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enc8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我在精靈世界當飼育屋老闆 線上看-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騷亂看書-qrykm

我在精靈世界當飼育屋老闆
小說推薦我在精靈世界當飼育屋老闆
见小遥情绪紧张,不愿意和自己多说话,伊利马没再勉强,于是坐在小遥不远处默默思考着怎么离开这里。
他和小遥不一样,不是因为撞见这伙人做坏事而被抓的,他是被一个戴着黑色面具的男人袭击后抓到这艘飞行器上的。
那天从酒店出门后,他去参加了镇上举办的一次小型对战交流比赛,参加完之后就莫名遭到了袭击。
袭击他的那个面具男的实力太强了,他根本毫无反抗之力,几乎一个照面就被对方制服了。
他到现在也没想明白对方为什么抓他,要说对方是人贩子吧,可是他们抓的其他人都是小孩子,他年纪这么大了,掳回去也不好卖呀!要说是他的仇家找上门,可他记忆里根本没这号人,对方也没把他怎么样。
这就让他摸不着头脑了!
另一边鬼斯通进入了飞行器后就隐身在飞行器里游荡起来,一边查看飞行器的内部环境,一边打探里面有多少敌人。
飞行器的规模是中等的运输飞行器,内部构造倒是不复杂,鬼斯通很快就搞清楚了里面的大致情况。
在驾驶舱里鬼斯通注意到了一个身材异常魁梧的面具男,他带着一个黑色的面具,一看就知道是这艘飞行器上的主事人。
鬼斯通没打算惊动对方,它现在要做的就是静静等待老板追上来,而不是擅自行动以至于打草惊蛇。
可是它低估了面具男的敏锐程度,鬼斯通刚想离开驾驶舱,就听到面具男厉喝一声道:“谁!?”
鬼斯通被吓了一跳,立马就意识到自己被发现了,当即穿过墙壁逃离了驾驶舱。
驾驶舱里的其他人都被自家老大的厉喝声惊得浑身一抖,连忙纷纷问道:“老大,怎么了?”
面具男沉声道:“有外人混进来了,赶紧给我去把人找出来!”
其中一个大汉闻言脸色一变,语气不善地说道:“肯定是托尼他们这群蠢货把人引上来的!”
大汉口中的托尼就是带着小遥进入飞行器的光头大汉。
因为鬼斯通被发现了踪迹,一时间整座飞行器一阵骚乱。
不过这些人想要找到鬼斯通可不容易,它很早就跟随黑夜魔灵了,只是从前资质一直不好,连进化成最厚的耿鬼也做不到。
但它实力虽然不强,却有一个优点,那就是非常善于隐蔽和藏身,这也是为什么会是它被派出来的原因。
要不是那个面具人的感知太过敏锐,一般人可发现不了它。
就在鬼斯通把飞行器上那些搜寻它的人耍的团团转时,突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外面多出了好几只玛狃拉,这些玛狃拉的眼睛就像是探照灯一样,正闪闪发光,一看就知道是在寻找它的下落。
玛狃拉们使用的竟然是识破技能!
一看到这几只玛狃拉ꓹ 鬼斯通就感觉心惊肉跳,于是果断安分了下来ꓹ 不敢再随便浪。
在飞行器里漫无目的的飘了一会儿,鬼斯通找到了关押小遥和伊利马的房间,看着房间里被关着的孩子们ꓹ 鬼斯通眼珠子转了转,使用精神强念将房间的门悄悄打开了。
沉思中的伊利马突然听到了门的方向传来了一声“咔嚓”ꓹ 他对这个声音很熟悉,因为那些送孩子们进来的壮汉开门时就是这个声音。
看着门窗上一闪而过的暗紫色影子ꓹ 伊利马想了想来到了门前ꓹ 用手轻轻一拉,门就被打开了。
伊利马不知道这扇门被打开的原因,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对方设下的陷阱,但他还是决定冒险出去看看,因为如果一直被关在这里的话,他就永远没办法破局。
伊利马的动作引起了其他孩子的注意,不过这些孩子双眼无神ꓹ 看上去呆呆的。他们只是静静地看向伊利马,并没有做出其他反应ꓹ 只有小遥问了一句:“你是要离开这里吗?”
