先一步提出晚一步上线的轻聊语音通话在小米手机包上的体验度超越了微信。
不仅如此,连苹果系和安卓系手机上的体验也同样更胜一筹。
但是!
但是方年依旧对轻聊目前的用户总量数据很惊讶。
沉默片刻后,方年又问了个问题:“雷总知道微信的实际用户总量吗?”
雷軍回答:“不祥,官方在上月中旬公布的数据是三百万,据轻聊项目组分析,真实数据应该已经在五百万左右。”
“……”
方年稍加思索,平静道:“雷总,我要一句实话,你把轻聊从小米摘出来的目标是什么?”
“社交生态。”雷軍没有瞒着方年的意思。
说完,雷軍看了眼方年,问道:“方总,在你看来,轻聊如果独立,可以做到多大的规模?”
方年念头转动间,摇头笑道:“这还真问到我了,虽然我比较看好移动社交,不过没太分析市场,这方面我打算学学沈总,用资本形式介入。”
方年显然是一本正经的瞎扯淡。
再怎么没分析,他也是知道上辈子的微信对鹅厂市值的作用,起码是支撑了接近万亿港币规模的。
当然ꓹ 雷軍并不知道这些,听方年说完后ꓹ 他又问了句:“那么方总认为轻聊独立与不独立的影响大吗?”
“不好说,或许是双赢的局面。”方年说得很委婉。
雷軍:“……”
这回轮到雷軍沉默了。
方年的态度有些暧昧,这对他来说并不是最好的消息。
一方面是轻聊目前的基础大多数来源于方年的提议;
另一方面ꓹ 社交生态这个词也不是空口白牙一说就有,得找到良好的商业模式。
鹅厂的成功路线是基于PC的ꓹ 完全套用到移动平台?
先不说行不行,单说完全复制别人的成功路线ꓹ 也不是雷軍的追求……
事实上ꓹ 方年脑子里是对移动社交有过一番判断分析的。
除了对未来大方向已知以外,更多的是因为目前站到了一个高度上。
具体到轻聊、微信、小米。
这就得从马珀利说起。
听从雷軍建议不远千里来申城请教了方年的马珀利,转变后掌舵的鹅厂已经明显与之前不同。
如果说之前的鹅厂是锋芒毕露,现在锋芒却逐渐往内收敛。
比如……
早于2008年成立的鹅厂投资在去年年底更换了掌门人等。
再比如,鹅厂很快通过内部竞争,推出了明显会影响QQ这个核心的微信。
微信上线这么久,马珀利却没拍板让QQ导流。
再加上方年认为有张晓龙的微信ꓹ 最终还是会强大起来,无非是从一家独大变成或许只能平分秋色。
假设是轻聊、微信各占大部分市场ꓹ 最终大概率是两个软件分别能支撑起千亿美元规模的市值。
当然ꓹ 会很勉强。
偷天弓 時未寒
毕竟两千亿美元就是一万五千亿港币。
这还得上市交给资本市场放大。
没有特别的原因ꓹ 一定范围与时间内的市场ꓹ 总归是有极限的。
要么是打破范围,要么是有更长的时间积累。
毕竟已经有近十亿QQ用户的鹅厂ꓹ 加上游戏产业带来的附加值ꓹ 目前的市值也只有3600多亿港币。
虽然这是因为遭受了当康游戏强势崛起的冲击ꓹ 股市表现不佳……
实际上,在方年的角度ꓹ 他是支持轻聊独立于小米的。
因为小米本身有没有轻聊,对一段比如十年内的时间区域里的最终规模可能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明明方年又认为光是轻聊就能勉强有千亿美元的规模,加上小米手机的千亿美元,怎么也该有2000亿美元才对。
这样好像很矛盾。
但其实不奇怪。
方年是站在业务生态融合度、市场规模界线等角度来看待的。
从目前的发展形态上,轻聊对小米以手机为核心的大生态链很难有太大的直接帮助。
尤其是在雷軍的观念里,小米手机也好,轻聊也好,都是互联网产品。
这就很讲究开放性。
简单的说,是方年认为在小米跟轻聊的融合上,很难产生1+1=2的效果。
…………
混世逍遙錄 金翅李
“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忘了时间,我们边吃边聊。”
有服务人员敲门提醒是不是可以上菜,雷軍这才回神,连忙歉意道。
方年微笑点头。
已经是午饭点了,虽然事情没谈妥,但不影响先吃饭。
饭桌上,雷軍反而没再马上接着刚才的话题谈下去。
说起了其它的事情。
雷軍笑着问:“女娲系统最近的发展怎么样,差不多有一个月没对外披露新的消息了,连联盟内部都没消息,要不是最近推出了2.1正式版,我都以为女娲实验室也跟着休长假了。”
闻言,方年一点不脸红的回答:“这我还真不清楚,主要我没太正式进入工作状态。”
“方总这长假是干嘛了?”雷軍不由好奇起来。
方年随意道:“带着家人出国旅游了下,顺便我自己也出国看看,还别说,一开始怪紧张的。”
“啧~”雷軍忍不住咂嘴,“方总真是风趣。”
紧张,他信个鬼。
“……”
然后又说了说联盟内部的动静,主要是雷軍说,方年听。
欧珀、维沃、菊厂包括魅族,都有计划在最近这两个月内推出新款大屏智能手机。
这倒不令人意外。
无论有没有女娲系统的存在,大屏智能手机已经真正成为了潮流。
无论是中国还是全球大部分国家,智能手机的时代已经轰然降临。
这几家厂商都颇有手机产业关系链,硬要说的话,可能比小米更容易做出手机。
不过随着市场环境的风云突变,大家都有了一些新的想法。
当然,不管从哪个角度,女娲实验室都将迎来第一个收获期。
虽然完全没可能产生盈利。
最后,雷軍也提了嘴年前沈尼尔跟方年的一点交流,关于成立个俱乐部的事情。
方年没多说,卖了个关子。
“想法还不成熟。”
諸天領主空間
“……”
吃差不多时,雷軍抹了抹嘴,望向方年:“方总,有个问题我疑惑了很久。”
“请说。”方年正好吃完,放下了筷子。
雷軍狐疑道:“以你对移动互联网的看好,以及对一些行业的深入分析,为什么没想过自己做产品呢?”