伊利马点点头道:“我必须想办法离开这里。”
小遥声音颤抖地说道:“那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
伊利马闻言有些犹豫ꓹ 本来他一个人想要逃出去就很困难了ꓹ 现在再加上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ꓹ 那么难度就更大了。
隋末之亂臣賊子
“好吧!”伊利马脑子里一瞬间闪过无数念头,最终咬牙答应了下来。
敗類修仙傳 雲流雨
这个小姑娘是绿荫道馆的人ꓹ 这会儿绿荫道馆说不定已经在找她了ꓹ 他一个人想要逃出去很困难ꓹ 说不定到时还要靠绿荫道馆的人搭救。
只是不知道抓他们的这些是什么人,又为什么要抓他们。
听到伊利马的答复ꓹ 小遥赶紧从地上爬起来,跟在了伊利马的身后。虽然她不知道伊利马是什么人,也怀疑过伊利马,但却很清楚自己不能坐以待毙。
妖魔哪裏走 全金屬彈殼
一眸定君心:王後是只狐 水荷
小遥的心里虽然害怕,但她毕竟是千里先生的女儿,关键的时候还是很有勇气的。
于是两个人结伴走出了房间,至于其他的孩子,他们暂时无能为力,只能寄希望自己脱身后再找人来救他们。
“我们要去哪?”小遥害怕地拉着伊利马的衣角,满脸不安地问道。
“先去找到我被拿走的精灵,没有它们我们没办法离开这里。”伊利马略一思考后回答道。
小遥点了点头,乖巧地跟在伊利马的身后。
此时两个人还不知道整座飞行器已经被鬼斯通闹得在四处警戒。
另一边优迦按照天然鸟、风速狗、黑鲁加和幽灵系精灵们一路留下的线索,骑着喷火龙飞出了绿荫镇,穿过了釜炎镇、秋叶镇一直往东,直到追到了海边。
看到停在海边的风速狗和黑鲁加们,优迦示意快龙下去,然后对着风速狗和黑鲁加们喊道:“他们是出海了吗?”
“汪!”风速狗点了点头。
紧接着一只幽灵系精灵在风速狗的呼唤下现了身,优迦对着这只幽灵系精灵问了两句话,就在它的带领下骑着喷火龙朝着海的另一边飞去。
飞行器里小遥和伊利马没走多远就被搜索鬼斯通的壮汉们发现了踪迹,壮汉们还以为他们两个就是引起老大注意的敌人,于是对两人展开了搜捕。
入墓成神 竹林裏的書生
好在伊利马为人机警,带着小遥躲过了一次又一次的危机,终于找到了一个关押精灵的仓库,并在里面找到了自己的精灵。
不过他刚打开关着自己精灵的笼子,仓库里就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两人不得不仓皇逃跑。
可是这时两人的行踪已经完全暴露,很快就被一群大汉包围了起来,伊利马不得不拿出精灵和对方战斗。
天劍禦醫 小玄兒
为了保护小遥的安全,伊利马把自己的手里的唯一一只水系精灵交给了小遥。
之前透过飞行器的窗子,伊利马已经知道他们来到了海上,他告诉小遥,到了不得已的时候就直接从飞行器上跳下去。
“你把它给我,那你怎么办?”小遥没有立刻接过伊利马递过来的精灵球,一脸不安地问道。
伊利马长舒一口气,安慰她道:“放心吧,我有我的办法。”
小遥非常害怕,只能紧紧地捏着伊利马给她的精灵球,含泪点点头。
看着赶过来的敌人越来越多,伊利马不得不让小遥先走,自己留下挡住敌人。小遥知道自己留下无济于事,只能带着伊利马给她的精灵转身逃跑。
小遥慌张的在飞行器乱窜了一段,没多久还是被后面的人追了上来,她太害怕了,哆哆嗦嗦的放出了伊利马交给自己的水系精灵,是一只西狮海壬。
西狮海壬是伊利马的初始精灵,也是他唯一一只非一般系精灵。
西狮海壬没有和敌人多做纠缠,时时以保护小遥的安全优先,不过双拳难敌四手,西狮海壬一个顶不住好几只精灵的围攻。
眼看着就要不敌,西狮海壬一咬牙朝着飞行器的窗子来了一发水炮,破开窗子后用尾巴一卷,带着小遥从窗子一跃而下。
看着从窗子跳下去的西狮海壬和小遥,围攻她们的壮汉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只能回去复命。
另一边伊利马很快也不敌对方,不过就在关键的时候,周围突然弥漫起了丝丝缕缕的紫色雾气,雾气越聚越多,没多久就遮蔽了人们的视线。
“这是浊雾,有毒,快把鼻子捂起来!”