“雷总是指应用科技类产品吧。”方年笑道。
闻言,雷軍点点头:“对,包括智能手机、社交软件等等,你都没打算自己做。”
“懒,应用科技类操心事情太多,提个建议啥的还行,亲自上手那我还上不上学了,我还想保研的。”方年理所当然道。
雷軍:“……好吧。”
他还能说什么。
反正享受到方年提议所带来成果最主要的人,是他雷軍。
有啥好说的。
实际上……
方年这完全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要不是当康游戏平台做成了一头现金奶牛,他怎么也不可能这么无所顾忌的进入基础科技类领域。
谁都要恰饭的。
不过有句话方年没说错。
应用科技类操心的事情确实多,竞争压力也大。
反而是基础科技类,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不下功夫,就是搞不定。
举个很实际的例子。
女娲系统,在小米跟在前沿手上,明显是截然不同的。
这就叫……
不下功夫,就是搞不好。
至于方年对小米的另眼相看,还真不是因为雷軍长得好看,完全是看在股份的份上。
25%的股份,如果再同意这5%,那就是30%,说不定将来前沿才是最坐享其成的。
…………
丝竹管弦与春风,令人心情愉悦。
茶香四溢间,方年跟雷軍相对而坐。
继续了之前的话题。
“方总,我还是决定要把轻聊从小米独立出来。”
方年没多纠结,无可无不可地道:“我个人其实没太大的意见。”
“但不知雷总要如何处理?”
听方年这么一说,雷軍心里也算是松了口气:“趁着融资,召开股东会议,投票表决。”
然后字斟句酌道:“我想以5000万人民币的补偿价格将轻聊独立,尔后成立新的公司。”
闻言,方年心中一惊,面上却是不露声色道:“这个……价格有点低了吧。”
“当然。”雷軍并未含糊,开诚布公:“这个补偿价格是针对其它投资机构的。”
“新成立的公司,方总将直接持有30%的股份。”
方年眉毛猛跳:“雷总,我的支持,值得这么高的代价?”
獨家婚寵 妖妖之心
“不说新公司持有的股份,就说以2亿美元的估值再拿5%的小米股份,转手就是六个亿人民币,怎么算也都已经超过了轻聊现在的价值。”
“……”
方年是真没想到雷軍居然愿意付出这么高的代价。
为了让方年支持这个提案,雷軍直接付出的代价是小米5%的股份,新轻聊30%的股份。
方年要付出的只有1000万美元。
这1000万美元,在融资过程中,会变成一亿美元以上,可以直接套现退出。
因为前沿天使是小米的天使轮进入,根据相关协议,已经被允许退出。
方年原以为雷軍给这5%的股份,是想让他资源放弃新轻聊的股份。
没想到……
居然只是想把其它投资机构踢出局。
方年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能耐,让雷軍付出这么高的代价。
如果不是雷軍,方年都觉得对方可能是某个莫名其妙的小迷弟,知道方年是前沿的实际控制人,整个人傻掉了……
迎着方年直直望过来的目光,雷軍轻笑道:“方总难道不知道你对轻聊的贡献有多大吗?”
“我相信,微信如果得到方总的指点,现在已经追了上来……”
说到这里,雷軍稍作停顿,转而说道:“如果一切顺利,新轻聊会在下个月中旬左右启动融资。”
方年:“……”
看在未来两个千亿美元规模的份上,方年果断同意了跟雷軍同流合污、狼狈为奸。
“这么好的事情,我实在找不到拒绝的可能性。”
想了想,方年又说:“沈总最近对社交类软件企业有比较大的投资热情,怕是不那么容易说服。”
“方总可能有所误会,五千万买的是除了前沿以外,其它机构手上总共28%的股份。”雷軍平静道。
方年立马明白过来,心照不宣得笑了起来:“那就很简单了,我觉得可能用不了那么多。”
不等雷軍开口,方年又说:“不过,我就不必提前拿到小米5%的股份了,我想我对小米的贡献还没这么大,倒是有个提议……”
“如果雷总愿意的话,我可以给新轻聊引入一个新的股东,会对轻聊的社交生态很有益处。”
“哦?”雷軍做了个手势,“方总请说。”
方年随意吐出一个公司名:“当康游戏。”
“当康游戏?!”
雷軍眉头皱了起来,“移动社交……”
“手游?”
方年不置可否。
虽然手游确实是一部分的社交生态,但不是他想要引入当康游戏的核心目的。
喝了口茶,方年平静道:“等新轻聊的事情落实得差不多,再坐下来谈……”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