被玩壞的全面戰爭 秦國書生
紫色雾气里传来了壮汉们此起彼伏的惊叫声。
伊利马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浊雾吓了一大跳,然后耳边就响起了一阵阵轻笑,差点把他的魂都吓飞了,好半天他才发现自己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只鬼斯通。
鬼斯通挥着一只爪子,咧着嘴和他打了个招呼,还用精神力包裹着他,防止他吸入浊雾的毒气,这让他意识到这只莫名出现的鬼斯通是来帮他的。
虽然他并不知道这只鬼斯通是从哪里来的,又为什么要帮他,但此刻他只能接受鬼斯通的帮助。
在鬼斯通的指引下,伊利马借着遮蔽视线的浊雾悄悄离开,面具男赶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属下们仓惶窜出浊雾的一幕。
经过属下的报告面具男才知道自己抓来的那个小子跑了。
面具男会遇到伊利马只是巧合。
他在绿荫镇的对战交流会上注意到了伊利马出色的表现,于是一时心痒就有了把伊利马掳过来的心思。
他们这个组织专职就是在各地掳人,然后带到组织的基地对这些人进行洗脑、训练等等,所以掳的一般都是五到十岁的孩子。
小白進化史 小小魚水中遊
抓伊利马这个快要成年的倒是第一次,主要是对方太过优秀,让面具男一时起了爱才之心。
他们这个组织可不是那些不入流的人贩子组织,他们在各地都有安排眼线,这些眼线会像普通人一样生活着,只是他们会细心观察着自己的邻居或者熟人,而观察的重点就是他们家的孩子。
这些眼线或许隐藏在人群里一两年,两三年,甚至是四五年都不动手,一旦动手就不会被发现。
谁能想到和自己家生活了好些年的邻居竟然会是人贩子的眼线和帮凶呢?也许你的孩子丢失后他们还会出现在你家里安慰你。
他们选择目标后会花大量的时间去调查目标家的人际关系,但凡是有可能会给组织带来麻烦的人家都不会被他们选做目标,被选做目标的人家一旦丢了孩子,那必定是求助无门。
绿荫镇从以前就不是他们的据点,只是一个中转站,自从上任了一个厉害的道馆训练家后,他们就更没打算把那里当做目标。
可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面具男的手下还是办了蠢事,无意中引起了绿荫道馆的注意,给他们带来了麻烦。
“蠢货!这么多人都抓不住一个,我养着你们有什么用!”
面具男抬手就甩了属下一个耳光,这个属下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敢说,额头上满是冷汗。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自家老大有多可怕,他不止一次在自己老大的房间里看到过人体标本,而那些人体标本的脸全都是他曾经的同事。
他们这些人都是组织从小培养起来的,有天赋的都成了他们这样的打手,没天赋的都被组织派出去充当眼线。
常年的洗脑让他们对组织非常忠心,哪怕是为了组织牺牲生命。
煉屍成聖
谁也不知道他们这个组织是什么时候成立的,但建立这样一个根基深厚的组织所花费的人力、物力是不可估量的,花费的时间也至少十几年,甚至是几十年。
在面具男的暴怒下,他的属下们又开始仔细地搜索起了伊利马的下落。
可是鬼斯通太狡猾了,任凭他们怎么找也找不到伊利马藏在哪。
不知道过了多久,飞行器突然一阵猛烈地摇晃,一个壮汉从驾驶舱里慌张跑出,来到面具男面前:“不好了,我们的飞船遭到了攻击!”
面具男怒喝一声:“慌什么!我们的飞船不是隐身了吗?怎么还会遇到攻击?”
手下抹了一把脑门上的虚汗:“我……我也不知道。”
“废物!”面具男骂了一声,“你回去继续看着驾驶舱,我去外面看看!”
此时外面攻击飞行器的正是追过来的优迦和喷火龙,在喷火龙得大字爆炎下,飞行器的隐身能力缓缓退去,露出了已经烧焦、破损的外壳。
没多久优迦就看到飞行器顶上的舱门缓缓打开,一个戴着黑色面具的人走了出来。
看到这个面具优迦愣了一下,因为他对这个面具并不陌生。
之前大吾告诉他袭击七海三人的就是两个戴个面具的人,一个戴着黑色面具,一个戴着白色面具,面具的花纹很特殊。
优迦一看见就知道这和大吾描述的那个一样。
也就是说,眼前这个人就可能就是袭击七海三人组的人之一。

About the Author